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八章 荠麦青青

时间:2020-09-19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三爷带我到了一处空旷的竹林叫我坐着,拿了个鸡蛋放在桌上,我不明所以,他叫汲湘拿了墨宝,竟叫我画起鸡蛋来。我怀着轻松的心情画起来,画到后面,竟发现愈是不堪入目。我托着腮继续画着,也不知三爷去了哪里。不知画了多久,只知看见满满好几张纸上的圆,竟开始头昏,趴在画上睡着了。

    我梦见了些许很美的场景,桃花漫天,但却只有我一个人,走了许久也未到尽头。

    “忧衍……忧衍”,有人在拍我的肩膀,在喊着谁的名字,我睁开眼,暖光洒在这人的脸上,美好而神秘,这不是......“三爷!”。他看着天边的余晖,又看向我,似乎嘴角有一抹浅浅的笑,他回过头:“回去吧,不早了。”

    我点点头,正想说些什么,回头间竟见了纸上有一滩水迹,怎么在这里趴了会儿还淌口水了!我感觉我的脸瞬间烫的像是要冒出热气一般,连忙将画卷收起来藏在身后,朝三爷挥挥手,笑道:“三爷,我走了。”而后快速跑着出门。

    出了复府回到家,婆婆在忙着做晚饭,意外的是,朝槿竟坐在阁楼之上,呆呆望着远方。我走上去,坐在朝槿旁边,她并未看我,我望着她的侧脸,发觉她的脸色竟有些苍白,眼神也是我未见过的无神和空洞。

    我正想开口问她这几日去了哪里,她怎么了,可她忽然问:“青绾,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痛苦?”她的声音有些沉哑和陌生。我望着她,想起夏离沧道:“是啊,虽有开心的时候,但有时痛苦时,我又想,宁愿从未认识他。”朝槿叹了口气:“对,青绾,是不是我们的想象都太美好了,如若有一天,你发现你活在谎言之中,你会走下去吗?你还会相信他吗?”

    我认真思考朝槿说的话,如若有这么一天……朝槿拉住我的手,她看着我:“青绾,对不住,往后……”她未说完,只听见婆婆在喊我们,她看着我的眼神像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认了一个人,其他的便都不重要了。”我愣了好一会儿,朝槿起身走下去,我也起身跟着她。

    看她脸色不太好,一时也不好问方才她说的话,想起阿璇的邀约,便道:“明日阿璇约我们一起去荠青楼吃饭,我们要一起走吗?”朝槿摇头:“我想去看一个朋友,你先去吧。”我点点头,婆婆端着菜过来,摆在桌上,我看了看,竟有一道是我最喜欢的蜜汁鸡,笑道:“谢谢婆婆。”婆婆笑着看向朝槿:“还有朝槿爱吃的。”

    朝槿干涸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挤了个笑容点点头。我们开始吃饭,过了一会儿,婆婆吃完去织布,见到我放在桌子上的画,拿起展开看,我心里一惊,连忙跑过去,发现“水迹”已经干了。婆婆问道:“青绾,这是?”我想起婆婆不喜三爷,忙道:“是个朋友教我学画。”

    婆婆忽而严肃起来,问道:“可是那复颜珩?”话音刚落,瓷声响起,回头见朝槿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她匆忙蹲在地上捡起了杯子:“杯子太烫了。”我回头笑道:“婆婆,又不是我的朋友只有他一个。”婆婆静静看着我:“你可知这纸张是祈都所产纸张,专门运送到京城皇室贵族所用,祈都能用这张纸的,不超五人。“

    她说到这儿,我一身冷汗,怕婆婆生气,突然想起今日三爷所说的话,只能继续编道:“是我认识的朋友,是商人,他的家境也很富有的。”婆婆顿了一下,思考道:“商人?我倒记得,有个商人是青年才俊,可是杜府的杜少爷?”我也不知她所指为谁,只能点头。婆婆略有深意的笑了笑,便没有再追究。我回到座位上,朝槿起身道:“婆婆,青绾,我先上去了。”

    不等我们说话,她便走了出去。婆婆过来问道:“朝槿怎么了?”我未将我的猜测说出,只说朝槿身子不好。看着朝槿的背影,忽然觉得太陌生,曾经无话不说,现在彼此却隐瞒了太多。

    吃完饭,想起与夏离沧的约定,急忙向竹林赶去,远远便看见他,他坐在石阶上,看着不知何处。我走过去坐在他身旁,他看向我道:“你可是真的喜欢我?”我未想他会如此问,不知所言。他继续道:“你一开始那样说,是因为我有彩水晶,可对?”我知道他指的是在学院那次,道:“不全是。”他道:“那是,因为景砚么?”

    我未想到他居然这么想,一时莫名道:“与他何干?”他轻笑一声,道:“景砚是个自诩清高的人,向来不理会什么人,为何就偏偏和你走的这么近?”我站起身道:“夏离沧,你今晚叫我来此就是来羞辱我的么?”他未再说什么,我道:“我说过的吧,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转身要走,他忽而起身拉住我,我甩不脱,脑子忽然一阵疼,眼前两眼抹黑。

    我了解过的,如若是水晶和自身体质的冲突,不应这般难过。我听见有人在叫我,是夏离沧的声音,我睁开眼,被他扶了起来。记起昨晚,不想和他说多余的,只问道:“我怎么了?”他的眼神闪过一抹戾色,而后看向我:“我与你说件事,你万万不可告知任何人。”我偏过头赌气道:“我不想听。”

    他站起身倒了杯水:“其实学院那边觉得景砚有问题,所以我希望你能告知我一些关于他的事。”我想起他说的话,冷笑道:“所以你昨晚那么说,是想从我身上套出景砚的消息?”他未作答,应是默认了。他道:“还有,你回去告知朝槿,保守住我的秘密,别让景砚知道。”

    我是真的怒了,道:“朝槿怎会说?你怎么不怀疑我?”未料他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怒道:“如若不是你与我的关系,说不定会与景砚说的那个人,就是你。”他看着我,我惊恐又害怕,我觉得眼前的人,不是那个我喜欢的人,不是那个我费尽力气希望追上他脚步的人。我也似乎明白了为何最初他会出现在学院练习场的原因。原来一切如我所预想得一样,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一时我说不出一句话,跑出门去。

    已是深夜了,不知我跑到哪里,我靠在一条路的墙边,坐在地上哭着。原来从一开始,他便是利用我的,我哽咽着,脑中却挥不去他的身影。我哭累了,站起身打算沿路走走,见了墙中间进去仍有路,像是条巷子,我不敢进去,我探头看了看,发现里面深不见底,我便匆匆回去。

    我回去后,可能是太累了,进了房内就睡着了。未想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徐徐醒来。我慢慢向荠青楼走去,见到朝我这边走来的景砚,他见了我轻笑道:“总算遇见了。”我好奇他为何朝反方向走,便问:“怎么往这边走了?”他拿出藏在身后的盒子,笑道:“是来特地遇你,想要给你这个的。”我打开盒子,见几块冰蓝色的糕点,见了甚是欣喜,拿起尝了一口,有薄荷的香味。他道:“这是兰鲤,是荠青楼里新出的糕点。”

    听见荠青楼,又想起了夏离沧,心中一阵难过,入口的甜味有了一丝苦涩。而后我和景砚一路来了荠青楼,到了门口便看见阿璇的马车,便知道他们已经到了。我们走进去,中间有一台子,两条青色布带从四楼垂下,走至中间,可望到顶部,似有些壁画,有些许人在台下在喝着茶。

    台上并无一人,整个楼呈螺旋状,让人似有架空之感。正看着,一女子来到我们面前,行礼道:“两位是吃饭,看表演,或是,看姑娘的?”看姑娘?我一时未反应过来,只听景砚打断问道:“陆璇姑娘的雅间在哪儿?”那女子笑道:“原是陆璇姑娘的客人,雅间在二楼予间。”

    说完,她便在前面领路,上楼后,看见各个房间的牌子,分别为“予”、“君”、“风”、“青”、“麦”、“兰”、“凄”、“以”、“思”、“少”共十间。而每间都用纱帘遮住台子,走至予间前,闻到淡淡香味,不知是何香。进去后,见除了朝槿外都到了,夏离沧见我来了,又见我和景砚一起,脸色有些差。阿璇见我和景砚一起,也很诧异。

    我坐在阿璇旁,景砚坐在我对面,我见这房间十分宽敞,且布置精妙,想必这楼的主人是花了很大心思的,右手边有一空处,可看见整个楼的光景,坐着吃饭也可见楼下表演之景。在那台子上也可看见旁边的房间台子,因此才用珠帘挡住了。阿璇拉住我的手笑问:“青绾猜猜这楼是做什么的?“我不知她卖什么关子:“吃饭的吧。”

    阿璇听后,笑的开心道:“这楼一楼为表演,二楼为吃饭,三四楼则是包间,也是......妓院。”听后有些讶异,因为进来时觉得这楼十分文雅,而后又想起那女子所说,看姑娘,想也明白了。我有些尴尬,笑道:“这名字还挺文雅的。”景砚喝了口茶,笑道:“确实,它来源于一首诗,扬州慢,过春风埋,尽荠麦青青。”我点点头,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