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六十七章 东边梅林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我先是听见七皇子愣了一愣,忽而想起安溪同我说的七哥哥,同时背后一凉的是,沈言同我提起过的话。

    沈若为帝,我必诛之。

    我应该思及的,就算再不了解皇室情况,如今朝上有权、又深得帝心的皇子或王爷,不过就是他的第七个儿子罢了。

    我本想拿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跌坐下去。

    未看到他的神情,只听道:“如今你知晓了也好,你也明白,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他顿了顿,继续道:“因此,你便安心在此。”

    我还是,卷入了这场漩涡中。

    就在昨日,我还因不想卷入皇室斗争中告别沈言,如今,却在了他宿敌的府上。

    我紧紧握着茶杯,道:“你既是皇子,又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何必花尽力气来寻我?”他将温鼎下的小火熄灭,道:“美玉虽多,璞玉难求。”

    璞玉?可要说才子有能之人,他身边可更不缺了。

    我先拦住他,道:“我还未吃完。”说罢,才道:“你寻我做什么?”

    他顿了一下,放回火盒,而后起身道:“你且休息两日,要做什么,过两日自有人来领你。”

    他走至门口,又道:“这几日我有事不常回府,有何事寻管家。”

    我应了声,本想起身送他,可实是没了心思,也觉得不是他府上的人有求于他,不必如此。

    我将火重新点上,见炉上热气腾腾,思及自己的处境,自言自语道:“是啊,我能逃到哪里去?”我没有安身立命之地,也没有可以长久待着的地方。

    而如今,更是不能有连累的人。

    不知是不是点了暖炉和什么熏香,晚上睡得十分安稳。

    直到第二日一早,我听见账外有女声道:“姑娘,该起来了。”

    我一头坐起,才想起这是在沈若府里。

    我起身来,才发觉是两个丫鬟,她们手抬洗脸水和衣服,道:“姑娘,换洗过后殿下在书房等您。”

    我看着那衣服,虽是颜色较淡,也还是我喜欢的青白色,但我穿着我的挺好,做什么要换,就道:“衣服不必换了,你们也不必服侍,我一个人可以的。”

    她们未退下,道:“殿下吩咐,要我们服侍姑娘换上衣裳,带姑娘去寻殿下。”

    看来他还是怕我逃走,他这么大座府,我还可以翻出去不成?细细想来,若是还有水晶能力,逃出去肯定是轻而易举。

    我叹了口气,也不愿再为难她们,道:“好。”

    一连串的折腾后,终于可以出门去,这件衣裳方才抬上来的时候见是京城名贵的纤弭纱,虽非皇族之物,但也是极为稀有了。

    如今穿到身上了,才发觉虽是冬装,几层下来,保暖也轻盈贴身,十分舒适。出门时,丫鬟给我披上了一件披风才在前方领路。

    走过昨日走的路,才发觉这府邸的诗意所在。

    到了书房长廊处,两个丫鬟便停着未进,我只身走进去,见沈若依旧是一身黑色着装坐在书桌前,正写着字,抬头看向我,道:“过来。”

    我走过去,却不敢离他太近,只道:“什么事?”

    他皱了皱眉头,放下笔,道:“我近几日有事,今日管家会领你熟悉府里,有什么缺的和管家说,你若是闷了,便在府里西边走一走,别到处乱逛。”

    我知道他怕我逃走,也听管家说过东边住着的是服侍他的人,我仔细一想,笑道:“不会是你的侍妾或是通房住东边吧。”

    他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只道:“你别不知晓分寸。”

    我收起笑容,知道自己的处境,以后万万不敢乱同他开玩笑了,他这人,绝对是开不起玩笑的。

    过了一会儿,管家便走了进来,行了个礼,向我道:“竹城姑娘,我带你到处走走。”

    我跟着管家走到门口,忽想到什么想问他,又回头看沈若,见他低下头在写字,便没有多想。

    管家令我走到长廊处,向前走了一截,指着书房一旁的长廊道:“这里是一处厢房,殿下常会在书房看书后在这里休息。”

    说完,继续向前走到昨日我到的亭子里,指着西边的长廊道:“这里是膳房,东边也有个膳房,是给皇妃及东边的人所用。”

    又看向我道:“这边的膳房,一直是殿下在单独用,厨子也是殿下自小宫内用的,如今殿下吩咐,姑娘无需去东边,若有什么想吃的,就在这里用。”

    我点点头,心想到宫内的吃食,肯定也是十分美味。

    他向前走了些,西边又有条长廊,道:“这便是府里的下人住的地方,我也住在这里,姑娘若有什么事,可来此寻我。”

    说完,又走回方才的亭子里,道:“东边长廊中间向南,便是大门。后面是个院子,及两个厢房,给客人住的。”

    说完领我向书房回去的路走,走到方才的书房那条长廊,他带我向东走了一截,南边是墙,应该就是方才的客人的厢房。

    他指着北边的大厅道:“这里是主厅。”

    说完,便回过头领我回头走。我眼见东边那边有梅花,却看不真切,本想走过去看看,却被管家喊住,道:“姑娘还是别去东边。”

    领我走到我的房间外的长廊,道:“东边这个院子,也就是方才的主厅背后,有个天井,姑娘的北边是另一个小瀑布。”

    说完,领我向东走到一个亭子里,向北可以看见高处有一个住处,管家道:“前方就是殿下的住处,两边是殿下的正侧妃所住,不过殿下只有正妃,因此西边还空着。”

    未想沈若住的地方和书房都离我那么近,想来就是因为方便监督我罢了。

    这一圈逛下来,也过了半个时辰了,这府邸那么大,别说逃跑了,我都不是很记得住。让我好奇的,还是膳房里的东西和东边那片梅林。

    我告别了管家,一个人沿着小河流走到房间后的瀑布旁,站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聊,沿着小溪向门口走,过了好几个亭子和长廊,走到底时,发觉自己在一条长廊里,眼前,便是一片梅林。

    虽然喜欢桃花,但眼见一片梅林,还是不禁被震撼住。这便是冬日的梅,寒冷中绽放,孤傲又美丽。

    我看的呆,忽想起这是东边,还是回去的比较好,沿着小河流应该就可以走回去。我才要回去,便听见北方有女声道:“怎么这几日的膳食都不合我的胃口。”

    我没见过这个人,那日沈若回府前来迎接的人中也没有这个女子。

    我本想要避开,却听她身旁的一个丫鬟道:“你是谁!在那儿鬼鬼祟祟。”

    我没办法,只得迎面走过去,还没走到,便听那丫鬟道:“见到词烟姑娘不行礼,报了殿下你等着看好戏吧。”

    我走至她们面前,忽愣住了。

    眼前的两人也愣住,我想原因都是一样的,我和眼前的这个“词烟姑娘”,眉眼之间十分相似。

    我忽的想起,当时末生为了助我逃脱,帮我找的替身,那时我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只觉得眉眼十分相像,如今看来,眼前的人似乎就是那位姑娘。

    她愣了一会儿,忽笑道:“你是谁?难道就是殿下新迎进来的女子?”

    我未反应过来,只觉得眉眼相像只不过一瞬间罢了。

    她那笑容,我实是觉得难受。

    她仔细端详着我,而后不可置信道:“你是竹城?”见我挑了挑眉,才笑道:“果然是你,未想到你回来了。”

    我未言语,她继续道:“如今你进府,也算是殿下的心愿,只是我来的时候,原以为殿下是看上了你,如今你呆在府中,却无位分,真是讽刺。”

    我转身想走,听一旁的丫鬟道:“我们词烟姑娘左右是个侍妾,看来那传闻是真的,殿下不过是要将她送给别人罢了。”

    我一惊,回过头,送给别人?我可不是他沈若的交易物品,难怪一切都待我很好,又不说要做什么,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帮他想什么主意便未有在意,若是送人,我绝对是不肯干的。

    词烟走过来,眼见她穿金戴银的,未有当初跟在末生身旁的怯懦模样,道:“呵,罢了,你好自为之吧。”

    原来,她是他的侍妾。

    原来,我自始至终是个比工具还不如的交易物品。

    原来,他和所听说的那些贵族一般,不把人当人看。

    那又如何,如今的我,就如蝼蚁一般任人踩踏,我什么都做不了,不愿连累别人,也没有能力逃走。

    我回到房中,睡在床上,也未有心思吃东西,昏昏沉沉睡了许久。

    过了许久,听见脚步声,我起身来,见帐外有一个身影,不知是饿还是睡太久,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下床来,却见了皇妃。

    我记得她,那日来迎沈若的她,那日见了我眼神有异的她。

    我心想着,还是要把礼节做足,毕竟是在别人的府上,也不能像对沈若那般,便行了个礼,道:“皇妃。”

    房内帘子都被我拉上,有些昏暗,我不是很看得清她的神情,只见她过来扶我,道:“我听闻你两日未吃喝,殿下不在,特来看看你。”

    我回道:“劳皇妃担心,我只是身体不适,贪睡了一日。”我未想我竟昏睡了两日,终是他这里环境好,又没人打扰。

    她起身拉开帘子,见已是下午,难道已是第二日下午了?

    我道:“我无妨,可能偶感风寒,怕伤了皇妃身体,皇妃还是回去吧。”

    我实是不想她在这里待太久我很不自在,加上我很饿,想去膳房拿些吃的,她在这里,真的不方便。

    她笑道:“你先换了衣服。”说完,便道:“那我便先走了。”

    走至门口,又回头道:“这里不会有人进来或是经过,你在这里可以随意些,我帮你备好了花浴,你且先去沐浴。”

    我向她道谢,而后等她走了,才去脱了衣服沐浴。

    热水中很多疲乏都消了,想到沈若的事,我还是要等他回来同他说清楚。

    不知是不是冬日的原因,浴盆里又暖和,不知不觉开始打瞌睡,我快睡着的时候,却听见脚步声,一头清醒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