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小凤是我害死的

时间:2017-10-08作者:麦香奶茶

    (..la),最快更新跨越时间线最新章节!

    “认识我又如何?难道你就后悔认识了我吗?”费君帅有点不满的问道。

    “不,我的意思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只是……只是在你还没有改变历史之时,我查看过小凤的未来,那时候的她,至少可以活到四十岁的。但是最近我再次查看了小凤的未来,却发现她只剩下短短的几天寿命而已。”段一辉说着脸上露出了惋惜之情来。

    听了段一辉的话,费君帅后背顿时一阵发凉,“一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是按照原本的遭遇,你不会来到新盟之刃,我们不会认识到你,那小凤至少都会有四十岁的寿命。但因为你的出现,把小凤的命运给改变了。”段一辉说着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看来他还是不想说出这番话来。

    听了段一辉的话,费君帅这次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他顿时双腿一软,用手扶着墙壁才勉强稳住自己。

    他看向段一辉,声音颤抖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小凤是因为我改变了历史,才会缩短了原有的寿命。也就是说,小凤是我害死的了?”

    他充满期待的看着段一辉,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听到否定的话来。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段一辉点了点头,说道:“这不能全怪你,你也不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这其中也有我的一部分责任,我拥有未来之视这种能力,本应该作出制止的。”

    “不,这不可能,小凤不是我害死的,不,这不可能。”费君帅神情恍惚,不断的摇头自语道。

    此时他的内心之中一片混乱。这突然而来的残酷现实把他一直以来的信念瞬间摧毁得支离破碎。

    费君帅双眼变得无神的看着前方,不断喃喃自语道:“原来小凤是我害死我,我当初还自以为聪明的尝试去救她,改变她死亡的事实,但其实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从一开始小凤就注定要在花城内死亡,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无聊又无用的自我安慰罢了。”

    “君帅,振作点。”段一辉皱着眉头,担忧的对费君帅说道。虽然他所说的都是事实,但他还是不希望费君帅会因此而消沉下去。

    费君帅又冷笑了两声,突然,他呆呆的看向段一辉,问他道:“那广松的死,也是我造成的吗?”

    段一辉定神看了费君帅片刻,点了点头。

    “不!不是这样的,不!”费君帅大吼道。无力的扶起身来,朝走道另一头方向慢慢走去。

    看着意志消沉的费君帅,段一辉还是没有追上去,他知道自己无论再说些什么,都无法安慰心绪纷乱的费君帅。所以他现在只能去找一个人,他知道此刻只有她,才能缓解费君帅心中的内疚与自责。

    …………………………

    费君帅漫无目的的在新盟之刃基地内走着。当他回过神之时,却看到自己已经来到了宿舍区,在自己面前的正是程小凤的宿舍房门。

    看着房门上那程小凤的名字,费君帅双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他跪倒在房门之前,身体伏在门板之上。

    “小凤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死的,对不起,对不起。”费君帅一边哭,一边声音哽咽着说着。

    “你对我那么的好,悉心指导着我熟悉新盟之刃的工作,尽心尽力的教我搏击之术,还向我这废物般的人起了倾心之意。到头来,我用什么报答你了?”

    费君帅喃喃自语。

    “到头来,我却把你给害死了,我却把你给害!死!了!”费君帅说着变得激动了起来。

    “啊啊啊啊呜呜呜……”大喊着突然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费君帅的心情可是相当的矛盾与复杂,既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从老头子的话,擅自改变历史,同时也不能接受没有戚晓琪在的未来。

    他很想找一个解决的办法,把一切都回归原样。但想了好久,他还是想不出好办法来。

    唯一可行之法,可能就只有一种了。

    自尽。

    费君帅掏出了老头子给他的锋利小刀,手指轻轻的触碰了刀柄上的开关按钮,刀刃立即从刀柄内弹了出来。

    费君帅右手握着小刀,颤抖着慢慢把小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戚戚对不起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救了你,我绝不后悔。”费君帅说完,就把刀尖往脖子上刺入,鲜血瞬间从伤口处流出。

    呲的一声响。

    费君帅感觉自己的右手一阵剧痛,而手中握着的小刀也因此脱手,掉落下来,半截刀刃刺进了地面内。

    费君帅朝远处看去,只见白娇娇正怒气冲冲的朝他走来,手中握着激光枪,刚才开枪的明显就是她了。

    待白娇娇走进,费君帅低声的问道:“你来干嘛。”

    右手上的伤口不断的流出鲜血,但费君帅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去包扎伤口了,任凭鲜血直流。

    “懦夫,这就是你面对挫折的解决办法吗?枉我曾经还以为你是极具责任感的人,没想到你在困难面前只是选择这种方法来解决。我看错你了费君帅。”白娇娇对着费君帅就是一顿大骂。

    听完白娇娇的痛骂,费君帅冷笑一声,用左手拔出插在地面的小刀。

    “你说得对,我就是懦夫,我想不到其他的解决办法了。”

    费君帅说完,又把小刀往自己的咽喉处伸去。

    看到费君帅又准备自杀,白娇娇朝费君帅的左手又是一枪,粗暴的再次打掉他手中的小刀。

    费君帅痛苦的咬着牙,双手同时受伤也让他承受了不少的痛楚。

    他看向白娇娇,愤怒的大吼道:“你还要我怎样,小凤是我害死的,广松也是我害死的,我已经没有补救的办法了,你难道就连我自尽补偿这条路也要扼杀吗?!”

    听了费君帅的话,白娇娇也愣住了,她问费君帅道:“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一边说着,一边在费君帅身边坐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绷带,把他的双手给包扎了起来。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