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七十三章 来日漫漫却可期

时间:2020-10-05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蓁蓁才同我说完,便见七皇妃在门口站着,她披着厚实的毛裘披风,略带笑意的看向里间,而后瞥了眼房内的布置,微微一愣。

    我站起身,将她迎进屋内,道:“七皇妃,进来吧,外面很冷。”

    她回过神来,才将披风递于外面候着的丫头,自己脱了鞋走进来。蓁蓁出门去关上门,她才坐了下来,笑道:“竹城,你住进来多日,除了那次你昏睡,我都未来好好看过你。”

    我想到那日,我洗澡沈若不慎闯入的事情,想起沈若提起是她提起的事,忽然觉得眼前笑意吟吟的人捉摸不透。

    她见我未答话,也未在意,只朝门口唤道:“杉苓,把东西拿进来。”我向门口望去,见蓁蓁抬了个托盘上来,放在我们面前,才退了出去。

    眼前穿着淡紫绣牡丹上好云丝绸的女子,举止优雅,抬手拿起一些册子递与我,笑道:“我听殿下说,今年府内的布置是你负责的,往年我与殿下虽不在府中,但一直是我照看着,如今交于你,我和你交代清楚。”

    我摇摇头,将册子递回去:“皇妃,其实我并不会这些,还有环采阁的事情可能我也要帮些忙,因此今年的事并不需要我插手,皇妃还是收回吧。”

    她依旧抿嘴笑着:“既是殿下吩咐下来的,竹城还是不要推辞了。”说完,指着几个册子道:“这些是往年采购东西的店家地址及往年的预算,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就问管家。”

    说完她似乎不愿多留,起身走到门口,仿佛想到什么事顿了顿,才道:“对了,殿下说了,怕你一人忙不过来,寻了人来,今日你便可以见到。”

    我本想道谢,不想她已匆匆离去。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皇妃是厌恶我的,虽带着笑意,但还是掩饰不了她眼神中的轻蔑。

    等人走了,我唤了蓁蓁一同坐在屋内,见着一大堆册子,一边是金兰的婚事,一边是环采阁的账本,一边是沈若府内的事情。

    只能一样一样来了。

    我唤了蓁蓁去准备马车,先去环采阁解决前两样事情。近几日沈若应是在准备宫内的事情,毕竟他是最受宠的皇子,待遇及责任同太子无异,自然是不可能日日待在府内。我拿好东西,坐上马车。

    到了环采阁,走到门口,看见大家在准备过年的布置,进了门,见金兰在门口桌前剪纸,江吟在一旁写字,见了我,他们忙放下手中的东西。

    我指了指手中的册子笑道:“你们的婚事的事情。”金兰忙迎我上楼,道:“挽歌也有东西要给你,你来。”

    她一脸神秘的样子让我好笑,我跟着上去,到了三楼,我见是当初表演跳下去的地方,当时未注意一旁的布置,金兰领我进到一旁的一个房间。

    进了门,见房内布置典雅,四周墙角挂着灯笼,房内还放置着几株用大花盆养殖的桃树,房内也不知是什么香味,淡淡的,却又很舒服。

    房间里间是一处床榻及一个屏风,外间是一张桌子,摆着墨宝。金兰道:“挽歌说了,以后这间便是你在环采阁的房间。”

    我看向金兰,问道:“为何挽歌会将账本都给我,如今又给我弄了个房间?”金兰似有所隐瞒,道:“自然是想要你将这里视作一个休息的地方,你太累了,在这里,你好歹可以歇一歇。”

    你太累了。

    我忽的松懈下来,想到这些日子从月镇到祈都再到京城,不过一月有余,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我未感觉累,也未想到累,只觉得自己不能松懈下来。

    如今当有一个人真的这么说,我忽然觉得累了,觉得全身的疲惫仿佛忽的涌了上来,觉得心里仿佛厌倦了。

    我点点头,将关于她婚事的册子给她:“吉日定在了正月初四,我想着过完年是个大喜事,且你的喜服那些都选好了,不过有一事。”

    从进来就未看见挽歌,我便问道:“挽歌呢?我要和她说些事情。”金兰愣了愣,道:“她近日很忙,因为要过年了,环采阁近几日关门便是要准备正月初一开门,因此挽歌最近很忙。”

    我将账本递与她,道:“我不便呆得太久,你将账本递于挽歌,就说我已经看完了,还有环采阁的事宜我可能帮不了忙,因为沈若不知为何叫我布置他府上,我便没有空过来了,等你大婚那日,我定会过来。”

    她点点头接过册子及账本,道:“你放心吧,这边有许多人帮忙,倒是你准备阁主府上的事情,还是谨慎为上,你自己保重啊。”我应了声,便在金兰和江吟的送别下走到环采阁门口。

    金兰忽的想到什么,问道:“竹城,送你的香囊一定要随身带着,这样的话,你才会永远记得我!”我笑笑,见她一如最初那般的笑容,心下欣慰,拿出放在袖中的香囊给她看,她忽抱住我,轻声道:“往后,你一定要幸福。”

    我愣了神,她却笑着退到了门口和我招手示意。

    我坐上马车,紧紧拿着手中的香囊,好像捏到了什么,我打开香囊,发觉除了干桃花瓣,还有一张纸条,我打开来,看出是江吟的字迹,金兰并不识得太多字。

    上书:来日漫漫却可期,结尾是江吟与金兰的名字。

    来日漫漫却可期,这不是从前的我吗?虽不知未来如何,但无论怎样的坎坷,我都认为总有过去的一日,但如今,我却怕了,怕未来的坎坷会让我失去我在乎的人。

    到了沈若府,我想起如今沈若已不太在意我的行踪或是其他,那应该可以写封信给杜贺兰和秦伊吧,上次失踪他们就很担心,若是这此再没有消息,他们怕是会很急。

    对了,还有宁淮安的事,但又不能就这样写信去,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消息透露,十分不利。

    虽然沈若如今放松了管制,但还是先找他说清楚,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进了门,见到西侧亭子站着一个人,一身青衣,不是沈若。我走了过去,见那人回过头来,似是在思考什么,见我来了才回过神来:“你来了。”

    是九皇子沈玉书。

    我行了礼,收起手中的香囊,他瞥了眼,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等你许久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与他并无约定。他才解释道:“是七哥让我来帮你布置府上。”

    我才忽想起沈若说寻人帮我,但未想到是沈玉书。

    我愣了愣才道:“好。”

    他随我走到我房内,走到门口见了房内的布置愣了愣神,才脱了鞋子走进来坐到桌旁,道:“那日晚上雪天,还有第二日,见你坐在这里的模样,都似受惊一般。我本以为,你是七哥的侍妾,问了七哥才知不是。”

    我热着茶水,一时随口问道:“那沈若…”说了出口才发觉不合适,抬眼见沈玉书也是愣了愣,才道:“那七皇子如何说?”

    沈玉书回了神,将一旁的茶匙递与我,道:“你是环采阁帮忙管事的,只是事情很多,且京城没有居所,因此暂住府上。”听到这儿,心想沈若还算有诚信。

    同他随意聊了会儿,才说到府上的布置,问道:“殿下知晓往年七皇子府上是如何布置的吗?”他点点头,笑道:“知晓,往年我也在七哥府上,七嫂的布置都是那样的,比较大气庄严,怎么,你有何新意?”

    我摇摇头,道:“既如此,那便按往年的来吧。”说完,便合上册子,道:“我们去采购往年一样的东西来就好。”

    我起身,他按住我的手,道:“你先等等。”说完,带我出了府,坐上了马车,却没有叫车夫去七皇妃写的地址,反而去了其他的地方。

    坐上马车,我也未多问,他是九皇子,这段时间我也发觉了,在这里做一些事是没有意义的,阶级、权力太多的因素决定了很多事无法反驳。

    他见我未问,只道:“这是一件你可以做主的事,七哥的性子,他既交给了你,便不论结果怎样都不会责怪。且七哥府上,布置怎样他都不会在意的。”说完,掀开了车上的帘子:“这家店东西很多很全,不必在意七嫂的预算,若是超出我来负责。”

    其实我很喜欢布置这些事情,只是这是沈若的府上,且这本是七皇妃的事,如今沈若此举,却让我有些为难。

    下了马车,见眼前一座极大的楼宇,之前未见过,应是在市中心,人很多。沈玉书领我进去,我见大堂很多东西,种类繁多,应有尽有。最主要的是见人很多,大多是平民百姓,不似七皇妃给的地址,东西虽名贵,但都是官宦名家去的。

    我看向沈玉书,问道:“这里的东西,确实能在沈若府中用吗?”他拿起一个红灯笼,笑道:“其实两家并无太多区别,只是质量和价钱走这些,这家的东西繁多,京城中多数百姓都在这家购买。”

    我四处逛着,确实有很多东西可以挑选。一时来了兴趣,便到处走着看看。

    见一处放着些牌子,有些人在挑,我走过去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那女子回答:“这是年牌,挂在家里写上一些祝福或是吉利的词语,招来祥运。”

    这有意思。

    我拿起一个牌子回过头朝沈玉书道:“若是买这个回去,在这上面写些祝福的诗词或是其他的,挂在回廊上,还有些灯笼红缎,岂不是很好看。”沈玉书笑着点头,道:“你做主。”

    买了许多东西,等七七八八全买完出门,已然是下午了。

    才想起还没用午膳,沈玉书指了指不远处一家小酒楼,道:“不远处有一家清月馆,它家的吃食很美味,既来了,我带你去尝尝。”我跟着他走到酒楼里,老板模样的见了他,忙迎过来,道:“公子来了,二楼的房间已准备妥当。”

    房间很大,可以见到外面街道的景色,他点了些小菜,又问我喜欢吃什么,我看这里的东西和价格,都很是便宜,等菜上了,发觉菜的口味也很合口,虽然都是些普通的小菜,但却很难得,毕竟我许久没有过过如此普通的一天了。

    我吃完了,看着窗外发呆。

    沈玉书才道:“今日可有放松了些?”我回过头看向他,才细细端详眼前的人,虽是九皇子,但如此让人亲近,态度也平易近人,真的很难得。

    我道:“谢谢你啊。”他笑了笑:“你终于未再称我殿下。”我未回话,他道:“其实我知晓你平日里都直接叫七哥的名字,也知晓七哥对你,并不寻常。”

    说完还未等我回话,他继续道:“七哥自小背负着天下的使命,偏偏又重情义,遇到了一些事情,让他不得不隐藏自己的心情,七哥未为自己活过,但你来了,我发觉他与以往不同。其实那日晚上第一次见你,我知晓你的心境,但你纵使不想停留在一个地方,总有一日也会留住,何不,就留在七哥的身边。”

    原来他兜兜转转,是说了这些。

    我虽察觉到,沈若对我似乎有些不同,但他有他的皇妃,有词烟,还有天下,如若我选择接受,我要背负的东西太多,他也是,这样我们都累。

    更何况,我选择离开沈言的理由,不正是如此?

    我未说太多,只看向沈玉书,道:“我不想活的那么累。”他似懂了我的意思,但又未多说什么,我见他的神情有些奇怪。

    回到府上,我们开始布置府上的东西摆放,等一一商量完,也已经入夜了。听闻沈若早上便同七皇妃一起入了宫,已经开始去准备宫宴及一些宫中的事情。

    等回到房内,虽然一日下来未做什么,但已经疲惫不堪,我换了衣服准备入睡,忽然发觉,金兰给我的香囊不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