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四十九章 变故丛生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回到环采阁时,已是黄昏时分了。才到了门口,便见门口的一个男子,侍卫模样,见了我们,忙下来道:“阁主已经等候多时。”说完,便径直向里面走去,想到明天的计划,一时紧张,觉得有些出冷汗。

    挽歌走到我身旁,道:“无妨。跟着我。”我应了声,紧紧挨着她。上了楼上,进了房间,这次没有了屏风,也只有那个男子一个人坐着品茶。

    我们进来,他未曾抬眼,挽歌行礼,我不想行礼,却又觉得不合适,正犹豫之间,听见他问道:“宴会的情况如何?”挽歌回道:“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他点点头,道:“你去再检查看看,务必没有意外。”

    挽歌应了声,看了眼我,应是担心我,道:“竹城,随我去吧。顺便看下你舞蹈的细节。”我刚要转身跟着去,不想他叫住了我,道:“不必,我亲自监督她,你去便可。”

    我心里一紧,看了眼挽歌,示意没事,只得转身站回去。挽歌走后,他又一言不发,良久,才道:“你见到我,不必行礼么?”我低头道:“方才是想行礼的,是被阁主打断了。”

    想着明日便要发生的事情,也不能引起他更多的注意,便不能像平时那样同他对着,但如此想来,若是太反常,便更会引起注意。

    他未说话,只站了起来,走到了隔间,回过头道:“来用膳。”我呆了一会儿,才跟着走进隔间,桌子上已布好饭菜,都是些家常小菜,难怪方才站着便闻见些香味。

    我是饿了,但是同他一起吃,再好吃的,怕是都没有胃口。我坐了下来,他也坐着,一直都没有说话,但见他很少吃菜。

    我看以往他的胃口不错,怎么今日这样了。我轻声问道:“你今日……”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他停住了动作,看向我,道:“未吃过这些。”

    我愣住了,指指这一桌子的菜,挑眉道:“那你叫人做那么多?”他未回应,过了一会儿,又道:“你胃口从来都不好。”这似乎是句判断,说完,又问了句:“是吗?”

    我道:“嗯,向来都是这样。”我想起了以往的岁月,想起了在学院和朝槿吃饭,想起了来了这以后,和婆婆,和杜贺兰,和秦伊,还有……桃花树下,和他们吃的饭,我的胃口向来不算特别好,但也是很好的。

    我总不能说,是因为同他一起吃饭,因此才吃不下去吧。

    我们吃完了,他坐回了主厅,倒了杯茶递与我。我愣了一下才接过,找了处座位坐下,我喝了口茶,思考起了明天的事。

    听见他道:“若是为了明天的事,不必紧张,左右不过是个宴会。”我一时紧张,忙点头应声道:“嗯。”他喝了口茶,道:“不过你也不能松懈,还是练几遍舞吧。”

    我庆幸可以离开这里,道:“好,我现在就去寻挽歌。”他似有些怒意:“怎么?这里地方不够?”我回道:“因为挽歌是擅长于此,若是有什么错误,便可以……”话未说完,便被他打断道:“我见过的舞蹈不少,无妨。”

    我叹了口气转过身,他见我的神情,道:“你同挽歌的关系倒是挺好。”我不知说什么,又怕我走了后连累挽歌,只得说:“挽歌是个很好的人。”

    他点点头,道:“上次小宴我便未见过你跳舞,宴会上我未必有时间,如今刚好。”

    说是跳舞,不如说是已经是身体本能的动作,我一直在思考明天的事,方才也只听进去他说他未必有时间的话,想着计划应该可以顺利进行。

    我跳了一遍,才回过神来,只听他道:“不必再练了,今日回去,好生休息吧。”我走出门口,觉得他今日的态度有些奇怪,往日他都不说我不快,今日却格外忍让。

    回到房间门口,见挽歌已在里面等着,见了我,站起身道:“带你去个地方。”我跟着她,走到湖边,见到早早停靠在岸边准备宴会的船。

    船上挂着许多风铃与彩布,一副喜庆欢乐的模样,挽歌带我上了船,进了里面,我才知道,她是来带我熟悉船内的,她给我一一介绍,我便一一记住。

    这船的设计便是为了宴会的,几乎与环采阁的布置一模一样,连房间的布置都同环采阁如出一辙。

    我听着挽歌说话,看着这里的布置,也看明白了。只是上船的时候,看了眼这湖,这片湖不知深浅。我很担心,因为到时候如若要从这船上跳下去,我怕这水会淹没了我。

    我水性虽然不错,但也不能应付这么复杂的情况。因此,我还是要拜托挽歌将船靠的离岸近一些。我同挽歌说道:“这边水很深,因此将船靠的近一些,这样怕是才可以保全自己。”

    挽歌点头道:“嗯,我会安排下去的。”我向她道谢,回到了房间。想着明天的事情,一夜辗转难眠。

    过了今天,我们就都要分开了,上官府迎娶唐染的日子便在今日,宴会的时候,上官府如此做,不过是因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想借着光罢了。我们先送别唐染,也能给她一个祝福。

    我未曾想过看她离去是什么样子,但未免也有些感伤,觉得命运总是这般不留情面。

    第二天早上,上上下下都在忙碌着,我们已经开始准备表演的东西了,而唐染,已经开始打扮,明艳的红色十分美丽,可是如今看来,却莫名有种悲戚的意味。

    代替唐染的女子,已经同我们一同准备了,有蓁蓁帮我弄着妆容,我一直在担心末生是否抽得过身来。只差服饰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蓁蓁说阁主叫我过去。

    我明白如今阁主并未完全信任我,因此明明他应该还有很多的事,却还是要叫我过去。到了熟悉的房间门口,我未敲门,直接走了进去。

    他依旧坐在那个位置,品着茶,见我来了,道:“你来了。”我坐在某个位置上,拿起茶杯喝茶,发觉与以往的不太相同。我抬眼看他,他只道:“你不是不喜欢喝我喝的苦茶。”

    我继续喝了一口,发觉味道是果茶,我一时好奇,问道:“为何换了茶?”他顿了一下,道:“果茶价格便宜许多。”我明白他说不出什么好话,便没有再理会。

    他继续看向我,道:“虽然此次是朝廷举办的宴会,但也没有太紧要,像这般的宴会宫里也不少,只是这次出了新花样。”我未理解他话中的用意,只回道:“我明白,我不会失误的。”

    他叹了口气,放下茶杯,道:“如今你的聪明倒是都没有了。”我未理会他,也不想再去揣测。在他这儿练了舞,用了午膳,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楼下,忽被人拉住衣袖,我回过头,见是蓁蓁。她悄声道:“姑娘和我来。”我也跟着她走,只见她带我到环采阁一处已经废弃的地方,从角落处拿出一套衣服,道:“姑娘快换上。”

    我见这套是环采阁侍女的衣服,大致猜到了她的用意,笑道:“若是你想帮我,便不要插手。”她见我猜到了她的意图,眼眶中已有泪水,道:“姑娘,我不是有意出卖你,而如今,我只想弥补姑娘。”

    我拉住她的手,道:“我明白的,本就与你无关,回去吧。我自有安排。”她听完,未有惊讶,道:“好。”

    我们回到房间,挽歌已在房内,见了蓁蓁,使了个眼色。我笑道:“蓁蓁,你出去吧,在楼下帮我看着些。”蓁蓁听了,点点头下楼去。

    挽歌眼中满是疑问,我笑道:“她本就是个好姑娘,只是身不由己罢了,我走了后,还希望你多多照顾她,还有,保重自己。”挽歌轻笑,道:“如今,你还是顾好自己的事吧。”

    末生叫替代我的那个姑娘已经在挽歌的房间内了,只等表演完,末生安排好的混乱发生,我们便互换。

    下午上官府抬轿前来,唐染早已换上新衣,看不见脸,但我觉得,一定是极美的。上官府用妾的标准来迎娶她,虽不是辉煌华丽,却也不输于其他一般女子。

    唐染坐上了轿子,我同金兰一同去送,在轿子门口扶她上去,阁主允了采苓陪嫁。唐染探出头来,金兰忙道:“新娘子别揭了这盖头,不吉利。”

    唐染笑出了声,道:“无妨。”她揭开盖头,确实惊艳。她看向我,道:“竹城,我想同你说几句话。”轿夫听闻,便退到一边。

    我凑过头去,近看着她,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脂粉香味。她轻声说话,脸上有笑意,语气却是哭腔,她道:“竹城,我好生羡慕你。有爱你的人,也有你爱的人,你的路还很长,你还有很多东西。”

    说完,她顿了顿,我才想安慰,她便叫轿夫道:“可以走了。”在轿夫抬起她的那一瞬,听见她轻声道:“而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一时愣住,看着轿子离去,愣在了原地。

    很快,到了表演的时候,我们下午便上了船,那姑娘随着侍女一起混入了船内,在定好的房间待着。时间越是接近,我便越是紧张。上了舞台,见了身边的人已不是唐染,只有金兰。

    台下楼上的人很多,我却不是因为这个而紧张。表演结束,同金兰告别后,忙去到房间中。见了那姑娘,看不清脸,但无论从神态还是身形,都是极像的。

    她见我来了,道:“走吧。”这一听,我才发觉声音也是极像,我向她道谢,忙换了衣服。

    走到船边,见离船不远处,确实停着一张船,船头点着一盏莲花样的灯,同末生描述的相同。我正要跳下去,船上便传来一大波震动,随后听见各种喧闹声,一时见身边许多人往水里跳。

    我不知发生何事,只得先往下跳。不想这水比我想象的要深,我努力向小船游过去,不想许多人先先后后跳进了水中,一时我周围都是人。我游了一段,发觉小船已经划走。

    我大声喊着,被周围的声音冲淡。我才见了另一边来了许多船只,有许多火星,那些火星向这船飞过来,才知道,那是有火球的箭。这定不是末生弄的,只能是恰巧遇见别人应是趁着这时机制造动乱。

    我只得改变方向向岸上游,不知怎么,我想起了沈言。一时走神呛了水,我看周围很少人,忙叫救命。我正想着肯定完蛋了,不想有人拉住了我,使劲把我往岸上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