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四十章 剑来!

时间:2017-10-09作者:阴天神隐

    已经无需多言。

    赫尔拉斯周身弥漫黑雾,漫天五彩斑斓的孢子和纷飞的昆虫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涌入其中,然后同化,令他的生机愈发旺盛。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赫尔拉斯一直以自身的生命力为这个小世界灌输令其维持生态平衡的力量,而如今,已经成型的生态圈反过来,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支援。

    “你或许就是我突破的钥匙。”

    平静到冷漠的话语在雾气中传递,赫尔拉斯整个躯体都被黑雾吞没,然后下一瞬间,黑雾带着其中的大祭司彻底消散,弥漫在了天地之中,只剩下一句淡淡的声音。

    “成为我世界的肥料吧,乔修亚。”

    话毕,世界归于沉寂,唯有凄厉的风声呼啸。

    随即,天地震动。

    原本黯淡无比,沉沉流动的黑雾突然剧烈的翻滚起来,整个赫尔拉斯创造的小世界开始疯狂的颤动——而下一瞬间,异变骤起!

    轰!

    大地之上,战士的右侧,满是霉菌和苔藓的大地虫巢上突然隆起一个巨大的土丘,伴随着尖锐的鸣叫,一个庞大无比,如同城塞堡垒般的怪物撕裂土石,从地壳裂缝之中爬出,这头足有近两百米长,形似独角仙,却比它更加凶恶残暴的昆虫魔物挥动自己头顶的巨角,它没有丝毫犹豫,径直朝着乔修亚冲锋而来。

    而战士的左侧,密密麻麻,高耸到仿佛支撑着世界的真菌菌柱也开始颤动,无数半透明的菌丝被其分泌而出,然后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三只足有几十米长的三指巨手,这些巨手结构简单,外表丑恶无比,上面遍布霉菌肿瘤,它们居高临下朝着乔修亚拍来,一根根看上去就恶毒无比的尖锐毒菌凸起,寻常人类只要一触碰到,就会被上面的恶疫彻底毒杀。

    在赫尔拉斯化身的黑雾刺激下,整个瘟疫世界都对乔修亚展开了攻击,巨甲和真菌柱是主力,外围还有无数毒虫正在四处飞舞,寻找机会攻击战士,除此之外,乔修亚还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居然正在缓缓的流逝,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将他的力量牵引至体外,融入到这个小世界之中。

    ——赫尔拉斯的天赋能力!

    邪教大祭司,枯萎者赫尔拉斯天生就拥有奇特的力量,他的生命形态在幼年时便已抵达了几乎‘完美’,类似虚空巨兽的地步,虽然总量不高,但其质量和一般人的生命力质量相比,就相当于岩石星球和白矮星,通过自身质量的吸引,他能够轻而易举的掠夺其他存在的生命力。

    之前在迈克罗夫世界和乔修亚战斗的时候,他也用过这个能力,但因为战士的生命力质量并不比他低多少,所以便失效了,而如今,在瘟疫世界,赫尔拉斯得到了整个世界的加持,差距拉开后,他的能力对乔修亚也产生了效果。

    此时,巨大无比的瘟疫巨甲已经冲到了乔修亚的身前,它张开了自己的口器,狠狠向着战士咬去,密密麻麻如同刀锋一般的针齿闪烁红光,腥臭粘稠,饱含病毒微菌的粘液滴落,它似乎想要直接一口将战士咬碎。

    但乔修亚却丝毫不紧张。

    “吃我?。”

    呵。

    就在瘟疫巨甲俯下头颅,将要把战士吞入口中时,一只手却按在了它的口器之上。

    乔修亚抬起头,他举起右手,黑红色的生命之火熊熊燃烧,它顺着战士的手臂,急速的涌入巨甲的口器之中。

    而这庞大无比的凶暴昆虫顿时就僵在原地,紧接着,它的甲壳上出现了一道道黑红色的纹路,炽热无比的温度顺着纹路蔓延。顷刻之后,赤光炸裂,一道道如同熔岩一般的高热生命能流崩碎了巨甲的甲壳,从它体内投射而出,产生剧烈的爆炸。

    数千度的焦热之风席卷大地,瘟疫巨甲完全崩碎,只剩一地碎散的残骸,但与此同时,真菌菌柱的攻击也随即而来。

    轰隆隆!!

    瘟疫巨甲身死造成的热风尖啸还未散尽,雷鸣一般的音障爆破之声,就伴随着三个超过八十米的巨大菌体手臂劈落而炸响。

    瘟疫世界的真菌菌柱和一般世界的真菌完全不一样,和那些脆弱的富水结构相比,这些由特殊菌体凝结而成的手臂表面满是森然的银铁冷光,如今它以雷霆万钧,山峰压顶之势朝着乔修亚斩来,锋锐的高周波动在其表面震颤,如同一把把锯齿钢刀一般撕裂大气,让人毫不怀疑即便是没有被菌体击中,被卷入这波动后也会被撕扯切割成一团骨肉残渣。

    可这并没有意义。

    面对三支接连劈落,封锁了所有躲闪路线的菌体大手,乔修亚只是微微摇头,战士左手肌肉鼓起,雄厚到仿若长江大河一般的生命力汇聚在他的左臂之中,随后他身体微微侧转,脚掌蹬地,狂暴的力量将大地踩踏出无数裂缝,数以千万记的瘟疫毒虫在余波下被踏成齑粉,而下一瞬间,他的左臂便消失不见——

    砰!

    暴烈的上勾拳带着灼热的气浪,朝着上方的菌体手臂轰击而去,巨拳和人拳相对,产生了恐怖的爆炸,高热带来的强光甚至令这个黑暗的世界难得白昼了一瞬,而就在这光芒之中,原本坚若钢铁的菌体巨手便被海啸洪流般的巨力摧枯拉朽一般轰击成漫天碎片,即便是其背后的撑天菌体也没有幸免,狂猛的余波将其折断成两截。

    一掌击杀巨甲,一拳轰碎巨菌,乔修亚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他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皱着眉头,环视着半空中弥漫的黑雾,寻找赫尔拉斯消失的真身。

    瘟疫世界的这些疫病毒虫,诡异真菌无法奈何的了他,但战士却始终保留一丝余力,没有大肆破坏这个世界,因为他知晓自己单论生命力是完全比不过赫尔拉斯的,假如还在这些零碎上浪费力量,最后决战时的力量积蓄就会更少一分。

    很明显,瘟疫邪教的大祭司也很清楚这一点,赫尔拉斯不愧是在西部山区肆虐了几十年,也没有被各路传奇和极意讨伐的强者,他的战斗方法狂猛而不失谨慎,直接却也不乏技巧,就算是生命能储备远超战士,他也绝不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还尽可能的凭借外力消耗乔修亚的能量。

    所以,半空中,覆盖了整个天空的黑雾震动了一瞬,而无数飞蝇毒虫便如同听到号令一般,从虫巢,霉菌,苔藓和孢雾中飞出,仿佛一团浓厚无比的黑云,它们如同一颗颗子弹,携带着满身剧毒瘟疫,朝着乔修亚急速撞来。

    “不要玩弄花招了。”

    正面和我对敌。

    眯起眼睛,乔修亚甚至懒得去观察四周的那些毒虫,他干脆撤去生命能护盾,任由这些寄宿着无穷疫毒的异虫扑到自己身上。

    只见片片火星飞溅而起,毒虫的獠牙口器撕咬突刺在战士的躯体上,完全是徒劳无功,它们的全力攻击甚至没办法给认真的乔修亚表层皮肤划上一层白印。

    有一些特殊的瘟疫毒虫会使用本能的类法术,它们嗡鸣着射出一道道污秽的黑褐色光束,朝着战士周身要害飞驰而去,但这些法术甚至没办法突破乔修亚身躯自带的生命磁场,在他周围就溃散成了一团团青烟。

    其他巨型真菌也不断凝聚菌丝,化作各式各样的攻击朝着战士劈落,可乔修亚只是随手一拳挥出,单纯的肉体力量便能带出震天轰鸣,将它们一一击倒折断。

    但如今,整个瘟疫世界都在朝着战士倾注怒火,一种种诡异的生体兵器从大地,真菌中分泌而出,其中有着喷射钢铁弹丸,以身躯为炮体的昆虫巨炮,有着双翼如利刃,能够轻松将钢板切割成片片薄铁的锐翼虫,赫尔拉斯积蓄了几十年的瘟疫世界在此时爆发出了自己的底蕴,转眼之间,各种诡异,怪异的攻击降临在了乔修亚身上。

    成千上万头能够施展溶解束,裂解之光的瘟疫毒虫悬浮在天空之中,排列好阵列,它们同时施展自己的天赋法术,在十秒之内,以一秒上百发法术的密度轰向战士所在的那块不足五平米的土壤上。

    大地之上,升腾起一道粗大的烟柱,无数尘埃灰烬在剧烈的震动中升腾而起,让整个瘟疫世界的天空都被灰烟笼罩。

    但烟雾很快就被一股炽热的飓风吹散,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已经变成熔岩的深坑中走出。乔修亚手中捏着一只一米多长,正在剧烈挣扎的钢壳毒虫,这种毒虫仿佛巨化的蜜蜂,它的头部完全由特殊的几丁质混合着钢铁组成。

    这种特殊的材料能够承受数十吨的巨力挤压,也能承受上千度的火焰炙烤,但如今,战士五根手指缓缓向内收缩,这只足以令黄金强者也为之头疼的强大毒虫头部便这样活生生的被他捏成一团烂泥,身躯也在高热之下四散成灰。

    “不要浪费你收藏的这些毒虫了,赫尔拉斯,正面和我对敌。”

    你不应该这么愚蠢。

    战士的心口,有青色的光芒闪动,天青宝珠转换着战士杀死的毒虫生命力,为其补充之前战斗消耗的能量。

    这个世界上,最不害怕车轮战和群攻的,恐怕就是乔修亚了,假如是和邪教大祭司单对单的较量,他的斗气和生命能说不定会因为得不到补充从而落败,但假如是在这种有着杂兵的异世界,那么他的持久力就会超乎所有人想象。

    “你也有和我类似的力量。”

    半空之中,赫尔拉斯的身形再次随着黑雾而凝聚,他凝视着战士被锤炼到极限,几乎完美无瑕的躯体,双眼中闪过一丝恍然:“难怪你的力量与我这么相似,原来我们是同类。”

    而乔修亚没有回答对方的话,他只是屈膝,然后蹬地,随即大地碎裂,战士整个身躯便如同发射的火箭炮弹那般,朝着赫尔拉斯直射而去!

    通过之前瘟疫巨甲和各类真菌毒虫的攻击,大祭司早就看穿了乔修亚的行为方式,他现身,自然就是为了和战士正面战斗,对于对方沉默的猛攻,他早有准备。

    在战士全力一拳挥来的同时,他一手伸出,化掌接住了乔修亚的重拳,随后赫尔拉斯五指收紧,然后猛地一震,一条条纯粹而浑厚的白色生命力射线就这样震动着从他的掌心指尖喷薄而出,发出火山喷发,雷霆纵横天际一样的轰鸣。

    这赫然便是之前,赫尔拉斯与乔修亚在迈克罗夫大陆对轰一击的苍白射线,能够轻易刨开大地坚岩,将雪山拦腰斩断的无坚不摧之力!

    伴随着‘啵’的一声轻响,战士在毒虫撕咬下分毫无损的铁拳顿时就被切割成十几份,然后在邪教大祭司的生命掠夺能力下化作纯粹的生命力被其吸收,但乔修亚对此似乎毫不意外,即便是拳头被敌人彻底切碎吸收,他也没露出半点痛楚之色,甚至,战士还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让你一只拳头!”

    没有任何迟疑,将已经被搅成碎片左拳撤回,而一直收在腰间,积蓄了许久力量的右拳在同时重重轰出,大气炸裂!

    这一拳,蕴含着乔修亚的全力,一拳挥出,有黑色的光焰覆盖在其之上,整个瘟疫小世界的空间都以其为中心,产生了一道道扭曲的辐射状裂缝,即便是以赫尔拉斯的反应速度也闪躲不及,他只来得及将身躯微微一侧。

    嘭!

    重拳轰击,彻底贯穿了赫尔拉斯的胸膛,但足以令空气爆炸,虚空生雷的猛力却没办法将他坚韧无比的身躯打的四分五裂,乔修亚对此并不奇怪,所以,在邪教祭司的体内,他右拳化抓,抓住了对方的肺部和肋骨,然后狠狠的扯出!

    纯粹依靠肉体的战斗,有许多种流派,但归根结底,无非就是两类。一种依靠灵巧的身手进行游斗,闪避之间消耗敌人体力,同时自己积蓄力量,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一种硬桥硬马,以伤换伤,用浑厚的身体素质和敌人进行贴身肉搏。

    乔修亚精通两者,但此时,他使用的便是第二种,以自己的左拳为诱饵,他对赫尔拉斯的肉体内部造成了极大的损伤,被战士扯出的肺部还连带着半截喉管和胃囊,肋骨之上满是零碎的血肉内脏碎片。

    当然,无论是战士的左拳,还是赫尔拉斯的肋骨内脏,对于两位抵达极意,拥有海洋一般磅礴生命力的强者而言都不算什么,就在两人互换一击,后撤自愈的数秒内,乔修亚的左拳便已经重新长出,而大祭司胸口的伤口也彻底愈合,不过很明显,赫拉纳斯重生消耗的生命力要比战士多得多。

    但他并不在意,赫尔拉斯的生命力之雄厚,是乔修亚的数倍之多,这个有着墨绿色头发的男人吐出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这就是你的全力吗?”

    他的面容,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乔修亚却能听出一丝失望:“单纯论贴身战斗,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可仅仅是这样,你也没办法支持太久。”

    但赫尔拉斯的话,却引来了战士的嗤笑。

    “全力?”

    乔修亚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是说,刚才那一击,就是我的全力?”

    “难道不是吗?”

    赫尔拉斯眉头微抬,他有些奇怪的说道:“你刚才那一击,调动了全身百分之八十七的生命能,纯粹的力量甚至打穿了我小世界的空间壁隔,假如不是我用数倍于你的生命力稳固躯体,恐怕一拳就会被你打成漫天碎肉。”

    但战士却懒得回答他的话,乔修亚抬起头,他看向瘟疫世界黑色的天穹。

    战士不是武僧,赤手空拳战斗是兴趣爱好,但这并不代表这就是乔修亚的全力。

    此时,他的双手手腕处,亮起两团耀眼的光芒,右手左手的腕骨仿佛成了两颗璀璨的新星,绽放着银色和黑金色的光芒。

    乔修亚举起双手,对准天空。而赫尔拉斯小世界之上的天穹处,也仿佛呼应着一般,亮起了两点银色和黑金色的光芒!

    低沉而狂放的声音,在整个世界中回荡——

    “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