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面残思八年待 第三十四章 别有用心

时间:2020-09-30作者:复思浅

    . ,最快更新四面残思八年待最新章节!

    到了第二天一早,我才发觉今日下起了雨。本就已经是深冬了,下起雨来天气倒是愈发冷了些。因了如今只顾方案和十二月底正式的状元宴会,也不必去环采阁帮忙了。

    只是那一楼便只有我们了,之前十一月底演出后,剩余的人便被卖了身,取下了面纱,从此在环采阁内继续待下去。

    那日,见了她们,眼睛里,有无奈,有悲伤,有欣喜,有野心……我似乎在她们眼中看见了我们—采寒三仙。一个月以后的命运,又会如何?

    蓁蓁见我起了,拿了些厚的衣服进来,见我在发呆,道:“姑娘,阁主拿了些新的冬衣来给你。”我听了,笑出声来,看向她道:“松渝和梅隐可收到了?”蓁蓁愣了一下,才笑道:“采苓和湘沫方才已去取了。”

    我看着桌子上的冬衣,见都是颜色淡雅的,款式也十分简单,心里也很喜欢。如今呆在房内,火盆融融,倒是暖的紧,但一出去,倒反是有些禁不住了。我挑了件白色的,披上了披风,打算出去走走。

    蓁蓁拿了把伞,关上门,道:“过两天,怕是要下雪了。”我看着楼外密密麻麻的雨,脑中却忽然放空了。直到蓁蓁叫我,我才缓过神来。

    我们走至楼下,蓁蓁打起伞,发觉雨下的很大,出去怕是不方便,又不想回房里,回头问蓁蓁道:“环采阁里可有避雨,风景也好的地方?”蓁蓁笑着点头,道:“姑娘不知,环采阁有一处极隐秘的地方,很少人知道,那里风景不错。”

    她笑着领着我走,我问道:“你怎么发现的?”她未看我,道:“是朋友说的,不过平时也很忙,这里多数没人。”我跟着她走了许久,绕来绕去,走了一条小径,小径上方有一片树枝,需弯着腰走。

    蓁蓁在前走,我跟着向前,发觉不会淋到雨。出去后,是一片树林,中间有一处湖,湖水极其清,仍有鱼在里游着。我见远处有一处石桌石凳,想上前去看,便转头告诉蓁蓁。

    我们往前走去,雨小了许多,这里较为阴暗,被树林挡住,只余几滴雨水滴在身上,我未再打伞,只顾着向前。我在前面走着,忽听后面蓁蓁的呼声。

    我回头看,发觉蓁蓁滑倒在地。我忙扶起她,发觉她的衣裙已经湿了,一路来为了给我撑伞,肩膀也淋湿了。这本就是深冬,她穿的衣服也不及我的厚,如今着了凉,怕是会生病。

    我忙道:“我们快些回去,你且先去换衣裳。”她拍了拍下身衣裙,笑道:“不必了。今日姑娘有了兴致,若是以后下雪了,怕是难来这里了。”我摇头,将披风解下,披在她身上,她欲躲开,我按住她,为她披上披风。

    我拿身上装的手绢帮她抹去下身衣裙的污渍,道:“若是关节处湿着,往后的身体定会变差的。”她未语,我起身看她,只见她定定看着我。我扶着她,道:“走吧。”

    她点点头,又拨开我的手,道:“姑娘的好意,奴婢是知道的。但这里的景色,只望姑娘能看看,奴婢且先回去换衣服,待会儿来接姑娘。”

    我拗不过她,又想着是她的好意,也不好再三推卸。便将她披风系紧些,笑道:“那我便在这儿等你。”

    她点头,走到小径口那儿,回头望了眼我,便离去了。我走过去石桌旁边,才发觉冷了,看着这石桌,忽的想起在青冥法术学院时,见景砚的场景。桌子、凳子上都有落叶,只是奇怪这边的树到了深冬也依然青且茂盛。

    我拨开了树叶,便坐下。因了有些冷,便也不打算到处走了。只抱着肩膀,抬头望着这片树林。

    才发觉,自宫弧帮我清了病根后,头昏的毛病倒是没有了,只是自水晶丢失后,身体常会发冷。进学院时听闻过,关于水晶反噬的传闻,应该,就只是传闻吧。

    等了好一会儿,听见一阵脚步声,以为是蓁蓁,未回头,只笑着抱怨道:“你把我晾在这儿,快冷死了。”说完话却未有回应,我回过头,一时愣住,发觉是那个黑衣的男子。

    我才明白,自己还是太过于把事情想得美好,以为蓁蓁所说,这里的景色当真是极少数人所来,想着便不会遇见谁。哪怕真遇见谁,也不会是眼前的这个人。

    第一次问他路,便觉得他的眼神冷得可怕,让人畏惧。第二次在楼道撞到他,将酒泼在他身上,他所言所语,让我捉摸不透。第三次进错了房间,同他吃了顿饭,更是让我明白,眼前的人,我不敢惹,也惹不起。

    如今他看着我,却未有言语,也未有动作,他披着件灰色的大衣,仍是黑色的衣服。我知道,如今这般,定是有话同我说,却在等我开口。

    我起身,道:“公子若要寻我,不必大费周章来此,若是我未记错,我与公子的恩怨,早已一笔勾销。”他点点头,我看他难得未难为我,行了个礼,便想离开。

    才经过他身旁,便听见他道:“为何要待在这里?”我停住脚步,看了眼他,道:“自然是为了钱。”

    不料他却冷笑了一声,道:“若是心甘情愿,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我震惊之余,未料他会如此说,只想着他怕是察觉到了我的举动。

    我未说话,他转过身来,似漫不经心地道:“我可以帮你。”原来他真的察觉到了,不仅察觉,而且已经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和我做了什么。

    我控制住情绪,努力镇定下来,笑道:“公子开玩笑吧,就算我当真有一些不好的想法,这环采阁又岂是我一个小女子可以控制的?”

    他不怒反笑起来,道:“若你强行为之,就怕到时,成不了事,还拖累了身边的人。”他顿了顿,道:“我喜欢聪明的人,你也是个聪明的人,应该明白,走什么路才是捷径。”

    说完,他向外走去,未再回头。我细细思考他的话,不知他为何提出要帮我的事,但他说的话,不无几分道理。

    如若这次,我未成功逃出去,最大的牵连者,便是挽歌。她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做环采阁的掌事,若是因了我,出了什么变故,就算我逃出去了,也不得安生。

    才走到小径口,便见了蓁蓁来了,她拿着披风,见了我要走,忙帮我披上,道:“对不住姑娘,来迟了些。”我还在思考方才男子说的话,未在意。一路回去,蓁蓁见我走神,也未有言语。

    到了晚上,蓁蓁已忙着准备晚上的见面,因了我要屏风,挽歌又特意寻了个隐蔽的屏风来,见了屏风被抬进来,才想起,今晚要见的人,是夏离沧。

    我早早便准备好了,时候也早到了,却迟迟不见夏离沧来。蓁蓁进来,端了杯茶予我,道:“松渝那边,阁主已经到了,梅隐那边,江公子也早早就去了。”我点点头,正想让她出去看看,听见外面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

    我示意蓁蓁出去看看,一会儿功夫,蓁蓁便回来了。看她神色有些慌张,正喘着气,怕是出什么事了,我未听她解释,便起身出门去看。

    走到楼道上,才见湘馆庭院中,有人吵起来了。原本湘馆中是住着一起来的姑娘的,后来有些搬了过去,但还是住这些姑娘,只不过不同我们一楼。怕是楼里的客人吵了起来。

    我本不想管,才欲转身回去,便见了出门来的蓁蓁,她焦急道:“姑娘,下面吵架的人,好像是姑娘请的人。”听了她的话,我才注意到庭院中正起纠纷的两个人,细看之下,发觉真是夏离沧。

    蓁蓁在我身后道:“方才这位公子撞到了人,似乎酒醉了,只说自己是姑娘的客人,便与那人吵起来了。”

    我有些无奈,如今的他,还是最初那般性子,只是不知又怎么了,喝了酒来这里耍酒疯。

    我下楼去,见里里外外围着人,便在外面站着,不打算硬闯。方才叫了蓁蓁寻了几个护卫来,等他们到了,再插手也不迟。

    只听那人道:“就算你是竹城姑娘的客人,也不必这么不客气,又不是得了采寒三仙,只不过聊一夜,又有何资格在此炫耀?”夏离沧推了那人一把,道:“姑娘选了我,便是比你强。”那人似乎怒了,将夏离沧推倒在地,酒瓶摔得粉碎,只听周围人道:“流血了。”

    在听到这句话以前,我是冷静的,可在移动的人群中一闪而过地上的血迹,让我心头一震。我拨开人群,向里走去。看他只是划伤了手臂,未有大碍,只是喝醉了,便放下心来。

    刚巧蓁蓁带着护卫赶到,我叫人将夏离沧抬到房间内,又看向那个与他争执的男子。周围的人见了我,纷纷道:“是竹城姑娘。”

    那男子也知道了,行礼道:“方才我有莽撞的地方,望竹城姑娘原谅。”我看他衣着不错,只眼里有些不正经,只冷脸道:“你伤了我的客人,知道要请求我的原谅,要如何补偿?”

    他笑道:“自然是姑娘要什么补偿,我就给什么。”我继续道:“我要的补偿倒是十分简单,公子肯定给得起。”他略有些得意,道:“不瞒姑娘,我爹是四品礼部侍郎,我便是上官府的二公子,上官晏。”

    周围的人听他说了,顿时一阵哗然,我看向他,道:“要么亲自向我的客人赔礼道歉,并清扫干净这里,要么……便永远不要踏入湘馆一步。”他很震惊,有些怒意,道:“姑娘似乎不必为了一个酒鬼来伤了我们的和气。”

    我点点头,道:“你说的对,若是不在此,就算他头破血流,我也不会插手。可既然他是我的客人,我便要管。我与环采阁有契约作证,今日之事,算你违背了客人本该遵守的约定,耽搁了我的时间,也就是耽搁了环采阁的时间,你说,我有没有必要?”

    他咬着牙齿,不知作何应答,过了一会儿,才恨恨道:“竹城,我们还会再见的。”我遣散了人,叫人清扫了这里,蓁蓁轻声道:“姑娘,上官二公子不是好惹的人。”我摆摆手,道:“无妨,如今在环采阁内,不怕他找上门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