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界团宠 116.我很记仇

时间:2020-11-22作者:刘阿懦

    珠翠并没有意识到贺康乐已经发现了她撕了几页书的事。

    在珠whhryl.翠眼里,贺康乐是很少去书房的,一向都是她在打扫书房,所以珠翠并不担心自己撕书的事被发现。

    ——哪怕被发现,也是她取代了司若云之后了。

    珠翠只是盯着阵法,希望快一些,再快一些。

    泉珂看着那个阵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阵法,但是这确实是一个阵法没错。

    泉珂试探着往里面注入灵气.jsshcxx.,阵法照常运转。

    阵法没问题,但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变化?

    而后,泉珂的耳朵动了动。

    贺康乐来了。

    他冰蓝色的眼睛微微瞪大,而后身子一软,化作一滩水消失不见。

    珠翠愣了一下,还没等问出话来,就听到了后头暴怒的声音。

    “珠翠,你在做什么!”

    贺康乐怒道。

    珠翠愕然的回头,撞见贺康乐那双怒气腾腾的眼睛,她逆着光,五官都有些扭曲变形。

    怎么会被发现的!

    珠翠还来不及辩解,就感觉到胸腔一阵刺痛,逼得她不得不捂住胸口。

    是要成功了吗?

    珠翠忍不住想着,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阵法,然而下一秒,一双手直接把阵法里面的东.zyxta.西毁了个干干净净。

    贺康乐站在桌子上,嘲讽的看着珠翠。

    “屈屈凡人,也妄图逆天改命?”

    “不!”

    珠翠哀嚎一声,顾不上自己胸腔的疼痛,惊慌失措的想要去挽救,但是却已经迟了。

    贺康乐一只脚踩在珠翠的手腕上,俯身,低头看着珠翠。

    “你若想求长生,若想求修习,大可来找我。”

    “只是偏偏,你要用那些不入流的旁门左道。”

    贺康乐最恨这些旁门左道。

    珠翠这简直是正撞枪口。

    珠翠悲哀的看着摔在地上再次碎裂的瓷片。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的人生,她的命运,她的一切,都完了!

    就连手腕和胸腔的疼痛都无法唤回珠翠的理智,她眼神空洞,想到自己这数日的努力都化为乌有,更是悲从中来,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贺康乐慢慢起身,随便寻了个地方坐下,冷眼瞧着珠翠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如今知道哭了,前头想着对司若云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日?

    她从不拦着圣岚村的人求长生,求大道。

    哪怕是凡人,她也不拦着他们,因为人人都有这个权利。

    至于那些有灵根的,更是能够牵线搭桥拜师的,贺康乐都愿意帮上一把。

    可是珠翠却偏偏选了这么一条路。

    “珠翠,待到天明,你自行去领罚吧。”

    贺康乐垂眸,冷声道。

    她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冷漠。

    “康乐仙子!”珠翠猛然抬头,哀嚎一声。

    “我做错了什么,便要领罚?”

    “你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贺康乐看着珠翠。

    “我虽是凡人,却也想求大道,难道凡人便不配了吗?”

    珠翠咬牙,她不过比司若云少了些运气罢了,便要和司若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吗?

    凭什么司若云能够有师父姐姐宠爱,她只能够做那些杂活?

    明明她比司若云优秀那么多!

    “说,接着说。”

    贺康乐怒极反笑,怎么也想不到,她用凡间那些养贵女的方法养着珠翠,会养出这么一个白眼狼。

    珠翠原本也就是个普通农家女,是贺康乐觉得她若是一辈子在田间地头可惜了,便让珠翠学琴棋书画,诗书礼仪,比起凡间的贵女也不差多少。

    可是,珠翠从未说过,她想要追寻大道。

    珠翠话都扔出来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回头,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我比之司若云,不过是比她运气差了一些,没有灵根罢了!”

    “凭什么废物如司若云,也有资格追寻大道,我就因为是凡人之躯,便只能够只有百年寿数?”

    贺康乐听着珠翠的控诉,反倒是笑了。

    这理由还真是多。

    “所以,若云运气比你好,又与你何干呢?”

    她挑起珠翠的下巴,一双眼睛与珠翠对视。

    “承认吧,珠翠,你只是嫉妒而已。”

    “你就是样样比不上若云,你嫉妒的嘴脸真丑陋。”

    珠翠身边,那黑影又开始若隐若现,贺康乐看着那黑影,嘴角笑意更浓。

    “嫉妒让你生了心魔,嫉妒让你做出这样的事来,哦不——”

    “应该说你本就是这样的人。”

    “我对你真失望。”

    “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贺康乐的一字一句,像是刀子一样捅在珠翠的胸口,珠翠的表情已经扭曲,她周身的那个黑影也扭曲变形,嚎叫着吵着贺康乐冲过去。

    却被贺康乐一道灵气直接打散。

    到底只是凡人的心魔,不成气候。

    “我这个人,一直不算完全意义上的好人。”

    “而且,我记仇。”

    贺康乐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自打司若云送了她这个镯子,她便日日带着,还和芸汐得瑟了一番。

    她的徒儿,乖巧善良又可爱,更何况,司若云还能够保持着一颗难得的,赤诚的赤子心。

    “我原本只想要让你去领罚的,可是,现在我后悔了。”

    “你活着,对我徒儿便是个威胁。”

    “毕竟,人的嫉妒心实在是太可怕了。”

    贺康乐笑眯眯的看着珠翠。

    她明明在笑,但是珠翠却觉得通体寒凉,她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珠翠这才发现,尽管她在贺康乐膝下侍奉这么多年,却未曾真的认清过贺康乐。

    “所以,你只好去死吧。”

    贺康乐单手抓住珠翠的头发,毫不客气的往尖锐的桌角上一磕。

    珠翠想要挣扎,却被贺康乐的灵气死死的困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放心,我不会告诉若云你做的这些事,只会告诉她,你晚上起夜滑了一跤,头磕在桌角上,死了。”

    “就像你白日里滑了一跤一般。”

    珠翠的双眼瞪大,终究是彻底没了生息。

    贺康乐看着珠翠彻底没了生息,这才拍了拍手,开始布置房间。

    总得做的天衣无缝一些,不然叫司若云发现了端倪怎么办?

    若是没有司若云,她自然不必这么麻烦。

    但是她总得顾及着司若云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