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九章 未到终局

时间:2020-09-30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我听见这个声音,回过头,见是那个男子,下意识想要躲避,又意识到一旁有另一个人在,且这是大街,便壮了壮胆子,回道:“是。”

    他看了我一眼,便看向一旁的男子,问道:“这位是?”那男子本执意要送我回去,见了此场景,想是以为我认识的人,便笑道:“原是姑娘认识的人,那我便先告辞了。”

    说完刚要转身,我拉住他的袖子,看向眼前的男子,笃定大街上他不会做什么。至少这一刻我不想被他威胁。我看这个男子十分热心,等会儿和他说明情况应该就可以。

    他看我拉住他的袖子,笑道:“姑娘可还有事?”我转过头去,向那个男子道:“我还有事,你有什么事过会儿再同我说。”未等他回答,我便拉着这个人离去。

    我不知走到哪儿,直到被后面的声音喊道:“姑娘,姑娘。”我停下脚步,才发觉自己走的太过匆忙,拉着后面男子的脚步也太过急促。我笑道:“对不住。”他气喘吁吁,问道:“姑娘与那人,可是有何恩怨?我见那人也并非面善。”

    我听他说完,笑道:“他是我一个朋友,只是闹了别扭。”我不想与生人讲更多的事,便骗了他。他听后,才似放松下来,道:“那便好。”

    说完,又四处看了看,道:“姑娘可还要回去?”我才想起他还要回祈都去,便道:“你不是还要回祈都去?便不用送我了,我只想到处逛逛。”

    他还欲说些什么,我怕耽搁他的时间,便笑道:“有时间我还要去祈都去,到时你再招待我也不迟。”他笑了几声,道:“实是觉得与姑娘投缘,才会如此,若姑娘来了,必定好生招待!”

    我笑笑,转身欲走,他叫住我,道:“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我担心他会来京城寻我,到时如若我成功逃出,怕是名字已经作废了,我便笑道:“易青绾。”

    他又问了我生辰,不想他比我小了两岁,他才道:“若是易姐姐要来,便拿着这个玉佩去天席客栈寻我便是。”

    我只听过,在祈都有间客栈,唯一与荠青楼不同的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且因了许多,天席客栈不如荠青楼出名。我想着逃出去有条出路也算不错,便接下玉佩,心下感激,笑道:“我定会去寻你。”

    他点点头,我转身离去,才想起忘了问他名字。我拿着玉佩,左看右看,也未见特殊的字样。我方才不知拐入了什么胡同,出来时,已不见了原来的路。我看远处有一座桥,没有人在上面,便想着上前看看。

    我看四处没人,正庆幸着自己落得清净,刚往前一步,便被人一把拉住,捏得生疼。我不必回头也猜到是谁,只道:“做什么。”那人未回答,我想挣脱,却被拉得更紧,我想起那次在竹林中,三爷紧紧拉住我的手。

    时至今日,我更是难过,只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回过头去看他,依旧冷如冰霜,他只淡淡道:“等你的回答。”到了如今,我已做了我最大的努力,只是,一切都未如愿。我点头,似用尽所有力气,道:“我答应你。”

    他听见了,才放开我的手,道:“上官晏。”我未料到他会提起上官晏,也未作回答。他见我未回,继续道:“小心些,若是有什么事,来找我。”

    他看了眼我手中的玉佩,从怀中拿出一块玉,只是有线拴着,他递于我,道:“玉,还是佩戴在身上比较好。”我知道他看见我手上的玉,想必也猜到了玉的来源。我接过,本想收起来,他却道:“戴上。”

    我无奈之下,只得戴上,看了眼上面,刻着个“若”字。我未懂字的含义,只道:“有何用处?”他看我戴上,道:“你自会知道。”

    我一人回了湘馆,却魂不守舍。思考着答应他的事,想必那天定会出些差错。正思考着,听见敲门声,见是蓁蓁,忙起身将方才的银子递予她,道:“将其中四百两递与挽歌,说是予金兰的。”我又拿过另一个袋子,递予她,道:“这是给你的。”

    她一时愣住,又把钱袋还给我,笑道:“姑娘给我银子做什么?像是姑娘要离去似的。”我将钱袋塞在她手上,道:“若是你念着我们之间的情,便别再推辞了,我们,迟早要分离的。”

    她一时哽咽,也许觉得我说的话有几分道理,我笑道:“你办完了事,再去帮我买些酿桃花酒的材料来。”我正要拿笔写下,不想她道:“我知道的,自姑娘提过,我便去看了。”

    我心里高兴,便道:“那快些去吧。”她点点头,眼圈有些红润,道:“我去了,姑娘等着我。”蓁蓁走了,我便坐在房间里,原本已经明朗的未来,如今却再度陷入迷茫之中,不知所措。

    到了晚上,我早早便睡了,蓁蓁许久未回来,我有些担心,便起身打算去寻。才出了门,便见了蓁蓁从远处赶过来,我看她小跑着过来,忙笑道:“跑什么!又不急。”她摇摇头,笑道:“材料已经放在一个房间里了,买白酒排了许久的队。”

    我点点头,也未有过多的思考,只道:“明日便是第二次见客了,你安排准备一下,我今日有些累了,便先歇着了。”她点点头,道:“姑娘睡吧,我会办好的。”

    我躺到床上,有些昏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闻见了一阵香味,十分安心,我闻着这香味,竟不知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第二天天已经亮了,我才醒了过来。我起身换了衣服出门去,未见蓁蓁,倒是见了迎面走来的唐染,她见了我,与身后的采苓道:“状元要来,可有准备妥当?”采苓点头应声,她扫了我一眼,笑笑,便进了房间。

    我并未在意,却有些无奈,我下到了院子中,也未见有人。我走至环采阁里,有个女子见到我,过来道:“竹城姑娘,蓁蓁说,若是你来了,便去寻她。”我点点头,跟着她走,走了许久,到了三楼尽头的一个房间,这女子离去。

    我敲了敲房间门,手还未放下,便见蓁蓁急匆匆的来开门,我看房间内摆着许多东西,早已布置好了,问道:“可是干桃花?”她点点头,道:“若是来年三月,姑娘还有如此雅兴,再采摘了也不迟。”

    我想着往后,便笑道:“先将如今的完成了才是。”蓁蓁点点头,让我进来,又关上门。我看着这房间,宽敞明亮,问道:“可是挽歌给的房间?”她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是。”我点点头,未再说什么,只跟着蓁蓁帮忙。

    中午也有人送了饭来,想到挽歌,心里更是愧疚。一直到了下午,才有人来敲门道:“竹城姑娘,该准备了。”我应了声,叫蓁蓁收拾着,自己跟着这个女子走到房间内,任由她打扮。

    打扮好了,我只觉得有些累。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便坐到屏风后,坐了许久,有人进来,看是环采阁里的女子,她见了我,道:“姑娘,房间临时有变,请姑娘随我走。”我点点头,便跟着她,见唐染房间也有女子去了。

    到了环采阁三楼,不知哪个房间,她领我进去,我看是布置好的,比起那边更为华丽,床、桌子、琴,应有尽有,我坐在屏风后。过了好一会儿,听见一旁的房间有人进去了,想到那个是末生,一时有些莫名。

    又过了一会儿,才听见我这边门也被推开,又被关上。我坐着,也未答话。只听对方先道:“姑娘。”我听了这声呼唤,觉得不对,先是称呼,上官晏绝不会如此称呼我,再其次,声音不对。

    我未敢确定,轻声问道:“可是上官晏公子?”对方未答话。我刚要起身出去看,便与对方撞个正怀。我抬头,一是震惊,竟是末生!末生看着我,看了我许久,声音有些颤抖,道:“顾姑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