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界团宠 67.夜半突袭

时间:2020-10-29作者:刘阿懦

    ,,,!

    修真界团宠正文卷67.夜半突袭就听司苓风道:“这铜球上下了印记,只要小白不死,不管它到哪里,你都能够找到她的。”

    小白:???

    虽然她不是人,但是司苓风是真的狗!

    司若云顿时十分开心,“姐姐对我真好!”

    小姑娘似乎想要找点什么东西表达自己的感激,又摸了一圈没摸到什么,最后啪唧一口亲在司苓风脸颊上。

    司苓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唇角翘的更高了。

    “自然,这天上地下,六合八荒,唯我对你最好。”

    司苓风说的不动声色,她似乎一直在反复强调这件事。

    司若云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反倒是顺着司苓风的话说了下去。

    “这世间唯姐姐对我最好。”

    在司若云眼里,司苓风自然是千般好万般好。

    一来是她们姐妹至亲,二来是司苓风自打回了司家,便一路护持着她。

    血缘是个奇妙的东西,能够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却不必然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那些姐妹反目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司苓风拿手拍着司若云的后背,眸中笑意愈发深起来。

    这六合八荒,唯她能是司若云的唯一。

    也唯司若云是她的唯一。

    只有彼此,没有旁人。

    铜球被强行打开过之后,就成了挂在小白脖子上的装饰,里头放着给小白的烤土豆,还有专门给小白用的一些东西。

    小白:虽然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吃烤土豆啊!

    觉得烤土豆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的司若云自然而然的觉得其他人也会喜欢烤土豆——所以她非常大方的给每个人都分了烤土豆。

    小白:就很绝望。

    入夜。

    海水的咸腥味在客栈之中蔓延,泉客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珠,脚步轻快的迈上楼梯。

    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就在楼上。

    泉客最后在一扇门前站定,他能够闻到那门内的味道,就是给予他痛苦的味道。

    ——也是爱的味道。

    纤细修长,肌肤几乎呈现出透明的姿态的手推开门,然后就差点被放在门口的刀削了脚背。

    司苓风的刀靠在门边的墙上,最长能伸到四十米的长刀这个时候看着十分乖巧,仿佛和那些普通的兵刃无异。

    客栈专门留出来的这一层的布置显然比其他楼层的也精致许多。

    毕竟这一层是专门留给圣岚宗的人的,为的就是让他们住的舒服。

    泉客越过厅堂,往里走,便瞧见月色之下依偎在一起的两道身影。

    大的那个手臂环在小的那个的身上,小的那个依恋的靠着大的那个,看着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泉客舔了舔唇,他的舌头又细又长,像极了蛇的信子。

    司若云睡的迷迷糊糊只觉得周身有些凉,小姑娘不自觉地往司苓风的怀里拱了拱——然后就被一双冰冷的手拎了起来。

    过分寒冷的温度让司若云一个激灵,猛然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泉客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泉客看着司若云,咧嘴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来。

    大半夜突然出现的身影给人的惊吓力度绝对是爆炸级的,司若云身子抖啊抖的,小姑娘眼中顿时含了一泡眼泪,仿佛随时就能够哭出来似的。

    “只要杀了你,她就会因为我而感觉到痛苦。”

    泉客舔了舔唇。

    爱是痛苦,当他让司苓风感受到痛苦的时候,司苓风便会爱上他。

    同样的,当他因为司苓风感受到痛苦,那是因为他爱惨了司苓风。

    泉客认认真真的想着。

    “你放开我!”

    司若云不断的挣扎着,可惜她人小,小胳膊小腿的,挣扎了半天也只是四肢徒劳无功的在空中挥舞。

    不知道司苓风是怎么了,如今依旧睡的香甜。

    “我当然不会放开你——”

    泉客一只手拎住司若云,身子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缓缓躬下,最后整张脸都贴在了司若云的面前。

    带着咸腥味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司若云只觉得自己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噎着,小姑娘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忍不住就哭起来,甚至哭的直打嗝。

    “你可以继续哭。”

    泉客笑眯眯的看着司若云。

    “看她会不会管你。”

    司若云哭的抽抽嗒嗒的,忍不住一个嗝就打了出来。

    一簇火苗从司若云的嘴里吐出来,正好喷在泉客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司若云的错觉,她好像闻到了烤鱼片的味道。

    ……忘了自己还会喷火了。

    毕竟司若云喷火,是因为她想烤土豆,到了圣岚宗之后,不用自己烤土豆,司若云便没喷过火了。

    被直接烤熟了脸的泉客:“……”

    痛。

    很痛。

    难道他是个三心二意之人,竟然爱上了两个人吗?

    泉客茫然的想着。

    司苓风能够给他带来痛楚,司若云也能,难道他两个都喜欢?

    还是说,他只是这一刻喜欢着司若云罢了。

    泉客一阵怔忡,对着司若云的钳制就松了许多,司若云找机会从泉客的手里挣脱出来,挣扎着拿起了司苓风的刀。

    那柄刀尽管已经成了普通的尺寸,对于司若云来说还是太大了,她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刀给拿了起来,但是想挥舞起来,那就很难了。

    司若云踉跄几步,要不是手里握着刀,估计这个时候就摔在地上了。

    泉客茫然的看着司若云,又看着自己的手。

    他大约真的是个三心二意的人吧。

    精致美丽的鲛人半跪在司若云面前,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海水的咸腥味。

    “我爱你,你也爱我对不对?”

    司若云:???

    爱个锤子!

    小姑娘终于挥动了那柄刀——然后刀锋在夜色之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度,司若云踉跄几步,跌在地上,生生把地板跌出了一个坑。

    差点被削成两半的泉客手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外翻的血肉看起来十分可怖。

    不疼了。

    所以如今,他又不爱她了吗?

    司若云趴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

    月光照在小姑娘肉嘟嘟的圆脸上,泉客望着那张脸,突然就笑了。

    “你们真有趣。”

    他声音一向是好听的,毕竟鲛人的歌喉不知道诱惑了多少人走向死亡。

    “我们终究会再次相遇。”

    他说道。

    一如当年司苓风毫不犹豫离开无忧岛的时候,他笃定的说道。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