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十九章 承诺与守则

时间:2017-10-09作者:阴天神隐

    “你不应该技止于此,亡灵。”

    收回猎龙剑枪,乔修亚站在原地,气势沉稳,宛若一座巍峨的山峰。他没有继续出手,一鼓作气将阿尔曼击杀千百次,耗尽他体内的所有亡灵大军本源将其彻底磨灭,而是沉声道:“看出来了,你在寻死,这样的战斗是对我的侮辱。”

    “无趣至极。”

    他的声音淡薄,没有丝毫感情,此时的乔修亚,仅仅是以一个武者的身份摇头。

    “我应该更强?”

    而身躯再次重组的阿尔曼,神情则是恍惚了一会,他的嘴角扯起一丝没有任何情绪的弧度:“好像曾经有人……不,有龙说过这句话。”

    龙铠将军不禁回忆起了,他还活着时的往事。

    那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

    近五百年前,中央帝国西南部,织影之森因遭遇数头天境红龙袭击,大旱千里,帝国忙于镇压边境四海起伏不定的内乱与海贼,无暇救援生活在织影之森周边城镇,于是饥荒肆虐,枯骨遍地,所有幸存者为了一点水与食物便能痛下杀手,甚至以人肉人血为食。

    在这惨烈的天灾**中,一个山边小城,名为费尔南德家族里,只有一位叫做阿尔曼的少年靠着矿洞中有毒的地下水流存活了下来,他的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妹妹都已经死去,甚至是被其他疯狂的饥民吃掉,而那些饥民也早就死在了名为饥渴的绝望之中,连仇人都失去了的少年,将充满着怨毒与诅咒的目光转向了天际的尽头,泪之海的边缘。

    那是龙岛的方向。

    也即是仇恨的方向。

    被远房亲戚收留,努力到疯狂的少年用尽一切方法磨练自己,仇恨驱使着他毫不停歇的奋斗,数年后,阿尔曼进入帝都魔能学院,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由于在年幼时实在是喝了太多蕴含有重金属杂质的矿洞流水,身体有着严重缺陷,令他的实力一直没办法赶同样天赋的同学,更不用说达成他的目的攻破龙岛,杀死一切巨龙了。

    而就在他逐渐陷入绝望之时,一位平日十分低调,没有人知道来历的学院同学找到了阿尔曼。

    “阿尔曼,你的身体限制了你的成就,但你的才华和努力不应该就此埋没。”

    这位年轻人笑着如此说道:“我欣赏你,向我效忠,我可以给你能够完成愿望的力量。”

    那是中央帝国,当代大帝的第五皇子。

    那是阿尔曼的引导着,给予他秘技之人。

    也是让浴血奋战的将军全力辅佐,最终登下一代帝皇宝座的存在。

    所以,三十年后,战无不胜的万军之主奉帝皇之命,率领帝国最为精锐的三十万大军横跨泪之海,围剿龙岛,彻底抹杀了纯血巨龙一族。

    “那头宝石龙龙王,曾经是这么说的。”

    五百多年后,从安详的永眠中复苏的将军,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说道:“你是因复仇而来之人,你灭龙族,是命运使然,我没有任何怨恨。但是可惜了,你不是一位真正的强者。”

    “可惜,你不够强。这头奇怪的龙,那时是这么说的。”

    而站在将军的对面,乔修亚沉默不语,他听着阿尔曼说着自己零碎的回忆,并没有任何打断的想法。

    因为随着这些回忆的诉出,龙铠将军身的气息也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化,这种变化十分奇妙,仿佛就像是死寂的大地重新复苏,有生命开始在黑暗中诞生。

    “我不是你这样的战士,异界之人。”屠龙将军,阿尔曼费尔南德有些落寂的将手中剑刃收回腰间剑鞘,他笑道:我是统领一军的大将,我的武艺,只需要足够在你这样的强者攻击下,能够支撑到我的亲卫前来助阵即可。”

    “我的个体实力,的确就技止于此,单凭这残破的躯体,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对手。”但说到这里,阿尔曼突然话锋一转,而他的声音,也不在像是之前那样,如同机器一般冰冷死寂,而是带着一丝鲜活的**:“不过你说得对,我的确不应该就这么败。”

    “我应该更加竭尽全力。”剑归鞘,被龙鳞全身铠所覆盖的将军,仰头看向巨大的军神虚影,而骷髅军神则是低头俯身,伸出了自己巨大的能量手臂,将他举起,让对方站在自己手心,而一层层浓厚到深不见底,没有反射出丝毫光亮的黑色云雾从阿尔曼的铠甲分析中疯狂涌出,然后没入军神的身体,低沉的男声在半空中回荡:“所以,如你所愿,见证吧”

    “万军之主的极限!”

    在这一瞬间,阿尔曼身的能量波动,在瞬间就衰落到了极意中阶的地步,磅礴如大海的狂暴能量,全部都灌入了这巨大的军神虚影,以及周围那些亡灵大军之中。

    对于战斗力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种衰落凝聚了整个大军能量的阿尔曼单论纯粹力量,还在战士之,可因为技艺的差距,即便是在军神虚影的帮助下也不过是能够和乔修亚过招而已,单对单更是在几百回合之后便被看穿所有招式变化,而如今将所有能量分摊给数万大军和巨大的军神,基本就是被各个击破的命运。

    可下一刻,一阵风吹过。

    原本如同机器一般的亡灵士兵,此刻都仿佛如梦初醒一般,眼眶处没有丝毫波动的猩红光芒中,开始闪烁着灵动的光芒,一层层灰白色的血肉内脏自他们的骨骼生出,然后填充了它们空荡荡的身躯,短暂的骚乱过后,这些重新拥有了血气,记忆以及杀意的士兵们,便重新将自己凶恶的目光凝聚在了乔修亚的身。

    此乃追随屠龙将军,经历过百千战场的虎狼之师,虽然一时之间他们无法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因为万军之主秘技的链接,他们很清楚的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便是他们的敌人!

    无边血煞之气汇聚,巨大的军神虚影也开始有血肉重生,伴随着一声嘶哑的怒吼,一个和之前骷髅形象完全不同,面容刚毅,皮带铠甲的壮硕战神便屹立在大地之,此刻他手中剑锤全数再生,甚至比起之前更加沉重,更加锋利。

    “我从来不以个人的蛮力自豪,而是以众人之力取胜。”

    站在已经重新拥有血肉的军神手中,整个人都已经逐渐和军神融合的阿尔曼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屠龙军阵!”

    “是!”

    在一声声响彻天际的回应中,每一个重生的亡灵士兵额头处,都有数枚,甚至是数十枚蕴含着战意杀念的符文腾空升起,漫天符文飞散,看似散乱,实际飞行轨迹却有着暗中的规律,数个呼吸间,这些战阵符文便已经组成了一个直径数千米的巨大的法阵,血肉军神便是它的核心,而这法阵的正中心,便是被彻底罩住,封锁了绝大部分行动的乔修亚。

    此时,阵法之内,来自于万千接近黄金级的亡灵士兵的暗影能量排斥一切,它们不断位移,带着符文也不停移动,逼迫战士只能呆在原地,急速运转的煞气杀意腐蚀一切和生命相关的事物,而被阿尔曼入驻的血肉军神也在蓄势许久之后怒吼一声,一剑便朝着战士斩下。

    顶天立地的巨人挥剑,这一击宛若山崩海啸,又如雷霆闪电,如海一般的能量狂潮在漫长的蓄势之后在瞬间爆发而出,仅仅是眨眼之间,只能正面硬碰硬的乔修亚便已经被磅礴的剑气淹没

    以大军为手足,以军神为核心,自身则是编织阵法,入驻中心,聚合千万人之力用以碾压一切,这便是阿尔曼作为一名长胜不败的将军所选择的道路!此时他手下只有一万出头的精锐士兵,但可以想象当初他全盛之时,率领三十万大军平定龙岛的模样是何等强大,何等壮观!

    这一剑斩下,被阵法层层束缚的乔修亚便只能举枪硬接,而此刻,如愿所偿看见阿尔曼全力的战士同样拿出了真本事!

    嘭!一声仿佛是什么束缚被蛮力强行破开的声音,自乔修亚浑身下响起,随后,无数仿佛植物根系一般的深红气脉从战士每一个能量节点中涌出,仿佛泰坦的血肉触手那般凝聚周围磅礴的能量,不多时,一层宛如钢铁般反射着银灰色金属光泽的斗气钢铠便出现在了乔修亚的周身,让他变成了十几米高的钢铁巨人!

    天青宝珠中蕴藏的所有生命力凝聚而成的钢铠,乃是模仿自崇山泰坦,拥有无可匹敌的庞然巨力,而剑枪枪尖汇聚的,也是焚烧万物的高温和冲击的螺旋,两者互相加持,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一的破坏力,就这样和阿尔曼汇聚万军之力,足以斩裂地壳的一剑轰然对撞!

    对撞的一瞬间,乔修亚浑身一颤,斗气钢铠顿时破碎,双臂更是如同爆炸一般爆散出无数血肉碎片,而他整个人也被万军之力再次砸进大地深处。

    而在军神体内操控的阿尔蒙却是更加凄惨贯穿一切的融核之枪破坏了军神体表的一切防御,直接伤害到了身为操纵者的他本身,此刻不仅仅是军神腰部被开了个前后通透的大洞,数百名亡灵士兵瞬间消散,龙铠将军的下半身更是彻底被打成虚无。

    但下一刻,深坑之中亮起赤光,而军神腹部的伤口也在迅速愈合。

    对于这两者而言,这不过是开始罢了。

    格兰蒂亚世界,大陆西北,乌兰帝国前帝都盖塔尔,七大方尖石碑之,一位安静的坐在自己的方尖石碑顶端,似乎正在思考什么的剑士突然抬起了头颅。

    “万军之主的全力形态?!”

    他猛地站起身,看向南方,仿佛永远不会变动的淡薄语气中此时充满了震惊:“阿尔曼怎么会被逼到这个地步!”

    两名天境巅峰的强者对战,能量波动能够传遍大半个大陆,此时不仅仅是这位亡灵剑士统领,大陆中央,沙雅山脉,正潜伏在地底休养生息的乌尔班德尼也伸出了自己的树根分身,紫色火焰独眼凝视着南方。

    “这就是圣贤传承者,和亡灵大统领的实力……”它语气复杂的喃喃道:“人类,真是可怕的种族,短短百年不到的时光,便能绽放如此璀璨的光芒。”

    亚雷恩镇中,祭堂中沉睡的老英灵也被惊醒,他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舒缓开来。

    胜者已经出现,所以他也无需继续关注。

    此时,兰蒂亚大陆,西南荒原。

    巨大的军神,此时正在与无数亡灵士兵一起,缓缓消散成漫天碎片光点。

    与万千亡灵士兵能量链接的核心,被一记惊艳的长枪刺穿,身为操控者的将军,也被打飞出大阵之外,万军之主这一秘技被彻底破解的代价,就是一切与之相关的存在都要飞灰湮灭。

    “痛快!”

    血肉重生,头盔也被击碎,能够看见阿尔曼此时的相貌,这是一位头发已经大半斑白的威严中年将军,他身材并不高大,幼年时期的损伤一直令他的躯体无法和同级的存在等同,留有许多缺陷和破绽。

    不管正在化作碎片消散的身体,他畅快的笑道:“率领大军,全力以赴,却被正面击溃,我已经实现承诺,可如愿消散!”

    “究竟是什么承诺。”

    斗气钢铠被击碎,双臂重伤,直到现在都有点拿不稳手中长枪的乔修亚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立,他眉头皱起,疑惑的问道:“你虽然一直都在和我战斗,但总是若有若无的透露出一些关键的信息,前半段时间,你甚至故意亲身战斗,明显是在求死。”

    “你究竟是在想什么?”

    战士沉声问道:“你们又为什么要用亡影这种手段,腐蚀这个世界?”

    “……来自异界的战士。”

    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乔修亚的名字的将军目光与他对视,阿尔曼轻声说道:“和那些亡影不同,七大亡灵统领,都是被乌兰帝国,以实现一个愿望这个诱饵召唤复苏的,不够他们并不打算履行承诺,那么我们就只好自己来。”

    “而造成这一切的,便是那位大人的愿望,我的愿望已经被他实现,所以便依照承诺,追随他。”

    “即便你口中的那位大人的愿望是毁灭世界,屠杀无辜之人?”

    乔修亚问道。

    “即便是毁灭世界,屠杀无辜之人。”

    阿尔曼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对于将军的恢复,乔修亚却有些好笑的摇头:“你之前求死的行为,可不像是你嘴这么说的。”

    “……那是当然。”

    听到这个问题后,阿尔曼沉默了许久,然后同样嗤笑一声:“遵守承诺与誓言,是我的守则。”

    “但毕竟,我曾经也是一名英雄。”

    然后,光点挥发。

    他彻底消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