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三百零二章 锁定目标

时间:2017-12-24作者:麦香奶茶

    “你是战蚁军团的人?”那守卫疑惑的问道,不过他的态度明显已经发生了改变。

    “你可以这么理解吧。”费君帅微笑道。

    要是自报姓名,面前这人未必就认识他,所以费君帅干脆含糊的给了一个答复。

    果然,听到他的回答后,那名守卫立即恭敬的对他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战蚁军团的成员,你要见区长对吧,这边请,我带你进去。”

    说着,守卫带领着费君帅,走进了东区区长聂凡的办公楼。

    两人来到写有区长室三个字的办公室门口,守卫示意费君帅进去,而他则转身离开,返回门口站岗。

    费君帅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的人说道。

    费君帅推门进去,只见办公室内只有聂凡一人,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推门进来的费君帅。

    “哦?费先生,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吗?”聂凡微笑的对费君帅说道。

    “请坐。”

    “聂区长你好。”费君帅走了过去,坐在了聂凡对面的椅子上。

    “这次是项大哥让我过来,看看老刘的丧礼准备情况。虽然他做了那些背叛贫民区的事,但他毕竟也曾经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同时也是一名长者,死者为大,葬礼这种事还是不能马虎的。”费君帅说道。

    “哦,原来是这件事。费先生你可以放心,我已经办妥的。”聂凡微笑道。

    “嗯,那就行,聂区长你办事我还是非常放心的。”费君帅同样礼貌的微笑道。与聂凡闲聊一番后,费君帅把话题再次转移到老刘身上。

    “我听兵工厂的员工说,一开始厂长并不是老刘当的,怎么突然间会换成老刘做厂长了?”费君帅问聂凡道。

    “因为前任厂长年纪也不小了,刚好他又弄伤了腿,行动不便,就干脆让他退休,在家里享福吧,所以就让老刘接替了这个位置。”聂凡回道。

    “这么说,老刘这厂长是聂区长你提拔的咯?”费君帅问道。

    “是的。”

    聂凡的回答还真让费君帅吃了一惊,他本来只是随便做一个假设性提问,没想到还真是聂凡提拔老刘的。

    “哎,我当初看中他是位忠厚老实的长者,才挑选他担任如此重要的工作。没想到权力却让他迷失了本心。”聂凡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说道。

    “嗯,根据老刘家的邻居反映,老刘本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他估计也是想让家里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罢了。”费君帅点了点头,似乎认同的说道。

    “你去了老刘家?”聂凡问费君帅道。

    “是的,项大哥让我过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费君帅说道。

    “哦。”聂凡说着低下头看向桌面的文件,但他脸上的神色却因为费君帅的话而发生了一丝改变。

    费君帅又与聂凡聊了有关他在市区中的产业,不过对此聂凡似乎并不想详谈。

    对此费君帅也没有在意。

    既然你不想说,我总有我的办法可以调查到的。

    在聂凡这呆了一个多小时后,费君帅告别了聂凡,离开了东区区长的办公楼。

    走出办公楼门口,只见送他过来的那名战蚁军团成员还等候在门外。

    费君帅快步走了过去,坐进汽车内。

    “有收获吗?”那名战蚁军团的成员问费君帅道。

    “收获说不上,不过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费君帅说道。

    “老刘这个厂长是聂凡任命的,而且聂凡与老刘交情似乎不浅,加上聂凡在贫民区以及市区的影响力,我觉得可以把注意力着重放在聂凡身上。”

    …………………………

    聂凡办公室内。

    费君帅走了之后,聂凡的助手便走进办公室。

    “区长,费君帅他有说什么吗?”助手战战兢兢问聂凡道,因为他看到,聂凡此时的脸色并不太好。

    “费君帅这个人,绝对不能留。”聂凡沉着声说道。

    “那我们……”助手向聂凡比了个手势。

    “不必,他是项旭威的人,由我们动手,反而可能会暴露了自己。不是正好有国家防卫局的人找他吗?我们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把费君帅的行踪卖给他们。”聂凡说着,嘴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

    之后的两天,费君帅分别拜访了剩下几个区的区长。

    相比起聂凡,费君帅觉得其他的人嫌疑并没有他大。

    毕竟,聂凡与兵工厂厂长老刘交好,在贫民区与市区又有不少的影响力,要做贩卖军火这事,对他来说并不艰难。

    “所以我怀疑,军械失窃案的幕后主使,就是聂凡。”费君帅对项旭威说道。

    “你有确实的证据吗?”项旭威问道。

    “并没有。”费君帅如实回答。

    项旭威皱了皱眉,道:“君帅,这种事可不能随便下定论的,这关乎到整个贫民区的未来。同时聂凡在贫民区可是一区之长,要是我们冤枉他了,那这件事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点我明白,但项大哥你听我分析。”费君帅把自己心中的推理过程告诉了项旭威。

    “这些天我分别拜访了各个区长,但最有能力做出这种事的,也就只有聂凡一人有如此的能耐。聂凡认识老刘已久,也是亲自提拔他当上厂长之位,这就可以起到里应外合,顺利把枪械轻松的从兵工厂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运出去。至于老刘为什么会甘愿自杀做替罪羊,我觉得是因为他被要挟了。”

    “嗯,怎么要挟?”项旭威点着头,认真听费君帅的分析推理。

    “老刘很喜欢他的曾孙,我听老刘的孙子说,前段时间有几人特意登门拜访,来看望老刘的曾孙,还送了不少礼物。我调查过,这些人正好是聂凡的手下。我估计,聂凡见到盗取枪械这事被曝光了,干脆找个替死鬼。正好老刘能完美的当上这么一个角色,便用他曾孙的性命,来要挟他如此去做。”

    自从认定了最终嫌疑人是聂凡后,费君帅便从老刘家人和聂凡入手,没想到,还真被他调查到一些有趣的线索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