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三百七十八章 毒蜥的虐待”

时间:2018-05-11作者:麦香奶茶

    费君帅说完,反手抓着毒蜥的手腕,体内学习源力瞬间被他激活,开始吸收毒蜥的治愈源力。

    因为费君帅使用了学习源力,毒蜥顿时感觉全身无力,而身体的活力似乎都从手臂向外流出。

    毒蜥一声惊呼,她想抽出自己的手臂,但自己浑身无力,加上费君帅抓得非常的紧,一时间也不可能把手臂抽出来。

    毒蜥一咬牙,另一只手按下了握在手上的遥控器。

    “啊!”

    费君帅顿时大声惨叫,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瞬间遍布全身,而他的身体也跟着抽搐了起来。

    毒蜥趁着费君帅身体麻痹的时候,立即抽出了自己被抓住的手腕。同时右手一拳打在了费君帅的脸上,这一拳可是使出了她的全力。

    嘭的一声,费君帅的头部被毒蜥这一拳打得侧向枕头里面,不过身体的麻痹感也消失了。

    费君帅看向毒蜥,用力的想坐起来。

    “你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按下按钮。”毒蜥拿着遥控器对着费君帅,威胁他道。

    不过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她又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麻痹感再次侵袭费君帅的身体。

    费君帅也不知道这种麻痹感到底是什么,并不属于电击之类。毕竟要是电击,毒蜥刚才也肯定会受到波及。

    但这种麻痹感非常的强烈,支撑着身体的双手顿时一软,费君帅重新躺在了床上。

    待麻痹感消失,费君帅有气无力的对毒蜥说道:“好了别按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

    “哼。”毒蜥冷哼一声,她愤怒的瞪着费君帅,依然站在墙角落上,与费君帅保持距离。

    看到毒蜥那愤怒的样子,费君帅也没有在意,毕竟是他先对人家出手的。

    他重新躺回床上,侧过头,看着毒蜥说道:“对不起,我为刚才我所做的事道歉。我身上的伤是你帮我治疗的,我不应该对你恩将仇报。”

    “哼,心领了。”毒蜥冷哼一声,她似乎对费君帅这番道歉并不太接受。

    费君帅看到毒蜥一脸愤怒的样子,便继续说道:“但你也不能怪我,你们组织所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你们组织所有的成员,本就该死。而你还是为他们治疗的医生,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所做的事,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多少的危害。”

    费君帅所说的都是事实,加上他联想到戚晓琪还有自己的遭遇,费君帅对噬神这个组织就厌恶到了极点。

    “是吗,你就是这么想的?”毒蜥看着费君帅,冷笑道。

    “难道我说得有错吗?”费君帅反问毒蜥。

    “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你对我们并不了解。”毒蜥冷冷的说道。

    “呵,被我说中了,没法解释吧。”费君帅冷笑道。

    “我告诉你,你可别太过分了。你现在在我们噬神的总部里,六眼沙蛛虽然说过不能够要你性命,但折磨你,还不是一件难事。”

    毒蜥说完,再次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按钮。

    强烈的麻痹感再次传遍费君帅的全身。

    费君帅咬紧牙关,强忍着身体的痛楚。他瞪着毒蜥,虽然嘴上说不出话,但他用那愤怒的表情回应了对方。

    看着费君帅受到折磨,毒蜥心中的怒火也消除了一点,她继续说道:“的确,我们是杀了很多人。但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完成复活巢母的仪式。那些牺牲者,他们所贡献的生命,在未来可是会拯救整个地球的所有生物,他们牺牲都是值得的,同时也是在所难免的。”

    但毒蜥的话,却让费君帅更加的愤怒。

    什么?难道就为了复活你们那什么巢母,就可以滥杀这么多无辜的生命吗?戚戚当初也是被你们所杀死的。

    现在还敢替你们那卑鄙的杀人行为套上一个拯救世界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好糊弄吗!

    想到这,费君帅满腔的愤怒,准备开口大骂毒蜥。

    但毒蜥却连忙说道:“你闭嘴,听我继续说。”

    她说话的同时,又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费君帅那已经到嘴边的话,只能无可奈何的咽了回去。

    “对我们来说,那些牺牲者只需要献出他们的生命就可以了。只是我们这有一部分偏激分子,他们喜欢按照自己的作风做事,才会做出那些残忍的行为,我对他们这些行为可同样是厌恶至极。”毒蜥说着,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是吗?你也会感到厌恶吗?”费君帅问道,不过他说话已没有一开始那么精力十足。毕竟那强烈的麻痹感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什么?你不相信我吗?”毒蜥哼了一声。

    “别,啊!”

    费君帅叫出了声来。

    “这些事以后你就会明白,现在你的身体才刚刚好,不适宜过度活动,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毒蜥说完,打开了房门,准备离开。

    看见毒蜥要走,费君帅对她说道:“虽然我不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我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我身上的伤是你治好的,你就是我的恩人,谢谢你。”

    毒蜥没有回头,背对着费君帅,说道:“不客气,好好休息吧。”

    说完,她抬起那拿着遥控器的手,朝费君帅晃了晃。

    “喂你!啊!”费君帅再次痛苦惨叫。

    这时他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自己到底招惹了谁,为什么要受这种苦。

    看着房门被关上,费君帅终于松了口气。

    对他来说,暂时逃离了那麻痹的威胁,就像是解脱了一般。

    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只见一个手环正戴在自己的右手之上。

    费君帅知道,那股麻痹感肯定是从这只手环上发出。

    他想把手环解下来,奈何手环紧贴着他的手腕,卡在了手腕的关节上。

    从刚才被毒蜥“虐待”的时候费君帅就知道,自从手环被激活后,体内的源力就被禁止了,他连使用源力破坏手环都无法做到。

    既然如此,费君帅也干脆不管。刚才被毒蜥“虐待”完加上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疲惫渐渐的开始满布大脑。

    费君帅闭上双眼,昏睡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