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五章 桃之夭夭

时间:2020-09-19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便到了大宅前,未央领我进去,进门为一画壁,上面似乎是狩猎图,已经有些模糊但也看得清些许。绕过画壁便是个长亭,分三条路,未央往右边走,我便跟着她。才发觉,这大宅不仅装饰豪华,布置也极为巧妙,长亭过来是长廊,下面是莲池,两边是青竹。流水云阁,木栈桥间,到了长廊一处,有一木桥,未央止住了脚步,道:“从这儿过去吧。”

    她回头走去,我继续向前走着,走在小桥中央,见了前方一处极大的庭院,两侧种满了桃花树,桃花洒下,而那人,也落入我的眼中。

    他一身白衣,坐在一个石凳上,旁边点着一盏灯,而那人背对着我,发丝随风轻舞。我站在那里,却迈不出一步。花瓣倾洒,夜色如尘,是一幅我所见过的最美的画面,我不禁将那夜马车中的声音和眼前的男子结合在一起。不知多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那声音,如那夜马车上的空灵与沉寂。

    “过来坐。”一袭黑色长发与黑夜融为一体,却是比那黑夜更为浓郁,我渐渐走近,闻到一股夹杂着桃花味的药香。我坐在石凳上,这才看清他的面容,似月光一般柔和的眼睛,与夏离沧似火的眼不同,太过出色,微微挺起的鼻梁,让人沉陷在这幅画里。

    他微微抬起眼,嘴角可见的浅浅一笑,似乎恰好聚集了迷离的星光,这时才看到,他拿着一个蒲扇在煎药。我才想说些什么,只见未央过来道:“三爷,准备好了。”他听见后,缓缓站起身,向未央走去,未央将两个翡翠色的盒子递予他,又转身离去。

    他走过来,看着我笑道:“有什么便问吧。”我看着他,问道:“公子是谁?为何半夜叫我前来?”

    他将那两个盒子递予我,道:“这两个盒子里装着的是予婆婆的药,煎药,你应会的吧?”我还未回答,他便道:“她现在应是身体虚弱,需长期调养,以后你每日来我这里取药吧。”他又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瓶子,道:“这是我送予你的,这是桃露,放入浴水中,泡一至二个时辰便有效了。”

    我拿着那些东西,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道:“谢谢你。明日我会拿钱来予你。”他笑道:“不必了。”我转身离去,走至桥上时,听闻后面道:“绾绾。”我转过身去,不想他竟记住了我们的名字,他看着我,一如最初的动人,道:“复颜珩,复府三爷。”

    晚上回去后朝槿守在婆婆的身旁,药也已经煎好了,我拿了草药摆在庭院中。朝槿见了我,看见我拿来的药,问道:“药铺还开着?”我摇头,说进去再说,进去后,婆婆想必知道我回来了,道:“晚上药铺是不开门的,你怎去了如此之久?可有何事?”我摇摇头,道出原委,婆婆喃喃道:“复府复颜珩......”继而道:“应是祈都两年前在这儿小有势力的珩三爷。”我不知便未回答。婆婆看向我,又看向朝槿,道:“少与此人来往,此人有些蹊跷。”说完,又看向我道:“明日我与你去登门拜访谢他今日的恩情。”

    婆婆一直将我和朝槿当作亲生女儿一般对待,虽可能在我们来之前那个人也许给过她好处,但她对我们却是以真情相待,未有抱怨。我点头,未说出我心中所想。

    走向浴间,我兑好热水,洒了婆婆的干花,继而又想起三爷做的桃露,开了瓶塞,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扑面而来,正举起来想里倒,不想手腕忽然一阵疼,瓶子整个掉入浴桶中。我未来得及管浴桶,因了刚刚水晶产生了反应,因此我更关注的,是房上的人。

    我忙跑出去,却不见有人,想也是,如若真的是他,他的武功不比我学的差,再加上他的水晶能力,我定捉不到他。真的是他吗?可他为何要如此做呢?

    第二日一早,婆婆装扮整齐,在门口等我,朝槿还未起。待我走到婆婆身前时,见了她皱起的眉,其实今日一早我早早就起来了。因了昨夜桃露打翻了,本想没什么,却未想才进了浴桶一会儿,竟就睡着了。醒来时,水都已经凉了,今日一早起身,才觉身上的桃花香太浓,不料想什么办法都无太大用处。香料更不敢乱用,生怕弄出胭脂水粉那些闻着呛鼻的味道,不想一出门就被婆婆闻见了。

    她笑问我道:“可是桃露?”我讶异的点点头,婆婆当年是歌女,定是见多识广的,她看着远方,似在回忆些什么,道:“我有位故人也喜桃花。”说罢,便恢复了神情看向我,笑道:“无碍的,过几个时辰便会散去一些。走吧。”

    我们踱步而去,路经市集,婆婆问道:“昨日问了朝槿她爱吃什么,今日恰巧有时间问你。”我笑回道:“喜欢吃鸡肉和些小菜。”婆婆笑道:“朝槿同你一样,不过朝槿极爱吃鱼。”我点头应了,心里念着婆婆的好。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复府,我早已忘了路,还是婆婆带的路,她说因为老在这一片转,早已熟了。

    到了复府门口,我前去敲门,未央来开的门,她见了我,又扫了眼婆婆,道:“今日三爷抱恙,不能见客,两位请回。”我刚要说话,就见婆婆向前,面容似乎有些恼怒,道:“可是知晓我要来此?”我不知婆婆为何会如此,未央看起来也未打算作答,一时之间气氛十分尴尬。我赶忙道:“未央,今日我与婆婆前来,是要答谢昨日三爷的药。”我提起手中的篮子,未央瞥了一眼,道:“三爷不宜见客。东西改日再拿过来吧。”

    我心中有些奇怪,奇怪于婆婆的态度,未央的言辞,如若是不想我们再来,为何昨日三爷说出每日取药之说,为何未央说东西改日再拿来,明明大可现在便将东西拿了去,我想我大概明白了理由。我向未央道谢,拉着婆婆到了街角,道:“今日那三爷定是不方便,我去将东西拿给他,而后在附近最新的那家糕点店转转,买些糕点回去。婆婆,你还要买些我们爱吃的呢。”婆婆听了这话,脸色稍稍缓了一些,道:“恩,去吧,小心些。”

    我点头应了,转身离去。到了复府门口,重新敲门。未央开门见是我,略有些惊讶,她瞟了眼四周,我道:“婆婆走了。”看来我是猜对了,但我不打算深究,提起篮子笑道:“可以给三爷了吧?”未央道:“待我去禀告三爷。”我应声在门外等着。过了会儿,见了未央出来道:“易姑娘可以进去了。”我跟在她后面,笑道:“未央叫我绾绾吧。”她略停止了脚步,未理会我继续向前走。

    我没有在意,继续跟着她走,到了昨夜的庭院,未央止住脚步,指着里面道:“那便是三爷的住处。”我向她道谢,自己向前走着。白天的景比夜晚更胜一筹,因了白天看得清楚,才觉这里实是壮观而不失精妙。

    朝未央指的方向走去,穿过桃林,有一条石路,与外面不同,这里格外幽静,是个小庭院,院的东西两边都有竹子,西方有一潭清泉,这里有两层楼,我先向一楼的里间走去,听见声音道:“这边。”原来他住在西边,我走到一个木门前,轻轻推门进去。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面而来,刺激了我的感官,见三爷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见我来了,将书轻轻放在枕边,笑道:“不知道的,以为是桃花仙子来了呢。”

    我明白他的意思,又不好说明真相,只笑道:“是自己不小心洒多了。”他只轻轻笑了笑,挥挥手示意我坐到床边,我走过去坐着。忽然他的脸凑了过来,我一时愣住,他又退了回去,笑道:“怕是一瓶都用完了吧。我这儿也没有新的,改日再给你吧。”我有些尴尬,忙起身绕着房间走,笑道:“你这儿改成桃花居得了。”他轻笑了一声道:“你倒是不客气了。”

    我坐回桌子旁的凳子上,三爷忽然的咳起嗽来,我忙过去轻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他指着一旁的药柜,有气无力的道:“第三层...咳…那个药,抓些放进药罐里。”我去抓了一把回头问他,他点头,我忙拿起蒲扇煎药,很快药香四溢,他的咳嗽也似乎好了许多。

    我熬着药,与他聊着,道:“为何要叫三爷?”他笑道:“说来话长。”我想起未央,问道:“三爷和未央......”又不知怎么问下去,一时止住,他猜中了我的心思,道:“未央自小与家人失散,我做生意游历时,遇到了她。我喜静,她性子也静。就让她来府里来。”

    听了他说,又想起自己的性子,一时觉得不该说话了,未想过了一会儿,三爷笑道:“你不应静下来的,你与她不同。”我想问些什么,听他道:“药好了。”我将药倒予他,又忙着拿药,道谢后便回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