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四十七章 陌路相逢

时间:2020-10-02作者:复思浅

    那人在第二日准备进宫的清晨时,唤他的侍卫送了套衣裳来,那套衣裳简洁大方,质地却可见的极好,他叫那侍卫带的话却十分刻薄,那侍卫同他一般冷淡的神色,道:“姑娘,阁主说,进宫便是代表环采阁,别给阁主丢人。”我点点头,心里有些怒,只得道:“告知阁主,我定会安安分分,不会给环采阁丢人的。”

    我将环采阁三字特意说重了些,那侍卫未有反应,应了声便退下了。用了早膳,见挽歌正好来寻我,我换了衣服出来,见挽歌愣了愣,我下了楼,笑道:“怎么了?”她回过神来,笑而不语。

    我们坐上马车,发觉这马车并不算华丽奢侈,但却让人觉得大气。如今脸上戴着薄纱,冬日也正好挡住了些许冷风。不知颠簸了多久,约莫晌午时候,才到了。到了宫门口,才认得古书上所写,宫殿得气势恢宏。

    走了许久,见了许许多多的宫女太监侍卫来来往往,应是今日宴会的原因。进了正殿大殿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今日的宴会听闻一来是为末生与公主定下婚期,二来,是为了状元宴会在环采阁置办的规划,具体还有个原因,便不得而知了。

    我们走进大殿,只听见大殿门口小厮向大殿里喊道:“环采阁觐见!”这声音我原本想着那么大的大殿,定是听不见的,我前脚刚踏入大殿,便听见他的声音在殿内回荡。殿内已经坐着许多人,但也都是窃窃私语,这一来一去的声音,也就只有殿门口喊话的了。

    有内侍直接领我们到了离最上位第四桌的位置,宴会的摆桌除最上位以外,分两边,两边又有两排桌子,看这位置,便知环采阁在京城的位置举足轻重。我见我们在第一排,对面的位置又是空的。不禁感到好奇,前几桌的位置,是怎样的人才能坐上。

    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前几桌却一直未有人来,直到我听见那声音道:“荠青楼觐见!”我一度以为是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幻觉,竟会听见熟悉的名字。

    我愣了愣,继而见到了无比熟悉的身影--蕙纕。她今日也是仪态万千,穿着华丽,笑着进来,更未想,她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有意低头,挽歌看我脸色不对,悄声耳语问我道:“可是身体不适?”我回道:“有故人来了,不便相识。”她见我脸色有些难看,道:“不必惊慌,等宴会开始一会儿,你便找借口出去。”我点点头,便一直低着头。

    不想我所忘了的,实在是太多了,比如这场宴会的第三个原因,比如那些故人的身份。

    我未反应的过来,便一个一个让我惊慌失措。

    “二品将军秦子城觐见!”我本不知这是谁,直到我见了站在一旁的宁淮安,我才感叹自己的愚笨,这既是将军,又姓秦,不就是秦伊的父亲嘛。

    幸亏秦伊没来,不然她可能会认出我来。我还未放下心来,又听道:“杜府杜贺兰觐见!”我本是喝着茶,打算将自己的惊慌掩盖过去,差点喝的茶没喷出来。

    挽歌见我脸色实是不太正常,便问道:“怎么了?”我不知该如何说起,道:“以往我认识的故人,已经来了两三个。”挽歌怕是未料到,因为今日所来的人,都是有权有势,她定了定神,道:“低着头,别抬起来,一有机会,我便引你出去。”

    我点点头,应了声。他们都坐在了离我不远的位置,让我无处可逃。最后,听到声音道:“皇上驾到!三王爷觐见!”大家纷纷站起行礼,我还未回过神,又不敢动,幸亏有挽歌拉了我一把,我才恍恍惚惚回过神来,跟着起来行礼,却也不敢抬头。

    直到看到一黄一青的身影过去许久,才听见上方传来的声音道:“平身,都坐吧。”我刚刚低着头,未见周围,发觉身边的人都坐满了,幸得一旁的人都不认识。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发觉这一排的第二桌,正是那位高瀚将军。而这边的第一桌没有人。

    我顺势看向对面的第一桌,这一看,便当场愣住了。

    是沈言。

    我到底是在环采阁中呆了多少安生岁月,竟忙想着要逃出去,想着要见末生,忘了他是王爷的身份。我已有多久没有见他了,除了衣裳换了,他似还是我熟识的模样,温润如玉,笑似明月。

    我迟迟未见末生,也未见公主。只听皇上讲了许多,大致是哪日是良辰吉日,哪些风俗,听着听着,头一直低着,脖子有些酸,有些走神。直到听到了句“环采阁”,才一下回过神来。

    我见了挽歌起身到了中间,道:“皇上,环采阁关于那日宴会的事情,已经一切准备妥当。”我不知该做什么,只见挽歌朝我使了个眼色,道:“只是这具体细节,还要同状元商议。”

    皇上听了,略有思考,道:“状元便在清水阁,你便去寻他问清楚。”

    挽歌应了声,转过头对我道:“竹城,去寻状元,问清楚事宜。”一时之间,见了宴会上的目光都向我这边看来,我行了礼,也不敢抬头,便赶紧退下。

    我的情绪还未稳定下来,只觉走出大殿,浑身都轻松了许多。等平复了些,却不知身在何处。我看远处有几个宫女打扮的人,便前去问,她们指了地方给我,我朝那个方向走了许久,见一处亭子,门口写“清水亭”。

    我庆幸着自己很轻松便找到了,门口有两个侍卫,见了我拦住道:“什么人!”我拿了那人给我的玉佩,道:“环采阁的,奉皇上口谕来问状元些宴会的事宜。”侍卫见了玉佩,忙让开道:“姑娘请进。”

    我进去后,不知末生在哪一间,我打算一间一间找,忽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我吓了一跳,忙回过头,发觉是末生,才缓过神来。他穿一白色衣裳,仍是初见他时那般书生的模样。他笑道:“顾姑娘。”

    我一直惊讶于他能一眼认出我,也感到欣慰。想起今日之事,忙拉他进屋去,悄声道:“末生,出事了。”我将面纱拿去,他见我神色有些紧张,正色问道:“何事?若是因为宴会的事,我这边的人都安排好了。”

    我不知从何说起,只得简洁的叙述给他听,他听后,震惊之余,喃喃道:“此事确实难办。”顿了顿,又道:“早听闻这环采阁阁主势力庞大,若是他要干涉此事,只怕事情会更加复杂。”

    我听了,心里的绝望愈发强烈,我也下定了决心,道:“末生,我的事,你便不要再管了。我不想拖累于你。”

    他看向我,道:“我与姑娘之间,何来拖累?以往姑娘同那位公子救了我的性命,若不是你们,何来我的今日?”我想起宫弧,便愈发有些难过,道:“是他救了你,不是我。你以往的目标,便是为了功名,如今你功成名就,不必为我犯险。你从未欠过我什么。”

    他看上去似乎一时急了,忙道:“顾姑娘以为,我一直帮助姑娘,仅仅是为了那恩情,那姑娘便错了。我......”我赶忙打断他,道:“明知前方黑暗,便早些回头,再走下去,也不会有光明。”

    我走出屋子,一路不敢回头,怕自己心一软,便答应了他。如今他功成名就,我万万不能拖累他。我走到一处庭院,不想远处见了一身影过来,我担心回头会遇见末生,想往另一条路走,却见那条路也有人过来。

    我一时慌张,只得停在原地。

    左边那人走近了些,我才发觉,竟是沈言。

    我担心被他认出,头能有多低,便低得多低。我甚至能听到他一步步走近的脚步声,直到右边那轻快的脚步声掩盖了我紧张的呼吸,只听右边那清脆的声音道:“三哥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