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番外六 与你告别

时间:2020-10-29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朝槿是一个幸福独立的女子。这一切基于她不同于青冥学院的其他孩子,她有一个奶奶,奶奶十分疼爱她,每次可以回家或者亲人探视的时候,她总是在很多孩子羡慕的眼光中牵着奶奶的手。

    青冥学院的大多数孩子都是孤儿,不知这是什么缘故,有亲人的孩子极少,院长说,因为有亲人的孩子吃不得苦,有家的人会念叨着回家。

    朝槿认识易青绾,是在八年前的一个雪天,漫天飞雪,这场雪来的蹊跷,差点要淹没了脚踝。她想去堆雪人,走到学院一处偏僻角落见到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光着脚丫,穿着法术袍坐在雪地中央,她似乎感受不到寒冷,只呆呆看着天空。

    那个女孩子的蓝色水晶闪闪发亮,十一岁的朝槿,看着雪地中十岁的易青绾,竟生出一种共鸣的情感来。朝槿的水晶能力才刚觉醒,她缓缓走到女孩面前,将身上的外袍脱下,裹在女孩的脚上,继而,她拿出水晶,小心翼翼的点了一团火,靠近了女孩些。

    易青绾感受着眼前的一丝暖意,和闪耀的火光,竟徐徐睡去。

    就这样,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守了另一个女孩一夜。

    朝槿还担心,这未停过的雪,会将她俩都淹没了。说也怪,自怀中的女孩睡去后,雪竟渐渐停了,第二日,地上的雪也开始消融,仿佛这场雪为了什么事情而来,如今也随着什么事情,渐渐远去。

    等易青绾醒了,见到的是靠在她身上睡着的朝槿,水晶已然没有法力了。她不冷,但朝槿的身体变得冰凉。

    易青绾不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昨日的一切记忆,仅仅从朝槿出现开始,之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什么也记不清了。

    她的法术似乎在昨日增强了,她似乎去了几个地方,见到了几个人,但什么都记不住了。她试图背起朝槿,但无奈力气不够,走了几步就摔在地上,朝槿也被折腾的醒来了。

    朝槿看着试图背起她的女孩说,你比我还小呢,还想背起我。

    易青绾望着坐在雪地上笑个不停的朝槿,也笑道,我十岁了!朝槿望着她,笑道,果然你是比我小的。

    两个女孩一路笑着走到住的地方,朝槿看易青绾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后来她们才知道,这就是缘分。冰与火的水晶能力之间,注定是要纠缠的。

    她们一起回家,一起练法术,八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期间,朝槿的奶奶病故了,易青绾与她一起坐在奶奶的屋前许久,朝槿决意将这个屋子卖了,她对易青绾说,从此以后,我们便是彼此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易青绾时常会想起这段时光,想起朝槿说过的话,这大概也是为何朝槿死去时水晶涌入她的身体的缘故。

    朝槿在等她,等她来。

    朝槿第一次觉得旁观者清这句话十分正确,是在见到易青绾心系夏离沧的时候。第一次她和易青绾一起救起夏离沧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后来她也没有见到夏离沧有什么不对劲,便也不好说。

    直到去了古代的时空,她才明白,感情真的难以控制,她从前觉得旁观者清,是因为她还没有感受到。

    其实她第一次见沈言,要比易青绾早。易青绾第一次见他,是在婆婆生病,她被未央拦住带去的。而朝槿第一次见他,是在几日前,每日下午她都会陪婆婆去采购东西,易青绾则在家里打扫收拾。

    朝槿与婆婆的关系比易青绾要好些,许是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缘故,虽然婆婆没有奶奶的年纪大,但是感觉确实差不多的。

    一日朝槿路过一个首饰店,就想要买一串手链,婆婆看她喜欢,就自己去买东西,等会儿家里见。朝槿就在首饰店遇见了沈言。

    其实沈言最初与景砚互通,在我们落到这个时空时,景砚运用风能力在时空隧道用了暗系的法术,让我们都更晚醒过来。实则第一个醒过来的人不是易青绾,是景砚,他把早早收集好的情报交于了来到知晓我们坠落地点的未央。

    沈言计划把我们逐个击破,景砚告知夏离沧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且是学院那边的,且陆璇和殷兮一直在一起,沈言便想好先从我和朝槿下手。

    那个首饰店是沈言收购的众多店铺之一,他知晓朝槿只身一人进入首饰店,在朝槿不满价格与伙计理论时,他出现了,化解了朝槿的尴尬。他装作不知的样子,说看朝槿眼熟,朝槿才知是那夜与青绾一起救下的公子。

    于是顺理成章的,沈言邀请了朝槿去府里,沈言第一步,就是他知晓我们都有异能,但不知道每个人具体的是什么。

    在朝槿几日被邀请去府里后,朝槿单纯的心思已经将眼前每日与她一起聊天去往到处玩乐的人当做了朋友,甚至更甚。

    许是刚巧我那些日子沉浸在忘掉自己的烦恼的苦涩中,许是刚巧朝槿听到了素知婆婆和她说的有关一些她年轻时的爱情故事,许是刚巧有那么一个人对朝槿的关心,许是这一切的刚巧,让朝槿不知觉中陷入了沈言的陷阱,愈来愈深。

    后婆婆生病,我夜晚在街上被未央拦住,带去复府,自然也是沈言计划的一部分。那时朝槿已将沈言视为朋友,人总是有些叛逆心理的,当婆婆的劝说与她所认知的不同时,她定不会放弃,特别是朝槿的性子。

    沈言在这盘棋局中十分清醒,他身为对弈的人,无法对棋子产生感情。

    一次沈言装病,在朝槿面前咳得十分严重,他嘱咐朝槿熬药,自己去往了卧房。朝槿心急了,见眼前一直未好的药,见四下无人,便用了自己的水晶,将柴火烧得更旺。

    那时未央在墙角的观察,朝槿心急地将药端与沈言,而那时道谢接过药碗的沈言,心里想的却是如何对付眼前的女子。

    一直探寻我的能力却一直未果的沈言,让景砚拿了瓶带有毒的桃露,这种毒是剧毒,普通人也许丧命,但有异能的人也许会丧失异能。景砚知晓沈言要对我下手,悄悄换了桃露,但又不能暴露,只得换了些轻微的毒素。

    那夜景砚本只想倒入一些,剩下的假意洒在地上,未想到被我发现,慌张之下反而一瓶尽数掉进浴桶。

    毒素虽调换了,但只是毒性减了一些,为不被发现,毒发时间差不多。沈言是在为一步步加深毒素做准备,自然朝槿也被下了毒。

    这便是后来为何夏离沧救了我,说叫我保护好我自己的缘故。

    而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朝槿已然知晓了沈言的身份。在一次帮他熬药时,不小心引燃了书房前的干草堆,见了埋在地窖的书籍。那些书籍是沈言亲手记录的,有关这些年学习到的一些东西。

    最初朝槿不肯相信,后她许是太关注他了,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且她在一次悄悄进入沈言府内,发觉到了景砚的气息。

    有些时候其实人不是不聪明,很多事情只是不肯相信罢了。

    当朝槿几日查探跟踪后,知晓了自己中毒,也知晓了眼前自己喜欢的人,是任务中要杀的人。

    朝槿知晓的那一日,便是我回去屋子里,见到她坐在楼阁上,她才知晓了沈言的身份,便问我,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痛苦?我若那时知晓她的境况,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像当初知晓那般觉得自己无权干涉,我会死命的拉住她,我会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去见沈言。

    朝槿在我们第一次去荠青楼时,那时沈言带她来过荠青楼,她知晓他今日会来,他今日会为了监视我们而来。她只身去往台子上看着一旁纱帘下熟悉的身影,等我去到她旁边的时候,她尽力让我不要向旁边看,她的第一念头,还是保护沈言。

    许是沈言那边也察觉到了朝槿的异常,朝槿只身到了复府,直奔向沈言,决意与沈言对质。你看,她便是这般的性子,她与我完全不同,平日里我想什么做什么看起来都是很果断,但这种事情,我却完全不似朝槿。

    朝槿到了沈言面前,将自己写好的信递予沈言,他定定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在她面前是不是伪装的人,她说,你的事情我都知晓了,我不会说出去,我会保护你,但我也会保护我的朋友们。

    她要走,见沈言拉住她的衣袖,她以为眼前的人会有什么挽留或是其他的言语,但她忘了,他的大计不会为了谁而改变。沈言只说,往后你走远些吧。

    他不放心,他不相信认识短暂的人会为了他保护他,他不信。

    许是沈言已过了那个年轻不思考其他东西只顾向前的岁月,许是他在那个年月就承担了太多东西,他无法横冲直撞,无法相信无法不顾一切。

    但朝槿不同,她相信一切,她无所顾忌。

    因此朝槿设了个局,她知晓如若她晚归我会出来寻她,她猜准了时间,等我见到她从复府出来,她便躲在一旁等我到了以后,她再出来。

    她与沈言说让他随着他出去,在她故意与我说狠话时,沈言恰巧从府里出来,而后她便打算从她准备好的路线去往轻云庄的芊湖,她平日里算过,掉入芊湖,芊湖水位不高,她可以自保,这样过后她会长久待在屋里,沈言可以放心,我们也可以因此引起警惕。

    她也有私心,她知晓我与沈言有来往,她既怕我也发现他的秘密,也怕沈言与我会有一些不同的情愫,她故意提出夏离沧的名字。

    但朝槿错算了,那日下了好大的雨,正是我在雨巷遇到杜贺兰那一日,朝槿忘了,水位上涨了好大一截。且这庄子许久未有人清理,湖底长了许多水草,且底下的淤泥朝槿以为是底部,实则这湖要比想象中深许多。当她掉落在湖底时,因水草缠住了脚,水位上涨,湖边都是青苔抓不住,自己的水晶又是火系的情况下,她快撑不住了。

    景砚本想去寻沈言,见到那日情景,怕我感知到水晶,在我们离去后当日一直寻找朝槿。当他来到芊湖时,朝槿已经无意识的在挣扎,但当景砚想起朝槿知晓沈言的身份时,怕她破坏计划,加上景砚一直好奇水晶的秘密,便选择在朝槿最后的生机,放弃了她。

    等我去了芊湖,见到朝槿时,朝槿因为喝过学院的药,水晶灵魂与情感尚且在水晶里,等朝槿见到我来了,最后想要拥抱我和我说抱歉的她。灵魂才脱离了水晶,困在了院长的时空结界。

    其实院长的时空结界并不意味着灵魂可以复活,只是送他们去往往生罢了。那里面的灵魂会记住今生发生的事情,终日困在不见天日的结界里。

    只是我与朝槿都没想到,水晶脱离灵魂后,会选择依附者依附感情和能力。正应验了朝槿所说的,我们正是彼此的亲人。一直陪伴互相祝福的我们,却无法见证彼此的幸福到老。

    朝槿,再见了,独立坚强的你,一定会走上一条更绚烂的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