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鬼王总裁惹不得 第221章 精神不好

时间:2019-06-14作者:芊小寻

    “她聪明着呢,就算是自己做的,也会自己抽身的,身边不是还有也了凡早就拉拢好的替罪羊吗?”

    “这事情真是她做的吗?这跟谋杀有什么区别,锦鲤夫妇为什么会发了那样的声明呢?”

    “你们还看不出来吗?那是咱们酒店公关团队强大。至于她是不是故意的,那就说不准了。我觉得她是失误,毕竟一个做保洁的,垃圾分类是习惯了,可原材料不一定分得清了呢……”

    随着这些声音,嘲讽的笑声也随之传来。

    汪思敏继续收拾着大厅的卫生,佯装为什么都没听到。

    “思敏……”

    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立在身后的了凡扯了扯她的衣袖,满眼通红,委屈的都直掉泪珠子:“我们会不会被辞退?我刚刚去洗手间的时候听她们说,董事长已经下令了,要把我们除名并拉进黑名单……”

    “思敏,你不知道我有多不容易才进了wm酒店的甜品部,如果我现在被拉进黑名单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什么?我真的就完了……”

    了凡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好了,了凡,冷静,冷静一点!”

    汪思敏起身握了握了凡的双手,“你听谁说的?怎么可能!师总厨都从来没说过,这些人居然敢在甜品部散布谣言,真是胆大包天!”

    “真的没有这回事吗?”了凡高烧还没退,加上审讯问责,整个上午人紧张不行,这会儿头疼欲裂,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思敏,你怎么这么冷静?也是,他们都说你跟师总厨,跟时总关系匪浅,你肯定会没事的……”了凡喃喃低语起来。

    汪思敏听了她这话不由的就皱起眉来,这分明就是话里有话。

    “再说了你也没有理由自毁前程,是不是我昨天注意力不集中然后弄错了原材料呢?那我岂不是连累了你……”了凡说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速速滚落。

    “而且,昨天下午出事之前我还请了假,这就更多了一种‘畏罪潜逃’的感觉,刚刚师总厨看我的眼神都变的不一样了……呜呜……”

    本来汪思敏心底里生出了一丝芥蒂,但听了了凡最后的话不由的有心疼起来。

    她伸手帮了凡擦干了泪水:“了凡,是你想多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监控他们都已经查过了,我们两个谁都没有嫌疑了。别哭了,马上下班了,赶紧回家好好休息,睡一觉。”

    了凡一边点头一边擦眼泪,看着汪思敏的时候也是满眼感激。

    临近下班,汪思敏正在收拾东西,艳姨的电话忽然就打了进来。

    汪思敏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背包,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艳姨……”

    “思敏,你还好吧?”艳姨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情连艳

    姨都知道了?

    “我还好,艳姨让您担心了。”汪思敏咬着樱唇。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人没事吧?没受伤?”

    “额?”汪思敏有点听不懂,“没有啊,我人在酒店,毫发无损。”“那就好,那就好!我最怕他们去你公司堵你给你找麻烦……”艳姨松了口气。

    “艳姨,您说的是谁?谁要找我麻烦?”

    “这个……这个……我三言两语说不完,你下班之后还是来南巷这边一趟吧,但是……你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汪思敏听了艳姨的话,心里忽然一凌。

    ***

    当汪思敏立在南巷出租屋门前的时候,整个人就怔住了。

    油漆,转头,水泥块,大片大片的碎玻璃,花盆碎片……

    门前能砸的都已经砸了干净,修剪好用保温棉包扎好的花花草草被砸了个稀碎,玻璃窗所有玻璃无一幸免。

    这都不算什么!

    出租屋门前放着的那张黑白遗像照片才最为刺眼!

    那是汪思敏自己的照片,此刻被放在门口。

    不仅如此,一双眼睛被抠掉了,眼圈周围涂上了红油漆,玻璃表面用红笔横七竖八扭曲着写满了“去死”的字样!

    淋漓,扭曲,恐怖,刺目的红一闪一闪的像是毒蛇猩红的蛇信子,汪思敏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喉咙下像是被塞上了一大团棉花,难以呼吸。

    “需要报警吗,思敏?”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艳姨的声音。

    汪思敏回头看了艳姨一眼,半晌之后摇了摇头,现在已经够乱了,她的名字还在热搜帮上,不想把事情搞的更糟了。

    “艳姨,是些什么样的人?”汪思敏深吸了口气。

    “大大小小都有,不过年纪普遍不大。我阻止不了他们。听他吵吵嚷嚷的说是你是杀人凶手,要为他们的偶像伸张正义之类的……”

    “我知道了。”不用多说,汪思敏心里依然明白了大概。

    奥利奥的从来都是神预言,果然柳黎的死忠粉已经出动了。

    她弯腰将那张遗照从地上狼藉里拿了起来,细细端详。

    看字体,很幼稚!

    看遣词造句的能力,文化程度也不高!

    小孩子的把戏?

    可汪思敏如论如何也想不通,小小年纪他们哪里来的这种冲天的戾气,理智这种东西难道都被狗吃了吗?还是有人恶意怂恿?

    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以死相逼,未来的栋梁之才啊,却是这样人,呵……

    “思敏,别看了,影响心情。”艳姨伸手遮掩了一下那张写满了诅咒的遗照。

    “没事的,艳姨。之前追债高利贷那么猖狂我都挺过来了,这些小打小闹,算的了什么?”汪思敏扯了扯唇角,“倒是让您跟着提心吊胆,真是过意不去。”

    “你这孩子,说的哪里话。艳姨这一次没帮上忙,才愧

    疚呢。”艳姨倒是愧疚起来。

    “艳姐,来两斤香蕉……”铁皮楼梯底下,艳姨的水果店门口,有人喊了一嗓子。

    “好嘞!”

    艳姨扯着嗓子应了一声,然后叮嘱汪思敏:“来买卖了,我就不帮你收拾了,我先回店里了,我一会儿喊你吃饭。我炖的牛尾。”

    “好,谢谢艳姨。”

    “哦,对了。”走出了两步艳姨停住了脚步,“差点忘了更重要的。我听他们嚷嚷着,等不来你就去医院病房病房堵着你。我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去苏尧那个医院闹去了吧?”

    什么?!如果他们闹得躺在病床上的舅舅不得安生,那是可忍孰不可忍?!

    窗台上的绿萝摔了下来,土屑,碎玻璃四处都是,都飚飞到了床上。

    收拾完了自己的房间,继续收拾舅舅的房间,当看到窗台上那件舅舅最喜欢的黑寡妇手办,断成了两三截碎在地上之后,汪思敏一下子就怔住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