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一百零九章 露出尾巴

时间:2017-10-08作者:麦香奶茶

    “嗯,有可靠的线人提供给我们的情报。”费君帅点头道。

    “费军官你不要怪我疑心重,毕竟这次的情报可非同可,罪犯会出现的地方是在商业旺区上,所以我不得不核实情报的真实性,费军官你方便把线人带来我这,我们一同商量吗?”于哲继续道。

    费君帅听后笑了笑,“这就不必了,难道于探长你还不相信我的话吗?严军官那时候的情报也是这位线人提供的,我可以向你担保,情报百分之百准确。”

    “但是严军官也是因为这个情报而死了,难道我们就不应该慎重一点吗?难道费军官你们就对严军官的死如此的冷漠吗?”于哲不死心的道。

    “于探长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我要纠正你的一点,就是严军官是被罪犯给杀死的。”费君帅的语气也变得有点冰冷。

    “其次,我们现在不应该先讨论今晚的行动部署吗?时间已经不早了。”费君帅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听了费君帅的话后,于哲沉默了片刻,“既然不能肯定消息的准确性,就不能大张旗鼓的封锁地区,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只能派出便衣警员埋伏调查。同时便衣警员有一定的隐藏性,不会打草惊蛇让罪犯趁机逃跑。”

    “好,警察部署方面就拜托于探长你了,我们会全力辅助你们的工作展开。”费君帅认同于哲的这个作战部署。

    “那我先去安排便衣警员,你们请自便吧。”于哲完已经开始拨打电话了。

    “我们也先去现场实地查看,就不打扰于探长你了。”费君帅向白娇娇两人示意,三人便离开了于哲的办公室。

    走出了警察局后,费君帅冷冷一笑,道:“没想到啊,负责这起爆炸案的探长竟然与罪犯有关系,这也难怪这次的案件迟迟没有破案了。”

    “费君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那个于什么探长吗?”白娇娇不解的问道。

    “君帅哥哥我认同你的观点,刚才你到晚上会有案件发生的时候,那于探长明显是慌张了,我估计除了傻子以外,也没有人会看不出来了吧。”柳云素点头认同,不过她话刚出口,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微微转头看向白娇娇。

    果然,白娇娇正一脸不善的看向她。

    “娇娇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你听我……哈哈,好痒,停手,我错了,哈哈……”

    柳云素话还没完,就已经被白娇娇抓着不停挠她的腰间。

    费君帅没有理会打闹的两人,继续出自己的观点:“不仅如此,我以前与警察合作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线人身份是绝对保密的,断不会轻易告诉他人,同为警察的于哲,他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规则。可能他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知道这种规矩吧,这也成为了他露出尾巴的重要力证。”费君帅完又冷笑一声。

    虽然他与严广松的相处只有短短的一昼时间,但大家同为新盟之刃的伙伴,严广松可是被爆炸案元凶给亲手杀死的,他必须为严广松报这个仇。

    “好了别玩了,我们现在就去海天商场那,既然知道了于探长与凶手有关联,那我们的敌人便至少有两人,必须心提防。”费君帅对还在打闹的两女到。

    “哼。”

    “哈哈……知……道,哈哈。”

    …………………………

    办公室内。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怎么会知道的,这绝对不可能,到底是谁!是谁的!”于哲暴躁的道,但却又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不让外面的人听到自己所的话。

    “那又怎样?既然知道了,那他们的性命也要到头了。”另一把声音冷笑道。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把他们都杀了吧?”于哲惊恐的问道。

    “是又怎样,难道你怕了?”那把声音有点不屑。

    “不,这绝对不行,你已经杀了严广松了,再把他们也杀了的话,肯定会引来更多国家防卫局的人的。”于哲激动的道。

    “你我?哼哼,你好像忘了点什么吧,应该我们。”那把声音并没有回于哲的话,反而抓着于哲话语中的语言漏洞道。

    “你!算了,这次我们先暂停好吗?既然行迹暴露,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今晚的行动,可以换成明晚,或者后天晚上啊,让他们扑个空也好。”于哲试图服那把声音道。

    “的确,我们的对话基本不可能会被人知道的,现在泄露出去了,只有一个可能。”那把声音变得阴沉的道。

    “我们被偷听了。”于哲也阴沉着脸道。

    想到这里,于哲立即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搜寻起来。

    不一会儿,就在他的桌子底下,找到了一枚窃听器。

    “可恶!”于哲刚想把窃听器用力往地上扔的时候,那把声音却是道。

    “不急,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做的手脚。”

    …………………………

    “润哥,怎么突然请我们喝酒啦?是中了大奖还是泡到美女了?”一名金发男子搂着田志润的肩膀问道。

    “哎别提了,还什么中大奖,我这是倒了大霉,差点就连命都搭进去了。”田志润晦气的道,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润哥瞧你的,你是在床上快活得欲仙欲死才对吧。”同桌的另一名男子取笑田志润道。

    他这话一出,在场一起喝酒的几人都大笑了起来。

    “我告诉你啊,你再敢多嘴,这顿我就唯独不请你一人。”田志润恼羞成怒,对那男子恶狠狠的道。

    “是是是,润哥我错了。”那男子哈哈一笑。

    “算了。”田志润朝那人用力的扬了下手,把自己的酒杯倒满了酒,又是一口喝掉。

    “不瞒你们,我原本以为自己要发大财了,没想到啊,竟然还惹祸上身了。”借着酒意,田志润想把自己的遭遇都告诉自己的朋友们。

    然而他才刚开始,包间的房门就被嘭的一声用力的打开了。

    “哼,田志润,去死吧。”·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