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番外七 一败涂地

时间:2020-10-29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沈言在祁都的工坊、收购的店铺、荠青楼等找的人或是主管,不是像陈老板这般当年他接济过的,就是月镇尹尧之觉得聪明忠心送去他那里的。尹尧之送过去的,会先经过蕙纕的考察,最后留下的只有几个人,给沈言分配。

    其中有一个人,便是聪明机灵的,尹尧之选她的时候,觉得这女孩永远都笑着,望着她的眼睛,只有笑意再无其他。她能在短时间内看清楚你要的东西,并且为你做到。

    尹尧之在送走她后,有过后悔,但是他觉得,这种深不可测的女子,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又暗之庆幸。

    因此这女子便送到了蕙纕那里,蕙纕见着她笑意盈盈的模样,本是瞧不上她的。不想这女子竟待在荠青楼几日,见蕙纕与杜贺兰来往,竟看出几分内情来。她见这女子人情世故不错,那些日子沈言要人,人来的也少,她便将这女子送去复府。

    所有人,都被这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骗得团团转。

    唯独沈言。

    沈言是靠装可怜活下来的,当初他的父母造反失败,罪及诛九族,唯独他,因为与沈若交好,又是在皇后跟前长大的。他眼见父母死在自己面前,母亲和他说,要记得今日仇恨。

    他只得哭,他既是装的,又是真的想哭。

    因此当这女子送来他府上,他第一眼便看穿了她。女子第一次见能把她看穿的人,她也干脆不笑了。

    沈言只问她,你是哪里来的。

    女子抬眼回道,我小时在宫中长大。

    女子小时便没有父母,照顾她长大的,是一个公公,她自小跟在这个公公身边,服侍着那些性情不定的皇族贵人。那个公公告诉她,要笑,什么时候都得笑。后来遇叛乱之灾,他们被杀进来的叛军围剿,公公为护着她,被叛军砍死。

    她见着倒在地上仍护着她的公公,记起了他的话,她一直笑,她对着公公死去的脸庞,仍然在笑。后来平反了,宫中清查,将她赶了出来。她又被牙婆捡去,卖给了一家大户人家做丫鬟,过了不久,那个大户人家落魄,举家去往月镇,而后不想月镇成了贩卖人口的地方。

    辗转几次,她早就忘了,自己是谁,真正的自己是谁。

    沈言定定瞧着她,问了她句,你可会做桃花酒?

    她愣了愣,点了点头。

    沈言说,你就叫蓁蓁吧。

    继而,她便被带去了京城,安排进了环采阁。她记得,她要时刻给沈言汇报一个叫沈若的人的动向,她明白,沈若是当今七皇子。她小时,还远远的跪着见过他。

    可这并不是此行的目的,她活下来,千难万苦来到这里,就是接近皇族,她要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当今九皇子,沈玉书。

    小时因她是公公领养的,极少有人瞧得起她,言语辱骂就算了。还有一次,竟有一些小公公说要她给他们做对食,说她天生就是与公公为伴的命。

    那时来了一个人,那人大他几岁,其余公公见了忙叩拜,嘴里唤九皇子。他手里拿着一副画卷,见其他人走了,九皇子和蓁蓁说,记住,你的命不由天的。

    她记住了这句话,于是她忍到了现在。

    沈言早帮她清了底,她的家底不过是一个普通平民家的女儿,沈若亲自挑了三个人送去,说是给三个重要的姑娘。蓁蓁从和采苓、湘沫一起来的时候,她便知晓,另外两个人是没有什么目的的。

    见了阁主沈若,他极少露脸,每次都是在屏风后通过侍卫传递消息,他交代,到时跟了哪位姑娘要来统一汇报。蓁蓁早早打听过,其中的松渝姑娘是这次跳舞的领舞,若是跟了松渝,定可以知晓沈若的目的,进一步接近与沈若相近的沈玉书。

    未料到,在挑选时,松渝没有来。另外两个人来到她们跟前,等她们说完名字后,不想其中一人问她,你可喜欢桃花。

    她先是一愣,而后便装作愚笨的样子说不如姑娘懂得多。不想她又听到了一个在沈言那里一模一样的问题,这个女子问她,会不会酿桃花酒?蓁蓁仿佛看到了沈言那日问她的模样,她佯装欣喜道,奴婢会的。

    她选了她,她叫竹城。

    等选定了后,她们三个一同去见了阁主,汇报了一切。她心里想,自己要达成目标,还要费些手段,自己要让松渝身边的人,是自己。

    未料阁主将她们谴回去后,单独召见了她、阁主沈若说,向我汇报竹城的一举一动,还要她要什么都来向我说,不必经过挽歌。自阁主这句话过后,蓁蓁打听过,其余二人未得召见。她明白,她跟对人了。

    她一直向沈若汇报竹城的事情,事无巨细,有关生活起居全部都说了,沈若身旁也有人一一记录。当然,她也把沈若关注一个姑娘叫竹城的事情,告知了沈言。对此,沈言只说再行查看,并无其他。

    她发觉竹城对她还是有所提防,她知晓阁主看上的人不可能简单,便有意接近。直至竹城让她打听一个人,叫夏离沧,她也同时告知了沈若和沈言。

    沈若未说什么,沈言却寄信问她,这姑娘的本来名字叫什么。

    进了环采阁,本来的名字都是机密,都在挽歌那里,她也不可能直接问沈若,想是沈若也不知道。于是她回了个回去查,便一直在探听。她查了查夏离沧,发觉是个江湖侠客,便随意回了竹城。

    而后沈若交代哪一次竹城要寻挽歌,提前告知他。有一日竹城寻挽歌未果,蓁蓁便知晓沈若有所行动,说自己去放洗澡水便退下。

    等沈若与她见面了后,那时过了许久,天气也冷了起来,沈若派人领蓁蓁去领了冬衣给竹城。沈若又有行动的时候,交代蓁蓁将竹城领到环采阁一处隐秘的地方,她假装滑倒离去,等回来时,知晓竹城已经猜到她为沈若,有些冷淡。

    后来夏离沧、上官晏的事情陆续发生,蓁蓁见竹城表面聪明果断,但善心犹存,她怕竹城因上官晏出了什么变故,心生一计。

    是她买通采苓,说是阁主的意思,采苓和湘沫都知晓阁主常召见蓁蓁,也不敢质问。她买通了采苓,临时将两个房间弄出问题说是要换房间,而后领错房间,在唐染的房间布置了迷情香。

    蓁蓁不知晓为何看着沈若关注竹城,但实际还在捧着松渝的缘故,她要将松渝彻底击垮,这样竹城才能顺利上去。果不其然,上官晏与松渝也顺利的完成了这出好戏。

    其实沈若在调查的时候,最初确实觉得是像蓁蓁和采苓串通好的说的一样,是松渝要攀权富贵,只是不小心领错房间,铸成了错事。但当他细细想过,他也见过松渝,也打探过他的身份,也知晓她与竹城的事情,他认为松渝不必如此冒险。

    沈若怀疑过蓁蓁,但最终看着蓁蓁的笑眼,虽半信半疑,但随着松渝自作主张端着假堕胎药给竹城,竹城端给蓁蓁,被蓁蓁怀疑,蓁蓁早就怕沈若怀疑自己。此番松渝自作主张,恰巧让沈若信了松渝的心机。

    不想在关键时刻,蓁蓁知晓了竹城要离开的消息。

    蓁蓁第一时间找了沈若,告知了沈若,但沈若说,自己自有打算,让蓁蓁不必担心。蓁蓁也得知了竹城与挽歌的一个计划,但与末生的计划,竹城还是没有信蓁蓁,没有告诉她。

    因此在动乱发生后,蓁蓁立马控制住了挽歌派来冒充竹城的女子,但还有一个末生带来的女子还是搅乱了蓁蓁的计划。等沈若来到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与竹城眉眼相似的女子,叫词烟。

    沈若虽怒,但还是唤人将词烟带回了府里。而后,蓁蓁还是在环采阁做杂役,她给沈言递过消息,说竹城已经出逃。

    沈言未再理会他,沈若也是。

    蓁蓁不服,她在环采阁常会见到九皇子,却没有身份与他结识。她一次假意跌倒,九皇子扶起她,对所有人都一样的温柔,问她还好吗。对,他果然记不住自己了。

    而后蓁蓁打听到了有利于自己的消息,就是沈若暗暗在寻竹城。她听说沈若将词烟带回府后,不久封了侍妾。沈若找到她,问她竹城可有提过去了哪里。是她出的主意,她说,竹城是个重情义的人,如若用她的朋友相邀,竹城一定会出现。

    她耐心等待,终有一日,沈若说,竹城回府,但心情不太好,叫她去多陪陪她。

    从这时候,蓁蓁发觉了沈若对于竹城,不同于其他人的情感。

    过了几日,他收到了许久未见消息的沈言的消息,问竹城的下落。她觉得沈言和竹城之间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她骗了沈言,她说未见过竹城。

    据她观察,竹城被沈若藏得很好,出门都是从后门直接上马车,前门也有侍卫一路护着上马车。蓁蓁在七皇子府也终于如愿以偿,她见到了九皇子沈玉书。她对沈玉书的感情,是在竹城说她的香囊丢失那夜,沈玉书将她亲自背回来,是一夜她想寻沈玉书,见沈玉书灯下手里,细细揣摩着那个绣有青字的香囊。

    原来,沈玉书钟情于竹城。

    沈言派她来监视沈若,但如今她叛变了,她想沈言也已察觉到,因为沈言再没提到什么事情,也再未问过她。

    在他们一起出去年会,她故意吃撑了,沈玉书背她回去的路上。她趴在沈玉书的背上,她悄声说,我是沈言派来监视你七哥的。她见沈玉书一震,想将她放下,她缓缓道,别急,我还知道,沈言与竹城的关系不一般。

    沈玉书停住脚步,蓁蓁说,九皇子,你其实知道很多事情,为何要装作不知道呢。她发觉,沈玉书喜爱画画,只不过因为画画可以借机去往很多地方,打探消息。她发现,沈玉书其实聪明有野心,只不过是他还迈不过他的七哥这一道坎。

    蓁蓁从沈玉书背上跳下,缓缓走到沈玉书面前,道,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争取的。一时的避其锋芒,为的是往后的崭露头角。

    沈玉书自小母亲不受宠,后来母亲病故,他养在了沈若母亲的身边,他从小便知晓,沈若是将来的太子,他只能收敛锋芒,装作玩世不恭的样子。

    他有两个执念,一个是小时见过的易青绾,但一次他见到沈若床头箱子里的那双小鞋子,那双鞋子不是他们这个时候有的,说明七哥沈若小时也见过易青绾。他告诉过沈若,他不与沈若争,是因为他发觉易青绾的心,都不在他们身上。

    第二个执念,是皇位。他曾想过做一个闲散王爷,但每次他听七哥练剑,每次他见父皇坐在那龙椅上,他竟生出一种渴望来。

    蓁蓁看穿了他的心思。

    蓁蓁说,沈玉书,如若你愿意,我会永远陪着你,助你一臂之力。就因为我知晓沈言和沈若,他们必会因为竹城而起争执,而你,你自己选,你是要一起争,还是得到那个最值得的东西,坐上那个最高的位置。

    沈玉书答应了。

    他们赢了,赢了皇位,赢了一切,也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