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婚来迟:冷少,你宝贝掉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 开诚布公

时间:2018-08-02作者:慕云归

    许相思终于有些怒了,“你们都是谁,凭什么来问我的私事?”

    那几人陆续开口:“我只是一位媒体采访者,冷太太请回答!”

    “冷太太你好,我是旭方媒体公司的记者,请您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您和冷先生现在是什么阶段?”

    两个女孩挡不住这几名气势汹汹的记者,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却抵不住一个接一个连珠炮似的追问。

    “您和冷先生现在还同居吗?请问你知道他对你家做出的事情吗?”

    “你好冷太太,你是否还愿意和冷先生继续维持关系?知道父母双亡的真相之后还没有离开他吗?难道不介意吗?”

    许相思原本就因为这件事堵得心情烦闷,眼下被人直挺挺的几乎指着鼻子问,顿时心烦意乱。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让开!”

    可是这群人哪里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他们好不容易堵到许相思一回,不问出点什么来可就枉费了他们做记者的资质。

    文宣忍无可忍,正准备大吼一声,用气势震一震这群八卦人士,不料突然听到两声鸣笛。

    几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近处的黑色劳斯莱斯上下来了一个男人,挺拔的身姿和一丝不苟的西装,冷若冰霜的眼眸扫过一群人,登时让那些紧追不放的媒体人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冷墨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许相思的视野里。

    眼看他径直朝许相思走去,几名记者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竟然不敢上前。

    冷墨来到惊讶的女孩面前,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出了人群。

    记者们一看,忽然恍然大悟似地涌上前去,其中一名大着胆子开口:“冷总,能否就最近网络上出现的新闻回应一下?”

    冷墨漠然的回头扫了对方一眼,“不能。”

    单是这两个字就让所有人感到了不寒而栗的冰冷,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不敢上前。

    就这样,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许相思被冷墨带进了车厢,等轿车启动之后,她才猛然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放我下车!”

    冷墨一句话截断了她所有的激动情绪,“你是来找圆圆的吧?”

    许相思一愣,随即咬咬牙,“是又怎样?你不是已经要把她和我彻底隔绝了吗?连换学校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你会愿意和我见面?”冷墨幽幽问道。

    许相思沉吟了片刻才道:“如果是关于孩子的事情,你可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冷墨便打断了她,“我还没有忘记,你之前说过不会再管孩子。”

    “……”许相思彻底沉默了。

    车内,跟着上来的文宣小心翼翼地瞅了瞅两人,心中叹息:这两人其实明明还是互相喜欢的嘛,怎么就成了现在这样子,真的冤孽!

    车一直开到了冷家大宅,许相思意识到男人这是带自己过来会一会女儿,心里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

    进了客厅之后往楼上走,许相思就听到了琴房里的声音,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正是女儿在弹奏钢琴的身影,小小年纪已经有一股大家闺秀般秀雅的气质,只不过曲子里蕴含着无限是思念似地,听起来不是一首欢快的曲子。

    许相思并没有打扰孩子,安静的和冷墨在门口听着,一曲完毕,冷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圆圆。”

    小萝莉转过头,意外的看见了自己的母亲,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一下蹦下座椅朝人奔去。

    “妈咪!”

    许相思连忙弯下腰接住了孩子,“圆圆!”

    “妈咪,圆圆好想你!”小萝莉嘟哝道:“妈咪,你可不可以辞职呀?我不想你继续出差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能看见妈咪……”

    许相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一定是冷墨对孩子撒的善意的谎言。

    “对不起圆圆,可是……妈咪不得不工作,不然以后怎么给我家乖圆圆买好吃的呢?”

    小萝莉不服气的撅起嘴,“那些只要爹地买就可以了,妈咪可不可以不要走了?”

    许相思心中一痛,“对不起,妈咪不能答应。圆圆,不管别人是怎样,自己都要有一份工作,自力更生,不可以靠其他人生活,知道么?”

    不然就会像她一样,只能暂时居住在好友家,之前说好的和许安然一起阻住的房子,也因为时间问题告吹了。

    &nbs

    p;  小萝莉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

    既然过来一趟,许相思也没有矫情的离开就走,而是在冷家用了一顿晚饭,只不过期间的气氛……如果不是陪着女儿说话掩饰了尴尬,她绝不会多待一秒。

    吃过饭,小萝莉回自己的房间绘画去了,看着孩子渐渐独立,不再深深依赖自己,许相思心里失落又欣慰。

    “思思,我们是时候谈一谈了。”身后响起冷墨的声音。

    这一次,许相思没想着逃避,而是转过身直视对方的眼睛,“好。”

    两人来到书房,紧闭房门,许相思并不想在这里多待,开门见山道:“你想谈什么?”

    冷墨好整以暇的坐在了座椅上,“今天新闻上的信息,你一定也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解决好它,不会让这件事影响到你的生活。”

    许相思冷冷的看着他,“这本来就是你应该解决好的,只不过,我还是想要问一问,这些私事是你泄漏出去的吗?”

    冷墨有些失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会泄漏这些信息,然后让媒体攻击自己?”

    “我只是问问,因为心有存疑,所以才会这样。”许相思坦然道:“我这样也算一种诚实,不过你呢?你对我而言有过坦诚吗?”

    冷墨眯了眯眼,“你确定从未对我有过隐瞒?”

    许相思皱眉,“你指的是什么?”

    冷墨深邃的眼睛望着她,慢吞吞的开了口:“上一回我强迫你,我道歉,但如果你不是因为还挂念季维扬,和他联手欺骗我,我也不会一时冲动。不过,你相信我,以后这种事不会再有了。”

    许相思听着听着,眉头越皱越紧。

    “等等,什么叫做我联合季维扬欺骗过你?我什么时候和他有过联系?”

    “你没有?”冷墨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思思,做过的事情就要承认,你也看见了,我从未因此追究你什么。”

    许相思更加糊涂,“追究我?你还有什么好追究的,孩子都被你弄掉了一个,这个惩罚还不够吗?”

    然而男人的回答更为残酷,“如果不是你,换做其他女人,流掉一个孩子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许相思震惊的瞪大了眼,“冷墨,你也太残酷了吧?!”

    “那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和季维扬是什么时候旧情复燃的?又是什么时候和他联手欺骗我的?”

    冷墨那双锐利的眼睛看得许相思心里发慌。

    自从那次流产后,他们之间问题不断,从未好好交流过一次,每一回见面不是争吵就是冷战,今天,必须要把之前的问题好好说清楚!

    “冷墨,我再明确的告诉你一次,我,没,有!”许相思咬着后槽牙道:“我没有欺骗你,更没有和季维扬旧情复燃,你这都是从哪里听说的?!”

    冷墨目光凛冽,“你的手机里。”

    许相思一愣,“手机?”

    “没有想到吧?”冷墨轻飘飘的开口,可每句话都好似千金重,“那天,我正好看见许安然发送过来的信息,上面说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你为季家协作,地皮项目怎么会失算?如果你问心无愧,又怎么会悄悄进我的办公室?”

    许相思终于听懂了,原来冷墨是因为工作上的失误怀疑她!

    “虽然我不知道你所谓的项目损失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绝对没有和季家有牵连!还有什么信息,我的手机上从来没有过!”

    许相思后来的确检查过手机,里面什么莫名其妙的信息也没有,冷墨到底在冤枉她什么?!

    “许相思,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冷墨语气冰冷,“如果你那么想离开我,我可以放你走,但你不应该利用我对你的信任!”

    许相思冷笑。

    “信任?你从来没有给过我!直到现在,你不是还在坚信我和季维扬有一腿吗?好,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鬼鬼祟祟进你的办公室对吗?我告诉你,是因为当时我就已经怀疑你对我爸妈的车祸有所隐瞒!”

    冷墨的瞳孔微微一缩,“你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怀疑我了?”

    许相思苦涩的笑容弥漫在脸上,一字一句分外绝望。

    “对,在我一次次问过你之后,你还是敷衍了我。冷墨,明明你有那么多机会告诉我的不是吗?既然你不肯坦诚,我就只好自己查找真相,难道这就是你惩罚我的理由?”

    听到这里,冷墨沉吟半晌,终于缓缓开口:“思思,不要恨我爸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