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五十三章 困境求生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既能在月镇前往祈都和京城的道路上不受阻拦,被各个坐商接纳,又可以赚大量钱,一开始想到,却不敢确定,又想到自己来此的原因,便明白了。

    我思考出的同时讲道:“人。”他眼中一闪而过一丝讶异,而后恢复平静。眼见他有些欣喜的模样,带着笑意未答话。

    但从他方才的神情,我便肯定了七八分。

    我未料到,也未敢相信。

    不知怎么,我忽的想起宫弧的话来了。他说,往后与人相处小心些,长些心眼。我从来不敢用我所知道的东西来套入这个世界中,向来我都愿意相信,不是这样的。

    我愣住了,许久未说话。

    等我回过神来,他似乎料到了我的举动,坐在我的旁边。他缓缓道:“是不是觉得,我们太过恶毒。”

    我未作回应,只在心里默认。是的,太过恶毒。

    他起身走至门前,又回头道:“你来。”我起身走过去,他指了指院子墙壁和那些砖瓦,道:“你是外乡人,不论在哪儿,你可见过这般的大宅?”

    我看向他指的地方,发觉如我进来发现的一样,破旧不堪,那些砖瓦都长满了青苔,也裂开了许多。

    他叹了口气,看向上空,道:“你可知?以往的月镇,不是这样的。”他又走回去大厅坐着,道:“至少,安居乐业。”

    我见他神情忧愁,似在回忆。我看向那些墙瓦,道:“我确确实实未见过这景,但我不认为因此便要贩卖人口,让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他听完我说,似乎有了怒意,拿着茶盏的手都在颤抖。忽而站起身来,重重将茶杯放下,怒道:“没有人愿意的!若不是出了变故,谁愿意!”

    我想起看的账本,似在前两年月镇开始做的人口交易。我忽联想起许多事,包括以前知晓的,两年前,那个人的到来。

    我走至他面前,道:“月镇,发生了何事?”他瞥了我眼,似压下怒气,一字一句道:“八年前,叛乱之灾。”

    不出我所料,果真,与他有关。

    我紧紧扯住他的衣袖,道:“两年前,是因为他回来了,是吗?”他甩开我,震惊的看着我,道:“你怎么……”

    呵,这一切,果真是他布置好的,好一个精妙的棋局。

    他还在震惊之余,我坐回位置上,道:“那想来,如今月镇本应赚了许多银子,但还是如今的样子,人烟稀少,也无坐商,农商皆衰,这便是月镇如今这般的原因。”

    他的神情,让我明白,我想对了。从我看见地图账本开始,我便猜到些许,他说八年叛乱开始,我便确定了。

    他转过身来,道:“要如何做?”我站起身,道:“那要看你,把月镇当做什么?”

    他似乎有些动摇,继而又看向地面,许久了,才道:“你说。”我是在赌,因为我猜测他是在月镇长大的,定会对月镇有些感情,因为提到月镇时,他的情绪,让我觉得不是一个旁观者。

    可如今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看来我猜测的沈言,或许只是月镇贩卖人口的一部分原因。

    我暂不打算告诉他,这算是我如今自救的一张底牌,不能过早亮出。

    他很明显猜出了我的意图,眼神恢复了以往的狠毒,凑近我,道:“你可知世上什么人最薄命?”他冷笑了一声,道:“一是红颜,二是聪明人。”他顿了顿,继续道:“而他们,都因不识趣。”

    我想到公主的药,咬了咬牙,道:“是真的未想完全,公子也不想到头来的计划,漏洞百出吧。”他又冷笑了一声,道:“回去吧。”

    我不肯走,道:“公子,我朋友的药!”他挥了挥手,门口的侍卫便将我拖出门外,又重重关上门。

    我焦急的紧,身上有空无一物,在这月镇,也无用。我只得回到切雪纺,急的想哭,却死死掐住我的手,让自己将眼泪憋回去,我自言自语道:“一定有办法的。”

    忽然方才的女子跑过来,道:“快去看看你妹妹,她醒了。”我忙跑上楼梯,推开房间门,扑面而来一股药味,那女子将门关上。

    我见公主醒了,房间昏暗,但仍见她唇如死灰,哪还有我最初见她那般模样?她紧紧抓住我的手,花了力气吐出句话,道:“我们......逃出去了吗?”

    我看着如今她的模样,想起从环采阁至今,自己的经历,我的眼泪再未控制住,滴到她的手上。

    她强按着坐起来,拉住我,道:“你哭什么?若是……若是本公主薨了,也…也不会怪罪于你。”我见她已抽泣起来,忙止住哭泣帮她擦眼泪。

    她边抽搐着哭泣,边继续道:“本公主自会修书一封,让你……同那个呆子,一起离开。”

    她拿过我手中的手帕自己擦拭,我道:“公主,我只是因我无力救出你同末生,也因我自己的想法,拖累了你们,感到愧疚。”

    她慢慢止住了哭泣,只缓缓轻声道:“这件事,与你无关,那呆子对你的心思,自然也不会怪你。”

    我看向她,只觉得有些事,迟早要说清楚,便道:“公主,早前,我救了末生的性命,因此如今,他要这么帮我,我们之间,再无其他关系。”

    她也看向我,吸了吸鼻子,未言语。我向她说明如今的境况,以及我知道的消息,未说出关于沈言的部分。

    那日我记得,她亲切的唤沈言三哥哥,定是十分亲密的,更何况这种事,也不便于让她知晓。

    她听完,眼中充满了恐惧,却还是故作镇定的问我道:“那呆子呢?”我回道:“我只尽力将公主救了过来,至于末生,没有办法。”

    我同她商量好,在外人前以姐妹互称。她养好伤,便在切雪纺做些轻松的事情,若是有些银子,假以时日,去看望末生。

    如一开始的计划,那个女人,便是能救末生的关键。

    我说完话,便下楼去,那个姑娘看见我,忙跑过来问道:“你妹妹如何了?”我笑道:“好多了。”而后又拉住她的手,道:“真心谢谢你。”

    她笑笑,道:“我同你说过的,见到你们,不过是回忆起了往事。”她领我到了一处房间,道:“我名和玉,是切雪纺的账记管事。”

    她指了指房间内的账本,道:“你或者你妹妹,一个记账,一个跟着掌事做女红吧。”

    我想着记账可能会知晓一些信息,更何况女红也不好,便道:“我来记账吧。”她笑着点点头,道:“那我先出去了,今日你且将这里的账目誊抄完便可。”

    就这样过了十几日,未有任何动静,那个男子那边也未有什么动向。我也发觉,月镇并不是每日或短时间便有人口。

    因为许是月镇偏僻或是其他原因,很少有人会经过月镇或者停留。

    公主也渐渐好转,经过每日的聊天,我们的关系也渐渐熟稔。只是末生,已有十几日未见到他。

    只是偶尔发放一些银子,我会偷偷去找那个女子给她,让她照顾好末生。每次她都笑意吟吟收下,至少如此,我可以放些心。

    但我明白,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

    就在这日早,和玉就来敲门。我还未穿戴整齐,去给她开门,她见了我,神情严肃,道:“青绾,就在今早,公子下了命令,说要将你们姐妹迁回劳作坊。”

    我知道,劳作坊就是末生待的地方,若是我独自前去,我也不怕什么,只是公主也要一起去,便让我担心。

    公主知晓了我的心思,拉住我的手,示意我没事。

    我已经写好了让月镇改变的计划,共三封信,我都拿给了公主。可如今,不是拿出来的时机,若是如今拿出来了,我怕我们永远都出不去了。

    我这几日记账,发觉每隔一个半月便要从月镇交些人口出去,如今我的主意,便是等那时机到来,只有出了月镇,才可能得到救援。

    可如今才过了半个月不到,便是如此处境,还有一个月,要怎么熬过去?

    我猜那男子定是要扰乱我的心思,让我自乱阵脚。

    不行,这是我们唯一获救的机会,不能因此乱了计划。只能到那儿后将计就计,幸亏我还有些存银,公主的也未动过,给那个女人,定是可以护公主一段时间。

    我拉住和玉,道:“和玉,近几日来,谢谢你的帮助,望以后的日子,多保重。”她看向我,道:“若是有机会,我定会来看望你们。”说完,又对我耳边悄声道:“你们一定能逃出去。”

    我本想说,若是我逃出去,也定会救你,又怕我连自己都保不住,又给予别人无谓的希望,便忍住未说。

    我同公主走到那劳作坊,那女人见到我们,冷笑道:“未想两位又回来了。”我未忍气吞声,拿出方才准备好的银子塞在她手上,笑道:“往后的日子还长呢。”

    她许是未料到我还有存银,笑道:“姑娘说的是。”便转身领我们到一处房间,比起切雪纺,我猜到简陋了许多,被褥也只有一床。

    那女人见我的脸色,笑道:“姑娘,劳作坊便是这般条件。”笑着出去,又回过头道:“忘了告知姑娘,你的朋友的住处便在你们的对面。”

    我惊喜万分,忙开开窗子,喊末生的名字,唤了许久,才见有个人抬着筐子颠簸的走过来,我细看,发觉是末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