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七章 不期而至

时间:2020-09-30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我明白,许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到了最终,才发觉,自己无论如何挣扎,都不尽人意。但值得庆幸的是,那些自以为控制一切的人,到头来,也会产生变数。

    寺庙永远是个让人心静的地方,因了这个男子,我能在安静的后院听着鸟鸣,享受着凉风。我是喜欢逃避的人,比起面对,我更宁愿逃避。但如今,我却避无可避。我才发觉,原来可以逃避的东西,都有纵容你的人。

    他的眼睛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话语也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他的目的所铺垫。我本以为,夏离沧便是我所见之人中最为冷血的人,但经过昨夜,我才明白,再冷血的人,都因了他心中没有爱。

    我不怕死,因了我有牵挂,却没有同样牵挂我的人。应该说,没有把我当成唯一重要的那个人的人。但那个男子说,那你便等着看吧。我心中惊慌,他的行为告诉我,他说到,便能做到。

    我不怕一个人,但却极怕连累了身边的人。他走时,看我惊慌无措,他那么容易看穿我的心思,知道我害怕,知道我不过是虚的,他只嘲讽的笑笑,道:“半个月,我只给你半个月。”

    半个月,便是状元宴会的正式演出时间,也是我决意逃出去的时候,他想是知道了,想在那天让我走不了,让我在紧要关头做决定,当真是极狠的。

    我没有对策,也不知下一步如何是好,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挽歌,如今事情变得愈发复杂起来,万万不能将她牵扯进来。如今,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不知站在院中站了多久,只觉被风吹的头疼。有个僧人来寻我,行礼道:“方丈在寻施主。”我缓过神来,点点头,便跟随着他。

    他领我到了大堂后的房间内,见里面坐着方丈,不出所料一旁也坐着那个男子,他淡淡瞥我一眼,道:“竹城,方丈有话同你说。”他的语气波澜不惊,仿佛方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应了声,走至方丈前。

    方丈未说话,我也行着礼,未曾抬头,约莫怕是等这个男子将茶喝完了,他才起身离去。方丈上前扶起我,我的手臂早有些酸疼,却未曾抱怨,因了我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

    他坐了回去,示意我坐下,道:“施主可还记得老衲今日同你说的话?”我记得的,他所说的。我点点头,他笑笑,道:“施主若是喜爱草原,便只顾一路向前便是。”

    这次我确实未听懂,他也未有解答的意思,只起身道:“施主,保重。”我今日是第二次接触这个词,不禁愣住。方丈开了门,径直走出去,留我一人在原地。

    我正在发愣,只听方才马车的随从过来,道:“公子在等姑娘了。”我叹了口气,只得跟上。坐在马车上,我想着事情,未说什么,他也未有任何言语。我坐在马车上,却觉有些冷,又有些头疼。我想,怕是着凉了。

    我顾不得更多,只想着快些回去。好不容易到了环采阁,我赶忙下了车,直奔湘馆而去。见门口站着蓁蓁,她手上抱着件外衣,见我来了,焦急道:“姑娘出门,忘了拿外衣。”一阵冷风吹来,我未忍住打了个喷嚏。

    蓁蓁见我如此,忙帮我披上衣服,扶我进去,道:“定是着凉了。”走了一截,又忽而想起什么,道:“姑娘先上去,我帮姑娘去厨房拿些热汤来。”我刚想说不用,未想她便跑开了。可看她跑的方向,却又不是厨房,我头疼的紧,想着他怕是想起什么事先处理,便未理会。

    我上了楼,本想去寻金兰,却未见她,看了眼唐染的房间,人也不在。我回了房间,发觉茶是热的,欣喜之余,忙倒了杯茶捂着。

    想着还有一次见客,且是上官晏,定是不能少了气势,因此要在那之前将病养好才行。喝了茶,房间内火盆融融,倒是暖和了许多。我躺到床上,闭着眼睛,却睡不着。

    听见蓁蓁进来的声音,而后出去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却醒不过来。这样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有吵闹声,被吵醒了,穿了件外衣,便向外走去。

    开了门,见院子里有许多人围着,我以为是上官晏又来找麻烦,忙回了房间打整了一下,戴好面纱,才出门去。

    我下了院子,见许多人围着,大多是环采阁里的人,有人见了我,忙大声道:“竹城来了。”我隐隐约约见了中间的人,一时愣住,竟是夏离沧!我看了看四周,未有上官晏的身影,便放下心来。

    其他人听了,忙让出一条道来,我才见了夏离沧站在中间,有些欣喜地看着我,在他旁边,是一辆马车,马车上堆着许多礼品盒,我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见我来了,忙过来拉住我向前走去,我看着他拉着我的手,心里有些异样,一是想起从前,我还喜欢着他的时候,二是他昨夜醉酒,所言所语。我一时思绪不知道了哪里,只觉得恍惚的很。

    我看着马车上堆着的礼盒,听见身旁的人的各种声音,我看着夏离沧,他也看向我,笑得开怀,指指马车上的东西,笑道:“喜欢吗?都送给你。”我上前去,打开礼盒,有胭脂水粉,有首饰,有吃的,应有尽有,只是这些,不是送我,怕是去赎一个青楼女子,也绰绰有余了吧。

    我未懂他的意思,只合上礼盒,道:“请夏公子拿回去吧。”他一时愣住,又笑道:“你喜欢其他的什么,我去准备。”我摇头,叹了口气,道:“夏公子送的东西,很贵重,只是竹城不能无故收了。”

    他笑道:“怎是无故?竹城姑娘不是说过,只要认准了,就没有轻易改之的道理?”我想他误解了,感谢也好,什么也罢,如今的我,如同掉进漩涡,不想同任何人有牵扯,更不想他好不容易有了所爱,却又一次被我所拖累。

    我道:“下次见面,我早已定了上官府二公子上官晏公子,夏公子,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他似乎未反应过来我说的话,也未敢相信。只看着我,皱着眉头,道:“那个混混,你竟应了他?”我未看他,撇过头,道:“与公子无关。”

    他笑了两声,过了一久,才道:“那姑娘,好歹,留下一样东西吧。”我看向马车,道:“那便留下吃食吧。”说完,我转身欲走,他一把拉住我,拽得极紧,我回过头,见他似乎有些慌张,重重道:“姑娘记得吧,我说的话,保重!”

    我被他说的话和他的神情震惊,他慢慢放开手,道:“你要的东西,我会留下的。”说完,便回头而去。我一时未反应过来,只愣在原地。

    蓁蓁不知从哪里回来,见我站在原地未动,忙过来,道:“姑娘受了风寒,快些回去吧。”我点点头,便回了房间,见桌子上摆着一碗热的姜汤和一碗药。我看向蓁蓁,道:“这些东西哪来的?”蓁蓁低头,道:“是我去外面买来的,姜汤是厨房煮的。”

    我应了声,便坐下喝着。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蓁蓁上前开门,见是几个小厮抬着礼物盒来,大约有四五个,蓁蓁打开来看,都是吃食,种类丰富。我心下欣喜,但一丝悲戚又涌了上来,只道:“收起来吧。”

    约莫晚上,金兰与唐染一同来寻我,金兰才进来,便四周看了看,见了盒子,忙抱起看,道:“阿城,早早便听说了有人来送礼,不想有那么多。”唐染见全是吃食,问道:“便只有吃食吗?”蓁蓁在一旁,插道:“本又一马车的东西,姑娘只要了吃食。”

    我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说。果不其然,唐染的脸色有些不好,我将盒子里的东西给她们吃,唐染却吃得极慢,且脸色有些不好。

    我本想安静度过的时间,却被意想不到的事打乱,再也无法回归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