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八章 是谁寻求我的帮助 6400

时间:2018-05-16作者:阴天神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七神圣山因侦测到了远方传递而来的信号而欢呼之时,乔修亚并没有前往虚空。

    此时的他,仍在迈克罗夫大陆中。

    如果想要前往虚空,那么无论哪里都可以,只要能向上飞行,升到超过七十万米的高空,就能来到世界的边缘,在这里,时空的界限暧昧不清,只要稍微一用力,便能轻易前往外界,完全无需使用时空门。而以乔修亚的实力,他甚至无需上升的太高,只要来到力量不会影响地表建筑的高度,便能随时扭曲空间,前往虚空。

    现在,战士设定好早已准备完毕的坐标,他大步穿过时空门,然后,在一阵阵强烈的幽蓝色的光芒中,他来到东部平原东南部丘陵地带,一座外观简朴,毫不显眼的法师塔内。

    ‘无名’石塔是位于马格纳大丘陵地带最高点的一座圆塔建筑,巨大的花岗岩和方琢石构成了它的外层,一道道仿佛是风蚀痕迹的凹陷遍布在其表面,但其内部却闪烁着魔法的荧光。许多在马格纳周边生活的冒险者在一开始都会觉得这是一座远古遗迹,但当他们靠近,准备探索时才会发现,这看似平平无奇的法师塔周边居然设有强大的防御法阵,据某些潜入过法阵周边的冒险者说,有巨大的石像傀儡矗立在无名石塔的周边,仿佛拒绝着一切外来者。

    许多人猜测,这座法师塔的主人或许是某个强大,但却经常远游的法师,所以才留下一座座庞大的傀儡石像守护自己似乎年久失修的法师塔,实际上,他们猜的没错,只是对于塔主人的强大和数量,他们还是太过保守。

    乔修亚从石塔第四层的传送法阵中走出,迎接他的是巴尼尔与威廉,两位传奇法师站在时空门前,一个正在看着某本大部头的魔导书,另一个则是正在嘱咐一个黑曜石傀儡准备咖啡,等到时空泛起波澜,战士彻底走出波动的时空通道时,他们便都抛下手中的工作和指令,迎上前欢迎战士。

    “你来了,精神碎片和魔茧的解析已经有了大致的结果,发现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没有寒暄,三人就像是早就交流过那样直接交流起来,在互相点了点头,确认情况后,他们便一起向石塔顶层的实验室走去。

    巴尼尔领头,这位老法师一边摇头晃脑,一边说道:“当然,因为实验素材比较少,不能使用破坏性解析法,所以效率比较低。”

    ‘无名’石塔,正是巴尼尔与威廉两位传奇法师遍布迈克罗夫世界大陆的落脚点之一,这是他们在东部平原最大的一个研究基地,平日除却某些学生会被他们带来此处协助研究外,没有任何人知晓石塔是属于他们的,而在巴尼尔闭口后,威廉又接过话头:“精神碎片太零散了,似乎是在受到重创后,又被彻底粉碎的样子,真的很难剥离其中的记忆片段。”

    “谢谢,麻烦你们了。”

    对此,委托二人帮忙的乔修亚并没有多话,他只是诚恳的道谢。很快,三人便来到了石塔顶层的实验室。

    这是一间洁白无比的房间——四臂,地面与天花板全部都是最纯净的白色,没有一点污痕,银白色的金属工作台上铭刻有一条条闪烁着淡蓝色光纹的符文阵路,柜子内装满各式各样的瓶罐,上面有着一条条标签:‘蠕动之森’‘深渊泥土’‘冥河水’……但最吸引人目光的,却是摆放在实验室中心的巨大圆形阵盘,还有摆放在阵盘上的三个水晶球。

    “说起来,也真是巧合,我和巴尼尔上次在你的领地抓到了一只恶魔,通过对它的精神和灵魂进行解析,我们积累了第一手对强大恶魔的解析资料,让这次工作轻松不少。”

    来到实验室后,威廉抬手指向摆放在阵盘上的一个水晶球,颇为感慨的说道:“如果不是有这种经验,我们还未必敢接下你的委托。”

    “什么恶魔?”

    乔修亚好奇的转头。

    在于血月深渊,与黑龙和两位恶魔大君一战后,乔修亚便将眼魔大君海尔姆的精神碎片和虫魔大君萨鲁卡剩下来的一半身躯,分别给了帝国皇家法师协会和巴尼尔与威廉两人,但帝国皇家法师协会因为最近要专注于异世界开拓,所以不可能帮助战士尽快解析这两位传奇强者留下的残骸,所以最后乔修亚还是将其全权委托给了两位传奇法师。

    现在看来,无论是巴尼尔还是威廉都很用心的完成乔修亚的委托,这还没几个月时间,他们便已经收获颇丰,并在战士准备前往异世界前整理好了大部分资料。

    如此想到,他看向威廉指向的水晶球。

    然后,乔修亚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拉尔丹阿斯?你们在我的领地抓到了它?”

    那是一个红白相间的完美球体,在其中,有一头奄奄一息的恶魔正被囚禁在其内,可以清楚的看见,这正是在过去曾经以化身和战士战斗过的极意级大恶魔,噬心魔拉尔丹阿斯,不过比起当初的气势汹汹,现在的噬心魔别说是展开绝望光环了,它自己就已经非常绝望的蜷缩在水晶球内,对外界的事物不闻不问,即便是三位传奇来到了它旁边围观它也是一样,仿佛一块被玩坏的死肉。

    “是啊,应该是你从格兰蒂亚世界回归前后的那段时间抓到的,它刚刚跨过乌拉尔山脉,就正好被我们发现了。”

    巴尼尔没有继续讲解两人是怎么抓住大恶魔的,他只是轻轻的抚摸水晶球的表面,颇为感慨的说道:“如果不是通过解析这头噬心魔的灵魂和肉体,令我们掌握了活体剥离灵魂碎片和记忆片段的能力,你的委托我们还未必能顺利完成。顺便一提,我们发现恶魔从生命本质上和正常的生物并无不同,只是因为生存在过于恶劣的环境下而产生了突变,它们的肉在净化后味道其实不错。”

    “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这头噬心魔虽然精神还没有完全崩溃,但已经彻底自闭,不会对我们的刺激产生反应了,现在你就算是杀了它,它也不会动半下。”

    “这样……还真是巧。”

    深深的看了一眼水晶球中一动不动的大恶魔,前世‘未来的’的传奇恶魔大君,乔修亚轻轻一笑,然后便不再关注,他看向摆放在阵盘另外两个方向的水晶球,开口道:“这么说来,你们是真的将海尔姆的精神碎片和萨鲁卡的肉体都解析完毕了?”

    “萨鲁卡的比较复杂,我们还没搞清楚它的能量是如何与它的细胞融合,进而转换成其他生命形态的,但海尔姆的精神碎片是的确解析完毕了。”

    威廉此时来到另一侧的银白水晶球前,其中飘散着一片片如同七彩棱镜一般的碎片,那正是眼魔大君死后留下的精神碎片,心灵主宰转头看向乔修亚,附加了一句:“只是它碎的太过厉害,记忆很错乱……也不知道是谁打碎的。”

    乔修亚也不回话,他看向那银白色的水晶球,严肃问道:“麻烦了,那么,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信息吗?”

    “有……但说实话,我和巴尼尔都有点看不太懂,虽然说我们两经常出入虚空,前往深渊,但那种世界还真是的确没见过。”

    巴尼尔伸出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还是你自己来看看吧。”

    乔修亚没有推辞,他走上前,来到了银白水晶球前。他伸出手,触碰它。

    然后,光影交错,又大段大段零碎记忆组成的思维洪流,朝着乔修亚汹涌而来。

    他看见了,属于恶魔大君海尔姆深埋于心底的众多回忆——生于某位异界法师的残破灵魂,吞噬同胞得以成长进化,在第六深渊征战不休,扩大自己的势力,乔修亚看见一个恶魔艰辛的在末日中求存,然后变得愈发残忍无情。

    恶魔的寿命漫长,远比人类要长的多,即便是零碎浅薄的记忆片段,相较其人类也极其浑厚,但乔修亚却将这些属于恶魔的记忆和思维都一一压制,只提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贪食魔王歌利亚宁愿自己深受重创,也要跨越万界祭祀场的屏蔽前来抢夺萨鲁卡的残躯还有海尔姆的精神碎片,乔修亚不认为对方只是为了保存自己下属的遗体,这两人身上绝对有什么值得对方付出代价的东西,所以他才不辞辛苦的将自己捏碎的海尔姆精神碎片集齐,最后委托心灵主宰和在自我改造方面臻至巅峰的符文掌控者来解析,现在,乔修亚已经获得了不少第六深渊相关的地理信息,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他觉得还需要更加深入一些。

    于是乔修亚便更加深入。

    在恶魔大君长达数百年的记忆洪流中,乔修亚没入了对方更加深邃的思维残片深处,他搜索对方一切称得上是‘秘密’的记忆,并毫不留情的将其掀开。

    终于,他找到了,被海尔姆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片段。

    这是三百七十多年前的回忆,那是一次失败的传送,还未成就传奇的大恶魔因此被夹在了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时空裂隙中,而就在那里,它亲眼见证了一次最为终极的毁灭。

    那是光,浩荡的光流。群星闪烁着的银蓝色的辉芒,而灭尽万物的伽马射线暴自群星的中心汹涌而来,它摧毁一切,一个响指间便将星球化作灰烬,犹如巨人吹飞砂砾组成的城堡那样。

    死亡吹起号角,毁灭吟诵赞歌,立起了巨大能量护盾的星球被直接摧毁,它的灰烬在光流中飞舞燃烧,犹如篝火上飘动的火星。能够看见,星体铁质的内核变得通红,然后被冲入恒星之中——这一幕对于一直生活在位面世界的传奇法师们或许有些难以理解,但乔修亚却异常清楚,他看见超新星爆发诞生的光芒跨过银河,摧毁了沿途的所有星体,并在最后击打在了这个星系的太阳上。

    仿佛鸡蛋壳被打碎,蛋清混杂着蛋黄在真空中溢散,液态的高热气体从恒星的内部喷涌而出,然后被光吹散。

    一颗星辰就这样被熄灭。

    与当时的海尔姆一齐见证着这一切,乔修亚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他比所有人,甚至比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海尔姆都更加了解这一幕的可怖。

    自远方而来的伽马射线暴并没有摧毁星球,吹散恒星的能力,它至多杀死星球表面的一切生命,将大气层吹散,倘若海尔姆看见的是真实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这个被摧毁的星系不远处,甚至不超过几光年的距离内,有一颗巨大无比的超级恒星爆炸坍缩,形成了一颗中子星……甚至是黑洞。

    “的确很惊人,没想到海尔姆的星之炽的原型居然是真正的伽玛射线暴……但这不应该被歌利亚如此重视。”

    震撼只是一瞬间,乔修亚并没有被这一幕影响,他皱起眉头,思索着:“一次恐怖的天文灾难,对于深渊恶魔而言,或许也就是获得一些法术灵感了,没必要这么紧张的夺回。”

    应该还有一些他没有发现的重要信息。乔修亚如此想着,然后继续搜索海尔姆残留的精神碎片,想要获得更加深处的信息。

    接下来,无数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掠过……获得了更强力量的海尔姆进阶传奇,确定了自己的传奇形态,它操控着毁灭的光流镇压了小半个第六深渊,并准备朝着征服整个深渊位面这一至高目的行动——但在中途,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便终结了海尔姆的野心,那是未来的魔王,歌利亚。

    强大到匪夷所思,甚至没有用出任何底牌,单凭纯粹的能量强度和肉体力量就击溃了全力以赴的海尔姆,仿佛能够支配万物的深渊领主初露锋芒,便统一了整个第六深渊,而这位魔王并没有选择杀死其他的恶魔大君,而是以自己的力量命令它们为自己的野心征伐其他世界。

    因为种种原因,海尔姆并没有选择反抗,它决定暂时臣服于这位强大的深渊领主,但是乔修亚看见,在被击败的最初一百年内,海尔姆并没有如今这么忠诚,它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变得更强,取代歌利亚,进而成为下一位统御全界的魔王。

    它试过很多办法,无论是冥想,构思新的法术,堆积能量还是优化体内的能量凝聚加速结构……它的确变强了,但却无法击败歌利亚,海尔姆对此无比苦恼,直到最后,它想到了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方法。

    那就是重新回到那个产生过伽玛射线暴的世界,解析这恐怖力量的源头。

    海尔姆坚信,倘若自己掌握了那恐怖力量的真相,别说是深渊领主了,恐怕即便是神明也难以抗衡自己,所以,凭借十几年的准备,它终于还原出了当初那次失误传送的坐标,准备再一次的进入那个世界,寻找那力量背后的源头。

    “……我找不到它的源头……太遥远了,我飞行了几个月,也没有离开这片高热云区。”

    “这里的能量辐射比虚空还要恐怖,即便是我也无法支持太久……星之炽还没有结束,零零散散的能量流还在时不时的爆发。”

    “奇怪……好恐怖的空间扭曲感,远方的究竟是什么?光居然都变成了漩涡……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它冲进去了!不对,它早就冲进去……这是几十年前的光芒……它才是源头!是它引动了这灾难!”

    这是海尔姆最后的一丝记忆片段——它看见了一颗明亮无比的星辰,还有一个不知从何处而来,撞向星辰的不起眼小点。

    松开了触碰着银白水晶球的手,乔修亚向后退了一步,他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巴尼尔和威廉并没有打扰乔修亚,实际上,当初他们观察海尔姆记忆时也是同样的感觉,甚至比乔修亚还要更加难以理解一点,毕竟无论是巴尼尔还是威廉,一直生活的都是天圆地方的位面世界,像是恒星与星球这种辽阔无边的星海世界,他们从未听说过。

    此时,战士正在思考海尔姆最后那一丝记忆片段所代表的意义。

    “眼魔大君没有我这样的灵能迁跃引擎,它没办法跨越以天文单位计数的宇宙空间……即便是飞行了几个月,它还是在那片被吹熄了的太阳溢散的星云内部。”

    战士喃喃自语道:“能量喷发还未结束,意味着源头处爆发的恒星残骸还未完全稳定……但既然光线都能扭曲成漩涡,那定然是比中子星还要恐怖的黑洞了。”

    至于最后那一幕,乔修亚也很容易就能理解:黑洞造成的引力混乱或许令光线扭曲,海尔姆时隔几十年后,才看见本该在伽玛射线暴抵达时就应该同时出现的过去景色,它应该是看见了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那颗即将爆发的超新星周边,进而诱导超新星塌陷爆炸。

    只是……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三百七十年前,究竟是有什么东西诱发了那场恐怖的伽玛射线暴?

    一切都没有后续,这是海尔姆这位恶魔大君遗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精神碎片,其中一大半在乔修亚手中,一小半在歌利亚手中,直到现在,乔修亚还是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深渊领主非要夺取海尔姆的精神碎片,不让自己的得手,但战士心中隐约有一个猜测,只是这个猜测颇为无稽,他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解决你的问题了吗?乔修亚。”

    在乔修亚结束沉思后,一旁的巴尼尔开口了,他看着满脸严肃的战士,晃了晃头道:“说实话,我和威廉什么都没看出来,这些恶魔的记忆乱七八糟,还有很多诡异的地方。”

    “没有……问题反倒是越来越多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乔修亚的面色却好了不少,他虽然没有搞明白歌利亚的目的,但却知晓了海尔姆的力量源头,以及那个星海世界的坐标……海尔姆没有迁跃引擎,没办法跨越光年为单位的距离,但他可以,等到日后有时间,他自然会去那个世界看看情况,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别太忧心,乔修亚,恶魔的记忆差不多都这样。”

    另一旁,见多识广,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心智的威廉则是轻轻一笑,他转头,看向另一个黑白二色水晶球中放置的虫茧,耸肩道:“萨鲁卡的生命形态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解析完毕,但不得不说,它真不愧是传奇强者,仅仅是我们现在分析出的一点点生命本质结构,就足够让我们在‘断肢重生’‘延寿’和‘强化内脏’等生命研究方面取得极大的进展——这虫茧甚至还是活着的,这可比一头死掉恶魔的精神碎片要来的有价值的多。”

    “哈哈,有价值就好,总之,这方面的研究,就拜托你们了。”

    乔修亚对此微微一笑,这本就是他将萨鲁卡的身体残片送到这里来的目的,虽然说,他也有着解析虫魔大君身体残片的技术力,但他没有时间——或许在其他人看来,他似乎很悠闲,似乎完全不用管理自己的领地,甚至到处乱跑,但实际上,乔修亚的忙碌远超其他人想象,就好比现在,就是他在前往异世界的中途,顺路抽出一点时间来获取有关于恶魔大君们的信息。

    在和两位传奇交流了几句,确定让凛冬堡学院接过接下来的共同研究后,乔修亚便离开了石塔。他站在马格纳丘陵上,缓缓抬头,看向高空,随后,战士便身化一道黯淡的银光,直升高空。

    在直线的飞行中,乔修亚的脑海中思考了很多……恶魔,深渊,邪神,异世界的伽玛射线暴,神明对秩序的询问,还有远方的圣贤……听上去很复杂,但战士是一个简单的人,于他而言,再怎么多的疑惑也无法令他止步,只能让他拥有更多向前的动力。

    “有趣的问题还真多。”

    这样,这段时间就不会无聊了。

    如此想到,乔修亚来到了迈克罗夫之外的虚空,在万界祭祀场的银色辉光照射下,他站在时空乱流中,战士环视周围,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乔修亚认真的对身侧的虚空道:“让你久等了,卡尔利斯。”

    “于我而言,一瞬而已。”

    伴随乔修亚话语,时空乱流缓缓震动,一个伟大的意志跨越时空,直接与乔修亚的精神对话。它的声音温和而低沉,带着令人安心的语调:“那么,准备好了吗,乔修亚?”

    “当然。”

    斩钉截铁的回答之时空乱流中传来,乔修亚平静的看向混乱的虚空,他轻声道:“现在就开始吧。”

    “让我看看,究竟是哪个世界正在寻求我的帮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