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章 其叶蓁蓁

时间:2020-09-26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从下午开始,我们就与其他姑娘一起上了船,早早换上了服装,排练了许久。唐染早早寻了挽歌找人化妆,我唤了金兰也去,自己本想在房间里待着,却想起自己根本不会化妆。

    这时听见扣门声,道:“进来。”我未回头看,想应是环采阁的侍女,她道:“姑娘的水粉。”我拿着本想画眉的眉笔,问道:“怎么没听过你声音,你是?”她道:“我是李尚书府的丫鬟,方才有位姐姐有事,故托了我。”

    我抬起头,想着要同她道谢,便笑道:“谢谢。”未想她看着我,竟有些震惊,面色也不大好,我起身问道:“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她似乎脸色好了一些,道:“忽有点头昏,无妨。”我扶她至凳子上坐着,道:“要好好休息才是。”我倒了杯茶予她,她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笑道:“竹城。”

    她看了看四周,问道:“怎么其他姑娘都不在,就姑娘还在这儿?”我道:“不急的,我是最后一个去的。”我想着她是丫鬟,应是会用那些的,便起身去桌上拿了化妆的东西过来,问道:“她们都去了,我不会用这些,你可以帮我吗?”她点了点头,我笑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她答:“离忧。”我愣了一下,想起三爷,想起忧衍,那离忧之意,于我而言,只怕是罹忧,遭受忧愁之意。我未多想,便问道:“可是离别之离?”她点头,我笑笑,未语。

    她帮我弄完后,我戴上面纱,要出门前道:“谢谢你了,只是如今我没有什么东西来感谢你。”我想起在这儿给姑娘的玉,横竖我也不喜欢,便道:“对了,等表演结束了,如若你有时间来寻我便是。”

    我去了大厅楼上,找到了她们。挽歌找人在我们额头上点了松竹梅的图案,又托人抬了一盘香来。道:“最先让你们挑的,我选了三种适合你们的,有果香、花香、自然香,你们挑一种自己喜欢的。”

    唐染看了眼,又看向我和金兰,道:“可以先选吗?”我点点头,转头向金兰道:“你去吧,我随意。”唐染选了花香,金兰选了果香,我闻了闻自然香,虽不如果香有趣,花香芬芳,但淡淡的也别有一番风味。

    挽歌拉我出去,最后与我确定一次舞台的布置,我走在后台,见有了许多人来了,台上也满了,楼上的客人见不清楚。三楼中央有一平台,左右与隔,有侍卫立于门口。

    如今状元已出,看唐染的样子,我估计有很大可能是末生,那么那个房间里,会不会就是末生呢。

    过了许久,与挽歌到处布置好,再三确定,她匆匆拉我回去,见金兰与唐染在排练,挽歌道:“搭上竹城的歌与琴再来一遍,就准备上台。”

    前几日,挽歌与我们安排了一个环采阁的琴师,听闻是一个月前刚进来的,就在我们进来的前几日。最初我不明白挽歌为何会选一个才进来的人,虽进环采阁的乐师都有本事,但以挽歌的性子,是不会犯险的。

    直至后来,我便明白了。我只唱了歌予他,只两日,他便编了曲,所弹之曲比起原曲更胜一筹。他与他的名字一般,亲切健谈,温文尔雅,总带着吟吟笑意。我们之中,他与我、金兰常一起聊天,唐染应是有些看不上他,总对他很冷淡。

    他唤江吟,我们都唤他江大哥,只金兰叫他吟哥哥。其实依金兰的性子也不足为奇,只是有时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些莫名的情愫,若真是如此,我还替金兰高兴,江吟虽不如一些公子大官一样富裕,但却是个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人,如今这一切,尚且只是猜测罢了。

    我们准备好一切,上至三楼,那间有侍卫的房间就在对面。我瞥了一眼,便回过神。再次确定好悬挂布条的安全,交代好唐染和金兰,捧好点着烛火的莲灯。

    见江吟到了台上,各楼各处安排好的人也已准备好,我紧了紧腰上的布条,回头要与挽歌交代点什么,却见她在与对面的侍卫在说话。

    挽歌走过来道:“待会儿表演完来三楼。”又示意我可以了,我朝江吟比手势,翻过栏杆,小心翼翼的背靠着三楼栏柱。江吟前音响起,我捧着莲灯落下,同时各处的人熄灭烛火。刚落地解下布带,金兰与唐染陆续落下。

    与我计划一般前奏刚完,烛火亮起,我轻轻唱起,同金兰一同背过身去,唐染放下莲灯,开始独舞。过了一会儿,我们同转过身来,开始一起唱,这是我告予挽歌的,金兰与唐染只是轻唱,但从旁人看来,定以为唐染是主唱。

    一曲毕,花瓣飘落,这里由唐染捧莲灯跳最后一个跳跃动作,唐染跳起时,才知她有多用心,应是练过许多次的,确实美得不可方物。楼上楼下一片惊呼与掌声。我们退台时,我才庆幸着演出的顺利。

    今日我们蒙着面纱,但却在眉间印了朱砂的松竹梅的印记,且用水洗不掉。我们上了三楼,不见挽歌,才听见挽歌在台上落幕,并解释采寒三仙一月内不卖身,一月后在都城到祈都的河上上船,船开往都城湖中央,届时,许多朝廷大官,祈都与京城的出名的人都会前来。

    这时,已开始了今日的时辰竞卖,我无心再听,便转过身去,见了对面的房间,侍卫走过来,道:“有请三位进去。”挽歌赶到,与我们一同进去。

    进了房间,见一屏风,侍卫立于两边,隐约可见屏风里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后是台子,可见下面,设计构造与荠青楼十分相似,只是这房间别人看不见,因台子较长,又有布帘。

    那跟进来的侍卫道:“见了阁主,还不跪下。”我才知这布帘后的人是阁主。如我所料,我们的安排不仅是为了赚钱。那侍卫进了屏风,又走出来道:“听闻前几日有人化了高瀚将军的怒气,是你们之中的谁?”

    唐染瞟了我一眼,我点点头,她便向前了一小步,道:“湘馆松渝。”那人又问道:“那这今夜的方案是何人所设计?”唐染回道:“是我。”之前与她说过的,如今倒是起了作用。

    侍卫进了屏风,过了一会儿出来,道:“松渝留下,其他人走吧。”我松了口气,和金兰、挽歌一同走出来,金兰轻声道:“倒是便宜了她。”我不便和金兰说自己的想法,只笑道:“无妨。”

    挽歌笑道:“你们先回房间去,一会儿会有名册送过来,你们选一个便是。”金兰看着我,笑道:“这倒是像我们在挑姑娘了。”金兰先走了,我与挽歌后走,路上,我本有许多问题想问她,比如阁主是谁,此次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又担心让挽歌为难,便没问,挽歌看向我:“苦了你了。”我摇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没什么苦的。”

    下了楼,我见到楼梯旁站着一个女子,细看才发觉是离忧。我以为她是来找我拿东西的,便叫挽歌先回去。本想领她到我的房间,不想她领我到了船外的走道上。我看她是个内敛的姑娘,怕是不好意思,便跟着她。吹着凉风,倒是清醒了许多。我笑问她道:“表演如何?”

    她低着头:“为何要那样做?”我愣住了,未想到她会如此问。思考了下,才知她应是知道了唱歌的事,便道:“这世上总有一些无奈的事。”

    她叹了口气,未再看我,声音小了许多,道:“因为你来自祈都,因为你在躲,对不对?”我看着她,愣住了,她为何会知道?我想说点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张了张嘴,未说出口。

    她从怀里拿出一张画,慢慢展开来,递于我。那画上还有余温,我却止不住的眼眶湿润了,因了那画是三爷以往画的。她道:“是杜公子托我的,还有秦小姐。”我想到了他们会寻我,但未想到,她说的人当中,没有三爷。是啊,他是王爷,身上担着复仇的担子,又岂会有时间来管我这个小人物呢?我还是问了:“只有......他们?”她点头,我走到湖边,抹了抹眼泪,道:“如若你爱的人是你的敌人,如若他杀了你最好的朋友,如若他自始至终都是在骗你,你该如何面对?”她有些震惊,未再说话。

    我转过头,看向她,道:“明日我便写一封信予杜贺兰,你给他便是。”她似乎有些恼怒,道:“至少你仍有人关心你,难道就这么放弃吗?”我未动,她所说的话确实是我心中所想,我忍住哭泣,许久才道:“谢谢你离忧,但至少如今,我不行。”

    我与她告了别,发觉她的情绪有些过激,未知道原因。我回了房间,见金兰与挽歌在等着,一旁还站着三个女子,挽歌见我来了,道:“这是阁主予你们,服侍你们的姑娘。”

    金兰见我来了,起身过来道:“这些日子你总让着,服侍的人便你先选吧,总不能再让着唐染了。”我点点头,听闻是阁主送来的,那便有些许监视的意味,想着随意选一个。

    挽歌让她们自己介绍,第一个低头道:“奴婢采苓,出自《唐风.采苓》之采苓采苓,首阳之巅。”第二个抬头望我一眼,笑道:“奴婢蓁蓁,出自《周南.桃夭》之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我听了她的名字,看着她笑着的可爱,心生好感,问道:“你喜欢桃花吗?”

    她点头,笑道:“奴婢不如姑娘知道的多,只觉得桃子极好吃。”第三个道:“奴婢湘沫,出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金兰看着我,知道我会选蓁蓁,便扶额道:“我只知第三个,便湘沫吧。”

    我已经想选蓁蓁了,问道:“你会酿桃花酒吗?”她怕也知道了我想选她的心思,她愣了愣,而后不知为何甚是欣喜的笑道:“奴婢会的。”我看她性格应是也不会耽误事情,便道:“那便蓁蓁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