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间线 第二百七十九章 通缉新闻

时间:2017-11-30作者:麦香奶茶

    “脱衣服。”

    白娇娇的这句话就像是兴奋剂那样,让费君帅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确实,听到这句话是应该感到兴奋的。

    费君帅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利索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

    当他躺在床上等待白娇娇的时候,却看到她在不紧不慢的翻找行李。

    “娇娇你在干嘛?过来啊。”费君帅朝白娇娇招了招手,对她说道。

    “等我一下,我快找……找到了。”白娇娇从行李里拿出两个小瓶子,她转身看向费君帅,只见他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的,还摆出一副“妩媚”的姿势。

    白娇娇忍不住笑了出声,她知道费君帅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躺好,我给你的伤口搽药。也不知道你的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都一身是伤了,还想着那些事情。”白娇娇取笑费君帅道。

    从白娇娇拿出两个小瓶子那一刻,费君帅就知道自己会错意了,当即很是失望。

    不过他还是按照白娇娇的吩咐,在床上平躺了下来。

    白娇娇首先从那瓶装着小药丸的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给费君帅服下。

    片刻,一股暖流从胃部向身体的其他部位蔓延开去,说不出的舒服。

    白娇娇又从另一个小瓶子里抠出一点药膏,在费君帅身上的伤口上涂抹着。

    对于在新盟之刃工作的她来说,费君帅身上的这点伤也不能算得上什么,只是右腿上的那道伤口比较严重一点。

    但白娇娇还是认真的给费君帅的伤口一点一点的涂上药膏。

    药膏敷在伤口上,非常的清凉,但这种清凉的感觉,却是有点刺骨了。

    费君帅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膏药,每次使用,都对膏药的效果非常惊叹,这已经是超出了现今医疗水平所制造的产物了,也不知道老头子是从哪里得到的灵药。

    费君帅身上的伤口可不少,白娇娇也用了好一段时间才帮他把所有伤口都涂遍了伤药。

    “好了,穿上衣服吧。”白娇娇收起药瓶,对费君帅说道。

    但费君帅一点也没有要穿衣服的意思,他看着白娇娇,语气充满着诱惑的对她说道:“娇娇,我们也好久没亲热了,难道你就不想吗?”

    白娇娇白了费君帅一眼,道:“你的脚不是瘸了吗?走路都走不了还怎么亲热。”

    “可以你在上面啊。”费君帅挑了挑眉毛。

    “不!要!”

    …………………………

    “我们回来了。”

    “费君帅死了吗?”

    “还没有……布先生告诉我们,有人接走费君帅了,还把他的手下全部杀了。”

    声音略显犹豫。

    “嗯,那应该是蝼蚁之光去接费君帅了。”

    声音沉默片刻后说道,似乎刚才是在思考着什么。

    “对了,布先生还说了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什么情报?”

    “原来费君帅是新盟的通缉犯,他之前是国家防卫局的人,因为杀害了上司而被通缉。”

    “噢?那事情可就变得有趣了。”

    声音多了几分愉悦。

    “还有一件事……”

    “说吧。”

    “就是……我们的相貌被费君帅看到,还拍下来了……”

    声音非常艰难的说道。

    “……,嗯。”

    呲呲呲呲,连续四声激光枪枪响。

    四名男子倒在了地上,都是头部中枪死亡,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四名男子,正是费君帅在词翰公司里见到的四名军火贩卖商。

    …………………………

    “嗯……你是谁?”费君帅口齿不清的问道。

    被戴在耳朵上的移动电话的抖动惊醒,此时费君帅还是意识相当模糊。

    “还没醒来吗?立即打开电视,看百川市的新闻。”电话那头的项旭威说道。

    “新闻?稍等一下。”费君帅坐了起来,顺手擦了擦嘴角上的口水。

    一站到地面,他顿时一阵咧嘴。

    刚睡醒没有注意,右腿着地触碰到伤口处传来了一阵剧痛。

    费君帅弯下腰看了看右腿小腿上的伤口,一晚过去了,伤口果然愈合了不少,疼痛感也没有昨天那般的强烈。

    但毕竟这伤比较严重,估计还要多涂两次膏药才能彻底痊愈。

    费君帅便单着脚,跳到电视机旁,打开了电视机。

    刚好,电视频道播放的正是项旭威所说的百川市新闻。

    “市民出行要小心注意,提防行迹可疑人员,见到疑似通缉犯的可疑人物必须第一时间通知警察……”

    新闻播报员正在说着。

    费君帅看了下新闻上的文字,还有那张自己的大头照片。

    原来,这是一则对自己的通缉新闻。

    内容大致是说通缉犯费君帅躲到了百川市内,昨晚还杀了好几名百川市市民,现在警察正全城追捕费君帅。

    看样子,青镰社死的所有人都算在了费君帅的头上了。

    这一次,费君帅可是真的感到头痛。

    薛英豪的死还没查出真相,现在又多了杀害十多条人命的罪名,再这么下去,费君帅只能沦为真正的“杀人犯”了。

    “我看到了。”费君帅对电话那头的项旭威说道。

    “嗯,你洗漱好就过来我这里,我等着你。”项旭威道。

    “行,我现在收拾好就过来。”费君帅把电视机给关了。

    他走到床边,白娇娇还在熟睡,费君帅没打算叫醒她,把被子拉了拉,盖好在白娇娇的身上。

    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给白娇娇写下自己去项旭威那。

    一番洗漱后,费君帅走下了宿舍,早已有战蚁军团的成员等候在楼下。

    费君帅乘坐汽车,来到贫民区安排给项旭威使用的工作室。

    “早,吃早餐了吗?”项旭威见费君帅进来,用手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面包,问他道。

    “还没。”费君帅走了过来,坐到椅子上,拿起面包就往嘴里塞。

    费君帅猜测老头子的那些膏药应该是起到促进体内的自愈系统的作用,所以对身体能量的消耗也相当巨大。一觉起来,肚子比平常要更加的饥饿。

    当然,也有可能是昨晚做了“运动”的原因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