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十二章 远海圣山之巅

时间:2017-10-09作者:阴天神隐

    迈克罗夫大陆,南方海域,边疆远海。

    南方无尽广阔的碧蓝海,终日布满阴云,风暴肆虐,仿佛拒绝着一切外来者。

    但在那翻腾的漩涡与海潮之中,有着一座灰白色的岛屿耸立,它隐于雾气和浪潮之中,任由汹涌的海涛随意拍打它崖岸上的礁石,显得如此坚不可摧。

    在海民的传说中,这并非是灰白之岛的真实面目,倘若有一天,远海的风暴止息,阴云散去,那么,在那澎湃的浪涛中,就会出现一座纯白无暇,高耸到顶端探入空中、被白云所遮蔽的神圣之山。

    七神教会,远海圣山。

    名为埃达的灰岛,周边几乎都是悬崖峭壁,而在它唯一的一个入海口的前方,则有着一块巨大的圣白色石碑,上面着数个如火般鲜红的大字

    ‘信仰所至,风暴止息’

    灰岛上,有着不少白色的建筑和神殿群落,数万名居民居住在此,他们都是七神教会的圣职者,接受着训练,抑或是为训练者服务。

    有些人出生在这里,也将在这里死去,不断地有新人前来此处,接受信仰的锤炼,然后成为一名合格的圣职者回到大陆,打击邪恶,驱逐疾病,也有不少老人在辛劳了一生后,回到此处安度晚年,享受着圣地的宁静。

    作为人类这个种族在世间的一切信仰汇集之处,灰岛上终日笼罩着浓厚无比的圣光之力,在这光芒下,一切邪恶都无法靠近,无所遁形,人类七位神明的目光永远注视着这里。

    而在中央圣殿,传送中枢。

    伴随着一阵银白色的闪光,一个浑身浴血的骑士从传送阵中走出。

    他的铠甲上布满了伤痕,酸液和各种诡异攻击留下的痕迹到处都是,而在灰岛上圣光之力的净化下,这骑士发出了一声痛苦,却有些快慰的呻吟,无数黑气从他的伤口和铠甲中冒出,然后被寸寸净化,化作虚无。

    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这个骑士沉默的穿过了神殿守卫的阻拦,拒绝侍从为他更换铠甲,清洗身体的要求,他一路前进,穿过了灰岛上的建筑群,似乎想要以这污秽不堪的身体,走上那隐没在阴云中,最为圣洁的高山。

    传说七日七夜不停休,才能踏上顶峰的圣山。

    路上的守卫和侍从似乎都认识这位骑士,他们犹豫着互相对视,不知道应不应该阻拦,但就在他们迟疑的时候,这骑士已经登上圣山。

    纯白色的高山如同利剑,直插积云的深处,闪电在它的山腰处流窜,雷霆在它的身旁炸裂。

    这骑士仰头看向这座高山,脚步稍稍停顿,无论多少次观看,他都不由得为它的雄伟和险峻而震撼。

    但现在不是驻留不前的时候,骑士摇了摇头,踏上了通向山巅的长梯,这长梯有着数之不尽的阶梯,每一级都是由纯白的坚岩铸造,而在这长梯的两旁,有着数不清的灰色拱门,一环一环,宛如一串蜿蜒无尽的长链。

    圣山之中,有着由无数信仰之力和圣光汇聚而成的迷锁,没有秩序之力或者圣光的人,都会被其阻拦,时空也会因此扭曲,让他永远走不到目标,只有心怀信仰,才能找到真正的道路,这才是七日七夜的行走方能抵达山巅的真相。

    骑士的信仰何其虔诚?他一路上没有任何阻拦,如利箭一般飞速朝着山顶跑去。

    他在中途经过了七神的圣物雕像,正义与强权之神的黑色圆环,爱与衰亡之神的枯萎之心,秩序与破坏之神的衔尾白蛇,法律与自由之神的荆棘飞鸟,守护与改变之神的铁锤书籍,智慧与选择之神的分岔之眼,还有生命之神的骸骨,泥土与青草。

    骑士对这些圣物的雕像,毫无尊敬之意,只有在面对生命之神的圣物时,他才微微停下脚步,低下头颅,表示敬意。

    终于,他越过了云层,穿透了雾气和闪电,来到了圣山顶端,那永远被阳光,皓月和群星照耀的神殿之中。

    神殿的门口,有着无数穿着金纹白袍的守卫身影,和山下的那些守卫不一样,他们虽然认识这骑士,但却不会退让,反而会一齐上前阻拦他,这些守卫口中报着歉意,出手却没有半点迟疑,他们没有使用武器,而是纷纷伸手抓住了骑士的身躯,阻碍他的前进,似乎要将他生生带离此处。

    但是骑士的身躯如同山岳一般无法动摇,他任由这些守卫抱住他的铠甲和手脚,浑身闪烁圣洁之光,无人能阻拦他的步伐,骑士沉默不语,一步一步,以不可阻拦的气势前进,所有的侍卫都被一股温和而强大的力量甩在了后面,一时之间居然无法起身。

    伴随着坚定的脚步,他进入了神殿之中。

    在神殿雄伟而巨大的拱门两侧,有着上古时代圣山守卫的雕像耸立,这些雕像们手持巨剑和盾牌,神情坚毅,他们似乎一直守卫着此处,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而在拱门的上方,写着一排清晰的文字。

    ‘孤日、双月、群星无尽,千年之原,唯光永存’

    在这神殿的深处,拱廊的尽头,一位白发金眼,头戴圣银冠冕,手持纯白权杖的老者坐在自己的座椅上,似乎正在等待着骑士的到来。

    “洛兰达,你来了。”

    这位面容和蔼的老者,似乎早已知晓山下的事情,他没有阻拦骑士的前进,甚至还让骑士身后正准备继续阻拦的守卫退下,他看上去并没有没有为骑士强闯神殿这件事而生气,老者温和的对名为洛兰达的骑士说道:“你想要进入圣山,完全不需要强闯,这是为何呢。”

    这名老者身披简朴的白袍,上面有着带着古老气息的纹路,但他手中的权杖和头上的冠冕,都流动着浓郁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强盛光芒,他坐下的白椅看似简陋,实际上却由稀有的圣白水晶雕刻而成,阳光从神殿的天窗中垂落,照射在他的身前,闪烁着无尽的秩序圣光力量。

    面对着老者,骑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身上的伤口,在老者刻意散发出的治愈力量下迅速的愈合,结疤,消失不见。

    但即便是如此,他的呼吸也带着颤抖,似乎正在抑制愤怒,和之前那不可阻拦的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伊格尔教父……维希死了。”

    许久之后,骑士的呼吸平静了下来,但却非常沉重:“我的战友,和我一起长大,救过我数次的维希死了。”

    “是吗。”

    沉默了一会,名为伊格尔的老者摇了摇头,他的声音仍然温和,但却蕴含着一丝平静到冷酷的语调:“虽然我可以安慰你,宽解你的悲伤,但是洛兰达,你作为教会年青一代最强的骑士,应该早就知道战斗总会有牺牲,更何况和你战斗的,乃是来自其他世界的至邪之物,混沌的眷族。”

    “面对这种存在,死亡,才是正常,并非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强大。”

    伊格尔如此说道,仿佛看透了一切:“我原本以为你早就已经习惯了。”

    “教皇大人,这种事情,不会有人习惯的!”

    骑士愤怒的说道,他将自己布满了褐色血痂的头盔拿下,露出了他白金色的头发和坚毅而俊美的面孔,碧蓝色的双眼中透露出真切的怒火,这位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的骑士面带怒容,对着自己的教父,教会的教皇大声说道:“维希死了,格雷尔也死了,我的长辈,我的友人,还有许多战友,他们都死了。”

    “我从小被您收养教导,信仰虔诚,一直努力学习武艺,在天之神殿中,我立誓守护这个世界,和所有的邪恶战斗,虽然我只在这个世界生存了二十七年,但这二十七年我没有一刻虚度,而是完全的献给了神明和人类!”

    洛兰达的声音突然拔高,他皱起眉头,大声的对着眼前的老者说道:“自我武技有成以来,我一直都在西山瘟疫之地,和那些至邪之物进行艰苦的战斗,履行自己的职责,我的心热忱无比,哪怕是数次接近死亡,却也从未怀疑过信念,但是!”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放缓,仿佛是从牙缝中逼出一样:“……都死了,我的身边已经换了五次人了,他们都死了,无论是谁都是教会最好的骑士,他们的未来无比光明,很多很多……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忍受,但最后才发现,我的心灵并非坚不可摧。”

    “这次维希的死,让我终于忍不住开始怀疑,我誓言的意义,还有战斗的意义——这次战斗之后,我思考了很久。”

    说到这里,洛兰达的声音回复了平静,他面无表情对着沉默至今的老人说道:“教父大人,教皇大人,我不懂,无论是西山的瘟疫之地,还是北方帝国北地的镇封之地,任凭这些混沌的毒瘤依附在我们的世界,到底有着什么意义?”

    “……繁花盛开,需要依附泥土,无根之萍,也需漂浮于河流。”

    伊格尔听完了自己教子的质疑,他思考了一会,然后轻声回答道:“就如同人需要食物,火需要薪柴,秩序的世界想要维持,就只能依靠混沌的燃烧作为源头。”

    “火种早已在千年之前就倾倒,没有这些毒瘤作为薪柴的来源,迈克罗夫大陆上的火,早就熄灭了。”

    几句话中,老者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但是骑士却满面疑惑,神情困扰,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教父没有欺骗他,给出了真正的回答,但他听不懂这些。

    看见了洛兰达的表情,伊格尔微微一笑,他摇着头道:“我已经给出了解释,我的孩子,现在的你的确无法理解这些,这实在是太早了……二十七岁的黄金巅峰,虽然很强,但依旧没有迈入极意,没有到达极意,这些事情的起因和过程告诉你,也没有任何意义。”

    “怎么会没有意义!”

    听到了伊格尔的话,洛兰达不由得反驳道:“教父,你抚养因政治斗争而失去父母的我长大,你虽然不是我的父母,却更胜于此,但你却总是如此神秘,不肯说出任何真相!”

    “瘟疫之地,以你的力量,早就可以彻底清除,传奇的力量就等于行走于世间的神明,哪怕就算是不能清除,你也完全可以封闭时空门,将那瘟疫之地彻底封印,就如同北方帝国四百年前,那位卡欧斯家族的传奇大法师那样!可你却什么也不做,就是单纯的让我们用人命去填补这个无底深坑!”

    “封印了,也还会有其他来源,北地的时空门虽然封印,但依然有着残余,付出和代价不成正比,你又知道卡巴拉·卡欧斯付出了什么,才进行了……唉。”

    突然叹了口气,老者意兴阑珊,他缓缓的说道:“伊格尔,你不懂,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瘟疫之地,如今必须要留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战斗之中变得更强,不让你战友的牺牲白费,只有等你成了下一任七神教会的教皇,圣者的继承人后。”

    他停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的对着骑士说道:

    “那时,你就能知道真相。”

    洛兰达似乎还想要反驳,但是伊格尔手中的纯白权杖,却突然开始闪烁着光芒。

    双方的目光凝聚在这权杖上,看着光芒如同呼吸一般闪烁流动。

    “啊哈。”

    老者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也微微翘起,看上去是发自真心的喜悦。

    骑士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心中惊讶无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教父虽然和蔼,但却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心的笑过了。

    开怀之后,便是沉默。

    “去北地吧。”

    伊格尔突然开口,对着骑士说道,他的表情并不像是开玩笑,而是认真无比:“因为誓约,我什么也无法告诉你,但假如你真的想知道,什么才是真相,那么你可以去北地的镇封之地看看一看。”

    “那里有着和我相似,也和未来的你相似的人。”

    说完之后,老者便抬起自己的权杖,示意骑士退下。

    洛兰达虽然疑惑,但他的怒气已经发泄过了,他的心中也在思考者伊格尔之前所说的话,所以骑士便在鞠躬示意后,缓缓的退下。

    而在骑士离开之后,老者坐在自己的水晶座椅上,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权杖。

    权杖的顶端,有着微弱的,有着无数光环笼罩的火焰,缓缓燃烧。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