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逆袭 第十八章 走不了了……

时间:2017-10-08作者:关中老人

    第十八章  走不了了……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老关还在苦逼的码字,你们能收藏本书,顺便投点月票红票么?)

    秦升和陈北冥从到韩家村开始,就时刻警惕着未知的危机,毕竟这种丧事比较乱,谁也不认识谁,大家都以为是韩家的亲戚朋友,这正是那些人的机会。

    没想到坚持了一天,快到晚上的时候,这帮人才选择动手,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动了枪。

    此刻的秦升心如死灰,难道韩冰真地就这么死了?

    就在危急关头,就在那杀手准备开枪的时候,不知从哪突然飘出来一个板砖,直接砸在了那杀手的手腕上,他手中的枪被甩出数米远。

    秦升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门口,吴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那个板砖也是他甩出来的,不然谁能这么准?

    那杀手毫不犹豫的弯腰去捡枪,秦升猛的将跟他厮打的杀手推向了吴老那边,随后直接冲向了想要捡枪的那杀手,一脚踢在了他的后背上,这杀手被踢的撞向了旁边的枪 ,等到他想要起来的时候,率先起身的秦升又是一脚踢中他的腹部。

    那边的吴老已经赶来过来,直接缠住了另个杀手,一个照面,那个杀手就被吴老干翻在地,两个杀手见大势已去,想来留下肯定不是对手,相视两眼后,直接向着后院狂奔而去。

    吴老留下保护韩冰,秦升直接追了出去,当他追到后院的时候,那两个杀手已经翻墙逃走了。

    秦升不敢再追出去,生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只能咒骂几声回来。

    当秦升回来时,吴老已经扶着韩冰回了房间,陈北冥去处理那个尸体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刚才的动静也惊动了韩家其他人,除过韩冰的一个堂哥看见了,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把枪也被吴老收了起来,韩冰则被吓坏了,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吴老示意秦升给韩冰堂哥叮嘱几句,秦升拉着他表哥出去了。

    “韩哥”秦升搂着韩冰堂哥韩松客气的喊道。

    韩松是韩冰大伯的儿子,如今在天水也算是个人物,弄了一个建筑公司,做的有模有样,多少也见过点世面,但直接动枪还是第一次见。

    “老秦,谁想杀冰冰?”理着平头有些吊儿郎当的韩松直接问道。

    秦升呵呵笑道“韩哥,有些事你就别问了,刚才那件事,你就当没看见,我这是好意”

    “冰冰是我妹妹,我能坐视不理?”韩松倒是坚持道。

    秦升摇摇头道“真要需要帮忙,我肯定不会客气,不过那些都是韩爷在长三角的仇家,你真帮不上什么忙”

    韩松听到这句话,也算是明白了什么意思,自己在天水都不敢说手眼通天,在长三角那种地方,更没有半点实力。

    “我知道了,不过在天水,我还是有点能量的”

    秦升笑着恭维了几句,随后让韩松先回去睡觉了,自己则进房间陪着韩冰。

    半个小时后,陈北冥终于回来了,那杀手的尸体他怎么处理的,秦升没有多嘴,只是告诉他后来发生的事情。

    “你觉得是谁做的,自己人,还是外人?”两人蹲在门口抽着烟,警惕着周围的环境,随口聊着。

    “谁都有可能”陈北冥不确定,因为想杀韩冰的人确实太多,几股势力都有,圈子里他最怀疑赵东升,上海滩他最怀疑周文武,长三角他最怀疑吴三爷。

    秦升叹口气道“韩爷那么大的产业,韩冰是唯一的继承人,他们想要染指,必然得除掉韩冰,可是就是熬过今晚熬过明晚,以后随时还会有危机,这不是个办法啊”

    “你有什么好办法?”陈北冥觉得也是,看向秦升问道。

    这个问题秦升想了很久,犹豫片刻才开口道“韩冰放弃继承韩爷的产业,整个公司业务破产清算,他们谁要是有能力,看上什么了,自己去拿”

    “你说什么?”陈北冥震惊道“这可是韩爷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业,就这么放弃了?”

    “有时候命比这些更重要,何况韩冰未必愿意继承这些,你觉得她一个女人能镇得住那些虎视眈眈的大佬么,就算是她继承了,你觉得她会活的高兴么?”秦升理直气壮的说道。

    陈北冥陷入沉默,秦升说的不无道理,从小韩冰就没接触韩爷任何产业,何况这里面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事。

    “其实,我更想知道韩冰怎么想,到时候让她做决定,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毫不犹豫的支持”秦升叹口气说道,但她能看得出,韩冰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她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处理完父亲的丧事。

    陈北冥还是没说话,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一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秦升和陈北冥都没睡,房间里的韩冰也没睡着。

    第二天,天微微亮,亲戚朋友都来了,大家开始忙碌起来,简短仪式过后,一阵鞭炮声响起,一位老人用沧桑浑厚的声音呼喊道“起灵了。”

    身穿孝服,头戴白孝的亲戚朋友们送韩国平最后一程。

    韩国平的墓地在后山,是一块风水宝地,他生前专门花重金请风水先生选的,他从一开始就决定,死后葬回韩家村。

    秦升从小和爷爷学习堪舆风水,多少还是懂点皮毛,观察后知道韩国平这钱确实没白花,估计他也算是半个行家吧。

    不知道为什么,人越老越信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敬畏某些东西,还是真的迷信,秦升是半信半疑。

    鞭炮齐响,哀乐齐鸣,哭声震天,韩国平夫妻的骨灰被韩冰缓缓放进了墓坑,随着十几个村民的努力,很快就弄好了坟堆。

    这时候的韩冰,趴在坟堆上,哭的死去活来,几次都哭晕过去,她这辈子都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这一别便是永别。

    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开始主持祭奠仪式,站在旁边的秦升望着这堆黄土唏嘘感慨不已,再牛掰的大人物,谁死也不过是一堆黄土,最重要的是,这辈子怎么过的?

    韩国平从普通的农家穷小子,走到上海滩大人物,他这一生,绝对没白活。

    “韩爷,走好”秦升心里默默说道。

    葬礼终于结束了,吃过午饭以后,村民们帮忙收拾完残局,该回家的也都回家了,从市区赶来的也都回市区了,毕竟大家都还有事。

    这会已经下午了,韩家只剩下几个直系的长辈同辈,韩冰陪着他们聊天,秦升和陈北冥则商量着,要不要今晚连夜离开?

    最终决定,连夜离开,韩冰也答应了,毕竟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昨晚那边估计只是小试牛刀,能成则成,不成则放弃,今晚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错过。

    农村人,要活一个乡情,这也是韩国平为什么不管爬的再高,每年都会回来两三次的重要原因,除了祭拜已经仙逝的长辈,最重要的就是和村里长辈同辈走动走动,不能让别人说自己发达了,忘了根。

    所以,整个丧事最后一项,就是回礼,韩家亲戚已经买好礼品,带着韩冰挨家挨户的回礼,感谢他们这两天的帮忙,秦升和陈北冥以及吴老都跟随左右。

    忙完这些,天已经微微黑了。

    韩冰和家里直系旁系几位长辈告别,他大伯和叔叔则留在村里,明天早上才回市区,于是安排韩冰的堂哥韩松以及一位表哥送他们回市区,韩家已经订好了天水最好的酒店,他们今晚住在天水,明天早上直接乘湾流g450回上海。

    分别时,韩冰有些依依不舍,毕竟把父母彻底扔在了这里,以后估计自己每年才会回来看他们三次,这让韩冰于心不忍。

    至于她和父亲的矛盾,早已在得知父亲自杀时,彻底烟消云散了。

    陈北冥开着韩冰大伯的路虎揽胜,秦升坐在副驾驶上,韩冰坐在后面发呆,秦升安慰道“生死由天,人终归是要往前看,韩冰,你的路还很长”

    “我知道”韩冰只是默默说道。

    这会天已经彻底黑了,韩冰的堂哥和表哥以及吴老在前面那辆丰田霸道上,路虎揽胜则跟在后面。

    这里现在是乡道山路,走完这段乡道,绕过这座山,就到省道了,到时候才算安全了。

    秦升和陈北冥下午时候研究过路线,这段路是最危险的,如果不在韩家村动手,那么那帮人可能就在这段路动手,其次是他们到市区以后再寻找机会,所以此刻他们全神贯注不敢放松。

    走过一半乡道山路,绕过一个拐角后,前面突然出现两辆车并肩齐驱,后面也有两辆车不知什么时候加速追上,秦升和陈北冥脸色瞬变,看来今晚是走不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