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婚来迟:冷少,你宝贝掉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雨中葬礼

时间:2018-09-16作者:慕云归

    “陈春花。”许相思语气艰涩的开口,“你给我记住了,我不管你为什么要诬陷我,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在众人那复杂的目光之下,许相思忍着膝盖摔破传来的痛楚,一边咳嗽着,一瘸一拐在众人的视线中远去。

    有生以来,她从未如此委屈,更是从未如此狼狈。

    望着许相思那一瘸一拐离去的狼狈样子,人群之中,陈春花忍不住笑了,笑的快意极了。

    她舍弃了“黎曼雪”这个名字,化名陈春花潜伏在冷宅之中,等的可不就是这一天!

    之前,当她听到大厅里冷父和冷母的商讨之后,便计上心头,在二人出发前,在车子的刹车系统上动了手脚,之后在二人出事后,又编造出一系列的谎言,在冷墨的面前对许相思加以诬陷。

    结果很显然,他们二人算是彻底完了!

    ……

    阴暗的房间里,门窗紧紧的关着,窗帘阻挡了所有的光线。

    许相思蜷缩在沙发里,苍白的睡颜之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那时而舒展时而紧锁的眉头,证明她睡得并不安稳。

    她做了个噩梦。

    梦中,冷墨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长着锋利指甲的手紧紧掐着她的脖子,那凶狠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给射穿。

    “都怪你,全都怪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今天非掐死你不可!!”

    在那收紧到青筋暴起五指之下,许相思感到窒息,想要叫却又叫不出声来,浑身冷汗淋漓。

    “啊!”

    她惊叫了一声,惊坐而起。

    “砰砰砰!”

    耳畔,传来了有谁在用力拍打大门的声音。

    “谁?”

    “是我,李木!”

    许相思回过了神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淋漓的大汗,拖动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上前将门打开了来。

    李木就站在门外。

    一身蓝色的西装,手里还拎着个公文包,英俊的脸庞上依旧架着那副黑色的四边框眼镜,镜片后的一双眸子却快要喷出火来。

    “许相思,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发信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这么些天来连个人影都没有,你到底在搞什么?!”

    劈头盖脸就挨了一顿训斥,情绪激动之下,李木还对她直呼其名——这可是许相思的禁忌,她总觉得李木应该喊她许总。

    然而,许相思与其不以为意,更像是没听到一般,在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神色恹恹的回到屋子里。

    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顿时让李木觉得好奇,赶紧追了上去,结果还没走出两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儿没摔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

    李木低头一看,却发现差点把他绊倒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啤酒罐。

    不仅如此,地板上到处都是垃圾,洗手池的水龙头没有拧紧,“滴滴答答”向下流着水,池子里堆满了没有洗的碗筷碟子,似乎都要招了苍蝇来了。

    李木皱了皱眉头,几乎快要无法忍受这里的怪异空气,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开了窗帘。

    阳光射了进来,刺激的许相思瞳孔一阵生疼,猛烈跳动。

    “我的天啊,你这……这也太邋遢了吧?”

    李木不可置信的。这哪里还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这简直是个垃圾收容站还差不多!

    许相思缓缓的放下了挡在眼前遮挡阳光的手,在适应了那光明后,语气萎靡的开口。

    “有事吗。”

    “当然有事了,不然我能找到你这里来吗?”

    李木来到她面前站定,气愤的,“三天了,整整三天你都没有往公司去一趟,搞得所有人都以为你失踪了呢!那些大大的烂摊子都是我一个人在替你收拾,你有没有点公德心,有没有点责任感?”

    对于李木的抱怨和指责,许相思倒是没有听进去,可唯独那一个词她听了个真真切切。

    三天。

    她神色微微凝重了几分,一把抓住了李木的手,把那男人吓了一跳。

    “你是,已经过去三天了?”

    自从那天后,她深受打击,一蹶不振,索性把自己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屋子里,颓废度日,却没想都已经过这么久了。

    “得,你看看你的手机,看看我到底给你打了多少通未接电话?”

    许相思揉了揉有些昏昏沉沉的头,在一堆杂乱的衣服里,终于找到了她的手机。

    诚如李木所,全都是来自李木的未接电话,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几通季维扬的。

    忽然,老管家发来的信息映入她的眼中,时间是作日。

    她赶紧将信息点开。

    “大姐,两天没见了,你还好吗?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不知是好是坏。老夫人已经被抢救回来了,但她已经成了植物人,医生,能不能醒来都还是未知数。另外,老爷的葬礼日期已经定了,就在明日,西山公墓。”

    读完了这封短信,许相思心中涌上了一股子无尽的悲伤。

    她感到绝望,深深的绝望。

    原本,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只要冷母能醒来,一切就能真相大白,她会告诉冷墨那通电话的真相。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老太太醒倒是醒了,却居然成了植物人,这……这让她怎么办?她身上背负的那莫须有的罪名怎么办?!

    见到她那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李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屋里的一片狼藉,让他这个强迫症又有些洁癖的人实在是无法忍受下去了。

    他咬了咬牙,撸起了衣袖就开始快速的将地上收拾干净,接着便又走向了洗手台,开始处理那些快要发霉的碗筷。

    “许相思,你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一个女人居然能邋遢成这副样子,你怕是这世上的第一人!”

    许相思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哪里听得清李木在什么,她又看了一遍老管家发来的信息,悲从中来之际,却又做了个决定。

    这信息是管家伯伯昨天发的,那伯父的葬礼便是今日了。

    到底,冷父待她不薄,因为一场意外就这样去了,于情于理,她都该去送那老人家最后一程。

    许相思随手拿起一件黑色的大衣披上,一手拎着雨伞,面色沉痛的走出了门去。

    李木腾不开手,便冲她的背影大叫着。

    “许相思,你又要去哪里?明天给我回公司去,你要是再不回去,我可就不给你收拾烂摊子了!”

    ……

    天,灰茫茫的,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西山公墓,在一片悲痛又沉重的气氛当中,前来祭拜的人在那墓碑前整齐的站成了一排,撑起了一片黑色的雨伞,他们在默哀。

    在人群最前头,冷墨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望着墓碑前父亲的黑白照片,任由冰凉的雨水划过冷峻的脸庞,眼眸之中,深处隐藏着悲伤。

    他也不撑着伞,身子很快被淋湿了,一旁的老管家心是悲痛,却又看得不忍,将伞撑在了他的头顶。

    “我妈有人照顾吗?”他面无表情的开口。

    老管家回答,“我已差梅姨在医院照顾着了。”

    男人便不再多言,缓步从雨伞下走出,被西装裤包裹着的膝盖跪在了泥泞的草地里,朝着父亲的墓碑拜了一拜。

    “爸,安心走吧,家里的一切,都交给我。”

    “老爷……”老管家悲从中来,老泪纵横。

    他一哭,惹得下方那些人也哭成了一片,悲伤的阴云笼罩在众人头顶。

    冷墨正对着墓碑拜着,耳畔传来的一阵汽车声,他缓缓侧目一看,动作便猛的僵了。

    许相思走下车来。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