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十一章 生命树树心

时间:2017-10-09作者:阴天神隐

    没有任何时间去思考其他事情,当乔修亚看见那曾经出现在深渊战场上,一击扫平一整个燃刃恶魔军团的神器长剑时,攻击已经不可回避。

    无法躲避的理由不是什么因果命运,也不是什么气机锁定,烬土长剑的攻击范围实在是太广了,在对方如日冕般的能量流动汇聚完毕之前,战士完全无法离开对方瞄准的范围。

    毕竟,这是号称能重塑地表,让崇山峻岭重归烬土平原的‘大地神剑’!

    当它的剑尖对准乔修亚时,能量凝聚,空间震动起来,整个圣山西部上空出现莫名的幻象——燃烧的大地,喷发的火山,被熔岩覆盖的原野,种种充满世界诞生之初时蛮荒气息的幻景一闪而过,让空气变得灼热,无数火星化雨纷纷而下。

    恐怖的威压朝四面八法扩散而去,无数飞龙哀嚎着从天摔落,哪怕是其他正和极意级圣职者们缠斗的巨龙也不由得打个寒颤,圣骑士和司祭们也都一样,他们不约而同停止攻击,转头看向半空中的那柄古朴无华的长剑。

    埃维昂面色苍白,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魔力,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血脉和灵魂都无止境的被这柄恐怖的长剑汲取,假如是他巨龙形态的全盛期说不定只是大病一场,如今,红龙却嗅到死亡临近的味道。

    但这又如何——

    潜伏于血脉深处的凶性被激发,埃维昂的双眼燃烧着金红色的火光,红龙毫不犹豫的将灵魂和魔力撕碎搅拌送入手中长剑,不再顾忌自己的性命。

    死亡从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毫无价值,红龙的生命本就应当如火,如火山,爆发时就是最后的辉煌。

    他要那个人类比他先死!

    “乔修亚,和我同归虚无——”

    红龙最后的怒吼戛然而止,他人形的躯体伴随一阵魔力光潮化作虚无,复还为伤痕累累的巨龙之躯,而这红色的巨龙之躯也迅速变得灰白,然后化作漫天尘埃,将一切都燃尽的埃维昂彻底从这世间消失。

    而烬土长剑悬浮在半空,剑尖闪耀。

    生死危机下,乔修亚没有任何废话,全身斗气精神都汇聚在心口处,他知道,此时已是生死攸关,如果挡不住这一击,便是和红龙一般身魂俱灭的下场。

    咚!

    心脏鼓动,雷霆轰鸣,体内所有潜伏的力量在瞬间爆发,战士的胸腔急速鼓起,他将双臂举起十字交叉架在头顶,澎湃的生命能量以心脏为核心压缩输送至全身上下,最后汇聚在已经化作金铁钢铠之色双臂上,只见条条青筋绷紧,肌肉盘结,让重重斗气凝结而成的立场护盾成就实质,而青色的秩序之光在天青宝珠的运转下化作一层光膜,混合着神性骨骼的闪烁符将战士全身和他双手中的武器笼罩。

    与此同时,刚刚才从融核之星自爆中领悟出来的一点灵感也急速催发——战士十字交叉的双臂前,一个金红色的炽热火球正在迅速凝聚,改变现实的生命能量以高温冲击模拟那太阳般的威力,斗气如洪流激潮般朝着其中灌注催动。

    下一瞬间,高空之上,地心的灼热扩散。

    包括红龙余灰在内,空气中的灰尘被点燃,漫天火焰如星辰般铺天盖地,然后化作浩浩荡荡的漩涡,全数归于一处,凝结为一道光。

    在这一瞬间,整个圣山战场的都仿佛被静止,每个有生命,有灵魂的存在的心中都产生了一丝悸动,那是见证不可思议伟力时的震撼,他们抬起头看向天空,强大的能量甚至改变了这一片苍穹的天象,云层溃散为雨,阳光骤然黯淡,白昼化作夜空,漫天星斗呈现。

    只见一颗红色的星辰在漫天星光间闪耀,它急速垂落放大,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坠在熔岩大地之上。

    战士构筑的无数斗气护盾和立场都在这道纯粹无比的红色光柱前轰然破碎,倒不如说以一人之力构造而出的防御居然能对这种伟力做出切实抵抗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但这一切归根结底都还是毫无用处。红光坠下,那黑色的人影仿佛正在怒吼,他挥动手中的巨剑,似乎想要劈开什么,可随即便被光芒吞没。

    结束了。

    这是所有人和龙的想法,在这样的一击下,没有任何传奇之下的人能够幸存,这是移山辟岳的一击,足以将一座雄峰拦腰砍成两截,把一座高山击垮为平原,乔修亚即便是再怎么强,也必然会被红龙燃尽生命的一击一同带去永眠。

    轰隆隆隆隆隆!!!!!

    无止境的冲击波扩散,整个环形山熔岩地区在这冲击下猛地隆起,仿佛瞬间拔高了数倍,但刹那后就在强劲无比的能量冲击下变成燃烧的灰烬。

    可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在这一声毁天灭地一般的轰鸣后,一声略低于其的爆鸣声响起,而原本垂直落下的光柱也因为这剧烈的爆鸣而倾斜了一丁点,于强大无比的能量流冲击下,这一丁点立刻化作了不可忽略的误差,赤红光柱不住摇晃,最后斜斜的划向远方的海潮。

    随着光柱的移动,大地破碎,圣山西部发出隆隆轰鸣,地面顷刻间便向下沉降了数尺,一道由熔岩组成的巨大剑痕裂口以环形山为起始点,如一条直线般朝远海蔓延了十几公里,所过之处,海潮左右分开,化作两道平行的瀑布,飓风暴雨止息,天空万里无云。

    而半空中,黑色的长剑片片碎裂,化作烟尘,仿制的神器长剑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便重归大地。

    液态熔岩被恐怖的冲击波掀飞至半空,如雨水一般纷纷直下,高热的岩石蒸汽混合无止境的白色水雾,在顷刻就化作龙卷,笼罩了整个西部海域,整个埃达灰岛都剧烈抖动,大地裂开一条条巨大的裂缝。

    神殿区的神术回路虽然在这样的震动下受到影响,但仍然稳定发挥着作用,一层层淡金色的圣光护罩升起,挡住绝大部分熔岩雨和冲击波,可纵横的地裂却不是他们能够挡得住的,有不少神殿因为这些裂缝而暂时瘫痪,任由黑金色的高温岩浆铺天盖地的袭来。

    不过在场的其他飞龙却没有这种防御手段,绝大部分在战场附近的飞龙和巨龙都被狂猛的冲击波吹飞,超过二十米长的巨龙在这种力量下不比一只苍蝇好多少,整个岛西和周边的狂龙军团几乎在瞬间全灭,被熔岩雨彻底烧成满地残骸。

    这场战争暂时停止了,所有正在和圣山圣职者们缠斗的极意巨龙立刻摆脱自己的对手,它们急着赶回去救助那些被烬土长剑余波席卷的巨龙,五色龙族人口稀少,参加战争的成年巨龙更是族内骨干,它们不能容许这些种子这样无意义的死去。

    而以罗布泽克为首的圣职者们也无心和巨龙继续缠斗,龙族性命珍贵,圣山中的圣职者同样如此,他们一个个身化圣光,朝一处处失去了防御屏障的神殿飞去。

    如斯威力,假如是对着圣山挥舞……只需要一击,就能摧毁整个西部方向的防线吧?

    但却有一道浅金色的光芒从一处神殿中飞出,以光柱降临的正中心,那片已经成为熔岩湖的地域急速飞去。

    洛兰达眉头紧皱,此时无论是圣职者还是巨龙都无暇他顾,忙着救助己方成员。他们似乎默认了乔修亚的死亡,而金发圣骑士却并不这么认为,直视了烬土长剑凝聚能量直至光柱垂落所有过程的他敏锐的察觉,在那光柱切实击中环形山的瞬间,一股令他有种熟悉感的力量在瞬间炸裂,将光柱硬生生的推开了那么一点。

    倘若是神器直击,就算是洛兰达也不会怀疑乔修亚的死亡,但既然偏离,那么圣骑士就绝不会相信,那位在天灾邪神的直击下依然能够存活的战士会死在这种地方!

    绝不会!

    瞬息之间,洛兰达已经来到原本的环形山,如今的熔岩湖上方,惊人的灼热仍在扩散,恐怖的能量波动余威在这个地方来回震荡,将圣骑士首周身的圣光护罩击打的砰砰作响。他低下头,双眼扫视涌动的岩浆,似乎想要透视背后的存在。

    片刻之后,圣骑士面露震惊和喜色。

    与此同时,熔岩的表层,绽放出一道道光芒,液态的岩石仿佛被某股力量排开,而一个笼罩在朦胧光罩中的黑影从中浮现。

    一头极意级巨龙看到了这一幕,它口吐一口气,差点没吸上下口气憋死在原地,缓过气来后,这白龙顿时发出一声诧异惊怒的巨吼:“居然没死?!”

    “他怎么可能不死?!”

    乔修亚的确没有死。

    他手持银色大剑,保持劈开什么东西的姿态,而巨斧斧面倾斜在胸口,挡住了部分威力,战士此时似乎在怒吼,正在燃烧着的火星从他的口中喷出,化作一道冲天气流,昭告着他的存活。

    早在融核之星自爆时,战士全身上下的衣物便化作飞灰,只剩下斗气形成的铠甲作遮挡,而此时,他身上缠绕的斗气也几近于无,几乎快要全部消失,身体表面也如同燃烧的木炭那般满是燃烧着火星的裂纹,血液都被烧干。

    但不管再怎么狼狈,乔修亚没有死,他还紧握着手中的武器。

    肌肉被烧焦,双眼也化作焦炭,双臂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神性的符在其上流转,战士的外层皮肤早已在高温爆炸下气化,大部分血肉都已荡然无存。

    哪怕是以战士的生命力,在此时也临近终结,心口处的天青宝珠一明一暗,释放着黯淡的光芒,连续不断的高速再生一时间超过了它的负荷极限,即将罢工。

    但乔修亚还活着。

    这就胜过一切。

    “想要带我一起走?”

    斗气代替喉管,震动大气,乔修亚已经变成一对深陷眼窝的双眼深处依然闪烁着黑红色斗气的光芒,他抬头,‘注视’着高空,仿佛正在嘲笑。

    “你还不够格!”

    在烬土长剑一击发出后,乔修亚就干脆利落的劈开了悬浮在自己身前,他用来模拟融核之星自爆的光球。

    两次近距离接触,一次使用,一次体会,战士对融核之星的力量已经非常熟悉,但即便是如此,这光球也依然非常不稳定,但恰好,乔修亚要的就是不稳定,萤化身的神机一剑辟出,不安定的火球立刻炸裂,形成了比之前埃维昂自爆的那颗融核之星还要猛烈的爆炸。

    几何倍数反应的能量在瞬间就超过了战士的掌控能力,并对上了头顶降下的神器一击。

    毫无疑问,即便是如此威力的自爆,也无法和红龙燃尽生命催动神器发出的一击抗衡,可它却和反应装甲自我炸裂抵抗穿甲弹那样,将这无匹的威力稍稍倾斜了那么一点——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乔修亚到最后,只承受了很小一部分的神器直击,他如今这幅凄惨的模样,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自爆能量造成的。

    圣骑士急速来到了战士的身边,洛兰达干脆利落的撑着战士的肩膀,将其迅速带离熔岩地带,而下一秒钟,来自巨龙一方的狂怒攻击便已经降临了熔岩湖,如同极光降临大地,无数各式各样的法术几乎将这近千米大的巨大岩浆湖泊炸飞,又是一轮新的熔岩雨落下。

    罗布泽克等人看见仍然存活的乔修亚后,同样震惊到差点失去思考能力,哪怕是见识过战士硬抗曼达加尔各种强劲法术攻击的他也无法相信乔修亚居然能在如此绝境中幸存,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奇迹中的奇迹!

    但不管怎么惊诧,看见洛兰达帮助乔修亚飞向神殿区后,银发圣骑士二话不说,就立刻带领其他极意级的圣职者前去护卫,巨龙们的攻击对付没有反抗能力的地表的确威力强大,但在重重叠叠的共鸣圣光防御下只能泛起一圈圈涟漪,等到护卫着战士的圣光进入圣山中心区后,再怎么不甘的巨龙们也只能愤恨的停止攻击。

    而此时,战士的状态却很不好。

    如雷的心跳渐渐微弱,如火一般的思维正在冷却,精神如同跌入深渊一般,黑暗急速压迫而来。全身上下除却心脏和大脑外全部血肉都被彻底烧焦,这种伤势就算是天青宝珠也需要几个小时才能从无到有,初步再生出能够基础维生的血肉,而现在乔修亚差得就是这几个小时。

    他活不过五分钟了。

    被搬入圣山地下堡垒最庄严的一处大殿内部,乔修亚被放置在神殿中心的石板之上,他身边围着超过四位极意级的大司祭,一道道治愈圣光被注入战士的体内,催动着血肉再生——可此时他体内半点活性血肉都无,澎湃的圣光之力只能勉强为战士维持生机。

    此时,在这地下宏伟古老的大殿中央,黑色焦炭一般的肉体在圣光的注入下变得如同黑宝石一般璀璨,其中甚至还有残余的火力排出,形成了点点余烬般的光纹,这模样固然绚丽,带着一丝惨烈的美感,却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这样不行!”

    四方形的庄严大殿中心,白蔷薇修道院院长,贝莎娜大修女眉头紧皱,这位面目慈祥的老妇人声音中带着一丝焦迫:“圣光能再生血肉,重塑生机,是建立在受术者仍有完好躯体并不抵抗的情况下,拉德克里夫伯爵只剩下心脏仍有活力,可那是他的能量中枢,就算他允许,我们压根无法将圣光引入其中!”

    “这个时候需要纯粹的生命能量注入,圣光是不够的!”

    另一位极意级圣职者,原本因传奇巨龙突袭而受伤的祭司加西亚立刻回应道,这名有着矮人血脉的老者此时保持冷静,思维敏捷:“一颗恐鳌之心,抑或是……”

    “自然导师阁下,这位战士便是你们能够找到自然之父的关键。”

    突然,在诸位极意强者的背后,传来了一声有些飘忽不定的老者声音。

    一直在一旁观望的洛兰达转身看去,然后双眼猛地睁大:“教父……教皇冕下?!”

    在大殿墙壁处,那些精美的壁画和浮雕前,两个朦胧的身影似乎从极远方凝结而出,他们身上发出的强大能量光芒甚至照亮了穹顶。

    伊格尔教皇此时的躯体由一团迷离不定的圣光雾气组成,他仿佛是暂时分神至此,所以面对众人震惊的目光,便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而在他的身旁,则是一位由绿色自然能量组成的美丽精灵女士。

    这位女士身穿草叶编制而成的衣物,头戴青翠的橡叶叶冠,在伊格尔教皇的圣光虚影消失之后,她便朝着乔修亚所在的位置走去,所有极意强者下意识的退开,恭敬的为这位女士让路。

    因为那是精灵一族大德鲁首领,自然之道的导师,这个世界上所有精灵的领袖之一。

    “居然这样都还还活着……”

    靠近战士,看见乔修亚此时的状态,自然导师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叹,她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无奈的笑道:“伊格尔用一句话把我叫来对付五色巨龙,现在又要我救人……”

    “也罢,假如你真的和他说的那样,是寻找到父神的关键……”

    自言自语至此结束,这位精灵女士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团闪烁着温润绿色的光球,而光球的中心,漂浮着一小段晶莹剔透的半透明物质,它如同水晶,质地却比矿石少了一份刚硬,多了一份柔润,洋溢着浓厚无比的生命气息。

    “生命之树的树心!”

    在场的众人立刻有人惊叹,而自然导师并没有被这惊叹影响,她来到战士的身前,然后没有丝毫犹豫,便将这树心按在了乔修亚的心口。

    绿光闪烁。

    沉重的心跳声,再次响彻整个大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