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界团宠 16.蹲墙根的

时间:2020-10-06作者:刘阿懦

    因为司若云已经入道,家主试炼自然不能够再拖下去。

    司苓风也不愿意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夜长梦多。

    况且她一日不通过家主试炼,就一日不能够名正言顺的取回自己的东西。

    司二郎自然不想要司苓风顺顺利利的通过家主试炼,但是这又不是他能够插手的地方,他和沈蓉只能是干着急。

    万一叫司苓风通过了家主试炼,他们怕是就真的没有翻身的办法了。

    “明日就要开启家主试炼了,这可如何是好?”

    沈蓉伸手揉着眉心,谁能够想到司苓风那么命大,居然被暗杀那么多次都活了下来?

    “司苓风很强。”司二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家主试炼不是他能够做手脚的地方,他只能盼着司苓风和司若云俩人死在家主试炼里。

    但是这种盼望要是有用的话,司苓风根本就不会回来了。

    还下了那么多次他们的脸。

    不说司苓风刚回来就非要走正门,司二郎当了代家主这么多年,都没走过正门呢!

    就说前些日子司灵玉受罚,要不是司苓风跟着搅和,他还能和和稀泥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就是因为司苓风在,司灵玉可是着实受了罚,如今还在院子里哼哼唧唧呢。

    司二郎这一家子,是恨透了司苓风了。

    “不然……”沈蓉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家主试炼凶险万分,也不知道苓风能不能够平安归来,如今只盼着苓风今日好好准备。”沈蓉特意把准备两个字咬了重音,“不然在家主试炼里头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司二郎也反应过来,司苓风进了家主试炼之后,他动不了手脚,但是完全可以今天对着司苓风下手。

    不求让司苓风死,只要让司苓风的状态不好,最好是在家主试炼里面遇见什么危险,然后不敌,死在家主试炼里面。

    哪怕不死,丧失资格也成。

    “是啊,苓风不知道家主试炼的凶险,咱们做长辈的,总得多给小辈打算打算。”

    司二郎叹了口气,真情实感的说道。

    司苓风和司若云自然不知道司二郎和沈蓉的打算。

    这时候俩人正在院子里,司苓风正在教司若云自保的本事。

    司苓风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人,这个时候自然是什么阴,什么能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收益,就教司若云什么。

    司若云崇拜的看着司苓风:“姐姐好棒!”

    在司若云看来,司苓风不管怎么都是最好的!

    眼看着司若云学了一堆上不了明面手段的影七:好好一孩子怎么就被带坏了呢?

    “这修真界,笼统说来不过一句话,强者为尊罢了。”司苓风蹲下去,伸手摆弄着司若云耳边垂落下来的流苏。

    “阿云,弱小的人会死,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够被称之为人。”

    她看着司若云,眉眼渐渐笑开。

    司苓风并不是那种娇柔女气的好看,而是自带着一股子清冷,如今这么笑开,像是山尖的雪莲盛开一般。

    “但是我们站到顶峰,不是为了不把其他人当人的。”

    如今确实有很多修士,不把那些弱小的修士当人看,就像是那些逮到水灵根的修士就只想着让他们成为炉鼎的人一样。

    但是修士之所以为修士,是因为他们上不愧青天,下不愧后土,举目四望,不愧众生。

    “你可以用各种阴损的招式,但是却不能不把别人当人看。”

    司若云似懂非懂的看着司苓风,后者伸手揉了揉司若云的脸蛋,“我们小阿云真好看。”

    司若云不知道话题是怎么从学本事跳到她真好看上面的,不过这不妨碍司若云吹自家姐姐的彩虹屁。

    小姑娘认认真真的看着司苓风,一双黑亮的眼睛里面像是映着银河似的:“姐姐也好看。”

    她顿了顿,声音都软乎乎的,“姐姐最好看。”

    影七:这是什么?商业互吹吗?

    等到入了夜,整个司家都寂静了下来。

    然而术法的光芒和金铁交接的声音却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姐姐。”

    司若云被吵醒,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司苓风,她小心翼翼的披上衣服,踏上鞋子,噔噔噔的就往司苓风那边跑。

    一边跑,司若云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想,这么多声音,姐姐会不会害怕啊?

    容嬷嬷说,有的人害怕打雷,害怕巨大的声音,害怕黑。

    姐姐不怕黑,但是姐姐怕不怕这些声音啊?

    司若云越想,越觉得司苓风太可怜了,很快的,小姑娘就跑到了司苓风的房间。

    结果却扑了个空。

    司苓风在哪?

    她在蹲墙根。

    她当然不放心司若云自己睡,但是又不好意思和司若云睡在一起,毕竟她伤都好了。

    所以她这几天天天都蹲在司若云的墙根底下,和影七俩人大眼瞪小眼。

    影七:这主人没法要了!

    司若云一醒,司苓风就感觉到了,只是她慢了一步,没来得及在司若云到之前回来。

    司若云没见到司苓风,小姑娘顿时急了,外面这么乱,姐姐那么柔弱,万一受伤可怎么办?

    她上次就是差点被人拿刀砍了!

    在司若云的记忆里,司家也有这样的时候,外面就是这样的声音,那时候她身边不仅仅只有容嬷嬷。

    还有翠花。

    只是那天之后,容嬷嬷就告诉她,翠花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司若云知道翠花是死了,但是不忍心让容嬷嬷知道,便也说,翠花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她在枝头缝里都看到翠花被人拿刀砍了好几刀。

    她跌跌撞撞的往外跑,想去找司苓风,正好撞上了回来的司苓风。

    小姑娘捂着磕到的额头在司苓风面前站定,仰头担忧的看着司苓风。

    “姐姐你去哪里了啊?”

    “我听见外面的声音,怕你害怕,所以去找你了。”

    司苓风面不改色的撒谎。

    蹲墙根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告诉司若云的!

    不然她英明神武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司若云看见司苓风额头的汗,好心的没有戳穿司苓风。

    姐姐一定是因为自己害怕才去找她的!
小说推荐