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四十一章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时间:2017-10-09作者:阴天神隐

    ,!

    ——真是压抑。

    当洛兰达被侍女引入,坐在领主府的迎客大厅中等待乔修亚来临的时候,他看着周围的装饰,不由得如此想到。

    拉德克里夫家族的装饰设计实在是太过阴沉,简直就和骑士中那些吸血鬼的城堡一样。

    在他眼前,是一个充满着北地风格,整齐有序的大厅,无论是盆栽还是桌椅,挂画还是饰品,都被摆放的井井有条,令人无话可说,可是暗色的地板配合灰色的墙壁,加上略显昏暗的辉石灯,总是令人生出一股本能的压抑感。

    但即便是如此,圣骑士也不得不承认,这些装饰的确十分有讲究,虽然风格有些抑郁,但细节处不失华丽,绝对配得上拉德克里夫家族的历史和地位。

    不过,设计风格和圣山那边差得太远,使他每次来都有些不习惯。微微叹了口气,洛兰达转头看向另一侧。

    被挂在大厅最显眼的那片墙壁上的,是一副迈克罗夫世界地图,旁边还挂着几幅比较小的帝国地图,北地地图和摩尔达维亚领地图,这地图似乎是最近新换上去的,上面有不少地方被特殊标记了红点和烟叉,圣骑士定晴一看,发现那些红点都集中在远南,是目前龙祸的中心地带,而烟叉却比较分散,世界各地都有,暂时看不出什么来。

    ——红点代表龙祸,烟叉代表着邪教徒吗?

    由于看见摩尔达维亚领的地图上有不少地方划上了烟叉,而他自己也曾出城扫荡过几次,认得上面标识的地点,恰好就是几个有邪教徒出现过的村落,所以洛兰达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猜想。

    而就在他细细观看地图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标识的时候,一个清晰而富有节奏的脚步声从远处走来。

    不久之后,迎客厅的大门便被打开了。

    “朋友,这么晚了,找我有干什么?”

    “乔修亚。”

    听到了这个熟悉而直接的声音,洛兰达站立起身,他回头看向自己的好友,耸了耸肩肩道:“是有一点事。”

    “让我猜猜。”

    随手将身上穿着的大衣挂在一旁衣架上,战士活动了一下手腕,他扫了一眼算得上是全副武装,甚至还穿着白色铠甲的圣骑士,然后用轻松的语气道:“你准备回圣山。”

    被一口说出目的,圣骑士愣了一刹那,不过随后他就平静的点了点头:“没错,圣山需要我,我的战友正在等待我——前几天我已经将领地内的绝大部分邪教徒都清剿完毕,就算还有残余,应该也造不成什么危害,所以差不多是回去的时候。”

    “这点我的确要感谢你,真的是帮了我很大的忙。”

    伸手示意让洛兰达重新坐下去,乔修亚走近了一个上面摆放着盆栽的厚重木柜。

    会客厅平时被战士用来当做下午休息场所,所以常备一些酒水,而此时,乔修亚便从这个绘制了保鲜法阵的木柜中拿起一瓶烟瓶装的葡萄酒,上面还印有某个酒庄特有的标志。

    将其举起,他无声的询问圣骑士是否要来一点,而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乔修亚便自己一个人带着一瓶酒,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本来想请你喝点酒,不过看来圣骑士的戒律的确很严。”

    手指轻轻一弹,这瓶葡萄酒的瓶塞便蹦了出来,乔修亚没有着急喝,他侧头,看向一旁的大地图,自言自语道:“远海圣山位于远南王国的外海,龙祸假如要侵袭远南王国乃至整个大陆,那么就必须先将圣山这个钉子拔掉,于是五色龙选择兵分两路。”

    “因为教会的埋伏和固若金汤的防御,攻击圣山的狂龙大军屡屡失败,可随着进攻远南王国中央防线的精锐部队撤回,它们肯定会选择集中兵力,回头强行攻下圣山,拔除自己后方的巨大威胁。”

    “是的。”

    附和了一声,洛兰达知道,战士说的就是最近远南的局势,虽然有些简略,但也足够清晰,他语气坚定的说道:“现在狂龙正在调动大军,准备全面进攻圣山,而我作为教会的圣骑士,旁无责贷。”

    “的确,这是你的责任。”

    知晓这段历史,甚至亲身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乔修亚点了点头,他知道,当年召集了所有精锐力量的五色龙族配合浩浩荡荡的狂龙大军差点就将远海圣山攻下,正是因为整个大陆圣职者源源不断地通过传送加入防御阵地,这才挡下了那最强的一波攻势。

    而五色龙神也在这一战后,被人族七神围攻,打落无疆天界,被迫以圣者真身进入迈克罗夫大陆,但七神却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任由恼羞成怒的五色龙神将龙祸扩散至整个大陆的每个国度。

    当年许多人对七神的选择表示不解,明明只需要加一把劲,就能彻底将五首魔龙(五色龙神)斩杀,终结龙祸,可祂们却突然收手,甚至消失了一段时间,而现在,乔修亚却能明白,那个时候人类七神,或许正在虚空中抵挡那个蛊惑五色龙神散播龙祸的邪神,。

    “不管怎么说,先为勇士干杯。”

    话毕,乔修亚便干脆利落的举起手中的酒瓶,隔空对着圣骑士示意了一下,然后,他便喝了一口瓶中的葡萄酒。

    这瓶不知产自何处的葡萄酒年份上好,芬芳浓郁,入口后口感醇厚,没有半点涩口的感觉,很明显是出自知名酒庄的得意之作,倘若是懂得欣赏的人,定然会感慨这是一瓶好酒,值得细细品味,可对于战士而言,却只有‘好喝’两字评价。

    喝完之后,乔修亚将酒瓶放到一旁,他皱着眉头,仿佛是在思索措辞,但随后便摇了摇头道:“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可提醒的,依照你的实力,只要不刻意找死,龙祸也没办法至你于死地,我也只能祝你一路顺利,达成自己的目标。”

    “多谢,不过这哪里算得上什么勇士,我应该做的而已,更何况我离开战场这么久,本就应该要回去。”

    洛兰达的表情看上去很是无所谓,看来是对乔修亚的称呼有些不以为意,不过他还是认真的对着战士说道:“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对于圣骑士的回复,乔修亚却立刻反驳道:“面对危险时,仍愿意履行自己的责任,这种人就称得上勇士。”说到这里,他还摇了摇头:“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和阿坦尼斯的帮助,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扫荡领地内的邪教徒,你瞧隔壁摩尔多瓦领的夫妻,他们辛苦了大半个月,如今进度还没过一半。”

    说到这里,大厅中陷入了沉默,而在一会后,乔修亚再次开口了。

    “洛兰达,你是否知道,‘极意’有多强?”

    “……我当然知道。”

    同样沉默了一会,圣骑士谨慎的斟酌着用词,他眉头皱起,用低沉的声音道:“极意,就是突破了人类这个概念的极限,彻底进入超凡境界的存在,抵达这个地步的存在,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某种天灾,某种现象,他们的力量已经不是常人能够用常识来衡量的了。”

    “很公式化的回答,但是还不够。”

    乔修亚摇了摇头,简洁的否定了洛兰达的回复:“你并不知道极意究竟有多强。”

    说完,没等有些生气的圣骑士反驳,他便自顾自拿起酒瓶,喝了一口后,乔修亚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继自言自语道:“现在是大魔潮降临之前,世界的整体实力还不高,白银境界是军队中的高等军官,黄金境界便是一军领袖,极意可以统辖一个军团,甚至是一个行省,而传奇境界便能镇压整个帝国。”

    “这个时代,远比后世的实力进步要来的困难,可我依旧抵达了极意境界。”

    说到这里,乔修亚低下头,他直视着洛兰达的眼睛,红色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感情,只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以我的实力,假如前去远南。”

    战士清晰而沉重的声音在整个迎客厅中回荡,甚至让摆放的盆栽和瓶罐产生了剧烈的震动:“足以以一人之力,击败一整个狂龙军团。”

    “假如我前去远南,王国的中央防线将会因为我的加入而固若金汤。”

    “因为多出我这个极意级的强者,所以狂龙的大军便会受到节制,不敢如同之前那样肆意妄为的扩张,而那些因为龙祸而不得喘息的要塞也能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开始重新整备应对接下来的冲击。”

    说到这里,乔修亚对着洛兰达摇了摇头,他有些遗憾的说道:“这就是一个极意强者的实力,足以改变一场战役的走向,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极意强者有多强,你说你知道,实际上,你不知道。”

    哑口无言,洛兰达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乔修亚,但以他的心理素质,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并且找出了能够反驳的点。

    “的确如此,假如远南王国突然多出一个极意强者,战局的确可以得到极大的缓解,甚至还能转守为攻,反击狂龙。”

    沉稳的肯定着乔修亚之前的话语,洛兰达知道,对方说的都对,可却有一点站不住脚,他用力的摇头道:“但是,乔修亚,你是北方帝国的一名贵族,你是北地伯爵,摩尔达维亚的领主,你是极意强者,这足以保护你的领地,但和远南王国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之前乔修亚的口气有些激怒了他,所以圣骑士的言辞也犀利了起来:“对,你压根管不到那里,这一切都和你毫无关系。”

    “你是这么想的,远南王国是这么想的,七神教会是这么想的,狂龙也是这么想的。”

    缓缓的说道,乔修亚并不在意洛兰达的语气,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所以它们暂时没有去招惹整个大陆的所有势力,而是派遣邪教徒潜伏,等到它们成功攻陷远南,便是迈克罗夫大陆其他地域战火四起的时候——而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会漠视远南王国的陷落,因为这一切和他们毫无关系。”

    “洛兰达,你是一名圣骑士,你掌握着超凡者才拥有的圣光之力,可你的思维却还是被束缚了,并没有从没有意义的地域关系上解脱出来。”

    哪怕是说到这个地步,乔修亚的语气也和一开始一样平静,他的眼神中没蕴含着任何情绪,语调也如同直述一般平淡:“你觉得,我作为北地的领主,就应该呆在北地,发展领地,准备抵御未来会来临的灾祸,至于远南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所以我就应该束手旁观。”

    “这仿佛就是一种潜规则,因为地域和国籍的差别,所以大家都固守在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哪怕是灾难发生,也不愿意伸手去帮助一旁的邻居。”

    “但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些?”

    战士冷笑了一声,他一字一顿,用清晰无比的声音,对着洛兰达说道:“规矩,由有力量的人决定。”

    “我是极意强者,这实力是我的,我愿意帮助谁,就可以帮助谁,不需要谁允许,也不需要什么关系,而且我也不觉得,七神教会会拒绝我的帮助。”

    “可你是帝国贵族,皇帝陛下,远南王国的王室……”

    一时无法反驳,洛兰达的思维明显有些混乱了,他不知道改怎么说,只能冥思苦想,思索战士言语中的漏洞,对方的话冲击着他平日的常识,让这位圣骑士不知如何是好。

    “帝国贵族的身份,我很在意吗?”

    耸耸肩,乔修亚无所谓的笑了一声,他看上去是真的毫不在意:“难道伊斯雷尔陛下,会因为我想要帮助远南抵御龙祸,所以就把我杀了吗?杀了我这名有着进阶传奇潜力的极意强者。”

    他摇了摇头,然后平淡道:“别开玩笑了,洛兰达,抛开条条框框吧。”

    “因为所有人都犹犹豫豫,因为担忧帮助别人会损害到自己,所以有能力出手的人就拒绝出手,然后导致更大的灾难降临,这种事情假如真的发生,你不觉得可笑过头了吗?”

    “世界的命运,正是因此而逐渐沦落至深渊。”

    说到这里的时候,乔修亚的体内,出现了一阵阵秩序之力的波动,一颗青色的圆形光芒,浮现在了战士的胸口处。

    在这一瞬间,洛兰达仿佛看见了一个虚幻的影子和战士的身姿重合,这个影子白发白眼,身上流动着常人无法直视的荣光。

    而一个浑厚而坚定的嗓音,也从不远处传来,进入他的耳中。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