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史上最贱boss 第十一章 比试【求票求收藏】

时间:2018-08-04作者:瘦小爽

    “楼……楼主大人?”

    万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小心的往前迈了一步,有些战战兢兢的问。

    “怎么?”

    徐元回头看了看万金,脸上带着戏谑,哪还不知道这肥猪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把自己当枪使而已,这群 奸商,没事儿的时候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有事了,才会想起来他的地位仅仅是一条狗。

    “您……您能不能……”

    万金话未说完,徐元一抬手打断他的话,“万家主,你可能忘了,我也是来打劫的!”

    徐元将打劫二字狠狠的咬了一下。

    “……”

    万金面色一窒,内心惶恐,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早就沦为别人的阶下囚了,竟然还在大言不惭的提条件,确实太不知所谓了。

    徐元撇了一眼万金,趁其失神之际,猛的一把夺过他手中那串珠子,“这东西貌似不错,借我玩两天?”徐元带着玩味的语气问道。

    这串珠子可不是凡物,要知道齐萝和红萤可是拓脉境高手,万金这个完全没有任何修为的人,竟然都可以凭借这串珠子将二女打伤,简直不可思议。

    “咳……您尽管拿去,不……不用还的!”

    万金的躬着肥胖的身躯,诚惶诚恐。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虽然心中愤怒,但他却对徐元这种完全是明抢的行为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家主,把我要的东西准备好,照顾好我的两个手下!”

    徐元握着那串玉珠,啧啧两声,一番交代。

    万金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物,一听徐元这样说,显然已经意会到徐元打算出手摆平马贼了,心下一定,赶忙唯唯诺诺道,“好好!楼主放心,您要的东西,一颗灵米都不会少!”

    “好生照料我的手下,如果我回来的时候,她们两个少了一根毫毛!哼……”

    徐元指着盘膝坐在地上疗伤的齐萝和红萤冷哼,如果万家依旧不识时务,还敢趁着自己不再,拿她二人做文章的话,徐元不介意血洗整个万家。

    说完,也不等万金有任何反应,招呼了一声赵不语和六歧,几个腾挪间便离开了万家。

    徐元想得很明确,镇里的狗大户他可以不管,毕竟他们跟土匪没啥区别,吸起平民的血来比之土匪也不遑多让,受点教训是好的。

    而平民,徐元却不能坐视不理,以他一个穿越客的道德标准来说,他还做不出来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

    …………

    一条青石阔路,横贯镇子而过,往常这条路上必是熙熙攘攘,来往不绝,然而此刻却是混乱无比,镇内居民乱做一团,十几个面黄肌瘦的兵丁举着长矛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起,他们身后护着一人。

    此人虽已显老迈,且脸上一样挂着恐慌,但却不断的在招呼众人不要混乱,赶紧前往紧急避难所躲避。

    徐元见此,皱着的眉头方才舒缓了一下,“好在这镇子的镇长比较负责,不是一个三不管的人!”

    “兄弟们,给我冲进去,钱财带走,如有反抗,统统杀光!”

    说话间,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传来,声如洪钟,听者无不胆颤。徐元抬头,一衣着袒露之人立于青石路上,身形显得有些肥硕,手中提着一把长枪,脸上的肥油也只比那万金差了一线而已。

    唯有胯下的棕毛马还算略有神俊。

    那肥猪兴奋的大嚎了一声,身后上百个武器各异的小弟冲了出来,见人就砍,见东西就拿,完全没有丝毫怜悯。

    顷刻间,原本干燥泛白的路面被一层血沫染红!

    “麻的,连无辜凡人也杀,畜生!”

    徐元的举动让赵不语和六歧两人愣神,心里感觉怪怪的,这小镇已然脱离了典剑楼,要按以往楼主的性格,这种事情是不屑于去管的,甚至还有可能隔岸观火,当做一场取悦自己的好戏,而如今楼主却想要救这群平民,甚至因为平民的死而感到愤怒。

    这让赵不语和六歧感到徐元似乎变得有些陌生,看不透。不过,他们却很欣然,毕竟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跟着一个冷血且不近人情的主子。

    徐元怒骂一声,身形往前一踏,正要冲上前去阻止,却被六歧一把拦住,“楼主且慢!”

    “干什么,六歧,你没看到死了那么多人吗?”

    六歧和赵不语相视一笑,脸上似乎带着兴奋。

    六歧伸出自己粗大的臂膀,整了整徐元的衣领,“楼主,您身份尊贵,这种事情,包在我和老赵身上了!”

    徐元一愣,扁着嘴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两谁更厉害一点!”

    “六歧,老规矩,输了的人做一个月的饭!”

    一旁的赵不语捋了捋自己鬓角长发,脸上带着笑意道。

    “好!”

    六歧猛然抽出后背挎着的刀剑,语气冷硬,话音刚落,当先一个冲了出去,手中刀剑齐舞,将那正在砍杀平民的土匪一个一个的砍倒在地。

    徐元摸了摸后脑勺,不明白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只能歪着头询问的看着赵不语,但却只迎来赵不语的一丝轻笑。

    徐元不解,“老赵,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老规矩?”

    赵不语嘴角一扬,对于六歧抢先出手的无赖行为并不生气,慢条斯理的踏前一步,脚尖一点,整个身体犹如一只穿花蝴蝶,左支右突,手中丝线挥舞,顷刻间已有五六人倒在了他的脚边,所杀土匪的数量已经和六歧持平。

    徐元无语,他这才看出来,这两货竟然拿谁做饭这事儿打赌,在自己面前显摆实力。

    徐元有点后悔,自己不该说看谁更厉害这话的,因为按照正常情况,六歧境界弱了一筹,输的面更大一些,徐元实在想不出六歧这家伙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要接下这种无聊透顶的比试。

    做一个月的饭啊,看着六歧那五大三粗的身材,想想这货和大腿一样粗的神经,徐元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根本没有勇气去想象他做的饭菜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赵不语和六歧自然不知道徐元心中所想,两人手中动作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开始抢人头了。

    六歧招式大开大合,右手刀左手剑,简直堪比双手互博,这些实力低微的匪众,根本不是一合之敌,沾之即死,擦之即废。

    而赵不语身法轻灵,出招诡异,对手往往还没明白过来,自己的手臂或者双腿便被锋利的银丝给卸了去。

    “死!”

    终于正在大肆掠夺的土匪头子发现了三人这边的异动,狂吼了一声,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打马冲击,手中长枪,连连突刺,挑死了几个挡在路中间的倒霉鬼,枪尖直指赵不语!

    棕毛马吃痛,速度变得极快,原本便不长的距离,顷刻便至!

    “老四!”

    赵不语低喝了一声,与六歧对视了一眼,六歧略一点头,两人同时脚掌拍地暴起。

    只不过两人的目的却不同,六歧一矮身,蹿到了马腹,长刀一横,狠狠的斩在马腿上,而赵不语却凌空一踢,踹在土匪的肩胛只上。

    “嘶~”

    那棕毛马嘶吼一声,往前栽倒;连带着土匪头子的身体往前倾,心中一慌,暗道一声不好,赶忙勒住缰绳,然而他的肩膀却受到重重一击。

    完全失去章法的土匪头子沉闷的惨呼一声,被踹下马来。

    “两个打一个,算什么好汉!”

    土匪头子被踹下马,揉了揉肩膀,嘴里依旧不服软的说道。

    土匪喽啰见老大出师不利,赶忙围拢过来,举着刀挤在一起,惊恐的看着赵不语和六歧两人,仿佛面对着两个魔鬼,他们从未遇到过比自己还狠的,被两人盯上的兄弟没一个活口,片刻不到边有几十个兄弟饮恨,原本一百多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一半多点。

    “杀光他们!”徐元在身后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是,楼主!”赵不语和六歧两人应了一声,脸上露出残忍。

    “跑啊!”

    一众土匪遍体生寒,不知谁大吼了一句,随后,有十几个土匪纷纷扔下手中的钢刀,嘴里带着惊恐的叫喊,连滚带爬的跑出镇子。

    “回来!!他娘的!赶紧回来,给劳资站住……”

    那头目大声嚷嚷,想阻止,然而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甚至有好几个手下当啷两声将刀扔地上,抱头蹲在一边求饶。

    “踏马的!”

    土匪头怒骂一声,一枪捅死一个正在逃跑的喽啰,“谁踏马有胆子再跑,休怪老子不讲兄弟情面!”

    剩下的土匪尽皆惊惧,紧了紧手中的长刀,眼神一变闪过一丝凶厉,跑也是个死,不跑也是个死,拼了!

    “呵呵!”

    “有骨气!”

    赵不语轻笑一声,而六歧只干冷的呵呵一声,两人手段齐出,一丝丝银白光华流转。

    “灵气外显!”

    土匪们陷入了绝望,灵气外乃是筑基期以上修士的特点,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最次也是筑基期的修炼之人,之前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完了!”

    土匪头子淡淡的呢喃了一句,忽的看到距离自己身旁不远处躺着一个女孩,腹部有一道狰狞的血口,鲜血涓涓,气息微弱。

    土匪头子面色一喜,一把将那女孩提了起来,一手掐着女孩脖子,挡在自己身前,“住手,你们两个,再要往前一步,这个小妞就会死!”

    (.. = < r=://..>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