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第19章 前辈~~我姐的内甲偷来啦~

时间:2020-09-19作者:三冠绝尘

    ,

    神剑宗山顶的宗堂建筑内,灵雎有些温怒的望着刚进来的灵靖道:

    “你今天去做什么了,不是让你老实的待在房间里面吗?!”

    灵雎是真的有些受不了自己这个亲弟弟,一没人看着,就撒丫子溜了。

    还有,这是做什么去了,满身泥土?!

    灵靖知道灵雎为什么生气,当即便好声道:

    “姐~别训我了……我今天真没干坏事,跟着前辈去修炼了……”

    前辈??

    灵雎有些愣,倒不是对这个前辈好奇,而是好奇灵靖竟然会这样称呼一个人。

    灵靖看着面前有些疑惑的灵雎咧嘴笑道:

    “姐,你还不知道吧,咱们那天晚上见到的哪位前辈,不叫常山赵子龙,而是叫景浦!”

    灵雎现在有些云里雾里,但灵雎还没说话,灵靖又突然非常正经的看着灵雎道:

    “不过,姐,你见到前辈可要有礼貌,千万不可以直呼前辈的名讳,要跟我一样,叫前辈。”

    灵雎别的没听明白,但是听到这句话,灵雎便一脸古怪的看着面前这一脸认真的灵靖。

    一个天下最没有礼貌的人,现在竟然要让自己有礼貌??

    当即灵雎便准备问问今天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灵靖却面色古怪的话锋一转,看着灵雎道:

    “姐~你那个龙心软甲……是不是快要缮治了啊?”

    嗯??

    灵雎一脸古怪的看着灵靖,自己这弟弟什么时候关心这种琐碎的事情了?

    灵雎螓首轻点微微道:

    “是啊,怎么了?”

    随后灵靖便嘿嘿笑道:

    “那姐,我帮你缮治保养吧?”

    灵雎:“???”

    这东西虽然不是贴身衣物,但也是长袍里面的衣物,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这弟弟,到底怎么了?

    见灵雎面露狐疑神色,灵靖则是一激灵,坏了,有点太明显了。

    当即,灵靖便尴尬的转身就走道:

    “不用就算了,我就是随口说说,我先走了啊。”

    灵雎回过神来后皱眉道:

    “你又要去做什么??”

    此时的灵靖已经走出大堂头也不回道:

    “刨地!”

    灵雎:“???”

    灵雎有些懵,自己这个弟弟……到底怎么了啊??

    是因为那个前辈吗??

    灵雎轻皱眉头在思量着,不过……就目前来看,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自己这个弟弟,灵雎最清楚是什么人,自己这个弟弟,真的太能惹事了!

    只要一没人看着,灵靖就会溜出去惹事,今天不是打了那个王朝的王子,明天就是把人家王朝的王城给拆了。

    就在三个月前,灵靖把炎王朝的嫡出王子炎天给打了,这炎天是炎王朝炎王的独子,唯一的嫡出王子。

    跟灵靖一样,都是指定的下一代继承人,结果,灵靖把这炎天打的不能传宗接代了。

    那炎王亲自拉车,拉着炎天从炎王朝的王城出发,去北岚皇城讨公道。

    到了北岚皇城后,这白发苍苍的炎王就跪在皇城的大门口,哭着求公道,这件事在整个北部州都闹得沸沸扬扬的。

    到最后还是自己的父皇亲自安抚,赏了一大堆天材地宝,这才了事。

    自己这个弟弟,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两个人,一个是父皇,一个就是自己。

    但是自己的父皇天天很忙,自然不可能天天看着灵靖,之前一直是灵雎看着。

    只不过,一年前灵雎便进入瑶池圣地修行,就彻底没人看着灵靖了。

    母后对灵靖又极其溺爱,这才闯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的话,这位前辈好像镇得住灵靖,这是灵雎最满意的。

    灵靖这么尊重一个外人,灵雎之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有这位前辈在的话,自己便不用这样操心了。

    想到这里,灵雎也突然想起了灵靖刚才说的龙心软甲的事情。

    之前自己这个弟弟可从来不会管这种琐碎的事情,别说主动帮自己忙了,不给自己惹祸就不错了。

    想必,也是哪位前辈的功劳,教导灵靖关心家人。

    想到这里,灵雎一脸的感叹,真的很想去见一见这位前辈呢。

    至于灵靖刚才说刨地,灵雎也没往心里去,估摸是哪位前辈的修炼方式,在或许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灵靖不惹事就行。

    有机会真的要当面感谢一下呢,不过……不是现在。

    灵雎转身看着桌子上的一个闪烁着光芒的沙盘微微叹了口气:

    “万军之主的阵法……也太难了些……”

    说罢,灵靖微微闭目,神识再次探进了沙盘之中。

    ……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景浦可真的是让灵靖还有烈淳给折腾坏了!!

    这两头货,天不亮就来敲门帮景浦锄地,一锄就是一上午,怎么劝也不听,怎么赶也不走。

    最开始的两三天还好,这两个人一天也就能挖七八个坑,十几个坑。

    但是这后面,这两个人就好像通了七窍一样,摊牌了,不演了,越来越能挖,两个人加起来一个上午就能给景浦挖上七八十个坑。

    要知道,景浦的前院才多大啊,这两个人把前院挖的坑坑洼洼,没一处平坦的地方,跟被炮弹无差别炸过一样。

    这后面景浦就想通了,算了,前院就让这两个人折腾去吧,景浦则是去后院种自己的,并且也警告过这两个人,绝对不允许来后院。

    好在这两个人听话,倒是也没来,就在前院折腾。

    但是谁知道,这两个人前院挖的全是坑了之后,这两个人便在小坑上挖大坑!!

    景浦这就傻了眼,自己这他娘的挖坑是为了种菜,种吃的,不是他娘的给自己撅坟头!

    给老子挖那么大的坑做什么?!

    而且,这两个人挖的大坑之后,那土也不收拾,就往旁边一堆。

    这晚上的时候,这里简直就跟乱葬岗一样,阴森森的全部都是土包!

    而这两个人,烈淳是首席大弟子,这灵靖的身份,景浦虽说还不清楚,但看着灵靖的穿着,那衣服上的图案,不是龙就是仙鹤的,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景浦还真不好直接轰人走,只能任由这两个人在前院折腾了,景浦只是希望,这两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的人,等到兴趣过了之后,就赶紧走人。

    但似乎,就目前这个情况,一时半会这两个人还走不了。

    第七天的下午时分,景浦将那些一座座跟坟头一样的土包回填了一半后,景浦坐在小凉亭中喝着茶,休息一会,没那两头货在旁边,景浦是真的清净。

    只不过……这刚没清净没多久,突然,景浦就看到远处的一座山,突然……塌了……

    这又是怎么了,真就一点安生日子都不给过呗?

    半个小时后……

    神剑宗最高处的宗堂内,灵雎一脸气愤的一拍桌子怒声道:

    “这个前辈真的太过分了,他在哪里,安排我们见面!”

    而那站在灵雎面前的狄尘跟凌天南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有些不服,那山是灵靖挖塌的,你怪我们前辈做什么?

    与此同时,灵靖一脸兴奋的在神剑宗的青石小路上狂奔着,手里还拽着一件皮质内甲。

    前辈~~~我姐的内甲已经被我偷来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