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八章 希望所在

时间:2020-09-30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过后的几日,夏离沧都会遣人送来些吃食,不同花样的。我没有心思吃,便每次都分给环采阁的人,留给挽歌、金兰与唐染一些,最初唐染还会接受,到后来便婉拒了。我们都知道她的心思,便都没有太多理会。

    唐染本与我们生疏,经过这件事后,便愈发同我们疏离起来。直到那日蓁蓁拿来名单,我同金兰正在做些手工,挽歌一向是把所有人的名单都予我,再让我给她们。

    才拿过来,我本想让蓁蓁拿去给唐染,不想金兰拿过来,细细端详,我看她好奇的样子,笑道:“你不忙着看你的,看她的做什么。”她似没听见我说话,只愣了一下,而后抬起头,缓缓道:“状元......当真选了她。”

    听完金兰说的话,我一愣,拿过名单,见第二页一个名字,赫然是“末生”无误。我一时愣住,未反应过来,末生,不可能沾染这种地方。还是说,他变了。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末生会认出我。

    我失了神,只将名单递与蓁蓁,叫她递过去。金兰不明所以,以为我也喜欢状元。便安慰我道:“竹城,你莫想了,那状元不过是见了演出,觉得新奇罢了。”我摇摇头,未做回答。

    金兰拿过我的名单,随意扫了一眼,道:“你当真要选那上官晏了?”我点头,尝了口茶,觉得淡了,起身重新泡了壶茶。金兰见我未在意,道:“若是你不愿,环采阁也不会坐视不管,姐姐又与你交好,不可能不理会。”

    我倒了杯茶予她,笑道:“便是因为挽歌会理会,我才不能让上官晏惹事。他本就是好斗的性子,若是惹出了什么事,到时也麻烦。”金兰听我这么说,也未再做声。我看她未着急自己的名单,心中大致明白了些许,笑道:“你同江大哥,什么时候定下?”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一红,道:“还早着呢。”我喝了口茶,浓了些。我看着她,道:“不早了,只有半月了。若是有意,我与挽歌说说,到时提前安排了,避免意外发生。”

    她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江大哥也有这个打算,只是不想麻烦姐姐。”我拉住她的手,道:“金兰,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够幸福,因此,如今,你便安心吧。”她点点头,紧紧拉住我,眼眶有些红润,轻声道:“到时我们大喜之日,你定要带个人过来。”

    我想着自己的近况,只怕到时能不能去都是问题,又不能告知她,只笑道:“一定。”蓁蓁过了一会儿回来,拿了名单予我,不出所料,唐染选的是末生。金兰出门,恰遇到唐染出门去,见了我们,不似前几日那般刻意回避,反而笑意吟吟的迎了上来。

    金兰扯了扯我袖子,我走上前去,问道:“做什么去?”她看了眼我和金兰,笑道:“状元要来,自是要去准备些东西,总归也不能让环采阁失了颜面。”我笑笑,道:“你说得有理。”

    我不想再与她说下去,觉得累的紧。只转过头去,对金兰道:“你回房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办。”金兰看了我一眼,道:“好。”便回房去。

    我绕过唐染,准备下楼梯,不想她叫住我,道:“你当真要选那上官府二公子,虽然他家确实升了官,可看这夏公子如此对你,如若你选了上官公子,怕是有些不妥。”

    我未回答,只径直走下去。下了院子,又听她冷笑了一声,道:“竹城,我本以为你当真与世无争,如今看,不过是想钓更大的鱼罢了。”我不想同她争辩,蓁蓁见我隐忍,想与她说什么,我拉住她离开。

    唐染说的话确实不好听,也确实让我不太开心,但只是那么一瞬间。蓁蓁一路上,一直在说着唐染这样那样,到了挽歌房门口,蓁蓁只道:“姑娘不必忍,我们去告知姐姐,若是姐姐管不了,我们便去寻阁主。”

    我拉住她,轻声道:“没有必要,我本就没有在意。更何况,你就算去寻阁主,在阁主面前,更大的利益便是唐染,又岂会因了我失了利益?”我打开门,道:“你先回去吧。”蓁蓁点点头,情绪也稳定了些,道:“姑娘小心。”

    我点点头,看着她离去,便进了挽歌房间。挽歌在里写着账本,见我来了,未像上次一样起身,只笑道:“怎么了?听见蓁蓁在门口的声音。”我坐下摇了摇头道:“无妨,只是说到吃食了。”挽歌笑笑未语。

    我打算说金兰同江吟的事,便道:“眼看只有半月了,我想拜托你帮个忙。”她以为我是说逃走的事,便笑道:“你不必担心,我早早安排了身形眉眼同你相像的女子在排舞了,到时替上便是。”我摇摇头,笑道:“我说的不是这事,是金兰同江吟的事。”

    她抬眼看我,笑道:“这事你便更不必担心,我早早便打算了,只是因了采寒三仙的身价,金兰的身价到时可能会有些高,只怕江吟......”我笑道:“江吟必是用尽所有积蓄都会赎了金兰的,如若不够,我也有些首饰,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到,到时垫进去便是。”

    挽歌点点头,道:“无妨,到时我私人给他些也不碍事,他在环采阁做事,也不愁他还不了。”我点点头,心里有了主意,与挽歌聊了会儿,便出去了。

    我回了房间,却不见蓁蓁,想着她去忙其他的事了,便也没理会。我拿出积攒的首饰,想着不用,逃跑的时候也不好带走,本就打定了主意送与他们,只是怕金兰不会收。我想起街上有一家典当铺,便拿着首饰,戴好面纱,前去典当铺。

    冬日有些冷,街上人很少。我拿着首饰进去,老板见了我,忙迎上来,我将首饰递予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拿了袋银两予我,道:“三百两银子。”我未在意,转身想走。不想忽有人叫住我,我回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门口,方才似乎是在等人。

    我站住,也未回应。男子一身青衣,布料也极为名贵。我想老板怕是也看出这一点,忙迎过来,道:“公子不知有何吩咐?”那男子看了我一眼,拿过我手中的袋子,向老板道:“这首饰怕是不止三百两。”

    我未料到有这么一出,便看向老板,老板似乎有些惊慌,又看着我,道:“公子在说些什么?这姑娘拿来的首饰,就是三百两。”这男子道:“你也看见了我们的衣着,若是你骗了人,我们都不会饶了你。你去拿这姑娘的首饰来。”

    老板有些害怕了,转身进去拿首饰。这男子看向我,笑道:“姑娘不必担心,我本就是做些这个的小生意,他就是贪心,看姑娘不懂。”我点点头,想着如今这种愿意多管闲事的好人不多了,便也未答。

    老板拿了些首饰出来,道:“姑娘这些首饰,便是三百两。”那男子看了眼,道:“不可能,方才这姑娘拿进来的,比这些多。”老板见他不确定,有些理直气壮起来,道:“公子未看清楚,怎能妄加评论?”

    我看不过去,又想着这是给别人的,便淡淡道:“玉花鸟纹梳,镶宝金簪,景泰蓝珊瑚耳环。”我顿了顿,看向老板,道:“还要说下去吗?”其实这要感谢前几日蓁蓁收拾我的首饰,并边收拾边听我讲了许多,我也只记得几样,刚好见了不在的。

    老板未料到我会记得,我缓缓道:“若是你还想再拖下去,我也有本事让你这里卖不下去。”老板忙道:“姑娘,对不住,对不住。”

    他转身回去,又拿了三百两过来,道:“望公子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拿过银子,转身欲走。听见背后那个男子道:“若是以后被我知道你这般对别人,我绕不了你。”

    我快步回去,被那男子叫住,道:“姑娘等一等。”我回过头,见他笑道:“姑娘住在哪里?你拿那么多银子,定是不方便的。”我看着他,道:“你还要等人吧,不必了。”他笑道:“今日要回祈都去,不想还帮了姑娘,我自然是高兴的。”

    我听到祈都二字,便愣了一下。笑了笑,道:“不必了,你快些去吧,莫让人等着。”他不想走,道:“姑娘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送姑娘回去,家里人知道我帮了人,不会怪我迟了些的。”我不知如何回答,忽听到身后一个极冷的声音道:“你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