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番外十 泣荆之情(二)

时间:2020-11-01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其实若不是易青绾只余席予的灵魂碎片支撑的肉身存在,她早就死了几次了。比如蕙纕在手镯上下的毒,掉下悬崖等等,她之所以还活着,便是因为她已不是人的肉身,只是席予碎片的幻化,因此虽会受伤,但只是席予的碎片法力减少。

    在易青绾掉下悬崖时,宫弧便知晓,子岚所预言的,席予的灵魂碎片核心,就是眼前这个女子。他给她的失忆的药草,不过是将她水晶暂时封印的药水,失忆不过是一个附加作用。此举是为了激活席予留在她身上的水晶能力。

    只是席予与宫弧都未料到的,是院长一己之私留下的麻烦,就是朝槿水晶的侵入。若是要完整继承席予的能力,必然是要纯净的水晶能力,而那时易青绾的能力,已不再纯净。

    说白了,天人一族闯的祸事,不,对于大多天人而言,不过是一个实验。而易青绾就是校正这个实验最后的保障工具。因此,在能绝对保证易青绾继承席予能力与彩水晶抗衡时,必须要清除其它的外在因素,比如易青绾自身的情感。

    是宫弧骗了她。

    并非必要去除她的情感,只是宫弧明白,席予的能力为易青绾塑造的肉身,其实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若是还有情感波动,肉身恐怕支撑不到大战来临。因此易青绾的结局早已注定了,那白发就是一步步证明她的身体即将毁灭的证据。

    但宫弧于心有愧,在她帮易青绾激活水晶时,宫弧也将自己半数治疗的能力传给了易青绾,能保她灵魂不散。他是想起了子岚,想起了同样命不由己的,自己爱上的人类女子。

    第一个知晓这件事的人,是沈若。

    在他们去了伽蓝寺,易青绾在沈若面前与席予融合最后的水晶能力昏迷过后,沈若便想了解清楚事情的梗概。宫弧也有意在等,他们相遇后,宫弧将前后因果都讲给了沈若,这是他对易青绾最后的补偿。

    沈若听着自己未曾接受过的事情,尽力去明白。他才发觉,原来他的竹城,一直离他十分遥远。

    他想起了很遥远的年月。

    在很小的时候,一直陪着他的,就是每天看不完的书,练不完的武,听不完的课,和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三哥沈言。

    他与沈言的感情一直很要好,在他的父母叛乱之前,沈言一直养在宫里,与他同吃同睡。一次他弃学遇见沈言,沈言带他去城楼上,望着远处万家灯火,沈言对他说,景行,这远处璀璨,都属于你。而我,会为你守住这天下。

    他知晓沈言背负的太多,每月一次皇帝准他见父母,但他并不是很高兴。每次见了父母回来,他总会阴郁消沉好一段时日,每每他都会看到沈言独自站在城门上,嘴中呢喃说,这天下有那么好吗?

    直至叛乱之灾,他们都被困在宫中,消息封锁得很紧,直至他偷听到了沈言父母叛乱失败,要处死刑。他约了沈言在书房见面,要告知与他,不想去晚了,见到的是一个女孩。慌乱中,女孩逃走,留下了一双他未曾见过的鞋子。

    那个女孩,很独特。

    他第二次有这个感觉,是在环采阁。第一次她向他问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像极了朝廷上那些谄媚的人。第二次她无意洒了茶在他身上,却不似最初一般,端着架子让他换衣服。第三次他早早布了局想试一试采寒三仙,他以为是那个传说中的松渝,但未想到是她,不畏死去,沉着聪明面对高瀚。而后,他见到她十分狡诈,与谁都交好唯独对他保持距离。她为了算计她的唐染挺身而出,为了挽歌金兰留在他身边。

    可她消失了。

    沈若以为,她并不是不可替代,那夜经历了沈言带兵突袭,回来时只剩一个与她长得极像的词烟。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将词烟带回府中加以培养。事实证明,竹城是独特的,没人可以替代,他也意识到,自己对竹城的心境有所变化了。

    他有愧于词烟,便答应词烟,暂以侍妾的身份留在府中,实则为她置办了一个店铺,以让她出去可以过好后半生。

    直至一日,手下的人拿了一块玉佩来寻他,他仔细看,发觉是他送给竹城的那一块。因了他送的那一块边角处有细细的花纹,和别人的不同。他连忙派人打听,才知是一个男子在祁都卖了这块玉佩,辗转到京城来,被一个手下的夫人买回府中,被手下认出。

    他自己查到了竹城的线索,忙起身去那家天香酒馆的地方。但等到的时候,却找不到那个卖玉佩的人,也没有竹城。

    他失落的回去了。

    他想要找到她。听了蓁蓁的建议,派人盯准了陆离,不想竹城当真中了圈套。许久未见,她似乎虚弱了许多,瞧着她似以往一般与自己辩理,他竟有些欣喜。

    在带她回去时,沈若便把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房间与她。他借口是为了送于沈言而培养的她,但他心下明白,眼前的竹城,是不可能再放走了。

    他派人从她住进府里开始,便秘密修缮侧妃房间,他知晓那房间离瀑布近,可这是冬日。他抱着她入侧妃房间,未想第二日还是被她跑了出来,还被九弟沈玉书发觉了。

    与蓁蓁一样发觉沈玉书情意的,还有沈若。

    其实在他要选她的时候,就有人说要查一查竹城的来历,他最初也派尹翊查过,查了她在环采阁登记的名字—易青绾。他知晓,她是一个孤女,后来与她一起的一个女子也死去了。后来他未再查了,他觉得信人不疑,不料尹翊自己查了告诉他,竹城与沈言有过交集。

    他曾有过退却,因了竹城自己的言语,他觉得竹城在他身边,但却似乎离他很远。直至竹城说,她有自己喜欢的人。她问他,要选什么的时候。沈若便想到了沈言,若是他们很好,她不会来到这里,也不会问出这样的话,他见到漫天烟花,竹城坐在围栏旁,一脸落寞的样子流着泪。既然如此,他不如留她在身边。

    从船上下来的那夜,沈若便寻人打造要送给竹城的府邸,特地选了很好的地段,安静而舒适。在他知晓月镇的事情,打算遣挽歌去时,便与挽歌一同将环采阁的地契与所有都转让给了竹城。他还留了几个发展长远的店铺,还有一家温鼎出名的客栈都落了竹城的名字,做完这一切,他将其放在要给竹城的红包里。

    他知晓她是那个小时遇到的姑娘,是在竹城和他说,自己会异能那时,他更加确定了,自己要守护的。

    沈若本想她留在自己身边,但他渐渐发现,无论自己是否为帝,她都不适合待在自己身边。他曾期许过她穿上嫁衣的样子,也在竹城说要做自己侧妃时欣喜过,但在竹城在府上这些日子,他瞧着她,就像一个困在笼中的鸟。

    因此他为她安排好一切,准备好当她离开他时,所过的生活是衣食无忧的。他虽然见不到了,但却想看她开心的模样。沈若似乎,没有见过竹城开心地笑的模样。沈若曾无数次梦过她笑,就在自己面前,雀跃的样子。

    七皇妃范澜清最初对词烟并无提防,因为她眼见沈若领词烟回府,与以往并无什么改变。直至沈若领了一个与词烟十分相似的人回府。是沈若让她住在了瀑布旁的竹屋,那里与沈若最近。是一夜沈若将她抱去侧妃的房里,是她通过尹翊得知,他为竹城做了许多,是她未曾见过的沈若。

    她慌了,尤其是沈若在问她立妃的事宜时,她知晓自己的情况,太医说过,自已不宜有孕。在一个他爱的人面前,她又算什么?她心下烦躁,走向东边,见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去的词烟,词烟出言讽刺于她,戳中了她的痛点,她一时失手,将词烟推倒在石坎上。

    词烟意外死了。

    她害怕极了,见周围无人,也不知道怎么办。正值黑夜,这边许多盏灯都是坏的。她见一个人打着灯笼过来,她忙躲去草丛旁,见过来的,是尹翊。尹翊发现了她,她与尹翊解释了一切,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她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

    尹翊从自小跟着沈若,自范澜清进府后,他便除了沈若,多了一个保护的人。那日范澜清流产,他背着范澜清,血液顺着他的衣衫流,从那一刻起,他便觉得眼前的七皇妃,是可怜的。

    他清楚她的处境与忧虑,他将词烟扛起,丢在湖中,而后说,近几日天气寒冷,会结冰,尸体被发现也是几日后的事情,到时你一口否认,我自会向殿下认罪。

    在发现尸体时,沈若便料想时府内的人做的事情,后来经过了解,他也猜到了些许,尤其是尹翊一力承担罪责后,他便更加肯定,是望舒所做。他单独见了望舒,感觉像是许久未见她。望舒跪在他面前,从未求过他,却跪着乞求他说,殿下,天下之事繁重,莫再因一人误了天下苍生!

    沈若忽的想起了竹城说的,他只会为她暂时的停留。

    不得已的,他一定要向前继续走。

    沈若原以为他可以保护竹城,但直至听了宫弧所讲的话,他才明白一切的渺小,以及竹城所背负的东西。

    宫弧所说,要救竹城,让竹城重塑肉身的方法,是他无法达到的。直至沈若死去的那一刻,他都在担心着,竹城是否安好,是否会看到那座宅子。

    他留了信在给竹城的宅子里,只怕自己有个万一,没有人知晓竹城可以得救的方法。

    他竟在死前像回马灯一般,想起了他与沈言在一起的年月,想起竹城对他说的一句诗: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