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五十一章 孽障

时间:2018-08-29作者:一曲狂澜

    不要拿父亲做借口。

    不要做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不要跟他提嫡母?

    一句句话,一个个字在宗政延的脑海里重复重复再重复,还有宗政九他这个好儿子在面前这样的呼喝,一副讽刺鄙夷的脸孔,他的心竟像是被千万根针狠狠的刺上去一样,疼痛无比。

    “啊。”

    一怒之下,挥扫桌上变得冰冷的茶水,砰的一声,茶盏落地,应而而碎,茶叶和茶水狼籍一地。

    “宗政九,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居然敢对你的生父这样说话,难道你就真的不怕天打雷劈吗?”

    当真是气死他了。

    这么十年未归家,他还以为他只不过是小孩子脾气发发就好了,却没想到一发就是十年,而且竟到了如此地步?

    不孝子,真是不孝子啊。

    就在此时,陈氏轻迈着脚步在走来。

    她美丽的眼睛看着地上那盏早就在被摔碎的青花茶盏,双眼微眯极快的闪过一抹凌厉,而后扬起美唇带着优雅的笑容,将方才那抹凌厉盖了过去。

    “老爷,这是做什么,世子年纪轻,就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了。”

    宗政延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比十六岁小姑娘还要漂亮的妻子,脸上的怒气消了一半,疼爱的说道:“你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了,好生的歇着就好。”

    陈氏笑得越发的甜美了,宗政延竟看呆了,明明生过两个孩子,明明已经三十多岁,可是,她却能依旧保持这般姑娘般的容颜,怎能让他不疼不爱?

    “老爷,看你说的,我只是担心你与世子不好,特意前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不好。”

    “哼,那人不孝子,提他做有甚,他现在就是死在外头,我也不会管了。”

    “可是老爷,你可别忘了叫他来的目的,可莫要坏了大事啊。”

    陈氏声音轻柔的提醒。

    宗政延一怔,对啊,他怎么就忘了?

    那人交代了,要让宗政九归于他的门下。他这个儿子,十年来还真的长了本事了,不仅在边关挡了西漠的危机,更有一个了不得的医女高手,再加上皇上宠爱,像这样的人才,正是他们所用的。

    唉,他怎么就?忘了呢?

    “来人,快,快去把他给我追回来。”

    宗政延蹭的站了起来,焦急大叫。

    “侯爷,侯爷,不好了,世子将周管家带走了,还将周管家的卖身契给走了。”

    此时小厮捂住发痛胸口,惨白着脸大叫。

    什,什么?

    将周管家给接走了?

    宗政延原本消下去的怒火又猛的冲了上来,气得一口老血堵在喉间,孽障!

    原来。

    宗政九离开之后,便直接回了凌宵阁,将人接走。

    当他到达的时候,叶琉璃已经开始做起了缝合有,有些重伤从里到外的将作口合起来,断掉的肌腱也处缝合了,而最后处理的则是一些小的伤口。

    “来了?”

    叶琉璃没有回头,他身上的青草香一近,她就知道是谁了。

    手中不停,口也不停的回禀情况,“放心,暂时还死不了,要是你想让他多活一些时间,就多给他炖点好吃的补补,要是不想让他活的长点,每天白米饭就好了,……帕子。”

    说完,伸出血手,一边的香怜带着痛苦的表情递上一块干净帕子,那边几大盆的血水散发着浓浓的血腥之味,同时又从周管家的身上散发出叶琉璃独制的酒精之味。

    宗政九暗松了口气,带她来,果然是对的。

    “能不能动?”

    “能,但,不能大动,否则伤口裂开再进行第二次手术,他的命就真的糟蹋在这上头了。”

    五十多岁的人,被鞭打成这样,能抗住一次,她却不敢保证可以抗住第二次。

    “杨焱,杨森,将周管家抬上单架,送回别苑。”

    “是,主子。”

    二人将单架铺上厚厚的被子,而后再将人小心的放上去,最后抬出去,直接飞上天,消失在天空之中。

    叶琉璃暗道一句,卧槽,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送?用轻功啊?太浪费了吧。

    不过,这也的确是最平稳的,又不能伤人的法子。

    “对了,这个周管家是定伯侯府的人吧,你就这样将他弄回去,你家老爹不会有意见?”

    宗政九白了她一眼,“他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宗政九还是转身朝管事房里走去,叶琉璃赶紧跟上。

    “等等,姑娘,我,我胸口的针。”

    香怜痛得身发抖。

    叶琉璃冷哼,“以后记住,不知底细的人千万不要得罪。”

    手指一扫,香怜胸口的针被取了下来,不过,拔下来的针让她的身体更加的痛苦,原本被挡住的心血猛的冲过去,给心脏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香怜啊的一声,昏倒在地。

    叶琉璃看也没看一眼,跟前着宗政九去了管事房。

    一个不长眼的小厮挡宗政九的面前,她想也没想的照着那小厮胸口就是狠狠一脚,小厮被踢飞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不待宗政九下令,她便自己大肆的翻弄起来,一时间管事房散落一地的账本,终于,在一个漆黑的盒子里找出卖身契,抽出周管家的,而后又是一扔,卖身契如大雪花在似的飘落下来,最后,潇洒离开。

    宗政延看到这七凌八落的管事房,气得头顶直冒烟,“来人,去,去给我将那个不孝子找来,本侯爷要将他大卸八块……”

    陈氏看着眼前的发怒的男人,眼中闪过失望,不就是一个管事,何至于如何生气?再者说了,那个管事也活不了多久。

    “夫人,夫人,周管事,她好像世子带来的奴婢救活了。”

    当被救醒的香怜来报时,陈氏这才认真了起来。

    “这不可能,且不说他的伤他这条老命扛不住,就是流的血也会将他给流死,等等,难道,他是带来了那个懂医的奴婢过来?”

    陈氏猛的一惊。

    她,怎么就忘了呢,他身边的有这样的一号人物,听说那医女将孙御史的儿子给救了,还救了叶府的罗小姐。

    不,不是忘了,而是没想到宗政九会这样的重视。

    “看来,那个医女,是不能留啊。”

    啊。

    突然一个管事大叫,“不,不好了,放在桌上买冰的五百两银票,不见了。”

    宗政延的脸色越发的铁青,一定是那不孝子给顺走了。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