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83章死得够惨

时间:2018-09-06作者:一曲狂澜

    叶琉璃就要进入西山秋猎,原本的名额从罗如烟换成了她,这样大的消息不多时便就在叶府传开,众丫鬟婆子们虽说各自做着手中的活计,可是都无不暗中观察各院情况。

    “你说这表小姐会同意吗?”

    “如果换成是你,你同意吗?”

    “废话,肯定不行啊,这西山秋猎,表小姐可是去了足足有五年,再者说了,我可是听说能上西山的小姐非富即贵,除去嫡女之外便无他能进,就算们夫人是四品的诰命,要是没有皇宫里的旨意也是不能去的,像这样珍贵的机会如今却给了刚进府不久的大小姐,要是同意了才叫怪。”

    这个丫鬟们说得不错,于情,罗小姐是不会甘心的,可是这于理嘛,那没什么不甘心的,毕竟大小姐才是这叶府正儿八经嫡出的呀,就算是十年在外那又如何,该是人家的还不都是人家的?

    后面的这些话她们都想得到,只不过没说出来罢了,省得惹夫人不快。

    只是……

    一道淡紫色身影款款走了过来,身影妙蔓,她直直的走向廊下那头的叶琉璃。

    众丫鬟猛的一惊,原来大小姐就站在那处,那么她们说的话岂不是全被她听了去?

    叶琉璃手里依旧还是那个苹果,依旧还是那种吃法,咔嚓一声,只不过眸子却看着让人眼前一亮的来人,这个就是罗如烟,罗氏的侄女儿,秀眉微挑,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在这种情况下,有趣。

    “见过大小姐。”

    “罗小姐免礼。”

    “这么久了才相见,是我的不对……”

    “罗小姐不必自责,我本就是一个叶府可有可无之人,见或不见都一样,只是有一样我还是得说明一下,这西山秋猎我没想过要抢你的名额,只不过父亲他做得太过于气人了。”

    “哦,是这样啊,不过大小姐也不必挂心,这西山秋猎也本来就是你的,倒是我,占了你五年,是该我说不好意思才对。”

    罗如烟举止优雅,气质华贵,而且声音轻柔美妙无比,再加上她这绝色姿容,实当真能称得上是南渊的绝色双娇。

    叶琉璃笑了,“罗小姐的风姿当真是叫我大开眼界,我以为京中的小姐全是像余小姐这样的人物。既然我们话都说清楚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就不打忧罗小姐散步了,庄姑,我们回院吧。”

    说罢,叶琉璃又咬着苹果,慢步离开。

    罗如烟看着眼前之人,红唇暗咬,人人都说她姿容绝绝,可是这里却有一个比她姿容更让人吸引的女子。

    司琴冷哼,“小姐,这也是你能容忍,这要是换作了我,我可忍不了。什么叫她没有想过要抢这个名额啊,分明就是故意的。夫人这样对付她,她肯定是找不到出气的地方就找你了。”

    罗氏针对叶琉璃这是府里都知道的,叶琉璃为了反击而给她家小姐小鞋穿有,这也是能想得到的,现在这个女人说与她无关的话来,谁信啊?

    “行了,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将秋猎的名头再落到自己头上,她绝对不能错过与那个人的相会,哪怕是远远的看着也好。

    “走,出府,去昌国公家。”

    “小姐?难道不是去找夫人想想办法吗?”

    “哼,求人不如求已,我不会将希望落在别人身手,自己紧紧抓住才是最踏实的。”

    罗如烟也转身离去,丫鬟司琴毅然跟了上去。

    只是罗如烟没有想到,她走后的不久,便发生了一件大事,诫思院里的一个丫鬟死了,尸首在莲池被人发现,发现时,身子已经被水给泡的发白,肌肉也有浮肿,原本娇小的脸此时已经变得像猪头,还是一个没有血色的死人猪头。

    邹嬷嬷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像这样的死人,当真是吓人一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氏踩着重重的脚步急急赶来。

    “禀夫人,是绿儿,诫思院里的丫鬟,专管洒扫的。”邹嬷嬷禀道。

    “那她怎么会死在这里?”

    “这个,老奴就不知道了,不过,最后一次见绿儿是大小姐让她去粮库里拿苹果……”

    邹嬷嬷这话再明显不过了,要不是大小姐让她去做事,绿儿也不会遭此下场。

    而此时,说巧不巧的叶琉璃吃着苹果就过来了,手上香甜的大苹果已经吃得剩下一半了,她来,就再巧不过了。

    巧吗?

    庄姑可不这么觉得,昨儿个杀绿儿的时候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而今天小姐出院子散步,也是为了给邹嬷嬷她们发现尸体的时间而已。

    “怎么了这是?死了个奴婢吗?咯咯咯,没想到夫人还是个拥有善良之心的人,死了奴婢也会将您的大驾给弄来,看来这个奴婢死得值啊。”

    咔嚓。

    又是一口咬下苹果。

    叶琉璃轻描了一下绿儿的尸体,嗯,不错,死得够惨。

    罗氏有些气闷,不仅是因为叶琉璃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更是因为她的这种行为,这里有一个死人她居然还能吃得下东西?

    “大小姐,我倒是佩服你啊,在这种情况之下也能进食。”

    “夫人这就是说错了,我什么情况之下都可以进食,夫人是不知道哇,当我可是苦日子过过来的,就算是一个冷硬的馒头,我也可以照样将她吃下去,生活不易,生存不易,想必夫人是不会体会到这种只为活着而活着的日子吧。”

    叶琉璃微笑道,嘴里的一吞,顺着她的喉咙便流进胃里。

    看着死人吃东西,这是身为一个医者最基本的技能,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到,那还淡什么跟人手术,剖人肚皮啊?

    “是是是,大小姐最能耐了,这个我还真比不上,不过,大小姐可以说明一下这个丫鬟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了吗?”

    二人一番唇枪舌剑,最后进入正题。

    叶琉璃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昨儿个我屋子里的苹果吃完了让她去取,却没想到,她居然就这样一去不回了,我还以为是邹嬷嬷让她去做了别的什么事情呢。”

    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