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章 随遇而安

时间:2020-09-19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你应当与他,做个了断。

    这是景砚与朝槿同样与我说过的话,我自小便是个执着的人,但不似夏离沧一般的不畏世事,也不似朝槿一般的勇往直前,我的执着,是种懦弱的执着。就似到了如今,我开始质疑我最初坚定的决心,开始动摇。

    晚上,风很轻,天如同抹开般的深蓝,不见一点云,也不见一颗星。我先走了出去,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抬头看着如此静谧的夜空,低下了头,心里反复回响着那句话,你应当与他,做个了断。

    一阵温暖的风忽然包围住我的身体,我抬起头,冲来人笑,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轻笑道:“小心着凉。”等我缓过神时,一个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我看向尽头,景砚已经远去。

    一路上,人很稀少,夏离沧说了很多话,我却心事重重,一句话也未听进去,他见我心不在焉,忽止住了说话,只是缓步走到了我的前面,我抬眼见他笑看着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一时慌张道:“夏离沧,你见过萤火虫么?”

    他愣了愣,随即笑开来,道:“前几日我与院长学了个东西,更好的掩盖为光系,其实我们要考核了,也没那个必要,只是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说罢,便见天上落下些许光点,而后越来越多。

    在光的包围下,他一如最初在练习场那般耀眼,我不敢再看,只低着头道:“夏离沧,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联。”那些光点忽止住了,而后慢慢消散,周围重新被黑暗包围,但我却看得见他的眼,在黑夜中格外的明亮,一向希望看着我的这双眼睛,此时此刻,我却在颤抖,在不安。

    说出这句话的我,似乎在回应脑海中那个不停回响的声音,似乎在违背我的内心的感受,但就在这一瞬,我竟只看着眼前的夏离沧,脑中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们都沉默了许久,似都在等对方说些什么。而后他笑了几声,似嘲讽,似苦涩,我未见过他这样的笑,他道:“我明白了。”他远去的背影,似乎很冷的夜晚,似乎……寂静的夜晚。

    接近审核考试不过十天了,而这十天里,夏离沧似变了一个人,冷漠。偶然地擦肩而过,却像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到最后一天时,学院分了组,通过分组考试,可以进行穿越时空完成任务的考核。

    我,朝槿,陆璇,殷兮,夏离沧,景砚分为了一组。我、朝槿和陆璇也暗暗议论过,都不敢相信。因为景砚作为优等生,而夏离沧是特殊能力拥有者,这个分配实则有些蹊跷,而我却有隐隐的不安。我总觉得,从一开始,景砚的莫测,夏离沧与院长的莫名,这次的分组,都预示着这次考核的艰难。

    中午,有导师领我们到了一处虚拟空间教室,这间教室可以转化为任何空间,是学生实战练习的地方。进去后,空间虚拟化为一个像温室的地方,导师带着夏离沧往里进去,并告诉我们在这儿等着。我四处看,觉得这里有些奇怪,之前学物品鉴赏时,偶然翻过一本植物学,阿璇应该比我清楚。我见了一旁一种植物,是见过的,我记得叫瑞茧,这种植物是有模糊意识,甚至起幻象的作用。

    我转头去找阿璇,她却已经不在了。景砚看着我,悄声道:“这里不对劲。”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他,他微微一笑,未说什么,便远去了。朝槿拉着我跑向里面的花室,映入眼帘的,不是满室的阳光,而是用黑色布帘隔住外界的漫天星空,而这间花室,种的全是黑色曼陀罗。我不明白是如何培养的,只知以学院的能力,应不是问题。

    朝槿说她去附近转转,我不大想离开这儿,便让她去,自己坐在这儿。看了许久,听见一个人脚步声坐在我的旁边,我拉住朝槿的手,不想感觉不大对劲,连忙放开,回头仔细看,才觉是景砚。

    他沉声道:“其实这次前去,虽不知学院要做什么,但定是凶多吉少,望你保重。”我应了他,道:“明白,你也是。”他继续道:“既然放手了,那便放手吧。”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刚想说话,便感应到水晶的响动,是导师在叫我们过去。

    到了花室中央,见了其余人都到了,夏离沧站在导师身边,见了我和景砚出来,目光更深邃了些,而后撇过头去。朝槿对我招手,我和景砚过去,导师递给我们五个瓶子,瓶里装有淡蓝色的液体,分发给我们,说可以增强水晶能力。我扫了眼夏离沧,见他正看着我,眼神有些奇怪,我忙回过头,也未顾什么。

    殷兮叫了夏离沧,晃了晃手中的药液,夏离沧摇手道:“不了,之前喝过了。”便和导师一起出去,未再回头。阿璇举起药液笑道:“往后我们会一起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希望......”她看着我,笑笑,殷兮接道:“希望可以互相关照,一起努力!”我心里暖暖的,大家都笑着,准备一饮而尽。

    这时忽然一股风吹过,头顶上一片大叶子砸下来,十分有力砸中我的头,我一昏,没站稳手上的瓶子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我整个人跘住了景砚,他的药水尽洒在衣服上。

    回过神来,大家已经喝下了药水,愣愣地看着我和景砚。我忙道:“不碍事的。”大家喝下后纷纷离开,朝槿想留下来帮我处理现场,我看向景砚,觉得有些话要问他,便笑道:“朝槿,你先回去,我和景砚收拾。”朝槿看我眼神示意,便先回去了。

    我看着地上那片大叶子,想拾起来,被景砚抢先一步,他拾起叶子道:“今日之事不怨任何人,只当做玩笑罢了,总归我们的能力都强,也无谓再强一些。”我察觉到一些事,却不知怎么问。听到他如此说,忍不住笑出来,道:“不见你这么安慰人的。”他笑着收拾干净,未再说话。

    下午聚集,院长将任务输入进水晶里,大概了解到,我们所得任务,是最高级的任务。这在分组时我已然有了准备。听闻下任务的人是我们的常客,而且势力盘踞范围极广,他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身份,也给了我们衣物,银子等物品。

    而此次的任务,是杀死一个叫沈言的人。

    当听闻此次的任务是杀人时,我们都震惊不小,反而见夏离沧和景砚十分镇定。问及景砚,他只道:“随遇而安。”随遇而安,确实是目前最好的状态。

    我们分别抽取了身份,夏离沧是一名侠客,阿璇是一名西域商贾之女,殷兮,流浪才子,其实也因了她和阿璇一起,因此这样也方便许多。景砚,前朝将军之子。而我和朝槿,极其幸运平凡的,由一年轻时为歌女的婆婆抚养的孤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