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十七章 青青碎玉

时间:2020-09-26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三爷见我发愣,以为我还未睡醒,笑道:”再去房间睡一会吧,你睡了许久,定是手麻了,天也快亮了。”我瞥了眼虚掩的窗户,见窗外似乎还是天黑,是睡了许久,如今眼睛都睁不开。不知为什么,打不起精神,应了声便往门外走去。

    一出门,又有些昏,险些绊倒,一人扶住了我,眼睛看不清,眼前的景模模糊糊,以为是方才昏睡许久的缘故。我听见这人说叫我小心些,我听出声音,是未央。她领我走了许久,上了楼梯,以往见过这里应是三爷的庭院,只是上了二楼。

    后来躺在床上,听见未央说了什么,却听不清楚,只觉自己已经没什么意识了。

    我是被汲湘敲门声叫醒的,听见汲湘道:“姑娘,可以用午膳了。”我起身,见洗漱用的水已经在地上了,起身洗漱,想起昨夜,今早好多了,也没什么不适,只是昨夜的感觉十分蹊跷。

    洗漱完了,坐在铜镜前,白天光线好,见头发没有乱,应是绾的很好的原因。开了门,发现自己的推测没错,确实是在三爷的院子。下了楼,发觉三爷的院子空空的,只一口枯井,周围都是竹子,十分幽静。

    朝路口走去,闻见饭菜的香味,不禁加快了步伐。到了院子,昨日没细细看,今日才发觉,院子因了桃树长了新芽,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上个月汲湘便采了桃子来吃,我吃了许多。未央拿了碗筷来,三爷坐在那儿做着什么,汲湘布着菜。

    我走过去,本想吓一吓三爷,不想汲湘见了我,抬头笑道:“我就说饭菜的香味定能将姑娘引来的。”我瞪了他一眼,三爷听了转过头来笑问道:“今日精神可好?”

    我有些羞愧,又想起昨夜的状况,道:“三爷,昨夜我的身体感觉有些奇怪。”走近看才发觉,他原是在看书,他放下手中的书问:“如何奇怪?”我走过去帮未央拿东西:“只觉得眼睛看不清楚,头发昏。”他似乎在思考,喃喃道:“不该呀。”

    我也觉得不该的,因了三爷的医术是极好的,我信三爷,原先的状况因了三爷也好了许多,如今的状况让我不知该如何。未央走向三爷,道:“三爷,可以用了。”三爷点点头,叫我坐下,我看桌上的饭菜,简易却十分美味,定是未央和汲湘一起做的。

    我看向未央,发觉她也正看着我,我举起左手的手链,冲她笑,她似乎很严肃的神情看着我。我未反应过来,三爷看着我的右手,道:“忧衍,你的镯子……”我才知他是在看镯子,我笑道:“很好看吧,是荠青楼楼主蕙纕送我的,我本是不要的,可……”

    不料三爷忽抓起我的右手,神情忽有些愠怒,我不敢说话,过会儿,三爷才将手放下,看向未央,道:“来我的书房。”他站起身,我看着饭菜,道:“三爷,不吃饭对身体不好的。”他看向我,深情温柔了许多:“你和汲湘先吃。”又看向汲湘,道:“热着一份饭菜留给未央。”

    我和汲湘吃饭,仍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看着汲湘道:“为何三爷会突然如此愤怒?”汲湘笑道:“姑娘不必在意,三爷的事很多要处理,是姑娘在的时候,三爷清了事情,因此看起来空闲许多。”我知道三爷是忙的,只是未想每次来的时候是三爷有意抽了时间出来。

    与汲湘聊起他的身世,才知汲湘原是祈都小户人家,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因此自己出来养家,所幸到了三爷手下的商铺,又得三爷赏识来了府上。我感叹人的命运不同时,汲湘只笑道:“所幸识得三爷,未央主子与易姑娘你,如今家里安康,便是我最大的幸运。”

    汲湘笑得开心,我也就释怀了。不错,人的命运不公,可每个人所认知的幸福不同,如今的汲湘,幸福开心,这比其他的什么重要得许多。我们吃完后,汲湘收拾着,我拿了碗筷,帮三爷和未央弄好饭菜,将未央的递与汲湘,拿着三爷的向书房走去。

    走至书房前,听见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不自觉想起那夜朝槿从复府出来的场景,正犹豫着是否进去,听见三爷道:“进来吧。”

    我推开门,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不敢出声。我看着地上碎了的瓷器,有些慌张,见三爷走过来,坐在我旁边,道:“出去吧。”他语气十分生硬,似乎很生气,未央应了声,便退了出去。我忙跑到门口,看着未央道:“饭菜就在厨房,快去吃吧。”未央看了我许久,道:“好生休息。”

    我进了门,见三爷在喝茶,我坐回原位道:“先吃饭吧。”三爷抬头看我,许久才笑道:“便听你的。”我看着地上的碎瓷,想要清扫一番,问道:“扫帚在哪儿?”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只拿起筷子吃起来:“不必了。”

    我想着,总是也要汲湘或者未央处理的,又去院子找了扫帚来,三爷看我拿来了,便未再说什么,只含着笑看着我。清理完了,三爷也吃完了,我收起碗筷盘子,欲抬到厨房去,被三爷拉住,他凝视着我,接过了盘子道:“以后这些事不必你来做。”

    我未明白他的意思,只跟在他后面。走至院子,汲湘恰巧出来,见了三爷端着盘子,忙接过去,三爷叫我坐下,自己熬起药来。我拿蒲扇给他,他接了过去,笑问道:“忧衍可还记得昨日所说?”这几日与三爷在一起,说过太多的话,倒真不记得他所说的是哪一句。

    我摇摇头,三爷转过头去,道:“让未央教你骑马吧。”我才想起我昨日应了三爷,本以为过了些日子他便会忘了,不想今日便提起了,我笑道:“未央要帮你,想是极忙的,等未央得空了也不迟。”三爷起身,拿过桌子上我喝的的药碗,道:“那便今日吧。”

    我才要反驳,未央便从长廊过来,看向三爷道:“已经准备好了。”未央出了门去,三爷叫来汲湘,道:“给忧衍准备一套轻便的衣服。”汲湘出了门去买,我问道:“就这套我觉得挺好的。”三爷看向我,笑道:“世间仅此一个的东西,还是珍惜的好。”

    我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时被说得不知回什么。三爷倒了药,道:“郊外有个草场,昨日我让未央选了匹温顺的马,你过会儿直接过去便是。”

    过了一会儿,未央来叫我,她换了身较紧的黑色衣服,不知是不是骑服。我看向三爷,他让我喝了药,笑道:“我还有事要忙,便不去了。”我点头,只是奇怪三爷为何不同以往一般念叨,而后便想通了,大概是因了有未央吧,未央是极其可靠的人,三爷根本不必担心。

    到了草场,天气十分炎热,看见宽阔的草场和自己的温顺的马,心里有了退意,却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学,如若学会骑马,其实也不错。未央在我旁边,一路耐心教我,从驾马到小跑,已经基本掌握了。天色也到了黄昏时候。

    我拉着缰绳想去远处看看,不想不知怎么,马忽然嘶吼起来,开始狂奔!我紧紧拉住缰绳,却不知该怎么办,耳边只有风声和未央模糊的声音。忽然马长啸一声,向一旁倒下。我想拿出水晶,又顾及未央,便没有动。

    我重重摔下马,只觉全身生疼,头也疼,整个人却还在往坡下滚。感觉到未央拦住了我,我被她拉起,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未央背起我,路过那匹马时,看见马身上的小刀,以及旁边……碎了的青玉镯!

    看向我手腕处,才发觉有很深的一道血口,应是摔下时碎玉刮伤所致。未央走上前,将碎玉用白布包好,又将小刀拔出擦拭好,所见这一切,似乎让我觉得,本以为离未央近了一些,不想此刻,她似乎离我很远,很远。

    回到复府,已然意识模糊,只觉全身发热滚烫,眼睛,手还有好多处地方都被包了布,一晚上只感觉到有人帮我换药,一直守在我身边,那人似乎说了许多话,但我一句都听不见。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才有了意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