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万岁,前夫请自强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伤,死不了

时间:2018-08-05作者:无度

    邱意的脚底因为石头的缘故,已经在脚底露出了些许的猩红的血液。

    但是在月光下却看不太出来,路烨承盯着她的脚看了好一会,一言不发的低头直接将邱意抱了起来。

    “喂,你干嘛!”邱意紧张的四周看了看。

    这里是公众场合,虽然人都已经走光了,但是难保不会在出现别人。

    刚跟路烨承不就和林特助很突然的就出现还救了她的命么?

    这里可见还是会有人路过的。

    “闭嘴,在多嘴就给你扔到那个疯女人的很扁。”

    路烨承的威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邱意瞬间就不会说话了,反而将脸靠在了路烨承的肩膀上。

    这样的两个人显得更加的暧昧。

    而在身后看着于溪音的林特助张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走了的人,心里是痛的。

    他好歹还出力了,能不能让他也一起坐车回去。正好副驾驶还有座呢。

    但是林特助也就是想想而已,转过头恶狠狠的吼着于溪音,“你给我老实点,要不我可不惯着女人啊。”

    于溪音已经被路烨承扔出去,几乎就是一个不会动的人了,林特助也只是发发牢骚,即便是有些生气,但还是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也110.

    “喂,这里有人持凶伤人。”

    今天路烨承喝了酒,虽然抱着邱意能够很安全的走回到车子的前面,但是路烨承将她放进了后座上之后,自己也上了车。

    车上开着内饰灯,邱意此刻才看到了路烨承的表情。

    现在根本就是面无表情。

    “今天……谢谢你。”算计路一南的事情她没有忘记,但是今天的事情,却是是需要好好谢谢路烨承。

    如果今天真的没有路烨承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以她的体能,最多能够坚持两轮让于溪音的攻击打空,但是刚刚的根本没有力气逃跑。

    路烨承的出现简直就像是天兵天将。

    “这个谢谢是对我刚刚的见义勇为?”路烨承洗下头,一点点的靠近邱意,直到邱意贴到了背后的车玻璃的上面。

    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嘴唇还差一厘米就挨在了一起。

    “你不觉得你的这句谢谢很廉价么?”路烨承不屑的目光看着邱意。

    他现在是及时的救了她的命,邱意竟然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谢谢?

    “那你还想怎么样?”邱意并不觉得路烨承是真的需要她的谢谢。但是如果真的只说一句谢谢,确实是不太好。

    路烨承没有说话,坐回到了座位上,看着窗外一句话不说。

    邱意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发火的男人,想着以后怎么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躲开这个男人。

    好好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随便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目光落在了路烨承的身上。

    车子里面有一个小黄灯,借着这个灯光,邱意看到了衣服上的破洞。

    邱意靠近一点,摸着这个破洞,一股星星点点的血腥味道充斥着邱意的鼻子。

    “你受伤了!”

    原本就只是想单纯的谢谢就完了,路烨承竟然为了她让别人划伤了他。

    路烨承不是只是把她当做旗子一样的祸害么,一步步的算计她,但是现在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起来。

    “小伤而已。死不了!”

    路烨承冷冷的说着,连动作都没有动。

    死不了?

    这是他对于受伤的这个解释?

    邱意如果不是确定自己听到了声音,恐怕会以为刚刚只是幻听。

    没有理会路烨承的话,邱意伸手将那个洞扒开,还好里面的伤不深。

    邱意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条丝巾,不管路烨承愿不愿意,细心的将伤口包扎上。

    “你干什么?”路烨承看着手臂上多了一个东西,就要动手解开。

    路烨承的手刚刚碰到纱巾,就被邱意拉住了。

    “我告诉你啊,虽然咱俩的私人恩怨还是有的,但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所以,你最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否则就算是你想接受我的报恩你都没有力气。”

    邱意信誓旦旦的说着,仿佛是听到了邱意的话,路烨承放在胳膊上的手慢慢的拿了下来。

    “这个包扎太丑了,跟你一样。”

    “你……”邱意将目光从那边转回到自己奶瓣,就知道什么温柔体贴,全都是假象。

    包扎完之后两个人就各自看着窗外,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车子停到了邱意家的楼下,下车前邱意手握着车把手的时候顿了一下,“虽然你心中的嘴巴狠毒,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说完邱意就下了车,回到楼上的时候,邱意在楼道的玻璃上,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们空空如也的门口。

    邱意无奈,她在期盼什么?难道还要期盼路烨承舍不得在这里离去么?

    路烨承为了莫欣月可以斥重金拍卖下一对翡翠手镯,而她不过就是这场玩笑里的主角。

    路烨承可以为了莫欣月做任何事,但是对她不会……

    邱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了一份平静,打开了房门。

    “你终于回来了,我担心死了。还有啊你打车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沈玉蝶平常大大咧咧的的,但是只要是她特别关心的事情,就会一直说说个没完没了。

    “我……路烨承送我回来的,所以就没告诉你。”邱意没有说晚上差点被人袭击的事情,反正这件事已经被解决了。没必要再提了。

    被路烨承送进了监狱,就能够彻底的消停了吧。

    “路烨承送你回来的?就在刚刚?”沈玉蝶正好站在窗边的位置,看了一眼楼下,挑着眉头看着邱意,表示自己什么没有看到。

    “送我到楼下就走了。”邱意疲惫的看了一眼沈玉蝶,转身进了浴室。她心中的脚上全都是伤,一定不能够让他们两个看到。

    邱意在浴室里收拾了很久,脚板上有几颗小石子,嵌入到了肉里,疼的她咬牙坚持。

    邱意从浴室出来,看见两个女人都坐在了沙发上,随便拿了一瓶水,坐到他们的身边。

    “你们还不睡么?都已经两点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