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逆袭 第二百九十六章 恭敬不如从命

时间:2017-10-14作者:关中老人

    (最近更新不太稳定,因为在装修新房子。由于本人是只即将奔三的单身狗,所以一切事情都得自己忙前忙后,没人给我帮忙,而且我本来就不喜欢麻烦,所以最近忙成了狗,每天各种跑盯着,晚上回来才能码字,希望大家理解理解我这只单身狗的不容易。关于剧情,前一百万字的最后一个大高潮来临,敬请期待)

    十月中旬,从北而来的一股冷空气袭击了杭州,相比于往年这个时候,今年的杭州冷的有些早,更是不间断的下起了连绵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刚刚渡过国庆黄金周的杭州有些萧瑟,好像狂欢过后的落寞。

    秦升起床的时候,林素已经起来了,主卧的林悦还睡得正香,生在林家那样的家族,林悦很少会有烦心事,至少不会为生活所发愁。

    林素已经熬好了稀饭,还溜了两个馒头,桌上摆着一盘咸菜和秦升最爱的油泼辣子。看见秦升从书房出来,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根本没来得及收拾的林素柔声道“吃点东西再去吧”

    已经穿的整齐的秦升走过来,轻轻的梳理着林素的碎发,随后坐了下来,一言不发的吃着馒头喝着稀饭,他吃饭的时候向来不喜欢说话。秦升不说话,林素也没开口,只是安安静静的盯着秦升吃。

    几分钟后,秦升解决了一碗稀饭两个馒头,用纸巾擦了嘴后起身准备出门,林素将伞递给秦升道“外面下雨,带着伞”

    秦升点点头,已经准备出门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在林素额头轻轻一吻,林素浅笑道“我等你回来”

    外面的秋雨淅淅沥沥,小区里没有一个路人,秦升的身影显的有些孤独,大多数人这个时候还在温柔乡里,秦升却要去面对并不想面对的仇敌。

    秦升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常八极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上车,收伞,关门。

    秦升拿起手机,开始看微信里面的未读消息,谁的都有,但秦升都没有回复,然后打开app开始看新闻,似乎和每天上班的程序差不多,并没有感觉到异样。

    半小时后,他们到了灵隐寺,常八极找地方停好车,两人打着烟色的雨伞向着灵隐寺正门口而去,林长河在路上已经给秦升发了短信,说在正门口等着他们。

    灵隐寺七点开山门,如果是往日的话,这会已经有不少烧香拜佛的游客了,可是今天这天气并不好,所以今天没有多少游客,只有少数虔诚的僧客。

    灵隐寺门口,一身烟色大衣的林长河早已等候多时,后面跟着两位保镖,三人也很是凑巧的打着烟伞,颇有些烟社会见面或者交易的既视感。

    “二叔,他已经到了?”秦升见到林长河后,低声问道。

    今天的秦升看起来很严肃,眼神里满是冷漠,林长河低声道“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

    “那就走吧”秦升嗯了声道。

    林长河和秦升走在前面,常八极和那两位保镖分别跟在他们的后面,在林隐寺山门门口的时候,秦升抬头看了眼那金色牌匾上的灵隐寺三个大字,很不自然的露出笑容,似乎每位身居高位者都喜欢题字。

    林长河这边已经安排好一切,所以他们直接进入了灵隐寺里面,直奔严朝宗所在的地方而去。这并不是秦升第一次来灵隐寺,不管是道家福地洞天,还是佛门圣地名山,秦升每来一个地方,必然会拜拜山头,所以这灵隐寺,他已经来了好几次了。只不过除过第一次仔细游览了遍,再后来只是随意的闲逛。

    林隐寺大雄宝殿里,穿的休闲的严朝宗正和一位师父探讨佛法,别看严朝宗是纨绔子弟,但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败家子,他精通多方面的知识,谈不上博古通今,但涉猎颇多,更是多才多艺,不然能被严老太爷指定为严家未来的接班人?

    大雄宝殿门外台阶下,穿着烟色皮夹克的冯和打着伞等着严朝宗,也或许是等着秦升的到来,时隔多日再见,不知会是何感想?

    当林长河和秦升走到冯和面前时,冯和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林长河有些生气,这严家的奴才都这么的嚣张,他可是林家的长辈。秦升倒是无所谓,只是打量着这位当初追到川西想要杀他的狠角色,可惜的是最终他们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冯和眼神毒辣的盯着秦升,冷笑道。

    秦升摇头苦笑道“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

    “任何对严家不利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冯和很是直接的回道,两人见面不是故人相见格外亲,而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所以没有寒暄客套,只有直来直往。

    秦升本想反驳一句,可你却是个废物,没有实力杀了我。最后想想还是算了,今天是来认怂当孙子的,何必和一条狗斤斤计较,因此只是悻悻一笑,并不说什么。

    常八极像是看小丑一般盯着冯和,对他来说冯和只是手下败将,如果哪天秦升有一定的实力面对严朝宗了,那么这个冯和一定是他的首批猎物。

    不过冯和看见常八极,却丝毫没敢轻视,他知道这位可是真正的大拿,秦升能活到今天,完全就是靠他保护着。不然那次针对秦升,他们怎么先是调虎离山,才敢痛下杀手,可惜的是赵叔那帮人运气不好。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林长河作为林家长辈,不管是面对秦升还是严朝宗,都有足够的底气,他可以客客气气,但你不能不把他当回事。严朝宗如此的故作姿态,如果只有秦升倒无所谓,现在还有他,他多少有些生气,所以直接吩咐道。

    秦升默默点头,准备前往大雄宝殿,冯和再次直接拦住道“少爷让你们在这里等着”

    林长河恼火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林长河一发火,冯和是敢怒不敢言,他可不敢在林家二爷面前耀武扬威,到时候就算是少爷也保不住他,所以只能规规矩矩的退后。

    果然是欺软怕硬,秦升也算出了口闷气,这才缓缓走向了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里面的严朝宗,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直到听见吵闹声后,他才看见林长河和秦升已经到了。

    秦升已经向着这边而来,严朝宗对着面前的大师轻笑道“一位故人来访,今日就不打扰师父了,改日再来叨扰”

    “阿弥陀佛,施主请便”那位气度不凡的师父笑呵呵道。

    严朝宗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走向了殿外,嘴角略带讥讽的笑容盯着秦升,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台阶下面的秦升也看见了严朝宗,下意识停下脚步,脸色平静,眼神平淡,就这样面对着严朝宗,尽量不让严朝宗察觉到他的细微反应。

    是故人,也是情敌,更是仇敌。

    一个在台阶上,一个在台阶下,就这么彼此对视着,似乎正应了彼此此时的处境。可是不管是秦升还是严朝宗,在多次对决中,彼此是输也是赢。秦升失去了前途,赢了林素。严朝宗输了林素,却碾压了秦升。

    “十方苑的斋面味道不错,我每次来都会吃一碗,你要不要尝尝?”最终,站在台阶上严朝宗主动开口道。

    严朝宗的态度让秦升有些诧异,竟然主动请他去吃斋面,但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场,秦升纵然吃过了早饭,严朝宗的这个面子也得给,所以低声道“恭敬不如从命”

    严朝宗表情复杂的一笑,随后向着十方苑的方向而去,路过秦升面前的时候,也根本没有看秦升,秦升悻悻的跟在后面。

    那边冯和和常八极都下意识想要跟着过去,严朝宗却率先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冯和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立刻站在原地没有跟着。秦升转头看眼常八极点点头,常八极也就不再跟着了。

    “这是他们的事,让他们去解决”林长河随口道,他相信严朝宗的肚量没那么小,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乱来。他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剩下的事情就靠秦升了。所以也不打算留在这里了,准备去找灵隐寺里相熟的师父讨一杯茶喝。

    于是,这里只剩下常八极和冯和了。

    冯和盯着常八极恭敬又挑衅道“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向前辈讨教几招”

    “我从来没有饶过一个人两次”常八极不轻不重的说道,这话说的有点重了,可谓是充满杀气。

    冯和并不生气,冷笑道“前辈就这么自信?”

    “你若不信,可以随时试试,我等着就是”常八极懒得理会这位手下败将,向着十方苑的方向而去,他当然不会打扰秦升和严朝宗的细聊,但距离秦升越近,危险也就离秦升越远。

    十方苑,算是灵隐寺对外的餐厅,向来以素斋闻名,特别是斋面做的一绝,不少前来的游客香客都会在上完香后,尝一碗斋面。严朝宗以前每次陪着家里长辈来灵隐,都会吃一碗斋面,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下来了。

    此刻,十方苑内,客人不多,靠门的位置,秦升和严朝宗相对而坐,斋面未上,却暗流涌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