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六章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时间:2020-09-30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保重”,这个词已经不记得夏离沧什么时候对我说过,但我记得,他确实对我说过,且不止一次。因此当我看见这张纸条时,更多的是震惊。

    震惊于熟悉的人对我所说的熟悉的话,那一瞬间甚至以为,他认出了我。但又随即否定,如今的他,全身心都在柳红酥身上,又怎可能还有精力,顾得上我呢?更何况昨夜,他是醉了酒的。

    过了中午,挽歌才回来。我去了阁里寻她,见她正忙着什么,我未看,只坐在一旁,她专注的未发觉我的到来,过了一久,才被我惊到。

    我倒了杯茶予她,笑道:“若是我想做些什么,早早便得逞了。”她接过茶,无奈的笑笑,道:“你说的倒是,看来以后我的房间还是锁上比较好。”我看她是在开玩笑,便打趣道:“只有我敢进来,你上了锁,我也会想办法进来。”

    她将茶一饮而尽,合上她在写的本子,起身坐在我旁边,道:“这几日未有什么大事,怎么来寻我了?”她思考了会儿,忽想起什么,问道:“那位故人可有见到?”

    我笑道:“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她忽紧张起来,道:“难不成,出了什么变故?”我摇摇头,笑道:“安心吧,不是什么大事。”我将事情始末告知于她,并将下次见客选上官晏的事和她说了。

    她听了,紧皱着眉,道:“若是从前,这上官晏倒是不足为惧,只是如今上官大人似乎有升官的趋势,在这个时期,还是最好不要得罪于他。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转头看我,我点点头,轻声道:“我也是考虑到这点,如若我这会儿得罪了他,只怕到时会影响我的计划。”

    挽歌点点头,看着我,道:“只是委屈了你。”我摇摇头,心里又想起那个男子说的话,我不能再连累于挽歌,因此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只由我一人承担。

    我和挽歌聊了一会儿,想着她还有事要做,便先离开了。走到走廊上,正思考着,自己如何才能万无一失的逃出去。旁边的房间门忽被打开,我被吓到,一时愣住,见开门的人是那个男子,欲快步离开。

    不想被他一把拉住手臂,我刚想挣扎喊人,却被另一个人捂住嘴,擒着手,一时无法动弹。这男子未看我,道:“带下去。”这人应是他的随从,只应了声,便拉着我下楼去。我试着挣扎,但这人却丝毫没有一点留情,只绑得更紧。

    他带我从一条小径走,应是环采阁出去的小路,从这条路走,直到他带我上了一辆马车,都未见一个人。我不再挣扎,也知道毫无用处。

    我上了马车,他看我未有逃跑的意思,才骑上了马,但却一直盯着马车。我拨开帘子,想往外看看,却见他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我有些怒意,道:“我定是逃不走的。”他未回答,只转过头去,未再看我。

    我看着这马车,虽不如三爷的豪华,但内部却是用了更好的木材所制。我不禁更好奇起来,关于这个人,他绝不平凡,但又如此神秘。

    等了好一会儿,我都快要睡着了,才见了他拨开帘子上来。他见我靠着,未有逃跑的意思,道:“为何不走?”他明明派遣了个人来看着我,还问我为何不走。我未回答他,只闭上眼睛靠着。

    他也未再问我什么,只道:“走吧。”话音刚落,马车便开始启程。我想起蓁蓁和挽歌,怕他们寻我,又睁开眼坐好,看向他,才发觉他闭着眼睛坐着。我看他不像在睡觉,又细细看了看。不想他忽睁开眼,刚巧对上我的眼睛,我一慌,忙坐正了。

    他淡淡道:“说吧。”我道:“若是环采阁的人寻我,该如何?”他未回答,又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道:“你没有那么重要。”

    我懂了他的意思,虽有些恼怒,但他说的话却是实话。我拨开帘子,想看看是要去哪儿,却见已经到了一处郊外,两边都是树林,似乎正在上山。

    我本想问,又想着以他的性格,未必会回答我,便不问了。今日因了上官晏的缘故,起得太早,如今马车颠颠簸簸,且马车上十分安静,一路景色又都是树林,我困意泛起,便靠着马车的内壁,慢慢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一声:“姑娘,下车了。”才发觉已经到了,且身边的男子已经不在了,是那个随从叫醒的我。我下了车,仍有困意,我看了看四周,见确实是上了山,且不远处人来人往,似乎是座寺庙。

    这随从道:“公子先去了,叫我带着姑娘前去。”我未明白他为何带我来寺庙,知道问随从定是问不出来,便跟着他走至寺庙。这寺庙香火很旺,走近看,见匾上书:伽蓝寺,一旁还有圣上钦赐,我大致明白了,这座寺庙香火很旺的原因,一个可能是确实很灵,二便是皇上亲赐,如若是皇上亲赐,百姓一定更为相信。

    他领我到了一处偏院,便站在门口,道:“姑娘进去便是。”我点点头,便进去。刚进了门口,便见对着门口的房间内,坐着一位僧人和那个男子,那位男子见了我,只看着我,那位僧人见了我,忙起身过来。

    我还是信的,关于这些东西,也很尊敬这些修行之人,也赶忙走过去,那僧人离我两米远,便站住了,行了个礼,道:“施主来了。”我也回了个礼,道:“大师。”他笑笑,道:“老衲是伽蓝寺的方丈,行释。”

    我点点头,道:“我叫竹城,见过方丈。”他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要我进房间去,我见房间主位只有两个凳子,便坐在一旁。

    我看向那男子,他也正看着我,又转向方丈,道:“大师,可以开始了。”我听他说的话似乎与我有关,又不知要开始什么,方丈走到我面前,看了我许久,道:“竹城姑娘是与我佛门有缘的,只是姑娘命格奇特,且这命数……”

    我才知,他说的开始,是叫方丈帮我看我的命数。我想他说的命格奇特,怕是因了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只是他未再说下去,又是何意义?

    方丈叫我抬起手,翻过掌心,看了看,才坐回位置上。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我,道:“姑娘可知佛家的一句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大致懂这句诗的意思,但又不是很明白,便道:“请大师指点。”

    他缓缓道:“一切都是因缘而生,而真正能断了执念的人,又有几个。”说完便未有言语,我大致懂了他的意思,却又不是很清楚。那男子忽道:“竹城,你先出去。”

    我点点头,便先出去,走至门口,刚想离开,却才想起,他今日带我来,不会只为了来算命吧。刚想回去问,却听见方丈的声音道:“是缘,也是劫。”我想应是在看那个男子的命数,我也不方便打扰,便离开了。

    我离开了偏院,随从见了,也未拦我。我到处走走,绕到了一处幽静的湖边,四处都是竹林,只听得到流水声,来到这里,心也跟着静了下来。我坐在一处石头上,心无杂念,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听见脚步声过来,我想应是那个男子,只有他无论我在哪里,他都能找到我。我未猜错,果然是他。我起身走向他,想问他问题。

    他也止住了脚步,看了看四周,道:“你考虑得如何?”我未想他会先发问,一时哽住,也未反应过来,想了一会儿,才想着怕是问我要不要他帮我的问题。

    这个人身份太过神秘,也不知他的目的,和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如若直接答应了他,只怕有些麻烦。我道:“为什么你要帮我?”他笑了一声,道:“自是有要用你的地方。”

    我猜到了,果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只是不知要做些什么,我不敢冒险。我看着他,道:“若是我不答应呢。”他看着我,忽捏紧我的下巴,道:“我可以让你生,也可以让你死。”

    他手上的力气渐渐加大,掐的我呼吸困难,他突然放手,我未站稳,摔倒在地,我大口喘着气,他低头看着我,道:“你没有选择的资格。”

    我冷笑一声,道:“既如此,那你为何还问我的意愿?”他俯下身,缓缓道:“因为,我要的人,是要心甘情愿的。”我感觉好笑,也觉得愤怒,道:“那便杀了我试试,看我怕不怕死。”

    如今的我,已经似乎没有什么牵挂了,有倒是有,却没有同样牵挂我的。他一把将我拉起,忽凑近我,笑道:“那你便等着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