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燃钢之魂 第二十八章 绝不会失望

时间:2018-04-16作者:阴天神隐

    ,精彩小说免费!

    “内乱?”

    诺查丹玛斯却并不知道乔修亚正在说什么,他重复了一次,但还是无法理解:“你在说什么?”

    “或许是失落三百年的真相。”

    乔修亚不知从何开口。

    因为,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时间要追溯至上个纪元,如今这片名为迈克罗夫的大陆还未成型之时。

    那时,万物俱废,诸洋混沌,秩序与混沌的战争令苍穹碎裂,来自虚空之外的能量辐射照射大地,数十个种族,千万万灾民就这样在辐射,地震,暴风还有酸雨中夹缝求生。

    那时,日月渐熄,天空黯淡,黑暗充斥了整个世界,七块大陆被半沸腾的海水淹没,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块碎片,绝大部分海生智慧种族灭绝,只余少部分幸运儿幸存。

    诸神胜利了,但是祂们面对的是比邪神更加棘手的问题,面对自己满目疮痍的故乡,这些手握神力的存在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们面对的并非是肆虐于虚空中的强敌,而是一个破碎的世界。

    原本的七块大陆,只剩下些许不大的碎片,在审判过背叛者后,所有神与人都不得不正视这么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是否还有价值让他们留下?

    南方的精灵遗民还有他们的高原圣湖,但是自然之父已经离开,这昔日的圣地失去了它的神明,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残存的精灵在迷茫中动荡,他们急需一个领导者来带领他们。

    北方大陆的也剩下一片破碎的山脉,那里是原本是圣者诸神与众多侵入世界的邪神战斗的主战场,还未愈合的时空裂缝仍在在山脉的上方释放雷霆与能量风暴,除却躲藏在地底的矮人外,没有任何生命能在这种地方生活。

    东部大陆几乎被打成了碎片,超过一千颗零碎的岛屿零散的分布在翻腾的海浪中,倘若说其他大陆的残片还能看出原型,那么东部大陆的碎片完全看不出原状,海啸和飓风随时能吞没这些小岛。

    而西侧,则是原本世界的中央大陆,最坚固的世界之脊山脉被保存了下来,矮人,翼人还有其他种族的遗民依托坚固的世界中央山脉苟延残喘……而这个原本世界中心西侧的其他大陆,都彻底灰飞烟灭,或者被沉入了地底,侏儒的故乡,蜥蜴人的圣地,半人马的大草原都彻底消失,众多种族的故地都在战争中毁灭,而他们的神明也因失去了信仰的支撑,快要支撑不住愈发动荡的神性反噬而奄奄一息。

    “离开这里,我们另寻一个新世界,迈克罗夫文明的荣耀不会被终结于此。”

    有神明如此说道,祂庇护的群族鱼人是少数幸存的海生智慧生命,而祂的友人人鱼之神已经在战争中逝去,再无半点痕迹留存于世,祂对如今迈克罗夫世界的海洋毫无眷恋,只想尽早离开这破碎不堪的世界。

    “我们不能放弃这里。”

    有神明如此说道,祂的语气铿锵有力,仿佛铁锤锻打那般,矮人之神否决了这个提议:“迈克罗夫是我们的故乡,伟大之母与大地女神都奋战在最前线,无数神,无数生命都坠落于此,放弃迈克罗夫,就等于放弃我们为之牺牲的一切!”

    “为了我们庇护的群族,也应该尽早离开,我们可以等待日后逐渐修复迈克罗夫世界,但现在,我的子民已经无法继续生存了!”

    “就算世界已经残破,但是还是留有太多不可放弃……”

    残存的神明产生了争吵,祂们原本就不是同伴,只是因为最终一战不得不团结起来,如今战争结束,矛盾爆发,神明之间观点的对立也愈发尖锐,一方认为已经破碎的迈克罗夫世界已经不值得祂们继续拯救,必须尽快离开,另一方认为世界虽然破损,但无论是从感情还是利益上都拥有尝试修复的价值,众多废墟中的装置假如被挖掘出来,足以快速重建数个庇护所生态圈,而且,短时间内祂们不可能找到完美符合要求的新世界。

    最终,在圣贤沉默的支持下,迁移派被压下,留守派获得了话语权,无数神明以自己的神力为基,制造出一个个半位面小世界,供给自己的子民居住,这在短时间内还能支撑,但时间一长,众神都会因为神力被消耗一空,而陷入永恒的沉寂。

    可是如何修复这个残破的世界?即便是圣贤也无从下手——对于祂而言,再造一个新世界或许都比这件事更简单,此时的迈克罗夫就像是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布娃娃,河面上满是裂缝却勉强没碎的冰,世界意志和大地母神都奄奄一息,太过激烈的改造,只会彻底的将其破坏。

    众神争吵之时,世界意志已经彻底陷入了濒死的休眠,它作为迈克罗夫世界本身,承受了太多邪神和深渊邪恶的攻击,战争期间,还有众生的信仰支撑,但战争之后,凝聚的精神消散,即便是它也无法继续维持。

    不过,虽然世界意志沉寂,但大地母神仍然清醒,祂的本体,也即是迈克罗夫世界原本的七块大陆虽然大部分破碎,但仍足以维持祂的意志。

    看见众神的矛盾,女神似乎无法容忍,于是祂便站了出来吗,对圣贤与诸神说:我来。

    祂的声音温和而有力,压过了一切喧嚣的争论,神明们将目光投向女神,而祂却没有丝毫迟疑。

    祂说: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你看,我们正在坠入深渊……迈克罗夫正在逐渐脱离多元宇宙的中心,我们正在下沉,倘若继续下去,我们将会沉入深渊,成为昔日敌人的一部分。所以。

    我来粘合大陆。

    我来将七界的残骸重凝。

    我是自大陆中孕育而出,世界上第一个灵,虽然后续升格为神,但我的存在本身,就象征着完整的大陆。

    以我为祭,便能将大陆重归于一……即便这重归的一远比以前要小,也足以承受世间所有残存的群族。

    大地女神愿意以自身为祭品,将碎裂的世界粘合,从理智的角度上来说,这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倘若众神只按照纯粹的理性行事,祂们早就被神性夺取了意志,与宇宙大源融合,祂们又怎么可能答应这件事?

    “你是功臣,本已牺牲众多,你庇护的‘地龙’群族更是几近灭绝。”

    即便是迁移派的众神也摇头说道:“再怎么牺牲,也轮不到你去牺牲。”

    “我来吧。”

    有神明愿意代替大地女神,自愿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我是山岭与沼泽之神,也算是大地的一部分。”

    “我来。”

    短促而坚定的话语,又有神站出,祂是河川与湖泊之神。

    “我。”“我。”“我。”

    昔日大地神系中所有残存的神明都站了出来,还有许多其他强大的神明也挺身而出——对于神明而言,死亡不过是永恒的一梦,而倘若自己的牺牲真的能够拯救世界,那么祂们的名将会与文明同在,永世不灭,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没有必要。”

    此时,圣贤开口了,祂摇着头,如此说道:“无需任何人牺牲。”

    “瞧瞧虚空中,我们敌人的残骸,它们数目众多,蕴含无穷的力量……以剩余的初始之火燃烧混沌,我们将能重塑世界。”

    圣贤的话令众神的目光转向祂们原本从未关注过的点——邪神的残骸。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存在认为祂们可以利用邪神的残骸,那满溢着怨恨与混沌的力量,即便是触碰便会侵蚀灵魂,只有最强大的神明,强者还有圣贤才能抵抗这种力量。

    使用它来重塑世界,假如说这话的人不是圣贤,任何人都会嗤之以鼻。

    但说这话的人是圣贤,所以众神愿意相信这疯狂的想法。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乔修亚?”

    地底湖泊之上,诺查丹玛斯正紧皱眉头,将乔修亚所述的事情都记载在自己的魔导书上,与自己昔日在古籍中寻找到的零星线索相对应,他很快就发现,乔修亚说的听上去虽然有些荒谬,但却意外的能完美解释过去的一切记录。

    “接下来……便是我当初在万界祭祀场看见的幻象了。”

    此时的乔修亚叹了口气,他回忆起了自己之前第一次前往万界祭祀场时看见的幻象——那是无数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还有历史回放,圣贤,圣徒,还有众多神明,众多不知是谁的声音交错而过,而就在那繁杂的信息中,乔修亚清晰的记得那场仿佛代表了整个世界震怒的质问和圣贤无可奈何的回复。

    那是一个伟大存在狂怒的质问,还有一个疲惫而无奈的声音,那是世界意志,钢之蟒迈克罗夫与圣贤在世界内侧的对话。

    利用邪神躯体重塑世界的过程出了差错,原本众神打算利用迈克罗夫世界的残存的初始之火燃烧混沌,然后逐渐的再生世界,这样一来,新生的大陆甚至可能比原本的七个大陆加起来还要大,而快要熄灭的火焰也能再次熊熊燃烧,这样一来,也就用不上备用的重燃火焰计划——可是他们高估了迈克罗夫世界残存的火焰光辉……在持续的燃烧了数年后,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一天,火焰熄灭了。

    那一天,圣贤前往远方的格兰蒂亚世界,巡视罪人放逐之地,等祂归来之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混沌再次扩散,而这一次,是众神亲手将混沌放入了世界的内侧。

    感受到令自己极端厌恶的存在正在自己的体内扩散,沉眠已久的钢之蟒震怒的苏醒,而它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以自己为核心,强行将所有混沌镇压在自己体内的大地女神,身体被混沌侵入,陪伴自己最久的女儿也被混沌侵蚀,因为混沌而陷入疯狂的钢之蟒暴怒的想要毁灭世间的一切,但却被众神与圣贤制止。

    “无论是众神还是圣贤都认为,这背后绝对有阴谋,有存在不敢正面与诸神敌对,所以从背后下手熄灭了火焰。但这个论点没有证据支持,再加上那时的要点是平息世界意志的怒火,或者将其镇压,所以没有深究……而在此之后,也没有机会深究了。”

    乔修亚缓缓降落在地底湖泊的旁边,他慢步行走在沿岸,俯视着湖底的古老神殿,战士的目光平静。

    “我并不后悔这个选择,只是有可能,我无法看见这个世界重复生机了……哈,我毕竟也是个爱慕虚荣的家伙,想要看见我的名字被赞美呢。”

    对于自己的选择,大地女神并不后悔,祂本来就做好了牺牲的打算,只是看见自己的母亲被邪神残骸侵蚀而疯狂,祂还是有一些难过:“终有一日,它会清醒过来的。”

    随后,祂便彻底沉睡,进入了神明接近永恒的安眠。

    但是,外界,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联手镇压了世界意志后,众神却陷入了恐怖的内乱中。

    因为觉得世界正在渐渐好转,所以有不少神明将居住在半位面中,自己庇护的群族迁移到了新的迈克罗夫大陆,而因为钢之蟒的暴怒,这些群族十不存一,十几个种族因此而灭亡,或者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遗民,转瞬间一无所有的神明暴怒的寻找一切可能熄灭火焰的存在,祂们先是找上了负责看守世界核心的矮人之神,又转头找上了深知火焰的火元素之神,而这两位强大的神明自然不愿意被一群被怒火冲晕了头脑的疯子绑起来审问,祂们也有各自的好友与支持者……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就这样开始。

    自远古开始积蓄的矛盾,平日堆积的不满,本就背道而驰的理念与道路,天生的宿敌与对手……诸神本就不是铁板一块,更何况有一部分已经陷入了疯狂,圣贤想要制止这毫无意义的混战,但他制止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互相憎恶的火焰既然已经燃起,那就绝不会熄灭。

    “这场毫无意义的内战持续了三百年,其他生活在大陆上的种族在诸神的怒火下瑟瑟发抖,唯有一些还没被怒火冲晕头脑的神明为诸族建立了庇护所,令种族能够为之延续。”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来到地底湖泊的边缘,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一边朝着地底湖泊的底层走去,一边同时陷入了沉默。

    这太不合理了——老法师本来想这么说,诸神怎么可能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发起相互之间的战争?祂们联手击溃了邪神,镇压了疯狂的世界意志,祂们甚至愿意为这个世界牺牲!

    但立刻,他的满腔疑惑便化作一声叹息:虽然看似疯狂,但这种例子在现实中再多不过了,联手击溃敌人的战友转头屠戮同胞,这压根不是值得惊叹的事情。

    “这些记忆来源于谁?圣贤的离去……是对诸神失望了吗?”老法师有些疲惫的问道。

    “大地女神——或者说,这片土地本身。”

    乔修亚如此回答道:“至于圣贤……他没有对任何人失望,也没觉得任何人做错了,只要是有自我意志的心智,相互之间的矛盾就必然会发生,他只是不知道居然会是在那一天爆发而已。”

    “祂只是疑惑,疑惑多元宇宙的本质。”

    “为何会有邪神,为何会有深渊?秩序与混沌轮转不休,为何要以这样的形势呈现于世?”

    来到湖泊底部的神殿旁边,乔修亚伸出手,触碰着这正在微微震动,释放出神力波动的神殿。他轻声道:“所以祂在设下一些后手后,便孤身一人前往多元宇宙的最深处,祂想要找到这个最终极的答案,不然的话,就算是培养出一个又一个文明,也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毁灭。”

    说到这里,乔修亚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来好笑,这个神殿误以为我是某个纯血泰坦,就把大半的记忆都发给了我,它将远古的记忆通过钢的血脉传递给所有有着母神血脉的存在,但估计只有我能够看清楚所有。”

    “至于目的,诺查丹玛斯,这就是我之前说的,超乎我们之前想象的东西……这个神殿有两个功能,其中一个,便是预警装置。”

    转过头,乔修亚看向诺查丹玛斯,他与老法师对视:“世界意志的封印将要再次加固,而它在此之前朝着整个多元宇宙发送消息——它决定以自己世界意志的身份为筹码,呼唤所有能够听见它声音的存在来毁灭我们。”

    “世界意志的身份?!”

    诺查丹玛斯被乔修亚平平淡淡说出的话所震惊,但很快,他就自己反应了过来:“对,这不奇怪……那些深渊领主的背后其实就是一个残存的世界意志,自身就相当于一个深渊……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筹码了。”

    虽然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例子,除却深渊意志和深渊领主外,某些元素位面最强大的元素领主,很可能就是那个位面的意志本身,对于法师而言,这并非无法理解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常识。

    “至于另外一个功能,则是大地母神给自己留下的后手。”

    说到此处,乔修亚仰头看着天空,他的目光穿透千米后的岩层,能够看见天空之上纵横交错的神力光波,它环绕整个世界,最后在战士眼中渐渐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女神虚像,乔修亚沉默的看着对方在天空之上缓缓的重组。

    就和所有神话传说里的那样,神也有个人的喜好和欲望,女神想要知道自己牺牲的结果究竟如何,是否真的能拯救这个世界,所以在彻底沉寂之前,祂使用自己的血肉铸造了千百个像是这样的神殿,镇压在地底。

    “这些神殿中有着大地母神昔日的部分神血作为神力之源,等到火焰彻底重燃,亦或是世界震荡之时,这些神殿就会被渐渐激活,然后重组为女神昔日最后残留的一丝意志……注视这个世界。”

    诺查丹玛斯眨了眨眼,他同样抬起头看向高空,老法师有些疑惑的问道:“祂满意了吗?”

    “这个我不知道。”

    乔修亚慢慢的说道,一字一顿,语句清晰而有力:“不过放心好了。”

    眼前,是一个古朴的神殿,神殿之上,有古老的壁画描绘,那是万族自点燃火种,挥舞石器后的所有历史,有和平,有战争,有伟大的奇观,也有平凡无奇的农田,大地注视着这一切,承载着这一切。

    外界,神力的光芒在高天之上凝聚,化作了一个看不清楚面容的女神形象,祂俯视着世间,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化作风中的碎片,洒遍整个世界。

    或许是丰收的一年。

    大地震动,岩层摇晃,乔修亚凝视着神殿,仿佛凝视着千年之前的那一位女神。

    它正在发光。

    “祂绝不会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