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五十章 此去不归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我感觉我被带上了岸,猛的咳嗽起来,呕出了些许的水,我难受的紧,想起方才的事,回过头,发觉将我拖上岸的人,竟是末生。

    他今日的衣着也算华丽,是上好的绢绸。今日是他的大宴,自然是要体面些,不过方才着了水,也显得十分狼狈。

    他见我醒了,忙道:“顾姑娘,等一会儿。”说完,忙转身过去,我才发觉他身后还有另一个人,见是一个男子着装,但细看,发觉是个女子。

    我凑近了看,发觉竟是那日的公主!她还未醒来,我不知她为何会在这里,但看目前的情况,应是末生救了我们。

    末生一时有些焦急,看向我,道:“如今情况有些复杂,等会儿同姑娘细说,姑娘现在可否帮我一个忙?”我看着他,大致明白了要做什么。

    他叫我帮他给公主做按压,我回想起今日的事,如今看向船那边,似乎已没有什么事情了,只是依稀可见一些星火,大船上仍旧可见人跑来跑去的身影。

    我听他的指挥,帮公主做复苏,末生在一旁边说边向我说明今晚的情况,大致情况本是他才要安排混乱,突然船震动起来。才有人通报,说那边有几辆船只在这边不远处,在朝船上射箭。

    今晚是状元宴会,如今有人挑事,必是同朝廷政事分不开。末生意识到事情不对,急忙来寻我。不想一些商贾和达官贵人见事态不对,只想着保命,纷纷跳船,一时情况混乱,寻不到我。

    末生在寻我的过程中,恰巧碰见了本想出宫来凑热闹,却与侍女走散的公主,见事态混乱,只得带公主先走。

    公主水性不好,在带公主上岸时,听见呼救声,末生又折回去寻我。不想歪打正着,正是救了我。

    公主稍微有了些反应,但也只是将水咳了出来,还未苏醒。末生背起她走,因为不知发生何事,也不敢停留,又因为我的情况,不能多留。

    我看了船一眼,见无大碍,也放下担心挽歌、蓁蓁、金兰的心来。我们寻了家附近的较为隐蔽的小客栈,弄了两间房,我同公主一间,好照顾她。

    我本想出去寻大夫,却被末生拦住,道:“你出去定是危险,让我去,如今状元上任未有多时,我去了,也少了几分危机。”

    不过一会儿,末生便带着大夫回来了,大夫来替公主把脉,道:“这位姑娘是平时不大经受过什么,身子较弱,如今受了风寒,又呛了水,也无大碍,只需按时服药即可。”

    我点点头,末生送大夫出去,顺便要了方子,抓了几服药回来。他去煎着药,又买了几套衣服回来,道:“你们的衣服都湿了,都换上,你的行李怕是也湿了。”我向他道谢,感谢他思虑的如此周全。

    我帮公主换上衣服,自己也换上,才觉得全身轻松了许多。公主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应是常年在宫中有专人服侍,又娇贵的原因,定是受不住这般的事情。

    我守了她一会儿,便去寻末生。讲起今晚的事,道:“末生,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去离京城、祈都都远的一个小城镇,做一些自己喜爱的事。”末生略思考道:“此去,可还会归来?”

    我摇摇头,笑道:“此去不归。”

    末生似下定了什么决心,道:“顾姑娘,其实我考功名,只是想有些俸禄,便到地方当官,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便一世平平淡淡的度过。”我看向他,道:“末生,如今,你有大好的前途,以后也许你的想法会变的。”

    他摇摇头,道:“不会的。”他眼神坚定,道:“此次事故,必有人伤亡,若是自此末生消失,竹城消失,那这一切,不就理所当然。”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末生,你努力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如今,你却因为逞一时之快,而误了一生的景,这值得吗?”他未再看我,声音轻的像缕风,道:“值得。”

    说完,他倒了碗药,站起道:“明日一早便出发,你不必担心,我先将你送到月镇,再回来秘密将公主送至宫中,我再去寻你。不过来回四日的时间,也不长。”他顿了顿,道:“只是从今往后世上再无末生,再无环采阁竹城,你还愿意吗?”

    我看着他,笑道:“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会在意一个名字吗?”他回笑,点点头,道:“好,那我们明早便出发。”

    话音未落,门便被推开,见扶着门要摔倒的公主。我忙去扶她,不想被她甩开,她未看我,径直走到末生面前,道:“你走不走与我无关,但你不能将我送至宫中!”

    末生站起扶住她,道:“你消失的事,宫中怕是今晚便已经知晓了,若是知晓你来了宴会,又寻不到人,陛下定是会着急的。”

    她甩开末生,坐在了凳子上,道:“那……便别把我一人丢在这客栈,我同你们一起前去,到第四日黄昏时分再送我回来。”她抬眼看末生,道:“放心,我不会供出你,我只是想去看看外面。”

    说完,她便站起身,瞥了我眼,道:“我也不会拆散你们。”我见她误会了,忙道:“公主,不是……”话未说完,便被公主打断了,她道:“好了,我有些困了。”我见她未有听进去的意思,便也作罢。

    我同末生收拾了东西,我才回了自己的房间,见她已在床上躺着了,听见声响,也未转过身。我从柜子中拿出被子,打算在地上睡,公主定是不习惯与人同睡的。

    我铺着被子,只听她道:“若是不方便,不会再定了房间吗?”我解释道:“因为公主的病情有些反复,晚上可能会发热,若是身旁无人看守,怕是会有些危险。”她未再说话。

    半夜的时候惊醒了好几次,也因为公主的事情不敢深睡。不想她未发热,也未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只是一晚都未睡好。

    早早的听见外面的鸡叫声,我便醒了。我忽想起在沈言的院子中,都是汲湘来叫醒我,我还曾想过,若是在他的院子中养几只鸡,也是不错的选择。

    末生买了辆普通的马车,马却是上好的千里马。公主的病情已经好了许多,只是脸色仍有些虚弱。

    我们赶了整整两日,才到了月镇。月镇真的是个极小的镇子,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公主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脸色也渐渐好转,只偶尔咳嗽。我们寻了一间客栈住下,才进客栈,却见桌子上都是灰尘,似很少人来。

    我本想换一家客栈,末生说怕到处走更会引起些关注和麻烦,便只得将就一晚。明日再去看院子和购置的房子,因为离这里还要走一些路程。

    不想我们坐了许久,都未见有人来,门口柜台很新,上下楼的楼梯也看是有人的样子,我们才刚想走,便从后院有人进来,道:“客官,来了便坐下吧。小店是地方偏僻了些,但小店的总店便在月镇中心。”我进来时未见这客栈有匾牌,便问道:“这店怎么没有匾牌?”不想那店小二神情有些变化,道:“这不是一直没有多少生意,都是靠总店那边撑起来的,因此本想拆了。”

    我们便未有疑心,这种小镇上客栈生意确实不好做。点了一些菜,上了后香味确实让人食欲大增。我尝了一口,觉得这味道不错,为何开不下去?

    末生将菜布在我和公主面前,道:“怕只是小镇,人人自给自足,这菜固然好吃,没了生意,自然卖不出去。”我点点头,将菜放的离公主近些。

    过了一会儿,我们已经差不多吃完了,我起身来去叫店小二结账,不想却寻不到他,我走到后院,见了后院一片枯草,井水也已干涸。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忙走到前面,却发觉桌子处,末生和公主已然不在了!

    突然似乎后颈被人用什么敲了,有些晕,又觉得有些恶心,心想不好了。但只感觉到眼前发黑,四肢酸软无力。

    未想才逃过一劫,便又中了圈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