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五十四章 往事成追忆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是末生没错。虽衣服换了,走路也有些颠簸,但仍可看的出来,是末生。

    我趴在窗上,喊道:“末生!”只见末生抬起头望见我,忙丢下筐子,朝我跑来,但未跑两步,便摔在了地上。

    我忙出门去,绕过长廊到中院,我见他已站起,他转过身,眼眶已经红了,却还是笑着。

    我未忍住,哽咽道:“你的腿......”未料到他一把抱住我,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眼泪也未再控制住,只觉得如今这局面,都是因了我的决意。

    公主走在我身后,见了此场景,也未有言语,只站在一旁抽泣。

    我走向公主,拉起她的手,走至末生面前,道:“没事,路未到穷途,我们便还有希望,如今我们已经相聚,再无畏惧。”

    到了晚上,送公主先睡着,我便来见末生。他坐在石台上,见我来了,脱下外袍垫在石台上,让我坐下。

    我坐下后,打算和他说明这里的情况,如今之计,多一人知道,便多一丝生机,如若......我发生了什么,也好有保命之计。

    我花了很长时间同他说,他也仔细的听。我同他说,那天宴会见到的那个白衣男子,便是三王爷,沈言。

    这一夜,我同他说明了全部,包括我来此的目的,他虽不能全部理解,却也明白了七八分。

    末生听完,问道:“你的意思是,月镇如今的状况,便是因了八年前的叛乱之灾?而如今,你猜测,三王爷回来,便是要……”

    我接道:“没错,是报八年之仇。”我站起身,道:“我对他了解不多,我只是猜测,月镇是与他合作的,不然第一,月镇贩卖人口,都是到祈都京城,而那些酒肆青楼,都是有权望的人在管理。”

    “第二,月镇两年来贩卖人口,据账本所记,收入不菲,但如今月镇却还是这般样子,而且坐商不多,可见这两年月镇所赚之钱,并不是给月镇己用。”

    末生思考道:“那便是,月镇后面有一个强大的势力,而你猜测这个人,是三王爷。”我点点头,道:“因此,要拯救月镇的办法之一,就是脱离这条线,恢复以往月镇自给自足的生活。”

    末生抬头看我,道:“可若是此方法可行,月镇应早早想到了才是,可见此方法行不通。”我点头,道:“没错,因此我写了三封信,还有其他两个办法,便是恢复坐商数量,以往月镇有工艺品,十分精巧。”

    我转身对末生悄声道:“末生,你记住,如若,我是说如若,我有什么意外,到时这里的掌事必会为难你们,你和公主唯一的生还机会,便是公主手上的三封信,和我如今同你说的这句话。”

    他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道:“你不会有事,我们……都不会有事。”

    我大约猜到了末生的腿受伤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了他的性子,他不愿说,我便也没问。

    回到房间,轻声躺在床上,正要闭眼睡去,听见公主轻声道:“易姐姐。”我翻过身来,见她还未睡。

    我笑道:“是否吵醒了你?”她摇摇头,道:“未能睡着。”

    也是,如今的条件,对她而言,怕是极不适应的。一路走过来,我以为她会抱怨,她却没有,再苦的条件她也未说一句不适。

    我本想开口问她些事,却不知从何说起。她缓缓道:“方才,我听见你们说话了。”我抬眼看她,道:“我只是不知如何和你说。”

    她翻身正躺着,道:“我明白的,三哥哥他,吃了太多苦。”

    我思及沈言,道:“公主,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有关三王爷,不知,你可否回答我?”

    她回过头来,道:“往后,易姐姐便别再唤我公主了,如今的情况,不知还能不能出去,更何况,我们已共生死患难,哪还有生分的道理?”

    我点点头,眼瞧着她瞧我的眼睛十分诚恳,便道:“安溪,三王爷,你了解他多少?”

    她似陷入了很久以前的回忆,道:“那是小时的事了,那时三哥哥约莫十七八岁,却因了朝政的问题,未有许配婚嫁,记得那时,三哥哥和七哥哥是极好的兄弟。”

    她说的时间应是八年叛乱之灾前,未有婚假,应是她父母和皇帝的关系问题。我听到他说七哥哥,不禁好奇,问道:“七哥哥是?”

    她顿了顿,笑道:“你怕不知,七哥哥便是当朝七皇子,也是太子的最佳人选,虽未立,但朝中上下都知晓七哥哥在父皇心中的地位。”

    我点点头应了声,她继续道:“三哥哥自小便是个温柔如玉的人,至今为止,我只见过他发过一次火,便是在皇伯父、皇伯母死去的那天。”

    安溪眼中似有眼泪,她道:“我未曾见过那样的三哥哥,他从刑场回来时,眼睛满是血红色,一言不发,直到父皇将他发配到西域,他也再未说过一句话。”

    我拉住安溪的手,道:“安溪,往后回去了,如若能够离开京城,你便和你的心上人走得远远的。”她看向我,道:“是因为你方才和末生讲的事吗?”

    我点点头,不知如何说。安溪点头应道:“以往,我就喜欢三哥哥,一直想着嫁给他,如今遭遇了这番劫难,我才明白,我对三哥哥的不过是仰慕之情,同七哥哥一样。”

    我看着安溪,以往同他聊天,便发觉安溪不同一般的大家闺秀,视野太窄,也不同我所认知的公主,娇气任性。

    她抹去未流下的眼泪,道:“易姐姐,虽是猜测,却是想同你说。方才听你同末生说的话,听见你提起三哥哥,那呆子虽迟钝,但他有时也很敏感,我听得出来,我觉得他也听出来了。”

    我不知她听出了什么,未作答复。她道:“当易姐姐提到三哥哥的时候,语气都是不同的,自我认识姐姐以来,姐姐一直是个理智的人,但待一些事却十分感性。”

    我不知是安溪很细致,还是我的情绪真有如此明显。

    我看着别处,道:“那你应该也听到了,从一开始,我便注定了和他无缘。”安溪道:“可姐姐如今,不是已经决意重新开始了吗?”

    我点点头,觉得自那日在酒里下毒开始,我便与他再不是一路。那日宫廷宴会遇见他,更坚定了以后再也不见的想法。

    安溪见我沉默,也未再提起此事,只道:“我们三人定能平安的回去,对吗?”我点点头,更加坚定地握住她的手,道:“对。”

    至少,你和末生一定能安全的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