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十三章 故人已逝

时间:2020-09-22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阿璇说,离城镇很远的一处荒庙下有一个私人湖,旁边是一些人家住着,算是一个小村子,这个湖是一个老农家的祖业。我边走边联系其他人,聚集在那个湖边。我们在进去的路口便遇到了,只是景砚和夏离沧还未到。

    我们什么也未说,都匆匆向湖边赶去,一起同行的六个人,至少对我而言,意味着亲人一般,尤其是朝槿,其中情分不必言喻。经历过昨晚的事,我决意找她好好和她说清楚,并以后远离三爷,也许这意味着对不住三爷,但在我心中,朝槿是非常重要的,至少如今是的,往后也不会变。

    进了村子,才知湖在一个庄子里,是以往朝廷的人建的,本是以往的一个官员,后来似乎扯到什么案子,被处死。这个庄子本就地处偏僻,又因了这个官员的事,因此无人收购,便留给了这附近的人,这庄子名为轻云庄,湖叫芊湖。

    进了庄子,也不见有人,近了湖,远远的看见,很多人围在那儿,从这儿看只可见人群,也不知怎么了,但我心不知怎么揪得紧。我跑过去,拨开人群,见了躺在人群中间,身着白衣,双眼紧闭,皮肤苍白,全身略有些浮肿的朝槿。

    我就那样愣住了,见着昨夜仍在我面前的人,就这么躺在这里,一动不动。我靠近她,慢慢蹲下,脑袋一片空白,我没有哭,不知怎么,我觉得这不是朝槿,怎么可能,朝槿不会的,她不会的。我看着周围仿佛看热闹的人,看着周围的一切,我崩溃了。

    我不顾一切地跑开,不知跑向哪里,耳边传来身后他们唤我的声音。我未停下脚步,只想着跑得越远越好。直到我跑不动了,也不知道了哪儿,是一大片树林,我忽然脚一软,跌坐在地上,我未起身,只趴在腿上哭了起来。

    她说过,青绾,我会永远陪着你,因为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又想起昨夜,她哭得悲痛,她看着我说,易青绾,从此我们恩断情绝,不复相见。未想,她的最后一句话,是与我绝交。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连话都没有好好说,便再也见不到了。

    似乎过了好久,我都未回过神来,听见有人喊我,我撇过头,见了景砚和阿璇。我腿早已酸麻,我尝试站起身,却重重摔到地上,我忍不住又哭起来,眼睛感觉肿了许多,身上也早已脏了,头发也散了。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是那么不尽人意。

    景砚和阿璇跑过来扶起我,我止不住哭泣,阿璇扶着我向前走,景砚拉过我,道:“我背你回去。”我摇头:“衣服脏了。”景砚未说话,蹲了下来,阿璇扶我过去,道:“没事,你如今这般,还是让他背着你。”

    我趴在景砚的背上,温暖袭来,一如最初进了林子融化手中冰锥的风,一如走廊上那温暖的风,一如穿越时空时,他紧紧拉着我的手的温暖。走了好久,好久。

    未想我睡着了,不知过了几时,醒过来,发觉躺在一个屋子里,是个茅草屋,明白这是庄子里的屋子,见身上的衣服换了,头发也解散了,手和脸也被擦过了,应是阿璇帮的忙。我出门去,发觉是深夜了。阿璇和殷兮在湖边,我走过去,阿璇见了我,问道:“好些了吗?”

    我点头,道了谢,殷兮道:“已经找了村子里的人去和婆婆说过了,说你和朝槿同朋友出去玩。”我点点头,站在湖边,道:“我明白的,婆婆也上了年纪,她又喜爱朝槿,我不想让她知晓。”我转过身去问道:“朝槿在哪儿?我想再看看她,而后……我们把她葬了吧。”

    朝槿已被放在一间小屋中,靠近那屋子了,我止住了脚步,不敢向前,不敢见到朝槿,怕自己禁不住哭起来。打开门,见景砚站在朝槿旁,看着朝槿。我上前,看向朝槿,眼泪又一次流出来。我喃喃道:“景砚,你可知,朝槿可能,是因我而死,她到了最后,怕仍是在怨我。”

    景砚过了一久,关上了门道:“易青绾,你不能继续这个样子。”我未听过景砚叫我名字,一时愣住,他道:“朝槿是你最好的朋友,她怎可能因怨你而去自杀?再者,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无精打采的一辈子吗?”

    他的语气严厉,我未见过这样的他,只看向朝槿,道:“我明白,只是,我无法原谅自己。”他叹了口气,开门走了出去。我坐在朝槿身旁,想起她的水晶,想拿出看看,从袖口拿出,发觉水晶已经变透明了。

    不想水晶突然开始燃烧,我没拿住,它便滚在地上,瞬间成了灰烬不见。还未反应过来,见朝槿的身子愈发烫起来,且呈火红色,最后竟向空中散去,化为满屋的红光。那些微小的红色光点在空中滞住一刻,便全部消散,又恢复了方才的黑暗。那想必是我一生所见最美却最为凄凉的景色。

    我一时愣住,立即转头去看,见朝槿就这么消失了。整个房间就只有我,似乎一切都没存在过。为什么会这样,朝槿怎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我仅仅是碰到水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处摸朝槿躺过的地方,不敢相信一个活人就这么消失。

    阿璇和殷兮早已看到,景砚闻声赶来,夏离沧进门,扫了我一眼,环视了整个房间,转向我道:“你出来,我有话同你说。”

    当我们所有人都愣住时,夏离沧似乎是最为冷静的。我跟着她出去,走过湖,进了林子一处,有处长满青苔的石梯,他直接坐下,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还未回过神来。他看向前方,而后沉声道:“你就认为,朝槿会是会自杀的人吗?”我未想到他会如此说,本以为他要与别人一样安慰我,如今明白了,他就算有种种不是,他依旧很优秀,至少在此刻,他十分冷静。

    我花了许久的时间,让自己重新开始思考这件事,从一开始,朝槿的事让我失去了理性,如若不是今夜夏离沧如此说,我怕是还未察觉到什么。

    确实如此,从一开始见了朝槿的离去,只觉得朝槿死了必是自杀,也必是因了自己,如今看来,朝槿并不是这样的人。那既然不是自杀,就只有......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却还是道:“难道,你觉得是......?”

    夏离沧笑道:“你终于清醒些了,你想,这个任务如此高级,我们来后就有了一切,说明布置任务的人,定然地位极高。”我思考接过话道:“而杀一个人自然是最少人知道愈好,说明我们要杀的沈言,必然也是个大人物。”夏离沧起身,走下几层阶梯,止住脚步,转身道:“但学院给的资料却很少,甚至完全不了解,说明,这个人很危险,我们一直忽视了。”

    我一惊,道:“意思是,朝槿,是这个人所杀。”我起身,周围一阵凉气,夏离沧道:“八九不离十,说明我们一直以为我们在暗,看来,这个人早知道了我们的存在。”

    我们走回去时,阿璇眼睛很红肿,我明白,阿璇的性子,见了我伤心,定是不肯再哭惹我伤心,见了朝槿消失,任我们谁都接受不了。我抱住她,道:“无妨,我们要打起精神。”阿璇笑道:“见你如此,我便放心了。”

    夏离沧道:“我们明日一早就回去,明早有话同大家说,今夜我先将情况告知学院,你们早些休息。”我们应了,回到房间,坐在床边睡不着,打算出去走走,坐在湖边,一阵温暖的风包围了我,我知道来人是谁,笑道:“谢谢你背我回来。”

    他坐在我旁边,道:“其实,我小时候,有个哥哥,但因为保护我,死在了我的面前。”我看向他,知晓了他的孤僻性格,他继续道:“个中原因我无法和你说,但我想让你知道,故人已逝,是寄予活着的人更大的希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