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九十一章 重伤

时间:2017-10-08作者:麦香奶茶

    ,!

    “喂,住手,我叫你住手听到没有!”费君帅强行抓着白娇娇的两只手腕,几经艰辛终于把她给暂时“制服”了。

    只见白娇娇还瞪着双眼看着他,费君帅无奈之下,只好明确的向白娇娇解释了他那句话的含义。

    白娇娇听后啐了一口,道:“一个大男人的,比女人还要扭捏,你明说不就好了吗。”

    “我……”费君帅面对白娇娇也真是十分的无可奈何,干脆闭嘴不说。

    两人一度安静了下来。

    不过还没过多久,白娇娇就按耐不住了,主动撩费君帅说道:“费君丑,我问你,你喜欢小凤姐吗?”

    “当然没有啦,你瞎说什么。”费君帅低声回答白娇娇的问题,同时偷偷的瞄向霍翔那方向。

    幸好两人说话的声音极其的小,而霍翔此时似乎是睡着过去了。

    “那你老是粘着小凤姐干嘛?”白娇娇撇了撇嘴。

    “你现在也粘着我啊,难道你就喜欢上我了吗?”费君帅装出一副极其震惊的表情看向白娇娇。

    “滚吧你,我喜欢阿猫阿狗也不会喜欢上你的。”白娇娇立即作出一副干呕的样子来。

    “切,算了,让你看一下我喜欢的女孩吧。”费君帅说着掏出了他的平板,戚晓琪的照片再次浮现在平板之上。

    白娇娇看着戚晓琪的照片,半响后,“嗯,这女孩是挺可爱的,但与小凤姐比,还是差太远啦。”

    “我告诉你啊,不许对我的戚戚评头论足,我会生气的,会打人的啊。”费君帅威胁白娇娇道。

    “来啊,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白娇娇似乎很热衷于揍打费君帅。

    看着白娇娇那欠揍的样子,费君帅忍不住给了她一个爆粟。结果,“战争”就爆发了。

    当四人下车的时候,费君帅的脸上已经多了不少抓痕,还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而白娇娇此时也没好多少,她身上的衣衫歪歪斜斜的,头发还一团乱糟。不过她的双眼却怨毒的瞪着费君帅看,一直在咬牙切齿。

    柳云素过来拉了拉白娇娇的手,低声的问道:“娇娇姐你怎么啦?君帅哥哥他欺负你啦?”

    “哼,没有,没事。”白娇娇气鼓鼓的说道。

    然而她是并不想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与费君帅在扭打的时候,费君帅一不小心,真的是很不小心的一掌拍到了白娇娇的胸口之上。他脸上那火辣辣的掌印,也是那时候所留下来的。

    费君帅有点不敢看向白娇娇的那方向,主动跑到了一辆悬浮飞车旁,主动坐到了驾驶位上。

    但令他绝望的是,白娇娇竟然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白娇娇烟着脸对看着她的费君帅说道:“看着我干嘛,赶紧开车啊。”

    “我开车没问题,但你可千万别伤害我啊,要是我手一抖,可就是四条人命的了。”费君帅“警告”白娇娇道。

    白娇娇冷笑了两声,并没有回话。

    费君帅打开了导航,直接就朝严广松两人所在的医院方向驶去。

    一路上白娇娇也并没有太为难他,只是偶尔踩踩他的脚背,或者掐掐他的大腿,着实让费君帅有苦不敢言。

    幸好医院并不远,没用多久的时间,四人乘坐的悬浮飞车便来到医院门前停了下来。

    费君帅第一时间冲出了车门,看了看严广松所在的病房号码,对大家说道:“我们先去与广松汇合吧,大家跟我来。”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走在前面。

    很快,四人便来到了严广松的病房。

    费君帅终于见到严广松本人了。

    那是一名相貌普通,年龄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人,除了身材比较健壮以外,就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了。

    只见严广松苦笑着对走进来的五人说道:“让你们笑话了,没想到老猫烧须,竟然被炸伤了。”

    霍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了过去,拍了拍严广松的肩膀,以示安慰。

    而柳云素则手提着一个大大的水果篮,递给了严广松,对他说道:“这些水果给你的广松叔叔,多吃水果对身体恢复有好处。”

    柳云素的话让严广松一阵哭笑不得:“我才三十二岁,怎么就成叔叔了。”

    柳云素也没有回应,只是向严广松作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这时费君帅走了上前,微笑对严广松说道:“你好,我叫费君帅,是新加入到新盟之刃的成员。”

    严广松同样报以微笑,道:“我已经从队长那里听说过你了。你的源力是时间穿越对吧,好奇妙的源力,还有听说鑫悦市那噬神造成的连环凶杀案也是你破案的,果然年轻有为啊。”

    “过奖了。”费君帅谦虚的说道:“要不是有大家的帮助,我也不可能侦破得了那起案件的。”

    严广松点了点头,“这次的案件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侦破这起案件,为还在昏迷的德政报仇的。”

    “嗯。”费君帅郑重的向严广松点了点头。

    “我先带你们去探望德政吧,他还在重症观察区那边。”严广松说着从病床上站了起来。

    虽然他的身上穿着一身病服,但在外露的肌肉处,还是看到不少的伤痕与包扎的绷带。

    严广松带着大家在医院中穿梭着,不一会儿,五人便来到了重症观察区内。

    隔着透明的防菌玻璃,费君帅他们看到在房间中央摆放着一个休眠舱,在休眠舱内正躺着一个人。

    那人只有头部外露出来,但他的面部已有大面积的烧伤,比面目全非也就只是好上了一点点。

    “医生说要等他的病情稳定一点后才能转移到国家的重点医院内医治,现在已经调派了不少专家医生过来对德政进行治疗了。”广松叹了口气,说道。

    费君帅看着受了重伤的杜德政,也不免暗暗心惊起来。

    他加入到新盟之刃后,执行的任务并不多,但每一次都是极其惊心动魄。

    说不准哪一天,他也会落得杜德政的这般下场。

    这一刻,他也十分的理解戚晓琪那晚的心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