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二十五章 再遇故人

时间:2020-09-26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他的面容不是极好的,却让人动容,我看着他,总有种温柔安心的感觉。他看着我,只看着,便似乎忘了其他,他说,单名一个语字。

    第二日一早,我起来时,末生已在读书了,听末生说,秦伊出去买酿酒的材料了,只借走了我的面纱。我将秦伊所说的早已准备的白酒和洗净的桃花瓣准备好,准备中午的饭菜。

    过了好一会儿,秦伊回来了。见她拿着枸杞和一些菜回来,我知她是真心将我当朋友,才会如此用心。昨日听了我失忆的事,她震惊之余,只宽慰我,并没有多问。

    我们大致忙碌好了,吃过了午饭后,又准备了详细,将酒摆好了,忽听见一阵敲门声。秦伊收拾着东西,我应着去开门,开了门,发现是一着兵甲的男子,这人英气十足,不过眼神太过凌厉。腰间挂一玉佩与腰牌,我扫了眼那腰牌,上书:淮。

    我心里一紧,只往后站,叫了声秦伊。他只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未等开口,自己便闯了进去。秦伊转过身,见了来人,手上拿的簸箕滚在地上,里面的枸杞也尽数散落。

    她似忍着泪,却控制着自己,手有些颤抖,只道:“你为何来此?”那人未回答他,只看了眼周围,道:“你还不回去?”我站在一旁,到了此刻,我便确信,这人,便是秦伊口中的宁大哥,宁淮安了。

    不想秦伊终是忍不住了,大哭起来,道:“宁淮安,那日,你便不该应我。”我看她哭,本想上前去,又想这件事如若我插手,只怕局势会恶化。末生被声音惊扰,忙跑了出来,环顾了四周,竟挡在我身前,还念叨着:“顾姑娘别怕!”其实我没有怕,只觉他倒是怕的很,觉得好笑,也有几分感动。宁淮安深深看了我们一眼,又看向秦伊,道:“那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场浮梦罢了。家罚我已经领了,如今你回去,大人也不会怪罪于你,切莫让他和夫人担忧了。”

    继而又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塞在秦伊手中,低声道:“人各有命,我……亦无法逃脱。”秦伊只哽咽道:“宁大哥,我不想回去。”

    我拨开末生,上前扶住秦伊,看向宁淮安,道:“宁公子,恕我冒昧,这地方你本知道,只是如今你还未通报秦将军吧?”他未理会我,转过身去,我继续道:“既如此,公子定是担心秦伊,特来看一看。秦伊的性子,虽我相处不长,定不如公子了解,可让她独自在府中,只怕那情景,公子也不愿见到。”

    他站了一会儿,将肩上的包袱取下丢在桌子上径直而去,我跟上前去,他到了门口,回过头,看我站在门口,看了我几秒,便离开了。他的眼神中除了疑惑,便是敌意。想是不放心秦伊与我相处,我关上门,扶着秦伊坐在庭院中休息。

    秦伊坐在桌前,情绪稳定了些,解开了那包袱,发觉是些衣服和银两。我拉住她的手,笑道:“看来今日只是担心你,他果然了解你,也很有责任心,秦伊倒是有福之人。”秦伊面色微红,未说话。

    末生坐在一旁,听了一脸疑惑道:“顾姑娘,为何说,秦小姐是有福之人?”我与秦伊相视而笑,未说什么。秦伊看向末生,道:“书生,快去看书吧,我与泽襟有话要说。”

    末生应了便回去,我看向秦伊,语重心长道:“其实宁淮安所说也不无道理,你的父母确实会为你担心,我想你有时间,还是得回去和你父母讲一声。”

    她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我怕这一去,便回不来了。”我看着她的眼睛,笑着摇头道:“不会的,相信我。”她笑道:“好。”

    秦伊回房间休息,我同末生说了,便戴上斗笠出了门,抬头看天似乎有些阴,想着应不会下雨,便出了门去。不想天不应人,走到街上竟下起雨来。

    顺势躲进小巷,小巷很深,深不见底,我揭起面纱,也看不清里面。我正转身要走,听见身后道:“你是何人?”转头望去,见一人皱着眉,着黄白色衣袍,最为突出的,是他左耳的月牙坠。他打着油纸伞,盯着我。

    我莫名有些怒火,道:“做什么?”他轻笑一声,道:“这是本少爷的巷子。”“迷巷。”不假思索地说出后,我吓了一跳,抬眼看这人,似乎脸色更是不好,问道:“你是谁?”我拍开他伸过来的手,回道:“为何告诉你?”

    我赶忙顶着雨向前跑,再不愿见到这般奇怪的人了。我跑了一截,身上已经淋湿了,躲在一个半瓦下,我回头看见没人追来,才松了一口气。

    一把伞忽递到我手上,未待看清,那人便跑开了。那人身上有树木的清香,我想要追上他,似闻见那股味道,就有千言万语涌了上来。我怕自己追不上,丢了伞忙追上去。

    我追了许久,似鞋子早已湿了,本已离他极近,忽被一人拉住,转过头去,是刚刚那人。我欲甩开他的手,却挣不开,我回过头,那人已消失在了视线中。

    我更是怒了,才要发火,却听着人先怒道:“你追谁!大雨天的你要做什么!”我用力挣开他来,想跑开。不料下一秒我却被他紧紧抱住了,我一时愣住,似乎他身上的沉香味和雨水味混合在一起,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故人。

    他道:“蠢女人,世上再无另一个女子如你这般了。你不说你放下了吗?难道对你来说,我还比不上一个负心汉吗?”他放开我,眼眸中尽是忧伤。我又开始头疼,他喃喃道:“究竟是不舍?还是执着?”

    他的眼中竟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意味。

    不知他是对我说,还是对自己。他摇摇晃晃的向前走,消失在视线中。我慢慢踱步回去,见末生打着雨伞,在路口一直等着。见我来了,忙跑过来,看见我全身淋湿了,忙急道:“早知我便去寻你。”

    我看他的肩头湿了些,道:“快些回去换了吧。”我们同在一把伞下,他老是往伞外退,我气不过,将他拉进伞来,他才未再退出去,只低着头。

    秦伊见我们回来,笑道:“你们可回来了,那呆子等了你半个时辰了呢。”走近了,她才见我湿淋淋的,忙迎我进自己的房间去,道:“早知如此便让末生去接你了。”

    我坐在桌旁,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叫秦伊帮忙叫来了末生,倒了杯茶,却不知如何让开口。末生看着我,道:“可是今日发生了什么事?”

    我点点头,秦伊忙拉住我,焦急道:“发生何事?”我抬眼看她,道:“今日我遇到了一个人,很奇怪,我觉得,我认识他。”他们未说话,示意我说下去,我继续道:“我想,无论以前发生何事,我都不能够再逃避了,我决意,要恢复记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