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界团宠 65.鲛人泉客

时间:2020-10-29作者:刘阿懦

    ,,,!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费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叶凡在书上瞧过有关鲛人的记载,但是第一次见到鲛人也是第一次。

    “不止,鲛人浑身是宝,织出的鲛绡水火不侵,眼泪成珠,价值连城,用鲛人血淬炼而成的灯油可燃千年,鲛人尾巴上头的那层皮也是极好的炼器材料。”

    司苓风道。

    鲛人: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司苓风之前也曾经见过鲛人,不过那是在无忧岛的时候,她本来想把那个可怜的鲛人救出来——然后剥了他的尾巴皮炼器。

    毕竟那时候在无忧岛,大家过的都很苦。

    可惜最后到底是没成功,只得了一块鲛绡。

    ——因为那鲛人是个混血,没尾巴。

    后来无忧岛覆灭,鲛人也不知所踪了。

    “但是他没有尾巴呀。”

    司若云指着鲛人的双脚,鲛人的双腿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脚趾是连在一起的,看上去像是鸭子的蹼。

    鲛人不仅仅浑身是宝,而且相貌好看,这也让不少有特殊癖好的人专门去引诱鲛人,然后囚禁起来当成禁脔的。

    当然,在司苓风眼里,这大约就是一堆炼器材料。

    “大约血统不纯吧。”

    没尾巴的鲛人勾起了司苓风在无忧岛的记忆,她叹了口气,倒是动了些恻隐之心。

    ——原本准备拆成炼器材料给小土豆制个本命法宝的。

    那鲛人抬起头,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望着司苓风,片刻之后,他缓缓咧开嘴,露出一口锯齿一样的尖牙来。

    “姐姐,我好冷。”

    司苓风:“……”

    对着你这个锯齿一样的尖牙,我真的没办法违心的觉得你好看。

    她也有些不明白,那些人把鲛人囚禁起来干什么呢?

    就图好看吗?天天供着看那张脸?

    毕竟鲛人的牙跟锯齿一样,下头又是鱼尾巴,除了那张脸和一身的炼器材料,还有什么用?

    司若云好奇的看着司苓风把笼子打开,顺手把那个鲛人给拎了出来,鲛人整个人被包裹在一张大毯子里,就露出一张脸来。

    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司苓风,仿佛要把她刻在骨头里似的。

    “等等,鲛人不是特别珍贵吗?那个摊主怎么二百灵石就把他当添头了?”

    锦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鲛人是铜球的添头啊!

    他要是有个鲛人,别说二百灵石了,给他两万灵石,他都不一定卖!

    “因为他是自己卖身啊。”

    司苓风伸手覆住鲛人的双眼,“你说是不是,泉客?”

    “啊?”

    锦华一脸懵。

    “姐姐真聪明。”

    鲛人咧嘴,声音若。

    司若云听着泉客一口一个姐姐,顿时心生警觉,噔噔噔过去抱住司苓风的大腿。

    “这是我姐姐!”

    旁人谁都不要和她抢姐姐!

    这是她自己的姐姐!

    因为泉客一口一个姐姐,司若云对泉客特别警惕——不管泉客长的多好看,在司若云眼里,和自己抢姐姐的都不是好人!

    “既然姐姐这么聪明,不如猜一猜我是怎么找到姐姐的?”

    泉客舔了舔唇,鲛人外表看上去和人类无异,但是到底不是人类,不管是锯齿一样的尖牙,还是那细长的舌头,都与人类大相径庭。

    叶凡笑眯眯的看着泉客,只是笑意却也只浮在面上,他从这个家伙身上感受到了危机感。

    一种奇妙的感觉。

    可是他终究不过是个畜生罢了。

    “一身鱼腥味。”司苓风顺手把司若云抱起来,满脸嫌弃的看着泉客。

    “今个儿突然想吃生鱼片了。”

    泉客表情一僵,赤裸的双足不安地拍打着地面,司苓风斜了他一眼。

    “不听话的鱼,清蒸还是红烧比较好?”

    泉客突然低低的笑起来,“姐姐还是这样呢。”

    他是混血,甚至不是人类和鲛人的混血——鲛人并不排斥混血,但是排斥他这样连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混血都不知道的。

    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们厌恶着他,恨不得让他死于一场意外。

    自从泉客有记忆开始,他就在不停的被驱逐。

    一直到无忧岛的岛主把他带了回去。

    那人说不上是好人,也说不上是坏人。

    大约只是见色起意。

    那人与他说,爱是痛苦,当一个人叫你感受到痛苦的时候,你便是在爱他。

    那人喜欢拿他的血熬成油,然后把宫殿点的亮堂堂的,但是泉客感受不到痛苦。

    或许他并不爱他。

    一直到提着刀的少女闯入,那一瞬间,泉客能够感受到心口的刺痛,就像是有什么人拿手把他的心脏翻来覆去的揉捏,最后狠狠的捏成一蓬血雾一般。

    那一刻,泉客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痛苦的感觉。

    他的尾巴被强行变成人类的双足的时候,泉客感受不到痛苦。

    那人放他的血熬油点灯的时候,泉客感受不到痛苦。

    他被逼着日日落泪大颗的珍珠落下的时候,泉客感受不到痛苦。

    泉客以为,自己大约一辈子都感受不到痛苦——抑或是爱。

    拥有冰蓝色眼眸的少年眨眼,看不见的冰层从他的面前落下,露出一张满是少年气的,精致的,脆弱的,让所有人屏住呼吸的脸。

    这张脸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若是想要说一说这张脸,便只能说,这世上所有的词汇放到这张脸上,都是对这张脸的亵渎。

    锦华和叶凡已经愣在原地,满眼写着惊艳。

    都说鲛人好看,可是大多数人都没见过鲛人,对于鲛人的好看并没有一个概念。

    但是如今见到了,怕只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

    若见过一个足够惊艳的人,便世间万事万物,都难以入眼。

    “果然还是清蒸吧。”

    司苓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阿云觉得如何?”

    司若云也看愣了,还是司苓风叫她,她才回过神,小姑娘还是有些愣,说话都不过脑子。

    “糖醋鱼也好吃。”

    泉客:“……”

    一时之间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

    “那么姐姐要从哪里开始吃起呢?”

    泉客仿佛是甩着尾巴一样甩着腿,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司苓风。

    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匕首,此刻抵在自己的皮肤上。

    “从这里怎么样?”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