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番外十一 泣荆之情(三)

时间:2020-11-02作者:复思浅

    ,

    景砚自小哥哥便告知他,他们一族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不是被神抛弃的人。但他自己知晓,他们的水晶是暗系色的,但同样的,他们的能力借助于自然万物,几乎遍布全部其他的所有水晶,他们的暗系水晶还包含了一个彩水晶都没有出现的能力---精神控制。

    但若是暗系一族知晓天人一族创立暗系水晶就是为了压制彩水晶的能力,暗系一族会不会过得更好一些。

    景砚的哥哥告诉景砚,并不是所有的暗系水晶都有精神控制,只有暗系一族的首领一系才具备。意思是,他们是暗系水晶中的彩水晶,他们天生就负了重任。

    哥哥一次大战,被水晶一族的一个彩水晶的孩子杀死了。那个孩子是在院长的身边的人,他调查出了那个人,那个孩子一直被院长抚养,是院长处理很多事最得意的工具,因为他有否定重力的能力,是个最好的杀人利器。

    那个孩子,叫夏离沧。

    他知晓了自己所背负的,知晓了哥哥所守护的,他看到了哥哥的密室里所藏的书籍和信,是天人一族留下的,是说暗系一族是为了压制彩水晶而诞生的故事。景砚明白哥哥想独自承担一切。

    为了报仇,为了推翻这个表面和平的学院,为了守护哥哥的执念,他进入了学院。他与易青绾结识,后来发觉这个她和夏离沧走得很近,他用了精神控制,让这个女生离开夏离沧。

    他只是觉得这个女生一无所知,每次和她聊天的时候,他都觉得易青绾有很多的追求,理所当然有更广阔的天空。在他的精神控制下,易青绾竟然几次挣脱他的精神控制,都坚持着对夏离沧的喜欢。他通过易青绾探查夏离沧,但那个人作为一个杀人工具,想来,是不会理会她的。

    他只是,对这个一无所知还执着相信的人,有了些许同情。

    他的精神控制能力并不是太强,对精神力强大的人毫无作用,这点在他对夏离沧和沈言那里,得到了证实。

    在易青绾被他控制下,夏离沧果然疏远了她,在他们喝药水时,夏离沧没有理会她,看她神伤,景砚竟觉得,她当真可怜。因此他帮了她,在喝药水的时候,在穿越时空的时候,在沈言给易青绾桃露的时候,虽然似乎并没有帮到她什么。

    夏离沧在以往的人生中,似乎从未思考过自己想要的东西。

    直至遇见了易青绾。

    她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会为之努力的人,她学习法术便日夜去修习钻研,她有种让人想要亲近的能力,但她决绝的时候,也让夏离沧猝不及防。

    夏离沧自小便生长在院长身边,院长培养他的能力,让他去杀了很多不认识的人,有各个时空不听话或者发现秘密的学生,有阻挡院长的人,有与学院对抗的一族。他没有思考过自己为何存在,要的是什么,只知道自小听从院长的话,因为除此以外,似乎没有什么有趣的,也没有什么留恋的。

    一次他按任务去探查暗系一族,不想被防守发现,他前一天才杀了人,能力大幅使用,受了重伤,他挣扎着回了学院,本想躲在角落里休息。不想被人发现,是一个女孩子,那女孩见了她,幻化了冰箭,他心下轻笑,觉得这女孩太天真。不想他昏倒后,也听见女孩与他朋友的对话,要救治他。

    等她们将他送去院长那里,院长未理会他的伤势,只告诉他,被学生发现,要时刻监督知晓这个秘密的学生,还说最近要去另一个时空,盯好身份可疑的景砚,如有必要,可以将他们都杀了。

    他接近了那个叫易青绾的女生,他每日跟在她的身后不被她发觉,觉得她与自己十分不同。在与她接触后,他被她的所思所想动摇,有了些许自己的想法。

    但不想这样的岁月,突然一日,她要与他断了联系。

    他不想她这样决绝,又觉得她近几日神情不对劲,经过查阅与探查,他发觉此事应与景砚有关。他不知晓院长有什么计划,只得顺其自然。直至他暗中探查,发觉景砚与一个神秘人有些联系。

    他发现了晕倒的易青绾,他发觉她中毒了。他竟觉得那么快,他们在暗,而是谁在明处?他暗恨易青绾的不提防,但也暗恨自己的无能。

    未预料到的是,院长竟在他没有说的情况下,知晓他的一切行动,知晓他与易青绾走得近。院长警告他远离易青绾,否则会让易青绾消失。他见识过院长的能力,他害怕了。

    他害怕的,还有不知是谁充当的告密者。

    夏离沧左思右想,觉得会说出去的人,可能是陆璇和殷兮。朝槿是易青绾的好友,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景砚与院长对立,应也不是他。相比他们,殷兮和陆璇对彼此来说都是软肋,也不是不可能出卖队友。

    夏离沧不确定到底是谁,因此他找到了一个好方法来确定,他刻意寻了荠青楼的头牌姑娘,并在同行人面前与易青绾有意疏远。朝槿先行离去,只有殷兮和陆璇有意在观察,他有些确定了。

    夏离沧真正有计划,是在朝槿意外死去,易青绾消失、她的水晶也失去联系开始。他将这一情况告知院长,预料之中院长淡漠的他感到疲累。他想要找到易青绾,他调查到易青绾最后接触的,是那个神秘人。

    他找到了景砚,把自己所猜想的告诉景砚,他说,与我演一出戏吧。

    景砚在探查易青绾的时候,就已经知晓夏离沧不过是院长的一个杀人工具,他的目的是推翻学院,如今夏离沧有意护着易青绾,有所改变,便答应与他合作。但他还是恨着这个杀死哥哥的人,因此他也利用了夏离沧。

    他告诉夏离沧,那个神秘人就是沈言,易青绾的消失,也许与他有关。

    夏离沧其实猜到了些许,他与景砚说,让沈言将矛头转向他,他才有机会接近沈言,而后进行调查,需要景砚引着沈言注意到他。夏离沧说,殷兮和陆璇可能是院长的眼线,要瞒着他们。

    夏离沧的计划,是假意与沈言合作,他的能力必然会吸引沈言,到时景砚不暴露身份站在他的对立面。通过殷兮和陆璇,院长必然会采取措施,到时决战近日,学院疏于防守,就可以让暗系一族趁机进攻。等推翻了学院,脱离了院长控制,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找到易青绾。

    景砚瞒着他的事,是沈言擅长用蛊。他想报复夏离沧,他想到无论怎样只要夏离沧站在院长对立面,院长便会采取行动,那不如报了这个仇,让夏离沧中蛊,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他们想的都过于简单了。

    夏离沧在接近沈言后,正正中了所谓荠青楼头牌姑娘柳红酥的蛊,柳红酥是沈言手下的人,沈言下手,他信不过夏离沧是真正与他合作。在夏离沧第一次中蛊后,他便被沈言控制了。

    直至沈言打听到了竹城便是易青绾,在蓁蓁脱离控制后,沈言用第一次蛊会破解的风险,让夏离沧去见了所谓的竹城,夏离沧在见到“竹城”后,蛊破解了。夏离沧见眼前的人平安,水晶能力尽失于她而言也许是件好事。

    他对她说了句保重,他知晓他还要继续执行这个计划,才能保住要继续平安生活的易青绾,偿还欠景砚的。他回到了沈言的身边,说,我自愿中你的蛊,助你一臂之力,只求你一件事,放过我们之中的易青绾,她已经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了。

    沈言答应了他,夏离沧不知道,眼前的沈言,也喜欢易青绾。也为她的消失自责,也为她如今的平安感到庆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